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爹地追〕〔快穿:女主不当炮〕〔豪门重生,超模归〕〔大明小书生〕〔爆碎虚空〕〔官场问鼎〕〔张苏静的幸福日常〕〔绝世符神〕〔暖婚100分:总裁,〕〔透视小保安〕〔官道黄粱〕〔我在聊斋做鬼王〕〔杀仙传〕〔我的情深你若懂〕〔变身最萌萝莉小公〕〔后卫之王〕〔桃运神医〕〔染爱成瘾:总裁请〕〔禁爱总裁晚上好〕〔重生在日本当厨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699章 赵丰的狐朋狗友
    赵二柱说着,就朝着谢福禄的两个保镖招招手,“两位朋友,咱们比划比划啊!”

    谢福禄本来还觉得赵二柱只是个小地痞,可看到赵二柱胆大包天的要向他的保镖挑战,谢福禄就认真地打量起赵二柱这个人来。

    赵二柱长相不错,外貌连同身型,都是典型的冀北硬汉那一类型。

    赵二柱如今盯着两个保镖的双眼烁烁生辉,双臂的肌肉耸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难以抵挡的爆发力。

    谢福禄从赵二柱身上感觉到了张寒打架时的那股霸气。

    但比以前看到张寒时那种气势更甚。

    谢福禄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赵二柱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

    他不由心虚的对着钱多多说道:“师父,刚才是我失礼了。”

    说完,谢福禄又对着赵二柱拱拱手,“二柱师叔,你要是和他们切磋一下,我不会阻碍的,只是希望二柱师叔能够手下留情,毕竟小侄我还得靠他们保护呢。”

    赵二柱没想到谢福禄变脸变得这么快,可看着谢福禄脸上半真半假的恭敬之色,心里对谢福禄赞叹不止。

    别看从小就呆在病床上,可这为人处事的厚黑之学,谢福禄可是继承了他老爸谢大老板的精髓啊。

    谢福禄表面看上去像是被惯坏的小少爷,实际上脑子比平常人伶俐多了!

    有了这个认知,赵二柱对这个除了有钱有权,一无是处的谢小公子也多了分好感。

    “行,既然师侄你开了这个口,那师叔我自然只是和他们切磋切磋,大家点到为止。”赵二柱豪情万丈的应道。

    谢福禄忍不住提醒道:“二柱师叔,我这两个保镖,可是年薪千万的顶级保镖。”

    “呃……”赵二柱回过味来,对着两个保镖花再次招招手,一字一句道:“你们两个,一个一个的来!”

    钱宅里因为来了客人,气氛热火朝天十分热闹。

    而赵有材家里因为来了客人,气氛反倒十分低迷。

    赵丰因为被打在医院养伤,但伤还没处理完,警察就登门了。

    这次来的,依旧是上次拘留赵丰那个警局的警察。

    只不过带队的办案的,没有一个赵有材认识的。

    当赵有材赶往警局时,才知道当初提点他的那位副局长已经调到下面去了,不在警局工作了。

    而赵有材想要打点一下,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等到赵丰包扎好伤口,不等他向那些警察求情,医生就开出证明,赵丰可以随时配合警察办案。

    所以赵丰毫无意外的被带走了。

    赵有材面对着哭闹不休的赵丰无计可施,因为他明白,张大少的报复开始了。

    赵丰这些年办的荒唐事他八成都知情,他知道,只要那些事情被挖出来,赵丰判个十年八年,那是轻松平常的事。

    搁在往常,他还有信心,赵丰的那些狐朋狗友不会出卖赵丰。

    可张天放发了话,那些狐朋狗友上赶着去踩赵丰一脚还来不及,谁还会犯傻替赵丰打掩护?

    赵有材自从赵丰被抓走之后,就呆在自己的别墅里。

    茶几上的烟灰缸早就满了,沙发上也被烟头烫出不少的洞来。

    平时碰到这种难事,包养的小老婆小情人早就跑来安慰他。

    可现在,就连平时和他交好的朋友都不敢往他家里踏进一步。

    赵有材知道,一定是张大少放出话来,所以没有人敢搭理他。

    “玛了个逼的!”赵有材在沙发上坐了一天两夜之后,抄起烟灰缸砸在了墙壁挂着的油画肖像上。

    “哐!”

    玻璃质地的烟灰缸在墙上瞬间炸放出刺眼的光芒,又马上“叮叮咚咚”散落在地。

    “咚咚咚!”

    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

    赵有材精神一振,急忙前去开门。

    打开门,就看到一个脸上带着乌青痕迹的青年站在门口。

    “赵叔,”青年笑呵呵地打着招呼,关切的问:“我刚才听到里面有动静,出什么事了吗?”

    “金山?”赵有材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先前一直住在医院里,并不知道丰哥出了大事。我刚刚出院,从我爸那里得到消息,就赶紧过来了。”青年金山说着,探头探脑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赵有材赶紧将人迎进房间,朝四下张望一番,没有看到别人,这才将门关上。

    一关上门,赵有材就对着金山焦急的说道:“金山啊,你来得正是时候,赵叔我现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需要你帮忙啊!”

    “赵叔,你别急,和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金山不急不慢的劝道。

    赵有材赶紧将人领到沙发上坐下。

    看着无人收拾的沙发乱得一踏糊涂不说,还脏得扑了一层烟灰,金山耷拉着眼皮掩饰住眼中的嫌弃之色,抬起头,对就着赵有材问道:“赵叔,听说丰哥这回犯的事,张大少在其中做了些手脚?”

    “不是张大少,”赵有材笃定的说道:“我们并没有惹到张大少,是张大少的那个师父。”

    “师父?”金山好奇的问:“张大少什么时候拜的师父?”

    “说是师父,不过是一个会打架又会治病的普通青年。”赵有材突然话锋一转,认真地盯着金山的脸,用不低的声音嘀咕道:“说起来你和赵丰都是被这个青年揍得鼻青脸肿,这才惹上了这门官司。”

    “什么?!”金山厉声喝道:“赵叔,你说大声些,我这脸是谁揍的?”

    赵有材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拍了拍金山的肩膀,宽慰他,“你先别着急,揍你们的人可是张大少的师父啊。”

    “师父怎么样,就算是张大少,只要我舍得出钱,还不能收拾了他!”金山牛逼轰轰的说道:“我爸在帝都圈子里的地位,可不比张大少低!”

    赵有材心里嗤笑一声。

    金家确实是帝都圈子里老牌商户。

    可近些年来,商业发展方面一直在倒退,与在张天放手里如日中天的张氏集团来比,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但不可否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家仍然是真正意义上的豪门。

    “金山啊,背地里揍你们的那个人,他叫钱多多,是冀北衡市人。”赵有材将他花重金打听到的信息全部告诉金山,又将张天放想要为钱多多出头的事说了。

    金山听完后,沉吟片刻,对着赵有材问道:“赵叔,反正你这产业是保不住了,你要是想出一口恶气,我就给你牵条线。”

    “牵线?”赵有材本来是想借金山这把刀杀人,没想到金山反过来给他出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