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雷武〕〔最强屠龙系统〕〔官方救世主〕〔王者风暴〕〔三国之超神建筑〕〔儒武争锋〕〔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全职武神逛诸天〕〔我有一刀在手〕〔盛宠皇后:霸道夫〕〔天下为聘:重生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之植物战丧尸 239章 追兵
    ,!

    因为熊猫崽子小团子看不上这一点能源点的零头,小正太司青黎自然也没有多事了,一双像藕节一样胖乎乎的小肉手抱着怀里的鱼竿,微眯着双眼,看似惬意的靠坐在轮渡的甲板上闭目养神,粉嫩可爱的小脸蛋被烈日晒得红扑扑的,像一颗熟透了的大红苹果一样。

    熟悉的如同烈焰炙烤一样的烧灼感席卷了小正太司青黎全身的每一丝毛孔,每一寸肌肉。

    嘶……

    又来了,该死的,这一时暴饮暴食导致的后果居然还没有好转,还时不时的隔几个小时要发作一下。

    “屠娇娇,水,快给我水,我要水……”

    睁开眼睛的小正太司青黎迈着小萝卜短腿,踉踉跄跄的找到了大美人屠娇娇,迫不及待的抓起她纤细的手指就往自己的嘴里塞。

    “他这是怎么了?”

    正在和大美人屠娇娇小声说话的周茹博士,看到这样惊慌失措,迫不及待的小正太司青黎,伸手扶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平光眼镜,习惯性的拿出小本子,开始记录起来。

    大美人屠娇娇倒是十分淡定,伸手摸了摸小正太司青黎的额头,说:“小黎这是又发烧了,他是来找我要我的异能水的,小黎从万人坑回来之后就经常发烧,每次一发烧就找我我的异能水喝,喝了水以后,烧倒是退的挺快的,一会儿就没事了。”

    熟练的从自己的食指指尖释放出自己的水系异能,大美人屠娇娇并没有觉得小正太司青黎抱着自己的手指津津有味的吸吮有什么不妥之处。

    反倒是身旁面无表情的周茹博士看着面色如常的大美人屠娇娇和正饥渴的吸吮着的小正太司青黎,手上正在记录的动作忍不住停顿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垂下眼睑,继续仔细的记录着小正太司青黎的一举一动。

    喝饱了的小正太司青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被含在嘴里,再也冒不出一颗水珠的柔软手指,脸上的红晕褪去了不少,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嘴。

    身上的烈焰炙烤一样的烧灼感总算退散了,刚松了一口气的小正太司青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大美人屠娇娇的手干了什么好事儿,拥有一个成年男人灵魂的小正太司青黎顿时觉得尴尬不已,讪讪然的放下了手里还紧抓着的大美人屠娇娇的手,刚想再说些什么,掩饰几句,却突然脸色大变。

    突然之间,一种深重危机感袭上了心头,不自觉的让小正太司青黎忍不桩毛直竖,心头乌云压顶。

    危险,危险……

    有一种可以致命的危险就近在咫尺的感觉,让小正太司青黎警惕的四处张望着。

    是谁?

    还是是什么?

    可是现在长河的河面上风平浪静,常河跨河大桥那边的喧嚣并没有影响到这里来,这里安静的只有自己这些人乘坐的这艘渡轮的马达声哒哒哒的响,看起来一片平和,并无任何异样。

    但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本能的觉得危险的感觉让小正太司青黎越来越不安。

    “小团子,小团子……”

    小正太司青黎在自己的意识里,急忙呼唤着自己的生物智脑小团子。

    “愚蠢的宿主,你的新身体的五感和精神力都大大超过了水蓝星上的人类的标准,你的感觉没有错,你们现在已经被人锁定成为攻击目标了。”

    “被人锁定,成为攻击目标?小胖子,你是说让我感到危险的是人类?”

    “没错,愚蠢的宿主,你还不算笨的太彻底,从海京市出发的时候,你们的车就已经被有心人给盯上了,他们是从海京市一路尾随你们到这里的。”

    “他们是什么人?”

    “我是一个生物智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不过你可以提醒一下你的同伴们,让大家提高警惕,你们有了准备,那些人迟早会露出马脚的。”

    已经横渡了一半河面的轮渡正在不紧不慢的哒哒哒的往河对岸开过去,轮渡上的几人这个时候并不知道一场致命的危机正在悄然临近,就在刚才袁振天他们几个上车的码头上突然多了几道身影。

    一个留着一头亚麻色寸头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运动背心,左胳膊上纹满了纹身的健壮男人,嘴里正漫不经心的咀嚼着口香糖,手上正举着一个军用望远镜,眺望着河面上。

    “终于找到你了,该死的小爬虫,带着这么多的拖后腿的弱者,这次我看你怎么从我的手心里跑掉。”

    纹身男人放下望远镜,弯腰打开脚边放着的黑色大皮箱,双手灵活的组装起了黑色皮箱里的一些零件。

    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纹身男人就组装好了一个肩扛式火箭炮,举起火箭炮扛在自己肌肉高高鼓起的肩上,瞄准了正走到了长河河面中心的那艘唯一的轮渡船。

    “该死的小爬虫,上次让你从我的手里溜掉了,现在就让我送你去见上帝吧。”

    就在纹身男人正准备扣下手上的肩扛式火箭炮的扳机时,一只修长苍白的仿佛没有一丝血色的手用力的按下了火箭炮的枪膛。

    “住手,安德鲁,你真是太冲动了,别忘了我们来龙国的目的。”

    一个低沉阴柔的男声阻止了冲动的安德鲁的动作。

    阻止安德鲁的就是站在纹身男人安德鲁身旁的人,让人觉得很奇怪的是,现在可是龙国最炎热的八月份,这个神秘的人却全身都隐藏在带着帽子的黑色披风里,就连他是男是女,高矮胖瘦,什么都看不出开,只是听他刚才开口说话的声音,应该是一个男人。

    “fuck,便宜那个该死的小爬虫了,这么好的机会。”

    这个神秘的,隐藏在黑色披风里的男人的身份地位明显比这个名字叫安德鲁的纹身男人要更高一些,安德鲁根本就不敢跟这个神秘的男人呛声,放下了肩膀上的火箭炮,却心有不甘的一脚用力踢在了旁边的水泥路障柱子上。

    咔嚓一声响,钢筋混凝土制造的水泥路障柱子,居然在这个叫安德鲁的男人的一脚之下硬生生的断成了两截。

    个子最矮的小八字胡子山本又惊又惧的看着断成两截的水泥路障柱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个叫安德鲁的究竟是几翼天使?

    是六翼天使?

    还是八翼天使?

    以四翼天使的红寡妇对这两人毕恭毕敬的态度来看,他们在天使兵团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以小八字胡子山本在天使兵团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敢问这两个新来的高级天使任何东西,和四翼天使红寡妇一样,只有乖乖听命的份。

    “伯爵,你不该拦着我,这个叫袁正天的该死的小爬虫,上次可是从我们的手上带着公司的重要资产溜走了的,这是安德鲁一生最大的耻辱,我要杀了这个袁正天。”

    “杀了这个袁正天容易,但是现在只有他知道公司的重要资产标本在哪里,如果就这样杀了他的话,我们可能永远也找不回公司想要的东西了,这个后果不是你我能承担的起的。

    安德鲁,你这个没脑子的蠢货,等找回公司想要的东西了,那个叫袁正天的人就随你怎么处置,但是现在你不能杀他。”

    “fuc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