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法之苏醒之界〕〔冷艳总裁的至尊老〕〔[综]女主她总出事〕〔极品太子妃升职记〕〔韩先生,情谋已久〕〔军少住隔壁:丫头〕〔好名字都被人取了〕〔无限之武道传奇〕〔重生枭宠:神医弃〕〔超模娇妻:老公,〕〔白狐之我的同桌〕〔都市阴阳仙医〕〔六界直播总管〕〔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布衣神相〕〔中二病教你做人[综〕〔蔺先生,一往情深〕〔抗日之特战狂兵〕〔女帝的大内总管〕〔丹武帝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386章 死因不明
    周警长突然一声暴喝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于子豪也被骇得双脚发软。

    他十分不满的瞪了眼周警长,隔着数步对着唐韵问道:“唐小姐现在有空吗?”

    “你没长眼吗,没看到我在问案子吗?”唐韵看都不看于子豪,没好气的回道。

    周警长一听这话,更觉得头疼不已。

    唐韵越是这样,于子豪越得给钱多多添麻烦。

    果不其然,见唐韵一心为钱多多的事忙活,于子豪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什么案子让唐小姐这么费心?我也挺好奇的。”

    于子豪朝周警长望去。

    周警长面露难色,推托道:“这是命案,于公子不适合插手。”

    “我不插手,”于子豪高深莫测的笑道:“一个死亡原因不明确就够了。”

    “什么死因不明?”唐韵对着周警长问道:“你把黄驮背的命案告诉与本案无关的人员了?”

    唐韵眼露精光,乍然外露的气势让周警长精神一震。

    “我没告诉他!”周警长反驳道。

    唐韵眨眨眼,露出人畜无害的神情,微笑道:“没告诉他就行。”

    唐韵不想和于子豪打交道。

    她可不觉得她和于子豪有啥交情。

    要真算起来,她与钱多多两人,同于子豪还有些梁子。

    周警长不敢再在于子豪面然谈论黄驮背的案子。

    周警长虽然不会将这件案子告诉于子豪,但也不能总是落了于子豪的面子。

    于子豪虽是衡市首富之子,家里是经商的,但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百花镇镇警警长能够抗衡的。

    谁也不想无缘无故得罪衡市的一个大佬。

    周警长拿着尸检报告,让黄家人选出几个代表,就去办公室里听结果。

    唐韵死皮赖脸也要跟上去。

    周警长婉言拒绝,她直接说道:“他们是以黄驮背家属的名义进去的,那我就是钱多多的家属代表,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唐韵这话不是乱说的。

    钱多多出事,王莲等人前来探视,结果都被拒之门外。

    不过大家都信任钱多多,知道他没杀人,倒也不担心。

    唐韵不想让王莲等人守在这里,就把人打发了,说她一个人就能处理这件事。

    她现在自然就是钱多多唯一的家属代表。

    周警长见唐韵固执己见,非得掺合这件事,也无法当着于子豪的面劝她,就硬着头皮扛着于子豪阴险的笑脸把唐韵请进办公室。

    唐韵前脚进办公室,于子豪后脚就给万豪的私人律师打去电话。

    “柏叔,我碰到个人命官司,想请你走一遭……”

    周警长将人安排入座后,就将尸检报告上的内容一字不落的通知给各个家属代表。

    讲完之后,看大半人都有些恍惚,显然被那些咬文嚼字的专业内容弄蒙了,只得一一解释。

    “黄驮背并不是被人打死的,确实是溺毙的。而他额头上的伤并非是致命伤,但同样,他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受伤,所以怎么溺毙的,法医也没有得到结论。”

    “也就是说,我大哥到底是怎么死的,没人知道?”黄家一个中年人抢先发难。

    周警长点点头,苦笑道:“发现尸体的时间离死亡时间太晚了,现场又被破坏掉,很难通过现有的证据推断黄驮背究竟是怎样溺毙的。”

    也就是说,这个死因可有可无。

    会议室里一默。

    唐韵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死亡方式……未明吗?”

    死亡方式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因为头上的伤势导致死亡的。

    这一句结论,就让想要借机讹诈钱多多的黄家人大失所望。

    周警长见没有人对这个结果表达不满,黄家人也挺老实,满意地点点头。

    “既然如此,我马上派人去查找第一现场,等找到线索……”

    “还用找什么线索吗?”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两个警员要拦不拦的挡在于子豪身前。

    于子豪一进会议室,视线就黏在了唐韵身上。

    但想到自己的来意,他就将视线定格到周警长身上,直接发难。

    “黄驮背黄先生的为何溺亡虽然不清楚,但同时,他身上也只有一处明显的伤势,我觉得还是打破黄先生额头的人更有嫌疑。”

    于子豪被黄家人期待的盯着,徐徐说道:“当天晚上和黄先生接触的只有钱多多,他打人在前,追人在后,中间隔了十多分钟,完全有时间作案。

    虽然额头上的伤势不足以致命,但极有可能将黄先生打昏,打昏人后再扔进河里,神不知鬼不觉……”

    “对!一个死因不明可摆脱不了钱多多的嫌疑!”

    “听这个小子这么一说,明明钱多多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黄家人因为于子豪的一番话,立即像点了火了炮仗,一串串的质疑和问责“噼哩啪啦”向周警长摔去。

    周警长咬着后槽牙,复杂地盯着得意洋洋的于子豪。

    他没猜错。

    这于公子果然是来搅局的!

    “于公子!”周警长沉声喝道:“这里是警局,不是万豪的公议室,还轮不到你拍板定案!”

    “噢?”于子豪眼神轻蔑的对上周警长,不以为然道:“所以呢?周警长明知道这个案子和钱多多有关系,故意包庇给他开脱?”

    “胡说八道!”周警长气愤的叫道:“这里没你啥事,你别瞎掺合!”

    “周警长,他怎么叫瞎掺合呢!”黄亚当即叫道:“他这是给我们伸冤呢!”

    “对啊!对啊!”

    “周警长你摆明包庇钱多多,我们不服!”

    “不服你们就把这件案子往上报!”周警长气狠了,撂挑子不干了,“钱多多之所以被拘留,是他有打人的过失,现在尸检上写得明明白白,不是打人致死,你们要拿他当凶手,就拿出证据来!有证据,我立马办他!”

    “我们要是能找到证据,要你警察有啥用!”黄亚反击道。

    周警长气乐了,“我刚才不是说了要立案调查吗?”

    “可这也不能摆脱钱多多的嫌疑!”黄亚眼珠骨碌骨碌的转着,“要是找不到死亡的真正原因,大伯头上的伤就是证据!那可是唯一的外伤!”

    “尸检上说了,额头上的伤,伤不致死!”周警长吼道:“你别偷换概念强词夺理!”

    会议室吵得不可开交。

    引发这场争吵的于子豪倚着门框朝唐韵看去。

    本以为唐韵会惊慌失措,可结果令他大失所望。

    就见唐韵正低头看手机,看着看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钱多多快被认定为杀人凶手她还笑得出来?

    于子豪心情有些复杂,暗中猜测:难道唐韵和钱多多不是情人关系?

    钱多多要不是情敌的话,那他搞这些事情,就没想象中的那么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