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领主〕〔九阳神王〕〔BOSS大人,心尖宠〕〔都市天龙至尊〕〔洪荒之圣道煌煌〕〔灼魂之血〕〔全球资源霸主〕〔神奇宝贝之最强养〕〔重生九零:逆袭俏〕〔禁欲鬼夫,深夜来〕〔大唐小文贼〕〔吞噬世界之龙〕〔鲜妻有喜:暴君蛇〕〔契约暖婚:军少,〕〔我家帝尊又黑化了〕〔末世妖宠:冥君猫〕〔至尊灵帝〕〔重返英纳瑞〕〔最强绝世武神〕〔绝色女神的贴身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逐道仙歌 第三十四章 得宝、往事
    虽然对这套飞针极为满意,但陆庭川却并未表现出十分的急切之意。把玩片刻后,他便默默运使法力将这套法器落回了锦盒中,沉吟片刻,继而开口道:“纵然飞针中已然铭刻了节约法力的灵阵,但七枚飞针同时操纵的消耗也已然相当于两件普通顶阶法器了。”

    听闻此言,姜雪柔檀口轻启,正准备解释一二,却被陆庭川微微摆手打断。

    只见他皱眉继续说道:“更可况,比起法力消耗来,灵识的消耗才是更大的问题。像这样一套法器,寻常养气境修士用起来恐怕支撑不了多久,而对于培元境界的修士,这飞针的威力偏偏又有些不足。无论养气境还是培元境都不适用,这样一套法器实在是有些鸡肋了。”

    少女闻言脸色一红,陆庭川所说的弊端她自然是知晓的。如果不是这两条弊端,她自己恐怕早就将这七根飞针收为己有了,毕竟以她在姜国皇室里的地位,申请这样一套法器还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见得少女表情,陆庭川心下了然:这套法器看来是可以低价拿下了。

    事实上,虽然他所说的两条弊端都是客观存在的,但却绝非没有解决的好办法,不管是自己修炼些锻炼灵识的法门,亦或是到培元境后给飞针掺加些其他材料,对于使用这件法器而言都是不错的路子。

    “到时候只要掺加些有破甲和掩饰灵力两种功效的暗焱之精,这法器完全可以当作一件偷袭敌人的利器。”陆庭川心中暗暗得意道。

    虽然心中甚是得意,但陆庭川却没有在面上流露出来,而是佯装出一幅失望之色,继而向第四个、也是方才侍女摆出的最后一个锦盒看去。

    “这是……引雷符?居然有如此多的数量,看来贵楼果然是实力雄厚。”陆庭川一见之下,不由赞叹道。

    符篆一道的分级方式与丹药相同,从一到九分为九个品阶。以符篆为例,九个品阶分别对应于修真一道从纳灵境到入劫境的九个境界。一品符篆威力相当于寻常纳灵境修士全力一击,二品符篆则对应养气境修士,以此类推。而引雷符,就是一种二品符篆。

    但不同于二品符篆中常用的火炎符、冰锥符等,引雷符的威力可谓直逼三品,但此符炼制起来难度也颇大,是以许多专门的符篆铺子中引雷符的数量甚至比一些三品符篆还要稀少。不过针对养气境修士来说,比起准备许久才能激发的三品符篆,作为二品符篆、威力却仅仅是低了一点的引雷符无疑才是更加实用的选择。

    “普通的二品符篆威力只相当于寻常养气修士的一击,在宋兄这等实力远胜同阶修士的道门高弟眼中只怕是分文不值,不过这引雷符威力直逼三品,想来总可以入得宋兄法眼了吧。”姜雪柔以一只玉手掩在绛红的朱唇前,轻轻笑了两声,随后开口道。

    陆庭川嘿嘿一笑,继续压低了嗓子回应到:“这引雷符当然是不错的,不过宋某一介散修,可不是什么姑娘口中的道门高第。”

    “倒是姑娘,三番两次试探于宋某,莫非瀚光楼只做那些大派弟子的生意不成?”

    姜雪柔眼眸慧黠地转动了几下,显然对自己顾客的身份依然持怀疑态度。不过行有行规,她也知道这样的试探有悖常理,因而对陆庭川之言也只是不置可否,继续说道:“道门高弟也好,散修也罢,只要能进来这处坊市,我瀚光楼向来是一视同仁的。也罢,既然宋兄不愿意实言相告,小女子也不会勉强,宋兄便再看看这些法器符篆罢。”

    说完也不等陆庭川回应,姜雪柔便莲步款款地后退了几步,又拿起最初的玉骨折扇把玩起来,一副任由他挑选法器的样子。不过从她不时偷偷瞥向第三只锦盒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比起其他几件宝物,那套缺陷明显的飞针法器恐怕才是她最想卖出的商品。

    ……

    等到陆庭川从瀚光楼中走出,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在此期间,楼中的青衫侍从又陆续捧来了包括一根银丝锁链、一件衣内衬甲、一口飞剑在内的数件顶阶法器,但无一例外,这些法器都没有得到陆庭川的青睐。一方面是买下红线针后,他的确有些囊中羞涩,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无论防护用的衬甲还是拘捕妖兽用的锁链,都与法器盾牌一样,属于天狩阁中配发的制式法器。

    陆庭川入天授阁当日拿到的法器包裹中,装着的就是这些制式法器。虽然它们的品相比起瀚光楼精心打造的顶阶法器还差上不少,但暂时而言也足够了。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陆庭川想要补强的都是攻击手段而非防御的措施。

    而就在陆庭川离开后,一名鹤发驼背的老妪不知从何处显出踪迹,步入了方才他与姜雪柔攀谈的雅间。

    这老妪虽然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脸色也呈现病态的蜡黄,但姜雪柔显然对她非常尊敬。一见老妪进来,忙不迭主动迎了上去,一边轻轻为她捶背,一面小心翼翼地问道:“陈姑姑,御医都说您的身体不宜操劳,您应该好好养着才是呀,何须关心这些俗物。方才那人身上到底有何特殊之处,竟然能让您特意传音给我,三番两次地试探于他?”

    老妪忍不住咳嗽了一阵,摇了摇头,继而一脸慈祥地看着姜雪柔,开口道:“傻丫头,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操不操劳都是这个老样子了,休养再久也是无用,倒不如出来替你出出主意,也给我自己解解闷儿。”

    “至于刚才那个小子嘛……”老妪蜡黄的脸上显露出一副沉思之色,半响才继续开口到:“那小子的身份恐怕不一般,首先便是他瞧不上的几件法器颇有巧合之处。无论是你最早带上去的四件还是我中途派人又送上去那几件,在这些法器中,盾牌、衬甲、锁链三件是他目光停留时间最短的,而这三种法器恰恰是玉京仙门会给开始历练的精英弟子配备的,若说他不是出身玉京仙门,那就未免太巧了。”

    “其次嘛,便是这少年手上那枚铜戒了。”老妪操着沙哑的嗓音,继续分析道。

    “铜戒?”少女面上露出好奇之色,“可我依稀记得那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呀,上面没有一点灵气波动。陈姑姑,莫非那戒指有什么古怪?”

    “古怪倒是说不上,只是我依稀觉得……那枚铜戒有些眼熟,似乎我曾经见过玉京山上哪个人就带着这样一枚铜戒……”老妪脸上的沉思之色又重了几分,片刻后略微苦恼地摇了摇头,才继续说道:“可惜人老了,记性也就坏了,已经记不起是何人来了。”

    “至于灵气波动,这世上宝物千千万,有不少便自带着隐匿之效,有可能这铜戒便是其一吧。”

    老妪这话说完,沉封的记忆中似乎有灵光一闪,依稀浮现出某个风华绝代的白衣身影,只是这身影也如灵光一般,虽然一时闪现了出来,却终究隔着无数时光的沉封,怎么也看不真切。

    “到底是谁呢?”老妪喃喃自语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