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202章 刘明之死
    刘明松了口气,感激道:“只要能查出伤来,我一定给郭主任你封个大红包。”

    “我是路见不平,你被人打伤还不能追责,我帮你不过举手之劳,当不得谢。”郭晋达说着,将听诊器拿出来,一本正经道:“你最近火气有点重,注意多喝水。”

    说完,郭晋达离开病房。

    刘明听懂了医生的暗示。

    多喝水才能多跑厕所。

    郭晋达走出病房,走过两条走廊,走到自己空荡荡的休息室。

    他一把扯下口罩,狞笑道:“钱多多,你让我受处分,我让你把牢底坐穿!”

    ……

    第二天,钱多多六点半就醒了。

    先让李桔梗将背后的纱带解下来,之后又去地里转悠了一圈。

    吃完早饭,当吴姐说要下午才到时,他准备趁着吴姐还没来,奢侈的睡个回笼觉。

    结果头还没沾到枕头,手机铃声大响。

    “这是谁呀?”钱多多被打扰计划,接通电话后,没好气地问:“周警长有什么事吗?”

    “钱老板,大事不好了!”周警长喘着粗气,急促的说:“刘明死了!”

    “刘明死了?”钱多多一愣,追问道:“怎么死的?”

    “据初步判断,是心脏受损。”周警长支支吾吾道:“刘明的家属非说是你动手打伤的,说要告你。”

    钱多多冷笑道:“这可真有意思,他这两天活蹦乱跳,到处去查伤验伤,都说他身体正常,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死了。况且,他不是没心脏病吗?”

    “对啊,所以他的家属都说,是因为你动手伤人,才会导致刘明心脏受伤,无病猝死!”周警长急声道:“我说带刘明去做病理解剖,家属不同意。还非得让我抓人,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钱多多沉吟片刻,声音低沉:“周警长你先别着急,我马上赶过去,刘明在哪家医院?”

    “泊市五院,”周警长犹豫道:“你真要来?”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因我而起,我明白刘明不是我打伤致死的,我去劝刘明的家属。”钱多多冷笑道:“实在不行,我就举证他们诬告!”

    有唐光亮的事在前,钱多多对刘明的家属抱有同情心。

    可万一刘明的家属真的不通情理,那就不能怪他狠心。

    刘明之死,这个锅他绝不背。

    挂断电话,钱多多开车出门,直奔泊市五院。

    路上,他给卢阿文打了个电话,询问心脏病的相关知识。

    当卢阿文听说在中医院确诊无伤无病的刘明,突然在五院死亡后,就说要跟着一起去。

    带着中医院的院长去五院,还不是什么友好访问。

    钱多多总觉得自己像是带着卢阿文去砸场子。

    可这件事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带上卢阿文更能让家属信服。

    他没拒绝卢阿文的好意,约好一起到五院住院部碰头。

    将车停到露天停车场,钱多多按照提示牌找到刘明等人所在的住院部。

    一到住院部楼门口,钱多多就给周警长打电话。

    周警长马上派两个警员下来迎接。

    结果不等钱多多往楼上走,突然有个青年从楼梯上冲下来,挥着拳头朝钱多多脸上砸来。

    “钱多多!还我爸命来!”

    青年一个猛虎下山扑下来,来势汹汹。

    两个警员愣神的功夫,就被青年扑倒一个,推倒一个。

    青年脚步不停,挥动着拳头,横冲直撞朝钱多多扑来。

    钱多多左格右挡,双手往中间一并,单手轻巧地抓住青年的两只手腕。

    “啊啊啊!还我爸命来!”壮得像牛似的青年暴喝一声,铆足劲儿想冲破钱多多的钳制。

    可惜青年无能为力。

    钱多多看出青年的愤怒是真的。

    这青年也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青年打人这件事确实做得不对,但维护他父亲的赤子之心,钱多多觉得十分难得。

    尤其是自己在百花镇凶名四扬,刘明的儿子还敢和自己动手,这是来拼命的。

    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反击,只是擒住。

    在青年挣扎着要松脱手的功夫里,两个警员已经重新站好。

    面对着轻而易举就制服青年的钱多多,两个警员一脸尴尬。

    “这是个练家子,”钱多多说。

    两个警员一下子松了口气。

    被练家子不小心冲撞推倒,还不算丢脸。

    “钱多多!有本事你也把我杀了!”青年赤红着双眼,犹如笼中困兽,“否则我一定要弄死你!”

    “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非得你死我活不行?”钱多多认真的说:“你爸不是我杀死的。”

    “你说不是就不是!”青年明显处于盛怒的情绪中,任何话都听不进去。

    钱多多低叹一声,转头对着走来的卢阿文说:“卢院长,刘明的情况,除了病理解剖,还有别的办法吗?”

    卢阿文摇摇头,郑重的说:“必须做病理解剖,要是生前没有心脏病,突然心脏受损,一定是有原因的。”

    “就是姓钱的打伤我爸,害我爸吐血,我爸才会死的!”青年暴怒道。

    “刘子钢!”卢阿文突然盯着青年,问道:“你是刘子钢?”

    青年把脸撇到一边,不去看卢阿文。

    钱多多疑道:“你们认识?”

    “我是他师叔,”卢阿文对钱多多说:“能放开他吗?”

    “当然能,”钱多多说着松开手。

    既然卢阿文恰巧认识刘明的儿子,这件事就好办了。

    钱多多松开刘子钢,刘子钢没再对着钱多多动手。

    反倒一直往后缩,仿佛害怕卢阿文。

    “刘子钢,你爸必须做病理解剖。”卢阿文直接说道:“我怀疑你爸是被人害死的。”

    “废话,就是被钱多多害死的!”提到父亲的死,刘子钢再次变得情绪激动。

    卢阿文上前,铁手抓在刘子钢的手腕,冷声道:“你别无理取闹,给黄家武馆丢人。你都打不过钱前辈,你觉得钱前辈要收拾你父亲,会让你抓住把柄吗?”

    “师叔,你是故意袒护他!”刘子钢一脸悲伤地瞪着卢阿文,“师叔,死的不是别人,是我爸啊!”

    “我会亲手验证,你爸究竟是怎么死的。”卢阿文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双白手套,一边戴,一边沉声说:“你放心,要是你爸真的是钱前辈杀的,我让师父出面,给你个交待!”

    “什么交待?”刘子钢质问道:“以命抵命吗?”

    “行!”钱多多斩钉截铁道:“要是你爸真是我打伤致死的,我赔他一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