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的手游〕〔爱你无可救药〕〔武道进化〕〔主神猎手〕〔都市红粉图鉴〕〔天神诀〕〔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国师帅爆直播打脸〕〔于花丸之中[综]〕〔我有一位神朋友〕〔天降兽妃好火辣:〕〔傻女逆天:捡个相〕〔在风水圈当网红〕〔来自男主后宫的宠〕〔一念成瘾〕〔狱鉴〕〔山山传奇:坎坷认〕〔再苏就炸了[快穿]〕〔倾世毒后:帝后,〕〔玄幻之自动成神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210章 梁村长的责任
    唐韵眼睁睁看着钱多多的手臂从她怀中抽离。

    让她浑身滚烫颤抖的手指也远离她的咪咪。

    钱多多难得这么自觉,她该高兴得意才对。

    可看到他低头扒饭,唐韵心里很别扭。

    说不出来的别扭。

    “喂!”唐韵拿胳膊捅着他的腰,“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钱多多说:“我也不是故意的。”

    “那,我向你道歉吧?”唐韵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摸她那里的是钱多多,该道歉的是他啊!

    可看到钱多多冷下脸不理自己,唐韵就像饿了三天三夜一样。

    胃疼心慌全身难受。

    钱多多撇了眼唐韵,不置可否的继续扒饭。

    唐韵登时傻眼。

    钱多多竟然没理她!

    我去,不就是打一巴掌吗!

    转念想到是在这么多人,尤其是在这么多美女面前挨一巴掌,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打脸。

    这是不给面子!

    “多多欧巴!”唐韵再次将他的胳膊搂在怀里,轻轻蹭着,“我没想打你。”

    “打了就打了,”钱多多终于忍受不住,开了金口。

    他原本就是吓吓唐韵。

    谁叫这小妞喜欢招惹他,还不想着负责。

    刚才勾进罩罩那一下——他是有意的。

    每天蹭来蹭去,怎么也得有更深一步的进展。

    只是一个巴掌揩一次油,这代价有些大。

    钱多多扯扯嘴角,皮厚的老脸扯得生疼。

    两人一和解,饭桌上的氛围一下子恢复如常,其乐融融。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疑问呢。”唐韵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问:“你究竟卖了多少钱?笑得连饭都没吃。有没有一百万?”

    “没有一百万,”钱多多戏谑的笑道:“只有五百万!”

    “哇!”

    “五百万?!”

    梁启明跳下病床,揪着保镖的衣领问:“钱多多的金银花卖了五百万!你在开玩笑吧!”

    “梁少,不是玩笑。”保镖说:“我托人问了吴家的人。”

    金银花收购价格对外并不保密。

    就算是超品金银花,也是明码标价。

    不过黄袍的价格,只有个别人知道。

    保镖打听到的,是小花尖和普通超品金银花的收购所得。

    “这小子还真能耐!”梁启明揉着腰子,愤愤不平的说:“不行,不能再让他出风头,他要是再有五百万,全村的地不都让他承包了。村民都是他手底下的工人,我这个村长不是个空架子吗?”

    保镖心道:你现在也没履行什么村长的职责,你一开始就是去镀金的,不过现在主要目标变成泡妞而已。

    “不行!”梁启明还自说自话,“我得赶在他前头!”

    说着,梁启明披起外套往外走。

    “梁少,你要明天才能出院!”保镖劝道。

    “明天,等到明天再行动,黄花菜都凉了!”梁启明对保镖说道:“我要回家,让我爸帮忙拉投资承包桃花村的地!”

    “包地?”保镖呆呆地问:“包地干嘛?”

    “他钱多多包个地,随便种点东西,一倒手就挣几十几百万,我这个村长当然不能落后。”梁启明义正言辞道:“我有带领乡亲们致富的责任!”

    保镖暗中翻了个白眼,却不好再阻拦梁启明。

    更何况也拦不住。

    晚上九点钟,阜县的街道灯光璀璨。

    但车辆行人不多。

    不繁华的城市,是没有不夜城一说的。

    一座不繁华的县城,九点,尤其是十点过后,更是只有某个特殊行业才会通宵到天亮。

    保镖载着梁启明从西区的医院,直奔东街。

    中间还在梁启明的指挥下,迫不及待地闯了个红灯。

    至于闯红灯的后果,保镖不用理会。

    梁启明一年到头闯得红灯十根手指数不清。

    要不然也不会一进桃花村,就把大奔撞到树上。

    把街道当成高速公路开,一路飙回东街宜家公寓。

    这是片高级公寓。

    家家户户,独门独幢。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阜县有头有脸的人物。

    一进公寓大门,保镖才将车速降下来。

    停稳车,正准备下车,梁启明不耐烦地挥挥手。

    “我马上下来,你在下面等着!”

    说完,梁启明匆匆朝家门跑去。

    保镖疲惫的往椅背上一靠,低声道:“要不是这个月加了奖金,真不想伺候这位说风就是雨的梁少爷。”

    梁启明推开家门,看到客厅里没人,直奔书房。

    一个年过半百,保养得宜,身材中等的中年男人,正拿着毛笔勾勾画画。

    “爸,”梁启明冲到桌案前,扫了眼桌上的宣纸,竖起大拇指,“爸你画得越来越漂亮了!”

    “去你的,不学无术的家伙,这画能用漂亮来形容吗?”梁副县长笑骂一句。

    梁启明闻言仔细盯了一眼,恍然大悟道:“对,山水不能用漂亮来形容,用霸气更适合!”

    “去你的,还财气呢!”梁副县长收笔,坐到椅子上。

    梁启明麻利的将茶几上的茶杯端给他。

    梁副县长高深莫测地盯着梁启明,笑着问:“有事?”

    “没事,”梁启明怯怯的盯了眼梁副县长,脚尖在地上捻啊捻。

    梁副县长看到他这个小动作,笑出声来,“哈哈!你这个动作可出卖了你的内心。说吧,什么事,工作上不顺利?”

    “嗯,”梁启明心虚的点头。

    “听说你到桃花村强拆,结果被人落了面子,还受了伤,伤好利索了吗,你就从医院里跑出来。”梁副县长关切地问。

    梁启明正犹豫着怎么回答。

    说好利索了,父亲一定就不心疼他了。

    说没好利索,擅自跑出医院,父亲心疼他的同时,说不定还得教训他一顿。

    梁启明纠结不已。

    不等梁启明回答,梁副县长话锋一转,神色肃然的说:“你现在不能好高骛远,要从基层做起,要多做实事……”

    “爸,我急着出院,轻伤不下火线,就是想办实事!”梁启明终于钻到空子,马上插话发言。

    “办实事?给谁办实事?”梁副县长好奇地问。

    “当然是给桃花村的村民啊!”梁启明理所当然的说:“我是一村之长,给村民办实事,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梁副县长老怀欣慰的笑了。

    儿子这些天,又是撞树,又是让涌泉顶上天。

    也不白摔打,居然开窍了!

    “办实事好啊,”梁副县长笑脸如菊,“办实事才能像张国锋那样,有人提拔,一飞冲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