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48章 隔壁狗叫
    唐韵热情难却,刘丽脚也跑累了,只能干坐着,看两人埋坑打水,干活干得热火朝天,默契十足,不亦乐乎。

    一直干到日落西山,眼见两人收工,刘丽看了眼手机,惊叫一声:“都这么晚了。”

    “才六点过,不晚。”钱多多看完时间,对刘丽问道:“要不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不行,”刘丽正色道:“我中午没回家吃,晚上再不回家,我妈会出事的。”

    “那只能改天,改天你把阿姨带来。”钱多多知道刘丽母亲的病情,没有再留人。

    一直将人送到村口,目送车子离开,钱多多才返身回家。

    唐韵累得澡也不洗,趴在石桌上喘粗气。

    “这比演习拉练还累人!”她捶着桌面,“我就不信,种棵树也能累成残疾!下次种树叫上我。”

    “行,忘不了你。其实习惯就好,我也蹬出一脚泡来。”钱多多说着,打开仓库大门。

    “这是什么味儿?”唐韵捏住鼻子。

    “桃肥,”钱多多拿十斤装的桶装了一桶,“不上肥,树苗都得死。”

    唐韵有心帮忙,可身体实在是动弹不得,满含歉意地盯着钱多多。

    “别卖萌,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干。”钱多多指指身上,“一会儿你缓过来洗个澡,再去王姐家吃饭。”

    “行,记住了。”唐韵继续喘着粗气呻吟。

    钱多多掏掏耳朵,马不停蹄往外走。

    本来准备先弄宅子里的,看来,只有先弄外面的。

    不然,老听唐韵那发春的猫叫,他得多洗一遍澡。

    桃肥能量加大,就得重新调试。

    钱多多从盆里掏出下午放的桃肥,掂量用量后,用了一半,放进其他盆里。

    至于种到地里的,钱多多就没那么多顾忌,捧一把均匀地围着树干转一圈。

    树苗自己吸收完需要的能量,会继续适量吸收,这一点桃树有先例,他完全不用操心。

    撅着屁股猫着腰,六十多棵树上完肥,钱多多感觉腰都快挺直变成树干了。

    拿手背抹了把汗,钱多多放弃继续征战。

    “先吃饭再弄。”

    盆栽的很难控制,看来得抓紧时间盖大棚。

    正好,王莲出来喊吃饭,钱多多将手里的桶放进沟里涮了涮,拎着空桶往王莲家走。

    吃过晚饭,钱多多帮着收拾碗筷。

    唐韵自从被油锅沾了一身油泥后,再没进过厨房。

    王莲擦着碗,突然开口说:“小老板,俺也想种大棚。”

    钱多多停下手里的活,“嫁妆拿回来了?”

    王莲黯然地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包线,“俺不要那嫁妆了,这是俺这些年攒的钱,有三万,够包一亩地不?不够,从俺工钱里扣吧。”

    “够了,”钱多多接过钱,“这次树苗买得便宜,三万一亩够够的。”

    “那就好,”王莲开心地笑。

    钱多多四下张望,见没人,上前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王莲身体一颤。

    钱多多听到门外唐韵的说话声,不敢得寸进尺,继续洗碗。

    家里有条大黄,还有只唐韵,他不敢轻举妄动。

    王莲脸上满是红云,甜蜜地笑着。

    收拾完,钱多多拎着桶往家走。

    “我不行了,得先睡了,明天还得和那些家长沟通。”唐韵捶着腰往后院走。

    李桔梗为难道:“明天周末,病人会多,现在医务室名声响了,周围村子里,有没有生病都要来看看,施肥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钱多多豪气地一摆手,“这才几十棵树苗,我搞得定,你俩去睡美容觉,好好工作,种地挣钱的事,我来弄。”

    “钱哥哥你真是好人。”唐韵双手握拳,扭着小蛮腰。

    “卖萌发卡最无耻。”钱多多批评道。

    唐韵脸色一板,轻哼一声,直接走人。

    李桔梗也往房间走,准备洗洗睡觉。

    钱多多又挖了一桶桃肥,慢悠悠地施肥。

    不慢不行,腰疼腿酸,怕闪着腰。

    施完肥,观察完施肥后的效果,钱多多倚着墙根抽烟。

    刚点着,唐韵突然从墙头一跃而下。

    钱多多感觉头顶有杀气,反应不够,颈间埋进屁股正中,后背受到重击,五体投地趴到地上。

    “咳咳!压死我了,快下来!”

    “呀!”唐韵跳下地,顺手扶起他,吃惊地叫道:“你怎么还没睡?”

    “废话,我没干完活,睡什么睡?”钱多多扭扭脖子,盯了眼两米半高的墙头,反问道:“你为什么半夜爬墙?”

    “我听到有脚步声!”唐韵肃然道。

    “我的?”钱多多盯着脚尖。

    “不是。”唐韵指西方,“是王姐家的,听声音,是个男人的。大黄还弱弱地叫了两声,你没听见?绝对是贼!”

    钱多多神色一震。

    一个男的偷偷摸摸地去王莲家。

    “不好!”钱多多猛然想起,王莲哭着从娘家回来的事。

    “唉,你等等我啊!”唐韵脚跟一蹬地,脱膛的炮弹般朝前冲去。

    两人来到门口,大门洞开,门锁断了。

    大黄四仰八叉地躺在食槽旁,有气,但没动。

    被人下药了。

    “看来是有备而来,”钱多多对正在张望的唐韵喝道:“你守在大门这儿,无论一会儿谁来,我不出来,你谁都别放进去!”

    “谁会来啊?”唐韵不解:“大半夜不睡觉过路的?”

    “万一呢!”钱多多眼睛发红,“五分钟没人来,就报警!”

    说着,浑身杀气往里冲。

    堂屋的门也是大开的。

    王小刚住的卧室也开着门。

    王莲房间里,传出支支唔唔的闷哼声。

    钱多多挑开帘子,就看到王小刚被绑成棕子扔在坑上,嘴里塞着布条。

    王莲的情况也好不哪去,手脚都绑着绳子。

    看到钱多多,王莲激动的挣扎起来。

    搂着她脖子的驮背男,抬起巴掌往她脸上招呼。

    “你个臭娘们,给脸不要脸!”

    “啪!”

    钱多多一巴掌甩在驮背男背上。

    他这一掌用了全力,驮背男惨嚎着跳下炕,要往外逃。

    钱多多一把将人拽出来,一脚踹在驮背男腹部。

    东街的青年壮汉都受不住,年近半百的驮背男直接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起不来。

    “呸!什么玩意儿!”钱多多啐了口吐沫,急忙上前去解绳子。

    掏出王莲嘴里的毛巾,王莲急声问:“小刚怎么样?”

    “他没事,”钱多多见王小刚急得满头冒汗,干脆先解王小刚身上的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