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令如山:宝贝,〕〔如果还能这样爱你〕〔丑女种田忙:邪王〕〔万龙神尊〕〔无敌之界面灾星〕〔兽妃凶猛:帝尊,〕〔玄天武帝〕〔蜜枕甜妻:老公,〕〔快穿攻略:男神都〕〔我是神界监狱长〕〔民国之小兵传奇〕〔诺舆夏〕〔随身带个侏罗纪〕〔我在美漫开超市〕〔吻安,绯闻老公!〕〔超大容量〕〔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诸天魔行〕〔超级存储系统〕〔王者荣耀之召唤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223章 偷一赔十
    马广达前脚进到梁启明的院子。

    追贼的工人后脚就闯了进来。

    梁启明正和保镖两人在桌上吃饭,突然堂屋门“嘭”的一声洞开。

    保镖刚摆出迎敌的架式,就见马广达扶着门框,从怀里掏出一包臭烘烘的塑料袋,气喘吁吁道:“启明,东西我拿来了。”

    梁启明被臭味薰得发呕,差点没把吃进肚子里的午饭吐出来。

    “舅舅,你拿的这是什么啊,臭死了!”梁启明挥着手抱怨道:“没看见我正吃饭了嘛。”

    马广达讪讪笑道:“我哪知道啊,挖出来我就忙着拿过来让你瞧瞧。”

    “钱宅秘肥!”梁启明眼前一亮。

    马广达忙不迭地点头,心道:讨好这小子可真不容易!

    “舅舅你早说啊,”梁启明放下饭碗,也不嫌弃这包塑料袋臭气熏天,打开塑料袋就要。

    “梁村长!”

    门外突然有数人齐声大喊。

    梁启明手一颤,塑料袋摔到地上。

    “啪!”

    烟乎乎的桃肥和猪粪的混合物,从塑料袋里挤了出来。

    “麻痹的!”梁启明对着门外吼道:“谁啊!一惊一乍的!”

    “梁村长!”张二叔带着七八个工人闯进堂屋,指着马广达喝道:“这个人去钱老板的大棚里偷东西,把塑料膜划破了!”

    “我舅舅偷东西?”梁启明嘲笑道:“大叔你开得哪门子国际玩笑?”

    马广达老脸一红。

    他答应梁启明把钱宅秘肥弄到手,却没和梁启明商量过要用什么办法。

    “梁村长,你可不能徇私啊!”张二叔指着马广达说:“俺们大家亲眼看见他从大棚地里钻出来,他落在地里的铲子还没拾,泥坑周围都是他的脚印。”

    “那也许是我舅舅想进去看个新鲜,”梁启明怒道:“他钱多多的大棚里有什么东西值得偷的,是树苗丢了,还是钢材被拆了?”

    面对梁启明气势汹汹的质问,张二叔缩了缩脖子,声音减弱,“那树苗和钢材,不是说偷就能偷的。”

    张二叔等人也在纳闷,马广达偷偷摸摸跑进大棚地里,到底偷了啥?

    “既然我舅舅没偷你们树苗,没拆你们钢材,就别在这里瞎嚷嚷!”梁启明冲着门外挥手,“快走快走!别耽误我吃午饭!”

    “梁村长胃口真好啊!”钱多多笑呵呵的走上前来,“屋子里臭烘烘的,你还能吃下饭去?”

    被钱多多一提醒,闯进来的工人们才发觉,这屋子里气味是有些怪。

    梁启明看到钱多多,心头就是一紧。

    上次钱多多双手推动灰皮大卡的事还历历在目,在没有凑够一打保镖前,梁启明是不愿意和钱多多硬碰硬的。

    “钱老板,可真是稀客啊!”梁启明一边打着官腔,一边朝保镖使眼色。

    梁启明不傻,他理了理头绪,就知道马广达是怎么搞到的那袋钱宅秘肥。

    八成是收买不到工人给他弄秘肥,就自己动手去挖。

    结果还被上工的工人逮了个正着。

    眼下只有把脏物……

    不等保镖动手,钱多多一个箭步上前,将地上的一摊烂泥拾了起来。

    “马老板,你大中午不吃饭,去我的大棚里偷的东西,就是这个吧。”钱多多用肯定的语气问道。

    “我……”

    “你也别狡辩,地里都是你的泥脚印,你鞋上还沾着泥,梁村长,你说这事怎么处理呢?”钱多多拍板定案后,又将皮球踢给梁启明。

    马广达目光火热地看向梁启明。

    对啊,他外甥现在是桃花村的村长。

    整个桃花村都归他外甥管,他就算偷几斤肥料算什么!

    想到这点,马广达挺直腰板,对着梁启明诉求道:“启明,你可要给我说句公道话啊!”

    “是啊,梁村长不能徇私枉法啊。”钱多多笑眯眯道:“正好我认得镇上的周警长,要不喊他过来立个案?”

    “不行!”马广达和梁启明异口同声道。

    “那就只能私了了,”钱多多哀声叹气道:“梁村长,你可能不知道乡下的规矩。”

    “什么规矩?”梁启明发现自己的想法正顺着钱多多的话走。

    可他又不能不顺着。

    因为钱多多现在掌握着主动权。

    舅舅偷秘肥的事,有工人们做证,证据有,脏物有,要真叫警察来处理,虽然情节轻,但钱多多一口咬死,就得去蹲两天拘留所。

    这件事要传出去,舅舅不能做人,他脸上也没光。

    只能私了!

    “二叔,你来说说,去集市上买东西,碰到这种三只手的人,怎么处理的?”钱多多转脸对着张二叔问。

    张二叔还没回答,就有工人哄笑道:“偷东西的,要么剁手,要么偷一赔十,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不光是乡下。

    镇上,甚至县城市里,也有许多店面写着这样的标语。

    和假一赔十是一个道理。

    “既然是这个规矩,咱们给梁村长面子,就不剁手了,偷一赔十,再把划破的塑料膜换好就行。”钱多多说得十分客气。

    梁启明疑惑地问:“就这么简单?”

    马广达也没料到,钱多多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简单?”钱多多高深莫测的笑道:“梁村长,你知道你舅舅偷的是什么吗?”

    “废话,我让他……”梁启明险些说漏嘴,假咳一声,反问道:“偷的什么?”

    “钱宅秘肥,”钱多多说。

    梁启明嗤笑道:“所以呢?”

    “你没问过钱宅秘肥的价格吗?”钱多多笑着说:“一斤一百不二价,你舅舅偷的这一袋,差不多有五斤左右。”

    一斤一百。

    五斤五百。

    十倍就是五千!

    “麻痹的!这袋破东西,你让我赔五千!”马广达骂道:“你怎么不去抢!”

    钱多多嘲讽道:“看来马老板不服气。”

    “我……”马广达想梗着脖子说不服,可想到不赔钱就要被送进拘留所,胸口憋着一股气,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钱多多没再理会马广达,对梁启明问道:“梁村长,你看这事怎么办?”

    梁启明咬牙切齿地瞪着钱多多。

    怎么办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舅舅!掏钱!”

    日了狗了!

    这钱宅秘肥一斤要一百块?

    钱多多怎么不去抢!

    不是说钱宅的大棚,地里铺落了这种肥料吗?

    难怪一亩地光成本就让村民们投三四万。

    感情都去买肥料了!

    真不知道钱多多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启明,”马广达这时苦着脸说:“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