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197章 沏茶的方式错误
    钱多多眉头拧成一条线。

    他又倒了一杯温热的茶,含在嘴里。

    果然没有一开始喝时,苦得和中药似的苦味儿。

    反倒有种清冽的甘甜,并且唇齿留香,只是香气极浅,甘甜中还带着些许的苦涩。

    但这种苦涩是能够让喝茶的人接受的。

    这样的茶水,和极品金银花泡出来的茶水,滋味不相上下。

    钱多多迷惑不已。

    十分钟,就能让不能下咽的茶水变成好喝的茶水吗?

    又不是玩魔术,需要一段见证奇迹的时刻。

    又喝了一口茶,温热的茶水依旧很好喝。

    钱多多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伸手拧了下脸。

    “嘶!”

    疼!

    不是做梦。

    再咬口枝条上的嫩叶。

    “呸呸呸!”

    味道既苦涩又带种呛鼻子的辛酸。

    味觉也没失灵。

    “看来只能再沏一壶茶试试,”钱多多说干就干,又拿出一个加盖的玻璃杯,放进去一个花苞,倒入滚烫的开水。

    吸溜着喝入一口水,钱多多苦得脸色发绿,急忙将水吐回杯子。

    妈的,苦胆都没这么苦吧!

    “草!玩我呢!”他将杯子往桌上一扔,气恼道:“时苦时甜,就没个定性吗?”

    他喝了这么多年的茶,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不对,不是头一次!

    钱多多脑中灵光一现。

    自家老爷子好茶,他自小喝的茶比喝的水还多。

    茶和茶不同,品评的方式不同,沏茶的时间水温讲究也多了去了。

    一些刚采摘没烘干炒熟的茶叶,很多都是不能用开水烫的。

    好吧,老爷子说过,就是一般的茶叶,也最好不要用开水冲泡。

    不过他不喜欢那种繁琐的规矩,喝茶就等于喝有味道的水一样。

    想起这一点,钱多多隐约明白大花苞时苦时甜的原因了。

    滚烫的开水刚冲泡的,喝入嘴里是苦的。

    放到温热,苦涩的味道就减轻了。

    那拿温水泡呢?

    钱多多眼前一亮,将茶壶清理干净。

    这时候,刚刚烧开的水也不再滚烫,达到了普通泡茶的标准——八十度。

    将仅剩的三个花苞放进壶里,倒入热气腾腾的温热水,盖上壶盖。

    钱多多搓着手数了几个数后,拎起茶壶,给自己又倒了杯茶。

    茶水伴着随热气从壶嘴流出。

    没嗅到茶香,钱多多有些失望。

    拿起茶杯品了一口,他神色一喜。

    果然不苦了!

    不仅不苦,这茶喝进嘴里,香气涌进鼻腔,他仿佛置身于最纯净的山野中,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茶园。

    钱多多闭着眼享受着这杯茶。

    喝完之后,意犹未尽地咂巴着嘴,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

    “哈哈!发财啦!”

    他喝了这么多年的茶,还是头一次品尝到这么内秀的茶。

    这茶冲泡出来没香气,喝进肚子里,那是浑身舒泰,感觉整个人都散发着清爽怡人的茶香。

    茶就是用来喝的,茶香只让鼻子享受算什么高级。

    让整个身体都享受到,才是绝无仅有。

    钱多多双眼发光。

    不管这大花苞是茶商研发的新品种,还是水土不服变异的,仅凭这大花苞,他就能够让茶商刮目相看。

    他又能包地扩建大棚了!

    ……

    钱多多在家里搞实验,得到真实的结果后高兴得手舞足蹈。

    张灵儿在田间地头,看着摘花工分门别类摘出的三种花茶,愁眉不展。

    大花苞究竟是好是坏,怎么处理?

    要是好的,哪怕只卖出普通花茶的价格,她也能够心安理得的让工人们继续为它服务。

    可要是赔钱货,那还种什么种,直接连根拔走,送给村民当柴烧算了。

    张灵儿恼怒地揪着枝条上的大花苞。

    她学习真的不错,专业领域鲜少碰到对手。

    可她竟然不知道眼前这大花苞是什么类别。

    就算是新研发的品种,农科院也会早早的通知她。

    哪怕她现在不在农科院帮忙,闺蜜也会给她秀新奇。

    可这批树苗是成树,生存了两年的成树。

    难道真的是废柴?

    张灵儿搓揉着手里摘下的大花苞,自言自语道:“金银花中有大花苞的,只有个别几类,并且还没长出过这么大的花苞。大花苞是超品里最爱欢迎,上流人士最喜爱的,成色好,或雪白或金黄,香气清淡典雅。可这大花苞有色无味,也和那几类沾不上边啊。”

    说话的功夫,一朵金黄的大花苞变成了一小撮烂泥。

    张灵儿烦闷地甩掉这撮烂泥,看到自己粉嫩的指尖染上黄灿灿的颜色,顿时觉得十分惊奇。

    当成颜料的花种有许多,可金银花染色效果这么好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一般能当颜料的花,花的成色重,花香也浓郁。

    没想到这大花苞表面上嗅不到香气,颜色倒是正宗的比她见识过的超品金银花还要深重。

    还挺有内含的,说不定能当成制天然颜料的花卉卖掉。

    她将指尖凑到鼻子上嗅了嗅。

    这一嗅,张灵儿目瞪口呆。

    好香!

    “我的娘唉!”张灵儿恍惚间想到一个可能,“这不会又是变异的新品种吧!”

    看这体型这成色,应该就是超品中最高级的货色。

    可外表的花香不存在。

    但捻成泥,揉成水,就能释放迷人的清香。

    估计她手里的大花苞,就是平时看不出多高级,细细研究品味,才能明白它厉害之处的绝顶货色!

    张灵儿傻笑道:“见过人扮猪吃老虎的,还没见过花茶装逼的。”

    不过这个逼装得妙,她给一百分!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张灵儿赶紧松开一直愤恨不平揪着枝条的手。

    她看着这株盛开大花苞的树苗,像是看着最心爱的宝贝。

    没记错的话,这种大花苞是按花的数量卖的。

    一个花苞便宜的十几、几十,贵的上百。

    因为它不仅仅是茶中极品,入药效果更佳,就是一种名贵的药材。

    “哈哈!发财了发财了!”张灵儿仰天大笑,笑完回过神来,神色焦急道:“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多多哥,我不信这次的惊喜还吓不到他!”

    张灵儿嘀咕着,一蹦三跳的往钱宅跑去。

    推开大门,院子里静悄悄的。

    “多多哥?”张灵儿激动的喊道:“我有话要和你说。”

    没有人回应。

    张灵儿朝四下张望,看到有个身影站在卫生间,卫生间的门也没关。

    她悄声走近,“多多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伴随着说话声,她“嘭”的一声将门洞开。

    看清里面的人在做什么,张灵儿呆在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