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143章 卢院长
    郭晋达眼看着到嘴的鸭子飞走。

    哪怕是主任妨碍他,他都能拦下。

    可黄虎的大弟子亲自把人领走,他不敢拦。

    中医院副院长有四位,正院长可只有一位。

    卢院长是黄虎的徒弟,这事在院内高层不是秘密。

    尤其是在黄虎前几天入院,卢院长亲自熬夜守在床头,这种雷打不动的铁关系,郭晋达可不敢得罪大弟子。

    他不甘心,却只能当缩头乌龟。

    至于得罪吴芳菲,辱骂钱多多,郭晋达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黄大弟子能让两人去见卢院长,那就是给他们天大的面子。

    吴芳菲要是有能力让黄大弟子找他麻烦,也就不会来求他。

    这么想着,郭晋达对小护士招招手。

    “娇娇,咋天有个病人说今天要预约,你联系了吗?”

    “坏了,病人的资料落在休息室了。”小护士朝郭晋达挤着眼,冲一旁的护士说道:“你帮忙盯着点儿,我去去就来。”

    长相普通的护士,只能任劳任怨,边在电脑上记录档案,边排号念号。

    至于小护士说的去去就来,一直给她当牛做马的扩士是不相信的。

    这一去,至少要半个小时。

    回来就直接溜班跑厕所去玩手机,等吃饭才会现身。

    而月末评优,漂亮的小护士会继续保持优等。

    长相普通的护士委屈得红着眼眶,继续念号。

    ……

    钱多多一行三人没有任何阻拦的,走出门诊楼,来到住院部。

    “卢院长在这里?”钱多多指着住院部三个烫金大字问。

    “今天上午,是卢师弟看护师父。”大弟子说着,打量着钱多多的神情。

    钱多多不好意思的直挠头,“黄师傅受伤了?唉哟,真对不住,我打架手法生疏,总控制不好力道。”

    见他是真心道歉,大弟子挤出个笑容,“师父只是断了几根肋骨,躺一个月就能恢复过来。”

    只是北方武术交流大会,无法参赛了。

    两人正说着,吴姐手机响了。

    钱多多探头一看,见是刘丽的号码,示意吴姐接电话。

    吴姐接了电话。

    原来刘丽母女俩已经停好车,正往门诊楼走。

    “不去门诊楼,到住院部来,我们就在住院部门前站着等你。”钱多多说。

    “多多也在?”刘丽惊喜的问。

    “听说我要帮阿姨排号,非要跟着来。”吴芳菲打趣道:“小丽,他对你很上心嘛。”

    “吴姐别瞎说,多多是心地善良。”刘丽一语带过,马上说她带着母亲赶过来。

    挂断电话,钱多多才对大弟子说明刘丽母亲来看病的情况。

    “既然是前辈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贵客。”大弟子很给面子。

    “吴姐,这下你们不用担心了,在中医院看病,有阿悍撑腰,不用再受谁刁难白眼了。”钱多多豪气万丈的说。

    吴姐看向钱多多的眼神里,带着崇拜与敬意。

    钱多多完全可以像郭晋达那样,暗示她因此付出些代价。

    可钱多多没有。

    她自认和钱多多交情不够钱多多因为她的私事,让钱多多去赔笑脸扯皮条拉关系。

    可钱多多是真的在维护她。

    大弟子听到钱多多的话,沉思起来。

    师父一直想找机会和钱多多攀交情,郭晋达这件事,是个机会。

    这几天他出入内科室,郭晋达的事也听到几嘴。

    他当时只觉得中医院有几个败类也算正常。

    现在看来,这些败类东窗事发被清理出去送人情,再正常不过了。

    黄阿悍露出阴险的笑容。

    师父一直说他脑袋不灵光,这次一定能好好秀下智商!

    正想着,钱多多拔腿往台阶下面走。

    黄阿悍定睛一瞅,就看到两个美艳女人。

    一个年纪与他相仿,一个年纪与钱多多相仿。

    黄阿悍再瞧一眼紧在钱多多屁股后面打转转的吴姐,面色古怪地盯着三女一男这个惹眼的组合。

    先不说钱前辈武功高不高,单说这惹桃花的功力,就高到无与伦比,当属泡妞界的绝顶高手!

    钱多多与刘丽母子介绍完黄阿悍,热络的寒喧着。

    刘丽着急看病,又怕黄阿悍久等失去耐心,就催着钱多多赶紧上楼。

    钱多多急忙应下。

    由黄阿悍带路,三人搭着电梯直达六楼。

    然后来到606套间病房。

    黄阿悍推开虚掩的门,领着四人进去。

    “大师兄,”一进门,一个年轻英俊,三十出头的男子热情地迎上来。

    当看到后面紧跟着来的陌生男女,愣了愣。

    黄阿悍比着钱多多,神色恭敬道:“阿文,这是师父的朋友,钱前辈。”

    卢阿文又是一愣,盯着钱多多看了半晌,神色复杂地拱手作揖,“钱前辈好。”

    “卢院长好,”钱多多见卢阿文朝他鞠躬,顿时不好以同辈姿态回礼。

    “卢院长好,”三女也问好。

    卢阿文客气的回应着。

    “外面谁来啦?”黄虎扯着嗓门喊道。

    “师父,是钱前辈。”卢阿文应了一声,推开卧室的门。

    结果,就看到躺在床上等着徒弟端屎端尿的黄师父,一蹦三尺高,捂着胸口跳下床来,三步并两步来到卧室门口,满脸惊喜地看向钱多多。

    “钱兄弟来啦!快快快,快请坐!”黄虎比着厅内的竹椅,对着卢阿文笑道:“快去倒茶。”

    卢院长神色恭敬正要去准备,钱多多摆手道:“茶就不用喝了,我这次来,是来找卢院长……顺便看看黄师傅。”

    黄虎听钱多多称呼自己为黄师傅,自降一辈,心里因为那顺便两个字舒坦不少,当即对着卢阿文道:“阿文,你钱前辈找你有事,你可得帮忙啊。”

    卢阿文心道:师父你亲自扯皮条,不帮也不行啊。

    卢阿文当即笑着问:“钱前辈有什么事用得着我,随便开口。”

    就冲卢阿文这直爽个性,钱多多竖起大拇指,将刘丽母女领上来着,比比刘丽的母亲,说:“这位是刘女士,她身体有些问题,想请个脑科专家帮忙诊治。”

    钱多多对刘丽母亲的情况也是一知半解。

    于是,刘丽哄着母亲和吴姐下楼去转悠一圈,自己则同卢阿文讲明母亲的情况。

    “选择性失忆症啊,”卢阿文皱了下眉,继而安慰刘丽道:“得先去拍个片子,看看是病理性的,还是心理性的。要是病理性的,脑部若无异常,极可能是神经中枢的问题。

    但你母亲没受过什么外伤,也没遗传史,这一点可能性不大。按你情况来说,是心理性的。况且你前两年又查过,这次让你去查个明细,是怕近两年有病变,你先别担心。”

    “有得治吗?”刘丽焦急地问。

    “先去做个磁核共振,”卢院长说着,按下护士铃,“我让人带你直接去,免得排队。”

    这就是走后门的优势,不用挂号开单。

    关系到位,甚至钱都不用捞。

    “麻烦卢院长了,”刘丽感激的说,同时羞涩的朝钱多多瞄了一眼。

    “不麻烦,”卢院长笑着摆手,“钱前辈的事就是我的事。”

    “护士长,拍完片子,先让赵副院长看一眼,他曾是专研过脑科,听听他的意见。”卢院长交待道。

    稳重的护士长点头应好。

    刘丽知道,这个人情她是还不了的。

    吴姐也不行,势必要钱多多来还。

    “那我就带母亲去拍片子,”刘丽对要跟上来的钱多多说:“有护士带路,我自己去就行。多多……你陪黄师傅和卢院长吧。”

    钱多多见卢院长安排细致,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刘丽前脚刚走,黄虎就朝黄阿悍使了个眼色。

    黄阿悍将病房门关上。

    “拍片子得需要些时间,钱兄弟坐着等吧。”黄虎比着沙发。

    钱多多从善好流的坐下。

    “你别担心,阿文虽说现在动不了手术,但他辩证论治很拿手。要真的运气不好长了坏东西,他也会安排可靠的人做手术。”黄虎侃侃而谈,只是眼角余光一直扫量着钱多多的表情。

    这话里有陷阱啊!

    钱多多犹豫一下,还是顺应黄虎的期待,好奇地问:“卢院长为什么动不了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