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求生〕〔校园高手〕〔重回90年代:养成〕〔史上最强妖猴〕〔重生之尊临都市〕〔大宋英侠传〕〔重生民国大小姐〕〔以妻为界:凌少别〕〔万道大主宰〕〔重生九零的幸福生〕〔超强兵王在都市〕〔盛世独宠:BOSS大〕〔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时停五百年〕〔女神的极品兵王〕〔兽妃凶猛:帝尊,〕〔回到大唐当皇帝〕〔顾少的独家挚爱〕〔盛世大明〕〔宇宙级大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203章 解剖
    刘子钢闻言,顿时犹豫起来。

    父亲前脚刚出事,钱多多后脚就赶来,周警长和钱多多通电话的时候,他是在场的。

    钱多多这个人,他早有耳闻。

    在百花镇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能够打陆家的脸,还让陆家吃哑巴亏,这绝对不是普通人。

    而且据说钱多多的身后有背景,手里更是有钱。

    就算父亲真的是因为钱多多伤重至死,判个过失杀人,估计也坐不了几年牢。

    他原本打算和钱多多拼个鱼死网破。

    现在卢阿文要请黄虎出面,这绝对是个意外之喜。

    而钱多多的保证,刘子钢没放在心上。

    钱多多说的话,在他听来,就像放屁。

    “师叔,你的手,不是不能拿刀吗?”刘子钢问。

    “好了,”卢阿文戴好手套,对着刘子钢说:“让五院把人送中医院去。”

    卢阿文觉得,刘明心脏受损死亡这件事不简单。

    既然不是钱多多打伤的,刘明本身又没心脏病,他能够猜到的,就只一个可能。

    滥服药物!

    而这个药,只能是从五院流出的。

    刘子钢去做他母亲的思想工作。

    刘明的妻子是个五十不到的女人。

    可表面上看,却像是个六十岁的老人。

    头发花白,形同枯槁。

    听说要给刘明解剖,女人缓缓的摇头。

    “好不容易死了,就别再折腾了。”

    刘母仿佛对刘明的死漠不关心,眼睛如同一汪死水。

    刘明的尸体蒙着白布,就放在她身边,她直勾勾地目视前方,看都没看尸体一眼。

    “妈,我得给我爸讨个公道!”刘子钢凑上前,低声道:“妈,你想让爸死不瞑目吗?”

    “钢子,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刘母冷嘲道:“他天天不归家,他活不活着,和我有关系吗?”

    刘子钢面色一阵难堪。

    “妈!”他忍不住低吼一声:“爸他都死了!”

    “死了就别再折腾了,”刘母冷漠的说。

    “妈,你不能想想爸吗?”刘子钢痛苦的说:“就算他对不起你,他也是你的丈夫。”

    “如果他不是我丈夫,我不会呆在这里守着发臭的尸体。”刘母说着,突然看向钱多多,“你要声辩自己不是凶手,才说动我儿子要解剖刘明的尸体吧?”

    钱多多被刘母盯得这一眼,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没想到刘母气势凌人,根本不是一般的农妇。

    “阿姨,”卢阿文劝道:“刘叔很可能不是病死的,是被人下药害死的。”

    “你说什么!”刘母震惊道:“刘明是被人下药害死的?!”

    刘子钢也急切地问道:“师叔,这是真的吗?”

    钱多多也很震惊,转念又觉得这很正常。

    毕竟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突然死亡,这太令人匪夷所思。

    所以大家都觉得他是凶手。

    如今卢阿文说是因为药物引起的,就又多了个怀疑。

    而被怀疑的对象,就不是他了。

    “卢院长,”刘母问:“你有几成把握?”

    卢阿文成竹在胸,“十成。”

    这是确认了。

    钱多多抿紧嘴。

    卢阿文连尸体都没看,这是在说大话。

    可卢阿文之所以说大话,是为了验尸。

    卢阿文是一院之长,要是尸体检验结果,和他现在说的不一样,不用刘子钢追责,卢阿文从此在医学界都会声名狼籍。

    卢阿文这个赌注实在太大。

    手伤不好,最多是无法手术。

    可不影响辩证开药。

    手伤好了,为澄清他的清白,说不定连医生都当不了。

    钱多多知道,卢阿文不会说大话,刘明的死一定和药物有关。

    但他还是无比感激。

    整个房病一时间鸦雀无声。

    大家都等着刘母开口。

    足足过了十分钟,等得钱多多以为刘母不信卢阿文,正想直接和刘母交涉时,她开口了。

    “我同意解剖,”刘母目光炯炯地盯着卢阿文,“但你要是骗我,后果自负!”

    刘母气势依旧凌人。

    钱多多隐约觉得刘母不是普通人。

    没想到市侩小人刘明,竟然有这样的老婆。

    有这样的老婆还不知足,竟然不懂得珍惜。

    “还有你,”刘母伸手指向钱多多,“只要确认是你杀的人,拼了这条老命,我也要求个公道。”

    “真是我杀的,我一定承担所有的责任。”钱多多掷地有声的说。

    刘母闻言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个笑容,对着刘子钢挥挥手。

    刘子钢会意,小心翼翼的和卢阿文将刘明的尸体抬到移动式病床上。

    钱多多想上前帮忙,但被卢阿文制止。

    这个节骨眼,钱多多不宜插手解剖的任何一件事。

    哪怕是搬运尸体也不行。

    尸体转移也需要办理手续。

    尽管二院院长十分不满卢阿文插手这件事。

    但有周警长开据的申请,二院的人阻拦不住卢阿文。

    刘明的尸体被打包带进中医院解剖室。

    卢阿文推着尸体进入解剖室。

    钱多多等人等在走廊外。

    刘子钢一眼不错地盯着钱多多,似乎害怕一眨眼,这个杀父凶手就逃之夭夭。

    解剖室内。

    卢阿文握着手术刀,右手在打抖。

    一旁的助手见状,关切地问:“院长,是不是手伤还没好彻底?要不我来主刀吧?”

    “我的手伤已经彻底好了。”

    卢阿文说着,深呼吸一口气,右手用力。

    “呲!”

    胸腔打开……

    一个小时后,卢阿文推开解剖室大门。

    “师叔!”刘子钢立即迎上前去。

    “结果出来了,”卢阿文脱下帽子手套,递给助手。

    “结果怎么样?”刘子钢紧张的握紧拳头。

    刘母表面很淡定,但从她颤抖的双手,可以看出她也很在意结果。

    “是滥用药物导致的,”卢阿文皱着眉头说:“刘叔生前服用了临床上散淤化结的强效药,对心脏负担重。”

    “散淤化结?”刘子钢困惑道:“我爸没得过这些病啊!他吃这种药干嘛?”

    “这种药物适量服务,会造成假似心脏病。”卢阿文沉声道:“我记得,刘叔先前在中医院检查过心脏部位的伤势,用来检举钱前辈过失重伤他的事实。”

    此话一出,刘子钢母子满面骇然。

    “不,不可能吧!”刘子钢怀疑道:“这药是我爸自己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