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君我跑你来追〕〔一夜蜜婚:神秘老〕〔隐婚蜜爱:首席老〕〔黑巫师朱鹏〕〔重生最狂女学生〕〔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美女上司的贴身兵〕〔三寸人间〕〔出海吧!触须小哥〕〔卦中案:九爷,算〕〔刀剑天帝〕〔神话原生种〕〔重生之军长甜媳〕〔万圣纪〕〔嫡女冥妃:魔尊,〕〔韩娱之透视未来〕〔穿成豪门宠文的对〕〔奉孝夫人是花姐[综〕〔三国之无赖兵王〕〔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植物战丧尸 189章 欠调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这个是八年前,在非洲进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的时候,为了保护两个非洲孩子被非洲野狗咬伤的。”

    脱去上衣的袁正天古铜色的健壮肌肤上大大小小布满了十几道骇人的伤疤,有些疤痕明显就已经有些年头的陈年旧伤了。

    十八年前和袁正天刚结婚时候的周茹并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这么多的伤痕,周茹好奇地指着袁正天上半身身上的每一道伤口询问着这些男人的勋章的来历。

    可是,袁正天满不在乎的语气让周茹的心头再也忍不住涌上了一阵酸楚,这个男人在这十八年里受了多少罪呀,数一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十四处,可以致命的就有三四处,这一身的伤疤,显示着袁正天他的生活可以说是每一天都在刀尖上起舞,在生死线上徘徊。

    周茹眨了眨已经泛了点湿意的双眼,一时有几分哽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罢了,罢了,十八年前,自己就知道自己选择的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满腔热血,正直爱国,责任感十足,总是自己冲在最前线的标准直男癌重度患者。

    不过心软归心软,这不代表自己就会原谅他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不过自己的男人出现了总比真的成了寡妇的好,算了,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这男人还欠调教。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调教自己的男人,而是那个没有完成的婚礼带来的影响,那场没有完成的婚礼原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本来就是另有目的,现在自己孩还是得好好想想办法,免得有些贪婪的人手伸的太长了。

    关上门落跑了的大美人屠娇娇背靠着房门站了一会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去看看还在睡觉的小黑炭宝宝司青黎,自己跟袁叔叔离开之前只是临时拜托纨绔子弟李翰聪帮忙照顾一下,那可是个从来没有伺候过人的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照顾好小黑炭宝宝。

    想到这里,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小黑炭宝宝的大美人屠娇娇一时也无心再牵挂一门之隔的袁正天和周茹两人,急匆匆的就离开了这里。

    反正各人有各人的缘份,这个感情的事情其他人还是少掺和的好,也许等他们两个出来就开始恩恩爱爱,强行给单身狗塞狗粮了,袁叔叔眼光真不错,这个周茹博士配袁正天还真是某人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吧。

    一路原路返回,还没走到休息室的门口,大美人屠娇娇却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伴随着这撕心裂肺的小黑炭宝宝的哭声的还有一个慌乱的正在低声下气的哄着他的声音。

    “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都要跟着你一起哭了,要是屠娇娇那个小辣椒回来一看到你居然哭了,那我可就倒霉了,关键是论武力,我还打不过那个屠娇娇,要不然少爷我早就强了她了。

    都说通往女人心里最近的路就是女人的yindao了,要是真把屠娇娇给弄到手了,还怕她不在少爷我面前乖得像猫一样,可是,关键的就是单打独斗少爷我还真打不过屠娇娇,呸,呸呸,哪里是少爷我真打不过她,关键是少爷我怜香惜玉,谁都不稀罕,就稀罕她屠娇娇,连根手指头都舍不得伤她,那自然是打不过她了。

    我的个小祖宗,小乖乖,小宝贝,我叫你少爷,成不?

    你就给少爷我一点面子吧,来,快喝奶奶,少爷我可是第一次给人泡牛奶呀,你多少也要给几分颜面吧,要不然我就,得,得,得,你可千万别哭了,我还真怕了你了,你就说你要干嘛吧,你就在这里光哭,又不说话,我哪知道你要什么?

    肚子饿了,你就喝奶奶呀,要不然一会儿凉了喝了肚子可不舒服。

    应该不是要尿了或者是要拉了吧,你刚拉的这一大包包的重量可不轻呀,不会又来吧?”

    看来把小黑炭宝宝丢给纨绔子弟李翰聪还真是难为他这个大少爷了,这一路上可从来没听到这个大少爷急着自己都快哭了的样子。

    大美人屠娇娇听了里面传来的伴随着小黑炭宝宝哇哇大哭声音的,纨绔子弟李汉聪独自在那里自言自语,莫名的觉得多了几分喜感,看来这熊孩子还真是大少爷的克星。

    “你想强了谁呢?有本事我们出来比划比划,赤手空拳还是武器随你挑,不让你涨涨记性,就算我输。”

    一推开门,屠娇娇双手抱胸,对着正站在床边手忙脚乱的纨绔子弟李翰聪挑了挑眉。

    “屠娇娇,你终于来了,我都快被这个小黑炭给折磨疯了,他可是拉了一大包,少爷我什么时候给人伺候过屎尿啊,太恶心了,我都还没嫌弃他呢,他还在这里哭个不停……”

    纨绔子弟李翰聪见到屠娇娇回来了,也不知是松了一口气,终于要从熊孩子的生化武器中解脱了,还是刻意回避刚才屠娇娇提起的话题,赶紧抓起刚才放在床头柜上的奶瓶一把就塞到了屠娇娇的手里。

    “这熊孩子就交还给你了啊,我走了,我家的蠢狗子二宝刚才在那些研究员的手里,可是吃了大苦头的,那一身的毛给剃的,这哈士奇都要变哈士驴了,可惜我花了大价钱给二宝精心保养的毛,现在二宝可是在那里伤心得不得了了,顶着个哈士驴的造型都不好意思出门了,要不是你吩咐的让我照顾一下这个熊孩子小黑炭,这会子我可是一步都不敢离开我家的蠢狗子二宝的,既然你来了,我就走啦,去隔壁好好安慰一下二宝,可千万别给它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了,要不以后还怎么撩别人家的小母狗啊?”

    像机关枪一样的嘣嘣嘣的说完嘴里的话,纨绔子弟李翰聪一秒都不敢多停留,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这个被堵个正着的案发现场,深怕被屠娇娇拉去比划比划,那乐子可就玩大了。

    其实大美人屠娇娇也只是不爽纨绔子弟李翰聪在这里大放厥词,还敢说什么想要强了自己,呵呵,也不掂掂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心知他也只是图个嘴上痛快,不敢付诸实质行动的,属于有贼心也没贼胆的那种,警告一下也就罢了。

    摸了摸手上已经有几份变凉的奶瓶,屠娇娇倒了点热水,把奶瓶小心地放在热水里面温着,看着床上还在伤心的嚎啕大哭的小黑炭宝宝,还是走过去小心地抱起小黑炭宝宝放在怀里,轻轻的摇了摇。

    终于等来了大美人屠娇娇的小黑炭宝宝司青黎扑在了屠娇娇柔软温暖舒适的怀里,委屈的扁扁嘴,这才收住了哭声,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委屈的看着大美人屠娇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