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追妻:绝色王〕〔屠神天帝〕〔误惹豪门:总裁大〕〔妖孽娘子:拐个师〕〔俯瞰球场〕〔提拔〕〔异大陆修仙记〕〔惹火狂妻:邪帝,〕〔花开半夏君约此生〕〔混元太极道〕〔快穿,挥手女主,〕〔极品小村夫〕〔位面复制大师〕〔爱过恨过,擦肩而〕〔青眉煮酒〕〔争锋地〕〔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魔之上〕〔超星大导演〕〔变身在漫威世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680章 打不死的赵丰
    “我垫后!”吴染咬着牙说道:“我就说是他先对我动手的,而且我的案子刚结他就出来了,我相信这件事说出去大家都得理解我的动机!”

    常笑笑不赞同的反驳道:“不行!你现在可是大学生,学业还没完成。让我来!我就算真的出事,还有我爸替我顶着!”

    “笑笑,这事还是我……”

    “争什么呢?”钱多多自嘲一笑,“在你们眼里,我就是那种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愣头青?让你们打你们就打,下狠手也没关系,别忘记了,我别的本事不高,帮人恢复身体机能的本事那是得天独厚,独一无二的。”

    常笑笑和吴染不约而合的问道:“你要给他治伤?”

    “你俩还挺聪明,”钱多多坦然道:“咱们边打边治,等什么时候我内力用得差不多了,咱们就收手。所以你们可以放心去揍人,不用担心赵丰被你们打死。”

    “恩人,我们没这么暴力。”

    “对,我们只是想给他个教训!”

    两个姑娘一起反驳着。

    钱多多举双手做出投降状,“好好好,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看他要出血了或者快喘不上气了就喊我一声,不过你们动作还是得快点,至少得赶到太阳落山之山玩尽兴了。”

    “什么叫玩尽兴了?”常笑笑不满的小声说道:“这话可是会让人想歪的。”

    吴染嘴角轻轻一抽,心道:我们接下来做的事,不就是相当于玩人吗?

    只不过这个玩和想歪的那个玩,玩法不同而已。

    但归根结底,让赵丰欲死欲仙的结果是一样的。

    吴染激动的搓着手,盯着赵丰的身体一寸一寸的看,想着先从哪里入手。

    常笑笑则在旁边捡起两根手指粗的落枝,交到吴染手里一根之后,两个对视一眼,就开始朝着赵丰的脸蛋招呼。

    “啊!唔唔……”

    赵丰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钱多多就眼疾手快的将赵丰的下巴勾卸掉了。

    “刚才情绪激动没注意到,现在可以随便打了。”钱多多奸诈的嘿嘿笑道。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就手起棍落的对着赵丰身上招呼。

    不过因为两个人打得太急,又克制着自己的力气,过了十分钟两个人就气喘吁吁的放下木棍走到一边。

    “恩人,”常笑笑咽了口吐沫,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我俩打不动了,剩下的你来吧。”

    钱多多刚要开口,吴染就提醒他,“多多哥,现在时间也不早,大家也都饿了,你快点弄完,我们去吃斋饭。”

    张天放和张寒正不知道怎么开口劝人,听到吴染的话,张天放就赞赏地看了眼吴染,附和道:“对啊师父,你动手麻利些,不然去得晚了咱们可只有再下山去找地方吃饭,我刚才和他们动了手,现在也饿得不行。”

    钱多多似笑非笑地盯了眼张天放,就无声地轻轻点了点头。

    张天放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他显然放松得太早了。

    钱多多确实下手很麻利,但也很狠。

    两个姑娘着重摧毁赵丰那张让她们觉得恶心的猪头,钱多多则是挑着身上的嫩肉去的。

    当然,肋骨也打折了几根,在赵丰汗如雨下的情况下,钱多多慢悠悠的向张寒请教了怎样简易正骨的方向,替赵丰接上渡了内力,最后再断掉再接再渡内力。

    连肉带骨敲了将近十分钟后,钱多多成功看着疼得面无血色晕过去,浑身上下除了被棍子的粗树皮蹭破皮打肿脸的赵丰,并没有其他伤势的赵丰,心满意足地拍拍手,对着满脸愤恨的赵有材问道:“怎么,你也想试试这种滋味?”

    赵有材赶紧低头,掩饰住自己的恨意。

    现在才向张天放求饶已经没有用处,所以赵有材也是破罐子破摔,干脆等着头顶那把刀落下来,把他曾经的付出剁碎。

    但正因为知道已经无法改变结局,所以他才更加愤恨张天放等人。

    但他心里清楚张天放是他恨不起的,而且这一切都是钱多多带的头,所以他愤恨的主要目标还是钱多多。

    钱多多不知道自己被赵有材当软柿子捏了。

    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由此牵连赵有材。

    虽说子不教父之过,但赵有材确实没惹到他。

    而赵有材帮他儿子打击报复爷爷的事,张天放会用同样的手段打击报复回去,并且能让赵有材的结局更加惨烈。

    所以钱多多就顺应广大人民的要求,及时收手,和一行人前往发放斋饭的地方去蹭饭吃。

    钱多多一行人前脚离开院子,赵有材后脚就立马弹跳起来,朝着赵丰身上扑了过去。

    “嗷!”

    赵丰被赵有材那圆滚滚的身型扑了个正着,猛地睁开眼睛,就是一声惨叫。

    “儿子!儿子!”赵有材泣声道:“儿子你没事吧?”

    “老爸……”赵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爸,你要替我报仇啊!”

    “你放心!”赵有材恨声道:“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钱多多一行人踩着点领完了最后的一份斋饭后。

    吃过饭后,钱多多亲自带着常笑笑等人去拜了月老。

    站在月老石像前,看着院子里的梧桐树枝上系的红色丝带,钱多多露出怀念的神色。

    常笑笑刚刚诚心诚意的拜完月老像,看到钱多多露出怀念的表情,嘴唇一嘟,不满的问道:“恩人也在树上系过红丝带?”

    “嗯,”钱多多不假思索的答道:“曾经系过,后来就解下来烧了。”

    “烧了?”常笑笑讶异的问道:“怎么烧了?”

    “这还不简单,好的时候系上去,分的时候就烧了呗,免得在月老面前挂上号,弄成一辈子的孽缘。”钱多多说得很轻巧,只是神情有些复杂。

    实际上当时那根红丝带不是他从树上解下来的。

    而是他前女友给他寄回来的,所谓孽缘的话也是前女友说的。

    他心里清楚,前女友这是借丝带的事告诫他不要再纠缠她。

    想到这里,钱多多自嘲的勾起嘴角,他当初是不是很贱,所以才让前女友有这种想法?

    这还真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给他戴了绿帽子之后,反倒还能理直气壮的来告诫他。

    真搞不懂自己以前的眼光是怎样练成的。

    常笑笑见他走神,就没敢再开口打扰他。

    关于钱多多前女友的事,她偶然听过一两句,知道这是钱多多心里的暗伤。

    这种伤心事,别人越提当事人越在意。

    她当然不想让钱多多加深对他那个拜金前女友的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