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世九界〕〔莫道情深如水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和26岁美女上司〕〔手可摘星辰〕〔竹马谋妻:误惹醋〕〔首长老公,太狂野〕〔我的绝色美女同事〕〔我真是个富二代〕〔霸主萌宠:老公,〕〔千亿宠婚〕〔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之军嫂撩夫忙〕〔重生九七当军嫂〕〔炼蛊〕〔拜见大魔王〕〔都市之地狱之主〕〔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修行的年代〕〔替嫁悍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207章 单纯的谈判手段
    钱多多摇摇头:“当然没有。”

    吴姐不免失望道:“那你还想要什么条件?”

    “她就没提到投资的事吗?”钱多多满脸期待地问。

    吴姐一愣。

    投资?

    好像吴君有这个意思。

    但按照吴君的行事风格,必然是先将大花苞的销售权拿下,再谈投资。

    这样一来,才能羊毛出在羊身上,既不担风险,又能高回报。

    “你别想投资的事了,”吴姐冷冷一笑,“和吴君做生意,你越想占她便宜,最后吃得亏越大。”

    钱多多见吴姐不似在开玩笑,就没再提投资的事。

    吴姐再琢磨不定,也绝不会害他。

    再想想吴君的高明,钱多多觉得自己一个种地的小白,玩不过茶商巨鄂。

    反正桃肥有限,一下子真要种上千亩也是扯淡。

    不过卖完这一季金银花,再扩建几十亩大棚是没问题的。

    打定主意,他就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这一季盛开的三种超品金银花上。

    吴姐说得很清楚。

    吴君看重的是新品种。

    而另外两种则是可有可无。

    两人几乎没什么争议的,就将另外两种超品金银花订下价格。

    中等的小花尖,每斤干花价格是一千三。

    普通的超品花,每斤干花价格是六百。

    两种只不过差一个层次,价格翻了一番多。

    钱多多听到这个报价时,觉得价格比预想的要高得多。

    “你上次送去的花茶,吴君亲自品评过,还让人入过药,效果极佳。”吴姐欣慰笑道:“她说你的花茶比寻常花茶更清香,很适合走上流高端路线,所以价格比市场还要贵些。”

    “原来如此,”钱多多释然了。

    然后他就开始算帐。

    一千棵树苗里,普通超品花,有一百四十来棵。

    超品金银花没他预想的产量极高,这一季产量很低,一亩地剪枝后,只有七八十斤。

    一株树苗七斤干花,光普通超品金银花,这一百四十棵,就能卖五十多万。

    而近三百棵的小花尖,十株亩产五十斤,一株五斤干花,能收入——

    我草!

    近二百万!

    算完这笔帐,钱多多内心不淡定了。

    这还只是小半部分,剩下的大花苞才是重头戏。

    大花苞个儿头大,产量虽低,干花估计一株只能摘个两三斤。

    但市场价值绝对要比这两种加起来卖得钱还多。

    那不就是说,他这一季,就挣到了赵水云给的五百万投资?

    有这五百万,根本用不着再低声下气去抱大腿,找吴君拉投资啊!

    老子有扩建的本金啊!

    “啊啊啊!”

    他突然大声嚎出声。

    一旁的吴姐吓了一跳。

    看到他满面红光,喜气洋洋的,激动得身体都在打颤,不忍打击他。

    普通超品花,和小花尖要想高价回收,前提是谈妥新品种大花苞!

    钱多多扯着嗓子嚎了两分钟,直到风灌进嘴里呛得他直咳嗽,这才停下。

    幸好钱宅旁边温泉浴池正在大刀阔斧的动工,盖过了他的嚎叫声。

    不然不知情的听到,还以为钱宅在杀猪。

    吴姐等到他不叫了,才开口说道:“想把花卖了换钱,就得先把大花苞的事订下。”

    这是不能退让的原则问题。

    就算是吴姐,也不能徇私。

    这也是吴君给她制订的套路。

    先给钱多多点甜头,之后再上大餐。

    吴姐起初还以为钱多多会识破,现在看来,钱多多确实一心只知道种地,商场上谈判的手段是一点儿都没学。

    估计在他心里,谈判只有两种。

    谈得融洽,直接签约。

    谈得不爽,挥手拜拜。

    认清这一点,吴姐心情莫名变得大好。

    在吴家,大家都在算计。

    她认识钱多多,看到钱多多从一个为几千块树苗奔波的小农民,骤然变成一个暴发户,认为他是个有心机有手段的男人。

    碰到这种男人,贪恋他的身体,迷恋他的魅力,也不能交出真心。

    所以搞过一次之后,尽管她对钱多多健硕的身体十分觊觎,可还是强忍着想忘记他。

    没想到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钱多多完全是个单纯的大男孩嘛。

    钱多多浑身一震。

    他发察吴姐看着他的眼神重新变得如火般炙热。

    眼睛冒出来的火,快把她盯着的小兄弟点着了!

    “吴姐,那咱们快把大花苞的事谈妥吧。”钱多多咽着口水说。

    “急什么,”吴姐手臂攀到他肩头,朝他耳朵眼里吐出一口热气,“反正我今晚不走,有的是时间。”

    草!

    勾引我!

    变脸真快!

    他暗暗吐槽着,将吴姐的手从肩头拍下。

    吴姐不满地嗔他一眼,“你想吃干抹尽不认帐?”

    “不是,”钱多多指着走过来的吴森吴兴,无奈的说:“来了两只电灯泡。”

    吴姐朝两人看去。

    最主要的是看吴森。

    看到吴森手里捧着一捧金银花,吴姐松了口气。

    能得到吴森的重视,钱多多又多添了一个筹码。

    “芳菲小姐,”吴森一走近,就激动的说:“这个大花苞不是新品种。”

    钱多多脸一烟,不是新品种你激动个毛啊!

    吴姐也是一愣,细眉一拧,“不是新品种?”

    “对!咱们吴家茶园以前出过这个品种!它的名字就黄袍。”吴森越说越激动。

    草!

    不叫大花苞!

    它还有名字!

    大黄袍,你咋不叫大红袍!

    钱多多无语了。

    他有种被人当头一棒的蛋疼感。

    吴森还在自说自话。

    “可惜,吴家茶园从一百年前,就没再出过黄袍。这黄袍,这黄袍以前可是贡茶,千金不换!没想到我研究了半辈子,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让我等到黄袍现世!”

    “贡茶?”钱多多惊呆了。

    吴姐也惊呆了。

    只有吴兴故作镇定,笑呵呵的说:“恭喜钱老板啊,种出绝世的好花茶,这可是钱老板和吴家合作的结果,咱们再接再厉,一定能共创辉煌!”

    营销部的老总就喜欢画大饼!

    钱多多没理吴兴,对着激动得红了眼眶的吴森问:“黄袍既然已经绝迹了,你怎么能确认它是传说中的黄袍?”

    “废话,我怎么能分辨错呢?”吴森信心十足道:“它就是吴家黄袍!”

    “真的是黄袍?”钱多多再次追问。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小心。

    这几天情绪时起时伏,太激动了对心脏不好。

    刚才自己就忍不住揍吴森大叔一顿,告诫他不要不负责的乱下定义。

    之后说这是大黄袍时,就更想揍他一顿,警告他说话不要说半截。

    吓死人谁负责!

    “真的是黄袍,”吴姐这时面色复杂的开口说:“吴家茶庄里,还珍藏着一罐百年黄袍,吴森叔叔不会认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