刚刚更新: 〔夫君我跑你来追〕〔一夜蜜婚:神秘老〕〔隐婚蜜爱:首席老〕〔黑巫师朱鹏〕〔重生最狂女学生〕〔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美女上司的贴身兵〕〔三寸人间〕〔出海吧!触须小哥〕〔卦中案:九爷,算〕〔刀剑天帝〕〔神话原生种〕〔重生之军长甜媳〕〔万圣纪〕〔嫡女冥妃:魔尊,〕〔韩娱之透视未来〕〔穿成豪门宠文的对〕〔奉孝夫人是花姐[综〕〔三国之无赖兵王〕〔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植物战丧尸 188章 男人的勋章
    ,!

    “拜托,袁叔叔,就是叫你光脱个上衣,你一个大男人还在乎是不是光膀子,动作麻利点,还想不想要媳妇了?”

    大美人屠娇娇的话让袁正天一时更是手足无措了,只能像一只受尽欺负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一直在边上看好戏的周茹。

    “媳妇……”

    让人可惜的是这含糖量满满的一声媳妇却没有打动该打洞的那个人的心。

    “脱吧……”

    抱着对科学研究事业的谨慎和崇高的敬意,上班时间的周茹从来都是素颜的,连bb霜或者是指甲油都不用的,免得在工作的时候影响实验的数据。

    周茹饶有兴趣的用健康圆润有光泽的手指点了点自己干净的粉唇,一句脱吧就狠狠的打碎了某个老男人纯纯的玻璃心,直接秒变成了拼都拼不回来的玻璃渣子。

    “媳妇,真让我脱啊?”

    “脱,你一个大男人别扭个什么?又不是没脱过。”

    周茹的语气里已经带了三分不耐烦,可是袁正天还是尴尬的看了一眼屠娇娇。

    屠娇娇也不是个傻的,该做的助攻手已经做好了,难道还留在这里当讨人嫌的大号电灯泡吗?丢给了袁正天一个侄女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了的眼神。

    “婶婶,这验货还得亲自来验的才好,这人好不好还得看你自己满不满意,反正按你之前提出来的要求,我这袁叔叔是样样都符合的,剩下的就是少儿不宜了,我就不参与了,你们两个自己慢慢联络感情,我去看看那个汹炭,睡醒了没有。

    咳咳,婶婶,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您怎么也得悠着点,这个细水才能长流,我叔叔还肩负着重要任务呢,你总得给我叔叔留个全须全尾,四肢俱全,可别少了什么零件就不好了,其他的,你们随意,拜拜了。”

    “去吧,鬼精灵的小姑娘,我保证你袁叔叔什么零件都不会少。”

    既然已经得到了食物链最高层的女王大人的点头允许,大美人屠娇娇立刻就没义气的抛弃了自己的袁叔叔,溜的比兔子还快,一眨眼就不见人了,走的时候还顺手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把私密的空间留给了周茹博士和袁正天两个人。

    “没义气的臭丫头……”

    袁正天双目含笑地看着屠娇娇离开的背影,没什么诚意的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哼,袁正天,你找来的好帮手,你的侄女可是说了,任我选择,包我满意的,那你还不快脱?”

    “啥?真脱呀?媳妇,这样不太好吧,这里毕竟是你的办公室,要不咱们换个地方,换个有床的地方,我保证这个干材烈火,包你满意,相信我,要是不满意,就一直做到你满意为止。”

    “你想的美,我现在是验货的,看看这货色我满不满意,要是不满意我可是要退货换货的,再说又没说我要自己用,我就喜欢留着收藏不行啊?我还喜欢多收藏几个呢,少废话,快点脱。”

    还想退货,换货,门都没有,何止门,连窗户缝都没有。

    反正现在这里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媳妇周茹在了,这大男人还怕什么羞呀。

    袁正天正了正神色,干脆利落的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那件作战服上衣给扒了下来,还刻意挺了挺自己壮实的胸膛,展现自己男人的雄壮威武。

    周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着僵硬的不敢动弹的袁正天慢慢的转了两圈,那审视的目光就如同在袁正天身上四处放火一样。

    “这个疤痕是怎么回事儿?”

    周茹伸手指了指袁正天胸口上离心脏的位置只有十几公分远的一处寸许长的疤痕。

    “你说这条疤痕?这是我在十二年前的时候,在中东交战地区执行撤侨任务的时候留下来的,那里年年战乱,到处都是武装势力割据,国际形势复杂,那一年,中东黎巴嫩地区被当时的国际头号恐怖组织占领了,我们龙国决定关闭在那里的大使馆,派我们负责保护龙国中东黎巴嫩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和最后一批侨民撤离,这个就是在那时候留下来的。”

    国际头号恐怖组织,那可是令世界各国政府都十分头痛的,几十年都没有被叫嚣反恐的各国政府剿灭,凶残到没有人性,经常在一些国际社交网站上发布一些残忍的虐杀,屠民的视频,他们最大的根据地就在中东黎巴嫩地区,而且龙国政府与这个恐怖组织并不友好,也参与了国际联合组织针对他们的剿灭活动,从这种凶残的恐怖组织的老巢保护那么多人撤离,周茹可以想象的到其中的艰难和凶险。

    “没事,媳妇,这都十二年前的事情了,早就不疼了,你可别心疼我啊。”

    周茹博士凝视着这道伤疤的眼神让袁正天心疼不已,反而还安慰起她来了。

    “那这个呢?”

    周茹并没有说话,反而是指着在脾脏位置的另一道疤痕,这道疤痕没有心脏位置那道疤痕那么长,只有六七厘米长,应该是一把匕首直接插了进去,而且从疤痕周围的痕迹来看,行凶的匕首应该还是带了锯齿的。

    “这个,这个时间更早了,我记得是十五年前了,那个时候我刚刚被升任为行动小组的组长,当组长以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剿灭毒贩,那一伙毒贩隐藏在龙国西南边境的原始森林里,而且他们因为贩毒手上的资金充裕,从一些国际军火商人那里买到了足够装备我们一个营的武器了。

    那次我们小组来了两个新兵,这两个新兵蛋子是刚从普通部队挑上来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进行这种真刀真枪的实战,难免有几分不适应,那些毒贩子也很凶悍,估计是知道自己一旦被抓,就肯定至少要判死刑的,所以他们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为了救那两个傻不楞登的新兵蛋子,我就不小心挨了这一下,好在我命大,在icu里躺了三天,又救了回来了,我命硬,连阎王爷都不收我。”

    “那这个呢?谁咬的?”

    周茹又指着袁正天后腰上一个明显的咬伤疤痕,上面还有永久留下的牙印纪念品。

    “这个,这个是八年前,在非洲的时候被非洲野狗咬伤的,八年前非洲大陆有1/3的地区二博拉病毒肆虐,死亡人数都已经上百万了,我们龙国派出了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我也被派去了非洲,在那里缺衣少食的,而且还要预防野生动物的袭击,那些饿疯了的非洲野狗比狮子还要疯狂,有时候还主动袭击落单的人类,我们在给当地的非洲居民送水的时候,碰上了非洲野狗群在袭击两个落单的孩子,这伤口就是为了救那两个孩子救下的。”

    袁正天满不在乎的语气让周茹的心头再也忍不住涌上了一阵酸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