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之血海芳菲〕〔我是夸雷斯马〕〔蜀山魔门正宗〕〔最后一个契约者〕〔次元法典〕〔万古神帝之无限源〕〔孙悟空的玲珑塔〕〔三国张济大帝〕〔全球都是轮回者〕〔天道制霸计划〕〔盛世独宠:黑帝的〕〔我家王女初长成〕〔掀翻时代的男人〕〔千金重生:星际首〕〔这穿越要命了〕〔从荒野开始的万界〕〔崛起复苏时代〕〔原来我会玄学〕〔在美国当灵媒的日〕〔大明寻物指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逐道仙歌 第九章 胜负之分
    陆庭川的剑道修为自是比孙钺更高的:不提那些高妙绝伦、让他能轻易看穿对手破绽的前世斗剑经验,单单第四层的松涛剑诀就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了。之所以将剑诀压制在第三层,并用不纯熟的寒渊剑气与孙钺周旋过手,不过是不愿直接打断孙钺方才“意与剑合”的状态罢了。

    事实上,从刚才在陆庭川的气机压制下挣脱,愤然出剑开始,孙钺便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心境与剑术仿佛合二为一,灵台再无杂念。每多出一剑,神通的威力便强一分,对剑术的领悟也就精深一分。从出第一招开始,到刚才感到疲惫前的最后一招,孙钺所使燎原剑诀的威力足足提升了三成!

    陆庭川何许人也,一眼就看出了孙钺的“顿悟”状态,有意成全之下才只守不攻,并且还刻意留给“顿悟”下的孙钺一种再强一分便可以战胜眼前敌人的错觉,一步步引导着少年拔高自己原本的极限,帮其将这次“顿悟”的收益最大化,直到孙钺因身体上的疲惫维持不住顿悟状态为止。

    而孙钺此次的收获也极为巨大——日后只待其细细体会方才出剑时的感觉,不出数日,所用的两门神通就能再上一层楼!

    孙钺既然已经得到了最大的好处,陆庭川便不再留手,刹时间攻守之势逆转,斗剑在几息之间就回到了原本应有的轨迹!

    伴着松烟墨霭的剑光骤然亮起,寒芒大作,青虹电擎!

    随着第四层的松涛剑诀施展开来,一柄中品法器级别的制式飞剑在陆庭川手中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光华!

    骤风撼松林,其势如波涛也!

    而此时的围观众人已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实在是今天给他们的刺激太多了些。就如同鸿鹄的世界在雏鹰面前展开时,会激起幼鹰对天空的向往,但如果视角上升到凤凰的层次,那即使是雏鹰也会丧失向上的勇气。

    如果说围观众人对这一剑的观感还只是停留在旁观层次而已,那么剑光所向的孙钺便好似处在了风口浪尖上!就如同汪洋大海中随时倾覆的小舟面对着周围的惊涛骇浪——这一剑,已经封死了他所有可能躲避的路线,根本避无可避!

    避无可避也就无需再避,孙钺索性心一横,全力驭使起自己的飞剑和剑气,赤红色的燎原剑光和墨色剑气顿时拦在了汹涌而来的青虹之前,一先一后撞了上去!

    一击之下,只见虹光如练,青芒似电!

    赤红色的朱金法剑悲鸣着倒飞,而墨色剑气层层抵抗后亦是四散消弥!

    可青色剑光仍未停下!

    孙钺瞳仁一缩,瞳孔中的青色剑光不断放大,脸上也终于露出了骇然之色:难道自己竟然要死在这里?

    就在青色剑光即将临体的一刹那,却见飞剑于空中一转,登时避过前额要害,变刺为扫,以剑脊猛地抽在了孙钺的前胸,将后者横扫了出去!

    在场之人面色复杂,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

    胜负已分!

    ……

    陆庭川最后时刻明摆着是收手留力了,因此孙钺在场面上虽然极难看地被抽飞,自身伤势却并不重。片刻后便从地上爬起,面色复杂地盯着陆庭川,气喘如牛,身上逐渐有灵器的灵力波动涌起。

    那是远胜之前二人所用法器级别制式飞剑的灵力波动。

    陆庭川看了一眼,咧嘴一笑:“金翎太师叔位列真人,功参造化,自然是有本事让你晋入养气境前就能催动灵器的。”

    “怎么,你准备借灵器之力再多撑几招吗?”

    孙钺即使动用灵器飞剑,陆庭川也丝毫不会担心,毕竟再好的武器也是需要人来用的。灵器毕竟是养气境修士才能正常使用的东西,以区区纳灵境的修为催动灵器,在陆庭川面前就如同小儿舞动大锤,看似刚猛,却不会对结果有任何改变。

    不过若是孙钺真要动用灵器,陆庭川心中对他的评价便要低上不少:用这种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杀敌当然是不错的,可若是用在同门师兄弟的意气之争上,就显得太过输不起了。

    尤其是,在两人光明正大斗剑,且陆庭川最后已经明显手下留情的情况下。

    孙钺听闻此言脸瞬间涨的通红,眼睛直愣愣地瞪的陆庭川,不甘心地冷哼一声,但身上的灵力波动却是逐渐平复了下来。

    “哼,败了就是败了,我孙钺岂是那等输不起的废物!”

    话刚说出口,孙钺继而发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无他,实在是这“废物”二字又有影射陆庭川的嫌疑。有心想要解释,却碍于平素嚣张霸道惯了,实在不知如何开口,支吾一声后又接上了一声惯用的冷哼,转身便要离开。

    待其走到门口的位置,又忽而回头:“等我晋入养气境外出磨练一二,自然再来讨教,那时候要是你还没有趁手的灵器,就莫要怪我胜之不武了!”

    说完又是一声冷哼才大步离去,对自己败给陆庭川之事显然仍是耿耿于怀。

    陆庭川对这一幕也颇有哭笑不得之感———短短时间内,这孙钺已经冷哼过三四次了。

    陆庭川暗暗心道“到底是年纪太轻啊,怎么还有点小孩子打架输了放狠话的意思。”

    眼见孙钺离开,郑庆楠等人这才如梦初醒,正要手忙脚乱的一起离开,却见刚才还颇有些和颜悦色的陆庭川脸色立马黑了起来:“赶的这么急,去逃荒吗?”

    之前对孙钺网开一面,那是因为此人前世也算忠贞之辈,也有提点的价值,可其他这些人算怎么回事,之前在藏经阁就对自己百般挑衅,如今又紧跟着孙钺来找自己麻烦,真当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不过陆庭川也不至于真的和这些人较劲平白失了自己的身份,因而对大多数人只是小惩大诫道:“每人自扇两个耳光便滚吧!”

    至于陆庭川已经决心要杀死的郑庆楠,两人毕竟名义上是同门弟子,而前世令陆庭川记忆深刻的叛门之事也还未曾发生,因此陆庭川总不能凭借“莫须有”的罪名当众杀了他。而既然此番不能要了他的命,单独从重惩戒便没有意义,反而会让他对自己提前起了戒心。因此,陆庭川此番也只好暂时将他轻轻放过,留待日后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