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界入侵,老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第24章 能力越大,脾气越大
    张德奎笑容可掬的,伸手拍了拍肖金彪另一边肩膀:

    “你是在教我做事?”

    肖金彪一愣,下意识想要摆手说不是,

    结果惊恐的发现这边肩膀也废了!

    原本这边肩膀看起来还是好好的,

    他一用力,竟是肩膀都塌了下去!

    “嘶——”

    肖金彪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气:狗曰的,你不拍他,你拍我?

    他肩膀里的骨头被张德奎轻描淡写的拍成了粉碎!

    没有骨头的支撑,肌肉脂肪都散了!

    要不是还有皮包着,只怕会流一地!

    剧痛再次袭来,肖金彪这会儿脑子终于不抽了,想起来了他惹不起张德奎。

    疼得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肖金彪强颜欢笑的陪着笑脸,弓着背后退两步:

    “不,不敢……”

    张德奎却是看都没再看他一眼,背着双手,笑容可掬的跟赵天秀套近乎:

    “赵兄好功夫,不知赵兄使的什么掌法……”

    “庄稼把势。”

    赵天秀冷笑:难道我学过也要说给你听吗?

    “赵兄说笑了,什么庄稼把势如此神武?”

    张德奎打着哈哈,赵天秀显然是不愿说出师门。

    他也没有办法,总不可能用强的,只好说两句场面话草草结束:

    “赵兄,你我一见如故,本该促膝长谈一醉方休!

    “但是……”

    张德奎嫌弃的目光在肖金彪和他的小伙伴儿们身上扫了一圈儿:

    “赵兄放心,今晚的事儿都包在我身上,我肯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那敢情好!

    赵天秀其实也发愁呢,别看他刚才打得挺爽的,

    但一来被血刺激的上头了;

    二来这两天面对丁玲珑田博川养成了强者心态;

    三来“侠以武犯禁”,

    没有力量摊上事儿只能是用“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来催眠自己。

    有了力量摊上事儿就会忍不住想用力量平事儿。

    而且打架这种事,胆子是越打越大。

    白天赵天秀还刹住了,晚上就没刹住……

    此时赵天秀环顾四周,都不禁暗自心惊,

    如此下去自己岂不是要杀人了?

    可赵天秀觉得自己没有错,

    社会人儿的西瓜刀都砍上来了,还手有什么错?

    难道把脖子伸长了等着?

    唯一的问题是收尾会很麻烦,

    哪怕赵天秀是正当防卫,公了也会很麻烦。

    既然张德奎主动大包大揽,赵天秀也就顺水推舟的把事儿交给了他。

    倒不是赵天秀心大,

    而是赵天秀相信,张德奎一定会把事儿办的妥妥当当!

    ……

    奔驰车上。

    肖金彪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后座,

    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的夜色。

    双肩被废,他的心里充满了绝望。

    昨天他还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今天他就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

    关键赵天秀只掐碎了他一边肩膀,原本他还能自理的,

    就是因为张德奎……

    偏偏张德奎还是他请来对付赵天秀的,

    肖金彪想不通,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阿彪,”

    张德奎终于开口打破了车里的沉闷:

    “肩膀怎么样了,还疼吗?”

    你特么还有脸说?

    肖金彪真想也把张德奎膀子干碎了,戳着他脑门儿问他:

    人家把你膀子干碎了,你疼不疼?你疼不疼?

    然而现实中肖金彪只敢陪着笑脸说没事儿,

    武道中人势力庞大,且冷血无情。

    张德奎杀他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张德奎又道:“我知道,你可能还在恨我拍碎了你的肩膀……”

    肖金彪苦涩一笑:“不敢不敢……”

    “我知道,但是你不知道。”张德奎打断了他的话:

    “我其实是救了你一命。”

    “哈?”肖金彪惊呆了:大哥咱们从头捋一捋啊!

    你是来帮我打架的对吧?

    结果你不打人家,却把我膀子干碎了,还好意思说是救了我一命?

    不是,你们武道中人都这么不要脸的吗?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张德奎叹了口气:“所谓能力越大,脾气越大……”

    肖金彪一愣:“不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

    “平时呢,有空就多练拳,别老看些个心灵鸡汤!”

    张德奎白了他一眼:

    “你在你地盘上能力够大了,你是资助过失学儿童还是扶老太太过过马路?”

    肖金彪:?_?

    “如果今天没有我,”

    张德奎撇了撇嘴:“你猜,那赵天秀会不会掐死你?”

    肖金彪回想起赵天秀冰冷的目光,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他真的会掐死我!

    虽然肖金彪心里已经承认了,嘴上还是辩解道:

    “不能吧,他家在这里的……”

    “家?”

    张德奎嗤笑一声:“你自己说的,他无父无母。

    “无父无母,又哪里有家?”

    肖金彪还不输嘴:“可是还有房子……”

    “房子?”

    张德奎不屑的摇了摇头:“对于武道中人而言,房子算得什么?

    “以他的本事,想要多大房子没有?”

    以他的本事?

    肖金彪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难道奎爷和赵天秀交过手了?

    可是什么时候……

    肖金彪的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张德奎习惯性的想盘两把自己的桃子头。

    这个习惯肖金彪也有,或者说大多数剃光头的爷们儿都有。

    但是张德奎习惯性的伸出右手,却又飞快缩了回去,

    换成用左手盘桃子头。

    而张德奎显然很少用左手盘桃子头,盘的时候姿势很别扭。

    肖金彪这时猛然想起,张德奎拍自己肩膀也是用的左手。

    但张德奎的惯用手分明是右手!

    肖金彪越想越不对劲,

    于是表面上嗯嗯啊啊,实际上一直偷偷的观察张德奎右手。

    但张德奎一直把右手缩在袖子里。

    车里又黑,肖金彪看不清。

    直到张德奎下车。

    张德奎下车时习惯性的伸出右手去扶前面座椅的靠背。

    结果手一触碰到座椅靠背,就好像触电了似的,张德奎飞快的缩回了右手。

    停车时车厢里的灯就自动亮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肖金彪已经看清楚了!

    张德奎的右手手心竟是铁青铁青的!

    就好像被冻伤了一般,还冒着寒气!

    然而山城是赫赫有名的三大火炉之一!

    晚上都三十多度,不中暑就不错了!

    怎么可能冻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