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萌物天降,顾少要霸宠 第三百八十七章幸运个屁
    这以前的天恬恬根本就没有那种力量的,可是这个时候,他竟然在天恬恬面前显得如此的渺小。

    “大逆不道若是长的为老不尊,本座又何须敬重,这敬重一词又如何说”天恬恬说着(身shen)影下一秒已经出现在时朗(身shen)边,这速度快得根本就看不清楚,时朗也是没有看清楚,下一秒她却已经发现天恬恬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身shen)边了,而且他看着天恬恬已经来势汹汹了,下一秒当即就一个袖子又是一甩马上就把人给狠狠的甩了出去。

    啵的一声时朗又一次被甩了出去,这一次时朗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身shen)体子都要被拆散了一样。

    就在他以为天恬恬会放过他的时候,却不想,下一秒恬恬又出现在他的(身shen)边了,这一次时朗也是学聪明了,不再跟乱说话,不过他就算是不乱说话,好像天恬恬也没有打算放过他,下一秒他的(身shen)体瞬间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马上就给卷了起来。

    “啊”时朗尖叫着,表(情qing)十分的狰狞,他惊恐的看着卷席在自己(身shen)上的那一股力量,任由天恬恬挥洒自如,这一股力量面前他竟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现在都忍不住在想,如果她对着姆纳斯下杀手,估计都不用那些凶兽,她自已一个人都可以灭掉,怎么会有这恐怖的力量,天家根本就没有这种力量,那么这个眼前这个天恬恬又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天恬恬,你到底是谁”

    时朗心里满脑子的震惊,因为他也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现在的(情qing)况是如此的真实,他被甩了几次,肺都要砸出来了,怎么可能还是假的

    “哼天恬恬事本座,本座就是恬恬,如何你有意见吗”有意见又如何,就算是有意见你也必须给本座收起来。

    “果然,人((贱jian)jian)则丑,想不到你这个老东西叫的声音都如此难听,本座现在奉劝你一句,最好就是把你的嘴巴闭紧,不然”

    “。”天恬恬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不过她这一句话里面满满的威胁已经让时朗还真的不敢乱叫了,只能是忍着痛疼,可是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真是的每一次摔得她心脏都要摔出来一样,他那是本能得摔倒痛了所以才会叫出来的。

    “哼”恬恬看着时朗那一副相貌不由得冷笑,等到她谔谔(身shen)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那个宝座上面,一眼冷冷的盯着下面的时朗。

    “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时朗看到恬恬又回到那个位置上坐,他心里已经是滴落到谷底,他都不用多想都能知道外面的(情qing)况估计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这里都沦陷了外面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他很不甘心啊

    他努力了这么就,眼看着自己马上就可以利用自己家族的势力来一个垄断世袭,然而谁能想到这里面竟然是突然就跳出来一个程咬金,你说他能开心吗

    看着宝座上的人,他心里又恨又恼怒,这个天恬恬怎么还没有死,当初她应该被天訫推下去死得不能再死才对,只要是她在那一次天罚中死了,现在就不会又这种(情qing)况出现,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了,因为那些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

    “怎么你不服气吗”恬恬越坐越喜欢这个位置了,只是她淡淡的抬起头来竟然还看到了时朗那眼底深处的不愿意,他竟然还不乐意自己坐了这个位置吗

    呵呵。谁给他的机会不乐意了

    “我”时朗刚刚说出来一个字,下一秒他的(身shen)影瞬间就消失了,下一秒直接就被天恬恬一手捏着直接带了出来,等到他们再出现的时候,这里赫然就是天罚,是水珊看到这个天罚,它的(情qing)绪表象的很是激动,不过有恬恬在这里它没有什么动作,不过那边那一些躲在天罚里面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还以为躲在这里面就可以安然无恙,然而他们也是没有想到的是,天恬恬竟然带着时朗出现在这里面,还有水珊以前也是被关在这里面,所以它现在一来到这里(情qing)绪就变得开始暴动起来,下一秒看到这些人马上就开始杀过去。

    “啊”不是那边就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时朗听得头皮发麻,不过现在他根本就不顾了其他的人,因为他现在都是有灾难逃。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时朗硬着头皮,看到天恬恬竟然带着他来到这里,他不由得心里一凛,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缓缓上升,她想要忽略都不行。

    “还记得这里吗都是你和天訫当初设计本座的地方想当初本座从这里掉下去的时候,就曾在心底里面告诉自己,这些旧账本座一定会亲自还给你们欺我负我之人一个都别想要逃过”天恬恬说完这话,她眼孔中的猩红更加的妖冶,看的时朗都是(身shen)子猛然一震,特别是在天恬恬说出来她在这里掉下去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吓出一(身shen)冷汗了,自己和天訫做的那些事为什么会被天恬恬知道的

    根本就不可能啊

    他们密谋的那些事就连自己的儿子时玥都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现在是在想本座为什么会知道你们这些人算计本座的事吗”天恬恬说着,她已经一手拎着时朗一步步往天罚那里去。

    “这上面的秘密没有几个是本座不知道的包括你和天訫算计本座的事,作为主谋本座第一个就是来找你,你是否觉得很荣幸”天恬恬淡淡的说着,这一句话听得时朗差点就是没有吐血。

    丫的,他幸运个(屁pi)啊

    现在他差点就是要被人给玩死了,还开心个鬼

    不管是谁被人这么玩耍着估计都是开心不起来了,就连他也是一样,不过这些话他可不能说出来了,他已经学会聪明一些了。

    “你放心,一个都要不掉,如今也是轮到你了,天訫她现在估计比你还惨呢人不人鬼不鬼的”天恬恬冷道,说这话的时候,她的面目有些满目狰狞,一手提着时朗直接放到了天罚那一个出口,就是这个出口,天恬恬还记得她是如何被天訫从这里推下去的,虽然剧(情qing)都是按她所希望的发展着,然而这被天罚炸皮的感觉也是不好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