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团实习生:国民〕〔龙血武神〕〔九层仙莲〕〔重生之盛世闲女〕〔崛起复苏时代〕〔废柴的飞升方法〕〔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日漫攻略者〕〔名震诸天〕〔最后一个契约者〕〔八零后咸鱼术士〕〔一世魔尊〕〔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快穿:炮灰女配要〕〔无限逆推〕〔重生世纪之交〕〔阿忒亚〕〔别吃那个鬼〕〔我在封神成个仙〕〔重生蜜恋:上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381章 头上的伤谁打的?
    周警长重重地假咳两声。

    “大家静一静!”

    村民们能把黄俊发说的话当屁一样,可周警长是正经的警察警长,村民们可不敢再瞎起哄。

    现场一下子鸦雀无声。

    唐韵也没想着激起民愤,让周警长等人下不来台。

    因为这样做对钱多多没啥好处,万一处理不好,还会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实话,她也很想知道黄驮背是谁杀的。

    但她很肯定,人不是钱多多杀的。

    看村民们很给他面子,周警长终于感受到自己这个现场最大长官没被忽视。

    他又假咳两声。

    “周警长嗓子不舒服?”唐韵不满的说道:“要不换个人来办这个案子?”

    “呃,不用。”周警长同样不满的说道:“我办案还轮不到你这个老师来说三道四。”

    “那你就抓紧时间处理完,”唐韵冲着钱多多挤眉弄眼的笑道:“我们还打算回村子去吃鸡呢。”

    面前横亘着一具尸体,唐韵还能惦记着吃鸡的事。

    钱多多也不知道该夸她心大呢,还是没心没肺。

    又或者是,唐韵见过的死人见多了,这样的场面根本影响不了她的胃口?

    周警长面对着如此心大的唐韵,一时哑然。

    就算是他,当着死人的面也没心情谈吃饭。

    可看这姑娘又不像是逞能,难不成也是深藏不露的江洋大盗或是有案底的?

    看脸看气质看气势,真不像啊!

    面对着周警长审视的目光,唐韵不满的喝道:“周警长,你倒是说句话啊!”

    “咳!”周警长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下,这下也不敢再咳嗽,对着医护人员说道:“把布揭开,让钱多多看看。”

    要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是该把尸体和人证物证都弄回镇所再审问。

    可周警长如今人手不够,同样也为节约时间,就准备直接在现场向钱多多发难。

    面对着众人,面对着作案现场,相信钱多多也能露出更多的马脚。

    周警长眯着眼朝揭开白布的黄驮背看去。

    钱多多也朝黄驮背的尸体看去。

    溺水而亡的人,嘴唇皮肤发青发乌是正常的。

    但黄驮背却像是泡在水里的馒头,发白发胀。

    看这情况,黄驮背在水渠里应该泡了很长时间。

    “从尸体的情况来看,黄驮背的死亡时间超过了二十四小时。”医护人员简洁干练的说道。

    钱多多恍然大悟。

    难怪黄家人会怀疑是他下的杀手。

    死亡超过二十四小时,就说明黄驮背是昨天以前死的。

    而昨天晚上警察只把桃花村搜了个遍,昨天白天也在桃花村布置了人手。

    要是黄驮背昨天白天还活着,不是逃走,就是被警察发现。

    可如今,却被发现溺死在水渠中。

    警察一直没发现黄驮背的尸体,是没往黄驮背死亡的方向想,不然早就通过搜索发现了黄驮背的尸体。

    警察没想过黄驮背死亡,还是因为钱多多说黄驮背逃走了。

    可钱多多说过黄驮背在他手底下逃走,今天却在离桃花村的邻村季家湾发现了黄驮背的尸体。

    这无疑是前后矛盾的!

    钱多多沉吟不语。

    唐韵想到这其中的关键,也是暗暗摇头。

    谁能想到黄驮背会死?

    周警长最先向钱多多发难。

    “钱多多,你前天晚上,说黄驮背逃走了,可现在黄驮背却被发现溺毙在季家湾的水渠里,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钱多多深深地盯了眼周警长,哼道:“别拿话套我,我又不是阎王,我知道他几时生几时死?”

    周警长被噎,深呼吸一口气,朝钱多多一昂头,“你往前站站。”

    这是引着钱多多往尸体方向走。

    钱多多瞳孔一缩。

    决定的因素来了!

    钱多多刚要抬步上前,黄俊发立即大吼:“不能让他再糟蹋我大哥的身体!”

    钱多多闻言冷笑道:“你想让我糟蹋我也不会糟蹋。”

    要不是死者为大,他非得和黄俊发划出个道道来。

    什么叫糟蹋黄驮背的身体?

    搞得好像他想上黄驮背似的?

    黄驮背要是个黄花大闺女,这话还能说说。

    黄驮背一个糟老头,这话谁糟蹋谁啊!

    周警长对于黄俊发故意煽动围观者的情绪这一招也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他狠狠地瞪了眼黄俊发,对着没有松手的两个警员命令道:“把与本案无关的人拉远些!”

    两个警员马上拉扯着黄俊发往后退。

    黄俊发叫嚷道:“什么叫与本案无关!我是黄驮背的弟弟!”

    “现在在查找凶手,你要是想顶这个罪,你就往前凑!”周警长发狠的说。

    一句话,黄俊发再也不敢乱折腾。

    本来想趁机给钱多多一个下马威的黄家人也没人再敢出声。

    水渠边一下子清静了。

    钱多多跟着周警长凑到黄驮背尸体前。

    幸好现在已经入秋,天气凉爽,尸体虽然散发着一股腐烂的肉味,但没到闻起来就要吐的到地。

    周警长拿着医护人员递过来的口罩捂在口臭上,蹲下去,指着黄驮背额头中央突起来一块明显的乌青闷声问道:“头上的伤是谁打的?”

    钱多多心头一跳,颤声道:“黄驮背的死和他头上的伤有关系?”

    周警长见他眼神闪烁,暴喝一声:“回答我的问题!”

    钱多多咬咬牙,沉声道:“我打的。”

    王小刚打人的扫把还在炕上。

    既然周警长有备而来,相信一早就让一直没从王莲家离开的警员,将证物拿到手了。

    “你倒是实在,”周警长似笑非笑道。

    “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他大半夜摸进王莲家,我气急之下拿扫炕的扫把揍他一顿,揍不得吗?”钱多多没好气的反问道。

    “揍得!”不等周警长开口,唐韵就气愤的说道:“这幸亏是我没在,要是我在场,非得打得他娘都认不出他来!”

    周警长盯着霸气外露的俩人,长长地叹了口气。

    “周警长!”黄俊发又一次冲上前来。

    这次,黄俊发像是真豁出命去了。

    “周警长,钱多多他都承认人是他打死的,你还不把他铐起来?!”

    周警长眼中利光一闪,对着两个警员骂道:“你俩中午没吃饭啊,两个人还拉不住一个人?”

    两个警员互相看了彼此一眼,眼中都是满满的鄙夷的不屑。

    钱多多都承认人是他打的了,这周警长还不让黄俊发说话。

    这不是赤果果的包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