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695章 扛过来了
    谢福禄是个守时的好孩子。

    离半个小时的约定还有两分钟的时候,他就收了笔,朝着监控摄像头招了招手。

    大家知道他是写完了,看着他将信纸塞进信封密封好,这才有序的走了进去。

    谢广庭又和谢福禄说了几句话,甚至连常笑笑都和谢福禄讲了几句话,最后,除了刘老、张寒还有钱多多三人之外,剩下的全部出了病房。

    而张天放,则被安排在病房外守着门,屋内的监控器也关闭了。

    谢广庭对于这样的安排,还想再争取什么,却被钱多多直接拒绝了。

    “要是谢二哥你见过方方上午治病时的景象,我就让你在病房里呆着,可你当时不在现场,所以我怕你接受不了福禄发生一丁点意外的情况,会导致发生不良的影响。”钱多多就差说明,他是担心谢广庭看到谢福禄吐血或出血现象时,谢广庭会插手治疗的事情。

    虽然他的内力可以随收随放,但谢广庭一个没有内力的人冒然做出些什么事,受伤害的只能是谢广庭父子俩。

    谢广庭沉默片刻,紧紧握住钱多多的双手,恳求道:“弟弟,我知道,你一定知道我巴结你,其实是为了给我小儿子治病,你看破没说破还配合我,我感激不尽。但我还是豁出这张脸去求一求你,要是真发生什么意外,还请弟弟你看在老哥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的份儿上,再试一试。”

    “你放心,”钱多多反握住谢广庭的手,沉声道:“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福禄治疗。”

    “我信你!”谢广庭吸了吸鼻子,恋恋不舍的看了眼依旧十分平静的谢福禄,赶紧转身往门外走。

    他怕再呆下去,他会忍不住放声大哭。

    直到病房门关上,一直崩着的谢福禄才抽泣的说道:“师父,你尽力就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要是我没这个命,也别强求。”

    “我呸!”钱多多啐他一声,“你要是信命的话,就不会挣扎着求生在,更不会放手一搏。行了你,别假模假样的给我减压,你师父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远比你想象得要强得多得多。”

    钱多多嗤笑一声,就坐到床边,对着谢福禄一昂头,“把手伸出来。”

    谢福禄见钱多多板着脸的模样太吓人,肩膀抖了抖,赶紧将左手伸出去。

    钱多多撸起毛衣袖口,直接撸到胳膊肘的地方,这才对着张寒说道:“张寒,你过来。”

    “我?”张寒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尖问。

    见钱多多点头,张寒马上凑上床边,问道:“师父,我要做什么?”

    钱多多伸手指着病床另一侧,叮嘱道:“你在那边捉住他的手腕,感觉有内力往你身体里流你就怼回去。”

    “和师父你互怼内力?”张寒惊愕的叫道:“我不行啊!”

    “我又不会使十足的力道,我是让你看着那条手臂的情况,毕竟人和人的身体情况不相同,万一福禄不像方方一样,先从动脉上有显示,而是从静脉上有所表现,我这边也不容易观察。”钱多多加重语气,沉声喝道:“你听得明白我说的话吗?”

    张寒先是点头,随后摇了摇头。

    钱多多正要开口再解释一遍,那一侧的刘老说道:“我给阿寒看着就行,他光把钱小友你的内力顶回去估计就得使全力,注意不到这一块,我站得稍近些,足以看清楚静脉的变化。”

    钱多多想到自己救治张天放使用的内力能量确实够张寒喝一壶的,无奈的笑道:“那就只能麻烦刘老多多观察,不止是静脉变化,还有面部变化。”

    老中医都能从一个人脸上的各个部分的气色看出这个人的身体哪个部位有毛病,在场的除了刘老,没人有这个本事。

    刘老当然义不容辞的答应下来。

    他厚着脸皮留下来参观治疗过程,钱多多能答应已经让他喜出望外。

    要是不做点儿事,他也不好意思。

    一切安排妥当,钱多多就对着谢福禄柔声说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放松心情,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就开始慢呼吸,平心静气的呼吸,别想别的,就当自己在睡觉。”

    “我知道,”谢福禄灿然一笑,“师父你开始吧。”

    “我随时可以开始,就是你,要是实在忍受不住疼痛就说一声,我们,我们可以回桃花村再试几次。”钱多多提议道。

    谢福禄笑着应好,只是眼中坚定的神色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钱多多无奈一笑,稳定下心神,开始朝着谢福禄的左手渡入内力。

    源源不断的内力顺着谢福禄的左手手腕流入他的身体各处。

    起初时谢福禄觉得身体轻快不少,整个人像是飘在云端一样。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爽快感就被针扎的疼痛所代替。

    好在他从小到大挨得针扎不少,皮肉厚实且有抵抗的经验。

    可到后来,那撕心裂肺,骨肉碾碎般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开始喘粗气。

    “稳定呼吸!”钱多多暴喝一声。

    谢福禄不敢再拿嘴喘气,勉强自己拿鼻子呼吸。

    开始时很艰难,感觉每次鼻翼张开,都像是吸入了滚开的油汤一样,整个鼻腔都火辣辣的疼。

    可呼吸了十次以上,逐渐调整好之后,他突然发现鼻子不疼了,身上的疼痛也减少了许多。

    只不过,刚才还被疼痛刺激得直打颤的双腿好像失去了知觉。

    紧跟着,是腰部、腹部。

    最后,他感觉他连呼吸都不受控制。

    他的眼神开始失去焦距,整个人像是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一直往下坠,一直往下坠……

    他是死了吗?

    张大少刚才可没描述过这种情况啊。

    谢福禄心里一慌,随即释然。

    既然是放手一搏,有生就有死。

    只是,他到底还是想活着!

    他心中燃起一股强烈的**。

    这时,他感觉到大脑一阵刺痛。

    双眼不受控制地睁开。

    刘老正伸手扒拉着谢福禄的双眼,看到他突然转醒,兴奋的叫道:“钱小友,他扛过来了!”

    “扛过来就能活,”钱多多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对着张寒说道:“你放手吧,接下来的事我自己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