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祈福魔药〕〔长相逢〕〔我的爱深不见底陆〕〔孤独是你撒的谎〕〔掌门要逆天〕〔陌上玉人心〕〔春风十里,不如你〕〔唯有清风寄相思〕〔重生之异能军嫂〕〔叶哥的传奇人生〕〔惹火狂妻:邪帝,〕〔权力代言人〕〔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妖孽狂医〕〔小村那些事〕〔永不从良[快穿]〕〔重生奋斗俏甜妻〕〔假婚真爱,总裁的〕〔予你半生〕〔魔君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306章 失败
    钱多多沉声问道:“你不疼也不痒?”

    卢阿文依旧淡定地摇摇头。

    看卢阿文不似做假,钱多多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怎么回事?

    他没收手,但传输内力的力量也不足。

    不是他不想加大马力给卢阿文传输内力,而是根本输不进去。

    现在给卢阿文传输的内力,与给卢阿文治伤时传输的内力力量相同。

    记得卢阿文疗伤时,还被这股力量刺激太疼痛难忍,没想到这次一点反应都没有。

    钱多多心道:难道是习惯了?

    不管是习惯还是别的原因,反正内力输得进去,但力量不足,钱多多觉得没多大效用,又传了五分钟后,果断收手。

    这期间店老板来给卢阿文添茶,都没发现这桌客人的异常情况。

    卢阿文对此大吃一惊,同时也确定钱多多口中所说的传输内力,不是像他想象里的那么一回事。

    因为卢阿文还没听说过谁传输内力时,吃饭谈笑随意的。

    钱多多收手后,对着神色淡定自如的卢阿文说道:“好了,我已经尽力了,你看看你身体有什么变化没?”

    卢阿文心道:只是贴掌传点内力过来,能有什么变化?

    尽管心里吐槽,但卢阿文还是按照他所知的内心功法,气循周天。

    气息这一循环,卢阿文脸色一下子惨白无比。

    “噗!”

    卢阿文毫无预兆地吐出一口鲜血。

    钱多多拉着赵二柱飞快退到一旁,才免得这口喷到锅里的鲜血溅出的油点烫到两人。

    把赵二柱拉到一边,钱多多马上扶住摇摇欲坠的卢阿文,担忧的问:“你感觉怎么样?”

    吐血之前,卢阿文脸色惨白。

    可吐完一口血,卢阿文精神更加饱满,面色更加红润。

    这让钱多多打消了喊救护车来救人的念头。

    那店老板只看到一道血光,正要惊叫出声,看到卢阿文被人扶着站起来,还冲他笑了笑,店老板就压下口中的尖叫声。

    安抚好店老板,卢阿文对着钱多多低声笑道:“钱前辈,我没事。”

    “能自己站着不?”钱多多关切的问。

    见卢阿文点点头,他就松开手。

    见卢阿文还真能稳稳当当的站好,钱多多好奇的问:“你怎么吐血了?”

    “八成是筋脉出的问题,”卢阿文说着,右手指尖搭到左手脉门处,几息后,惊讶的叫道:“果然如此!”

    “神神叨叨的,果然如此,如此啥啊?”赵二柱打趣道:“你是被打通任督二脉了吗?”

    说实话,赵二柱并不觉得钱多多传授给他内力,是多么神奇的事。

    赵二柱以前确实修炼过内功功法,可惜天资不够,悟性不够,也没那个耐心。

    尽管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但却只能凭着强壮的身体在与别人打斗上占些优势。

    所以,赵二柱觉得自己能够承受得住钱多多传输给他的内力,尽管令人惊奇,但他能够接受。

    可要是放到卢阿文身上,赵二柱觉得卢阿文一没他的身体素质,二没他的运气,就算钱多多渡内力给卢阿文,也不过是浪费体力。

    所以赵二柱所谓的打能任督二脉这个说词,任谁听都只是个笑话。

    可偏偏卢阿文很认真的点头说道:“我确实有两道体脉被打通,才吐出一口血来的。”

    但那两道体脉是哪两脉,卢阿文不清楚。

    卢阿文不清楚,钱多多更不清楚。

    “卢阿文,你没开玩笑?”钱多多狐疑道:“你刚才不是说不痛不痒吗?”

    打通任督二脉,和灌顶**所承受的苦痛应该差不多。

    怎么赵二柱疼得要哭爹喊娘的,卢阿文却像没事人似的?

    不对,也不是没事人一样。

    卢阿文事后倒是吐出一口老血。

    钱多多看着浮到汤面上的血块,心道:白糟蹋一锅菜。

    “钱前辈,我想应该你输入到我体内的内力,让我体内的经脉强化,虽然我没成为内功高手,但我能感觉到,我体内的筋脉抗压能力更强了。”卢阿文神采飞扬道:“这说明我离成为内功高手更进一步!”

    “什么意思?”

    “外功和内功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却是天壤之别。外功只能强化身体自身,达到人类的极限,但内功却是玄而又玄的东西。”卢阿文解释道:“而想要变成内功高手,就必须让突破身体极限,让身体各方面的素质达到极致。”

    “强筋健骨的极致?”钱多多问。

    卢阿文重重地点头,“想要体内能够承受得住内力的压力,就得有那个容量,筋脉必须异于常人。”

    “你现在达到了吗?”钱多多好奇的问。

    卢阿文苦笑道:“我只是筋骨强化而已,没达到那个高度。”

    要是达到那个地步,卢阿文现在就是一个内功高手,何必还说这些废话。

    钱多多顿时明白,这是实验失败,传输内力没成功。

    钱多多拍拍卢阿文的肩膀,鼓舞他,“别气馁,这内功练不练得成,还靠自己。”

    “钱前辈,我懂得。”卢阿文感激的说道:“谢谢钱前辈的指导,晚辈感激不尽。”

    钱多多一头雾水,心道:我指导你什么了?

    卢阿文觉得钱多多今晚给他传输内力,就是为了引导他。

    至于给赵二柱传渡内力,让赵二柱变成内功高手一事,经过刚才的实验,卢阿文是不抱一丝期望,只当这是钱多多故意找的借口。

    这么一想,卢阿文暗恨那些不长眼的师弟。

    要不是那些师弟,钱多多说不定会替师父打通筋脉。

    这样一来,今年的武术大会,师父也能参加。

    说曹操曹操就到。

    卢阿文正念叨着他的师弟,尾随他前来的王源等人,就站到了窗外。

    “啷啷啷!”

    王源大力敲着透明窗,嘶声吼道:“姓赵的,你给老子滚出来!”

    王源用尽全力一吼,吓得店里的客人打了个激灵。

    卢阿文也被吓了一跳。

    抬头看去,就见王源铁青着脸瞪着他。

    卢阿文暗道不妙。

    王源脾气火爆,在众弟子间是出了名的。

    况且刚才王源在病房里惹出来的事,卢阿文也是一清二楚。

    本以为赵二柱和钱多多离开,王源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却没想到,五源竟然追了过来,还当面向赵二柱挑衅。

    “姓赵的?”赵二柱上前一步,与王源隔窗而站,咧嘴乐道:“兔崽子,你是在叫爷爷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