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综武侠]师父让我〕〔被迫快穿后我只想〕〔山村上门女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我的极品娇妻〕〔爱了很久的朋友〕〔清穿之纯贵妃是个〕〔我在横滨用马甲虚〕〔回到明朝当藩王〕〔虫染〕〔全军列阵〕〔西游:无限体验〕〔开局捡属性无敌万〕〔桃源小神农〕〔魔王大人竟是我〕〔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快穿年代:炮灰女〕〔我在武侠世界养鱼〕〔女巫的早餐店[美食〕〔盖世人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界入侵,老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第25章 细思极恐
    肖金彪从前往后捋。

    在来老赵超市的路上,张德奎还是用右手盘桃子头的。

    所以从过来老赵超市到离开的这段时间里,

    张德奎的右手到底经历了什么?

    肖金彪又从后往前捋。

    张德奎最后一次使用右手……竟然是拍赵天秀肩头!

    “嘶——”

    肖金彪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气:怪不得张德奎拍完赵天秀肩头之后就怂了!

    怪不得在他要求张德奎弄死赵天秀的时候,张德奎反而拍碎了他的肩膀!

    细思极恐啊!

    原来在张德奎拍赵天秀肩头的那一瞬间,

    两人就已经不动声色的交手了!

    而交手的结果,

    就是张德奎的右手手心铁青铁青的,好像是冻伤了一样!

    不明觉厉啊!

    所以,奎爷是真的救了我一命?

    不对!

    肖金彪逆向推理:如果今天晚上奎爷没来……

    那我当时就给赵天秀跪了啊!

    只要我跪得够快,秀儿,不,秀爷就下不去手了吧?

    我再拿三十万孝敬秀爷,这事儿就摆平了!

    说不定我还能抱住秀爷的大腿!

    秀爷既然是能吊打奎爷的武道中人,

    抱住秀爷的大腿,我不就起飞了吗?

    结果,就是因为奎爷,呸,张德奎这个狗曰的!

    害得老子生活不能自理!

    都怪张德奎!

    肖金彪越想越气,但又不敢和张德奎翻脸。

    毕竟张德奎杀他不费吹灰之力。

    只能虚与委蛇。

    ……

    山城是赫赫有名的三大火炉之一。

    现在正是盛夏,即便晚上也有三十多度。

    一般人儿哪怕坐着不动,都是大汗淋漓。

    但张德奎是修出了内力的——

    丹田一气,寒暑不惧!

    所以三十多度的山城盛夏对张德奎没有任何影响。

    有影响的是他右手。

    好冷……

    张德奎下意识想握紧拳头,

    然而右手已经冻得僵硬,竟是连握拳都做不到!

    所以,赵天秀究竟是何方神圣?

    张德奎想了一路都没想明白,

    江湖上从来也没听说过有这样一号人物呀!

    听说过不可怕,没听说过才可怕……

    进了肖金彪的借贷公司,张德奎面不改色的拿左手比了个嘢:

    “两个事儿。”

    肖金彪连忙晃荡着两条跟死蛇一样的胳膊,满脸谄媚的上前:

    “奎爷您吩咐!”

    张德奎:“第一,今天晚上跟你去的人,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摆平他们。

    “有没有问题?”

    肖金彪一脸苦逼:“有,没有问题……”

    三十几个社会人儿,除了医药费以外,落下残疾了的还得发一笔安家费。

    张德奎大嘴一张,又是一笔封口费。

    肖金彪感觉自己好像一夜回到解放前。

    他的钱要是够发还好说。

    不够,他这个放高利贷的还得去借高利贷……

    张德奎才不管他钱够不够。

    反正事情是因肖金彪而起,自然要肖金彪兜底。

    “第二,”张德奎莫测高深的背负双手:

    “给我安排一间静室,我要闭关。”

    肖金彪一愣:“闭关?”

    “对,就是你想象中那种闭关。”

    张德奎目光深远:“我有种强烈的感觉……

    “我的境界要突破了!”

    你的牛逼要吹破了吧!

    肖金彪没有说透,毕竟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

    关键是就算张德奎干不过赵天秀,

    想要拍死他也不过是一巴掌的事儿……

    肖金彪:“安排!”

    肖金彪让出了他的办公室,

    这已经是他借贷公司里最干净的房间了。

    张德奎也没计较肖金彪办公室里的乌烟瘴气,

    只叮嘱肖金彪绝对不能让人来打扰。

    若是影响了张德奎突破境界,

    张德奎今天可就要大开杀戒。

    赶走了肖金彪,张德奎再也维持不了表面上的笑容可掬,

    赶紧盘膝坐下!

    运功驱寒!

    ……

    肖金彪的小伙伴儿们被一辆面包车拉走了。

    所以说你永远不知道一辆面包车上能下来多少人。

    反正赵天秀是惊到了,硬是观摩到了面包车蹒跚而去。

    卷帘门上的血污赵天秀没管了,张德奎说了肯定办的妥妥当当。

    拉下卷帘门,赵天秀回到洗手间。

    发财还在忠实的守护着罐头瓶儿,

    只不过大哈喇子都垂到肚脐眼儿了。

    吓得罐头瓶儿里的小人儿瑟瑟发抖……

    赵天秀撸了两把发财,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每次撸发财撸白板都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最放松的心情。

    而发财也很享受被赵天秀撸的感觉。

    每次赵天秀撸它的时候,它都会美得合拢双眼,狗头主动去迎合。

    撸过瘾了,赵天秀拿起罐头瓶儿,把一根白皙修长的中指伸了进去。

    丁玲珑善解人意的抱住了赵天秀的中指。

    赵天秀的中指对她而言就像是一根白玉柱!

    就用这种简单方法赵天秀把丁玲珑从罐头瓶儿里钓了出来。

    赵天秀把丁玲珑放在洗手台上,丁玲珑立即给赵天秀磕了一个标准土下座:

    “大人恕罪呀!”

    赵天秀坐在马桶上,轻抚狗头笑不语。

    古神大人不说话,丁玲珑只能是自己认罪:

    “大人,小的不该擅自逃走……

    “可是小的想家了,嘤……”

    想家这个借口,赵天秀能理解,但是不接受。

    他这里又不是公共厕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身为古神大人,赵天秀必须一开始就把规矩立下来。

    否则把丁玲珑惯出臭毛病,搞不好还会跟赵天秀要求什么权利……

    赵天秀就是要明白告诉丁玲珑,

    这里是古神大人的江山,她没有任何权利!

    在这里,古神大人唯我独尊!

    丁玲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她不再解释也不再哀求,就只磕响头。

    也不知道到底磕了多少个响头,丁玲珑磕得头晕目眩,脑门儿又红又肿,终于等到了赵天秀的宽恕。

    赵天秀小心翼翼的拈起了她:“你明白了?”

    丁玲珑泪眼朦胧:“大人,小的明白了!”

    她已经明白了,在这里古神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至于她,什么都不是。

    “你要走,先来问我。”

    赵天秀郑重其事的告诉她:“我让你走,你才能走。

    “否则,天涯海角我也会抓你回来。”

    赵天秀只是吹了个牛逼,但丁玲珑信了。

    毕竟她能穿过来又穿过去,田博川也能穿过来又穿过去,

    谁敢保证古神大人不能穿过来又穿过去呢?

    丁玲珑满口称是。

    以前她是想走了就不回来,现在她反倒不是很想走了……

    古神大人能给她无可替代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就连她师父都给不了。

    赵天秀嘴角一勾:“今晚,你来侍寝。”

    丁玲珑:Σ(`д′*ノ)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