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清泪醉〕〔漫威盖伦〕〔木仙记〕〔魔门败类〕〔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娇妻火辣辣:帝少〕〔都市妖孽真仙〕〔巫师生活指南〕〔核爆中走出的强者〕〔军夫请自重〕〔汉末之奇谋〕〔亿万暖婚:霍爷宠〕〔我的梦很奇怪〕〔真武称尊〕〔废柴逆天召唤师〕〔末世黑科技战舰系〕〔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神奇宝贝之开挂人〕〔极品狂兵猪八戒〕〔位面诸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460章 盯梢的张俊河
    钱多多搂着李桔梗回屋睡大觉。

    钱宅门外桃园角落里,一直盯梢的张俊河直到所有人消失在钱宅大门口,这才敢慢吞吞的挪动两步。

    刚要离开,探照灯闪过,吓得他急忙缩回脑袋。

    直到巡逻的人离开,张俊河才拍着惊魂未定的心脏喘着粗气。

    害怕巡逻的人再回来,他也顾不得蹲麻的双腿恢复知觉,就越过玉米杆垛,一瘸一拐的往自家方向走。

    今晚巡逻的就是他爹。

    他娘今晚也在花茶棚里倒夜班,说是因为张灵儿说了,要趁着摘完花之后马上剪枝。

    家里只有睡成死猪一样的大肚婆。

    回到家里,换了一身干净体面的衣服,他骑着摩托直奔镇上陆家酒楼。

    自从他在陆家酒楼辞职以后,时隔多日,还是第一次踏进陆家酒楼。

    几天不见,陆家酒楼似乎又在装修。

    许多工人大晚上不睡觉,还在加班加点的喷漆上色,雕梁画柱。

    张俊河看着栩栩如生的祥云,从一个眼生的工人手底下刻画出来,忍不住感叹道:“娘唉!这云彩跟天上飘着的似的,这工人手艺可真不错,要是搁村里的建筑队,一个月得拿几大千。”

    听到他的话,雕刻祥云的工人瞧了张俊河一眼,眼中露出轻蔑之色。

    果然是穷乡僻壤里的无知贫民!

    还一个月得拿几大千……

    他这手艺,一天就得上千!

    张俊河边走边感叹,这一队的工人都当是土包子进城,谁也没理会他。

    张俊河见说干了嘴皮子也没人鸟他,从中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轻哼一声,跟着接待员就登上楼梯,来到二楼包间。

    陆华和张俊河碰面,从来都是在陆家酒楼的包间里。

    张俊河最喜欢在这种地方和陆华见面。

    因为见面的地方太隐蔽,他不习惯,总有种压迫感。

    或者说,生怕哪天被陆华封口。

    所以每次提出见面,他都会主动约在二楼包间里。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接待员带着张俊河来到最角落靠窗临街的包间里,做了个比的手势之后,就无声的退下。

    张俊河不得不再次感叹陆华手下人才济济,连个接待员都这么有水准。

    整理完衣服,张俊河也没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

    推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只见包间的沙发上坐着一男两女。

    长相不错有小白脸潜质的男人,左右一手捏着一个女人的**,一脸淫荡的笑着。

    而依偎在男人怀里的两个美女同样也在笑,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张俊河认得这两个美女,是陆家酒楼的坐台公主,专门陪酒的,一晚上小费得给上千。

    他在陆家酒楼打工时,还曾经跟在两个美女屁股后面闻香气。

    但要让两个美女作陪,他有这个胆也没这个钱。

    张俊河咽了咽口水,轻轻带上门,蹑手蹑脚的朝着坐在男人对面沙发上,正在看服的陆华走去。

    张俊河一靠近,陆华就放下手里的报纸,比着旁边的单个沙发。

    “俊河来了,快坐。”

    “……好,”张俊河应了声,忐忑不安的坐到沙发上,半个屁股挨着沙发,似乎随时想要起来。

    陆华悄悄瞄了眼不安的张俊河,心里冷哼一声:这张俊河好大的脸面,他一定是以为我故意摆出这个阵仗接待他。

    张俊河确实是这样想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其实陆华是在这个包间里接待于子豪。

    两个人喝着喝着,于子豪就和两位公主玩起了游戏。

    正好这个时候张俊河打电话说要过来,干脆就陪客接待两不误。

    尤其是张俊河带来的是钱多多的消息,陆华在见识到外面装修的那些巧夺天工的技巧之后,觉得也是时候应该由他向于子豪展现自己的能力,不能时时处在被打挨打的地位。

    于子豪早就察觉到包间里进来一个不相干的人。

    尤其是这个人土里土气上不得台面的模样,就让于子豪更加好奇。

    陆华可不是个能够心平气和与底层小人物打交道的人,进来的这个民工是谁?

    于子豪暗自猜度着,手上不自觉的一用力,耳边就传来一声痛呼。

    于子豪朝着发出声音的女人看去。

    女人被于子豪嫌弃的眼神惊得花容失色,正要说什么来弥补刚才的过错,就听这位金主冷漠的说道:“滚出去!”

    女人一愣。

    于子豪不耐烦的再次喝道:“滚出去!”

    陆华正在和张俊河玩心理战术,免得这个桃花村的农民经常借机打秋风。

    见于子豪这边动了火气,急忙对着被训的女人使眼色,赔笑道:“我这里的小妹不懂事,于公子多担待担待。”

    “陆老板,”于子豪不满的说道:“担待担待?客人可是上帝,有主宰你商业生命的权力,你让我担待担待?”

    陆华一听这话,就知道于子豪是真的动怒了,急忙朝着女人又使了个眼色。

    见女人面带不忿之色,心里暗骂一声蠢货,眼中也迸发出杀意。

    女人见此惊慌失措,一骨碌就滑到地上,双膝盖地,双手抱着于子豪的大腿根,“于少,刚才是我不对,于少,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女人声线不错,不似冀北当地人一样低沉嘶哑,反倒有种南方女人的温柔似水。

    尤其是那泪汪汪小鸟依人的动容姿色,让于子豪突然冒起的怒火又陡然熄灭。

    “行,我不生你的气。”于子豪弯下腰,脸对着女人欣喜的脸,压低声音说道:“既然你喜欢跪着,今晚就一直跪着伺候我吧。哈哈!”

    听到于子豪张狂的笑声,女人愣在当场,求救的目光朝着陆华看去。

    陪酒的跟陪睡的可是两个概念!

    于子豪是个金主,陪一晚上,她也没什么损失。

    可是按照于子豪的要求陪,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呆在陆家酒楼?

    陆华对女人的求助目光视若无睹,反倒劝她,“于公子看得上你,是你的运气,还愣着干嘛,还不给于公子倒酒!”

    女人紧紧咬着牙,尽管不情愿,但还是按照陆华的交待继续给于子豪倒酒。

    张俊河听着于子豪对女人提出的要求,再一想象那画面,就觉得心痒难耐,双腿不自觉的抖动着。

    于子豪瞥了一眼在旁边搭帐篷的张俊河,讥笑道:“陆老板,你这位客人是哪路神仙?这陆家酒楼什么时候成了街头巷尾那些小酒馆,阿猫阿狗都能跑进来发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