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团实习生:国民〕〔龙血武神〕〔九层仙莲〕〔重生之盛世闲女〕〔崛起复苏时代〕〔废柴的飞升方法〕〔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日漫攻略者〕〔名震诸天〕〔最后一个契约者〕〔八零后咸鱼术士〕〔一世魔尊〕〔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快穿:炮灰女配要〕〔无限逆推〕〔重生世纪之交〕〔阿忒亚〕〔别吃那个鬼〕〔我在封神成个仙〕〔重生蜜恋:上校,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947章 攀亲戚的金山
    金山的一席话,让原本诧异金山突然到来的卢依兰母子二人惊得目瞪口呆,回不过魂来。 .t.

    还是卢依兰见多识广定力相对较高,反应过来后,咽了声口水,一脸谄媚的笑着问道:“金三少这次过来……有事吗?”

    卢依兰虽然确实在高升的婚礼见过胡静明义的娘家人金山,可那会儿金山连胡家的人都不鸟,更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所以,刚才这句话,还是卢依兰同金山说的第一句话。

    金山笑眯眯的看着一脸受宠若惊还带着些惊恐的卢依兰,心里暗骂一声蠢货。

    得知这个卢依兰对着谢福禄和钱多多大呼小叫后,金山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傻逼。

    如今看到这个女人对着他对待亲爹还恭敬,他觉得这个女人更傻逼了。

    卢依兰对待他这样恭敬有加,却对待连他都要恭敬应对的钱多多那样嚣张无礼,难怪这个女人被圈内戏称扫把星。

    如今看来,传闻高家也是被她祸害的传闻不一定是假的。

    如今高家沦为巴蜀的三流富商,卢依兰一定功不可没。

    祸害完高完现在来祸害卢家,幸亏卢家有个卢阿,要不然单单这次得罪钱多多和谢福禄,卢家得平地掀起一场大风暴。

    卢依兰见金山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却不开口,心里一直打鼓。

    她不会认为面前坐着的这个年轻有为帅气多金的男人,是看了她这张保养得宜的老脸。

    只有那些想要靠她施舍金钱的小白脸们,才会故意奉承她。

    以前被帅气的男人盯着,她从来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很简单。

    可如今,面对着金山戏谑的眼神,卢依兰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刚才对高升说话的气势也消失不见。

    金山见卢依兰不再像只刚下蛋的母鸡一样吵闹,这才慢吞吞的说道:“我午去了趟桃花村,去拜方了钱老板,才知道卢姨病了,所以特意过来看一看卢姨,顺便看一看胡……”

    “胡静,”高升在一旁提醒道。

    金山朝着高升感激一笑,继续说道:“次胡叔带着胡静京,还是十年前的事,次她嫁人因为人多,我也没能和她说几句话,这次卢姨你生病,她应该赶过来了吧?”

    “过来了过来了,”卢依兰抬起头,慈祥的笑道:“静静是个孝顺的好媳妇,听到我生病的消息连夜飞过来看我,刚刚下去给我买早点去了。这不,我刚才让高升出去看看,是不是静静走错了路或者遇到了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这才差点和你撞到一起,他也是一时心急,你别怪罪。”

    “不会不会,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几句话而已,我没放在心里。”金山对着高升一扬头,笑着说道:“既然妹夫你要去找静静,赶紧去吧。”

    高升被金山一句亲切的妹子喊得浑身发毛,心情更加激动。

    能被金山亲口喊一声妹夫,这可是天大的荣幸啊!

    原来老丈人没撒谎!

    胡家真的是金家看重的姻亲!

    高升这样一来,不由得更加着急想找胡静过来。

    金山可是胡静的娘家人,有娘家人在场,情份才会越聊越深。

    “妈,我去找静静了。”高升兴奋的大叫一声,又朝着金山拱拱手问道:“姐夫这么大早赶过来,吃早饭了吗?”

    金山似笑非笑道:“我吃过了。”

    高升闻言有些失落的嗯了声,向金山告辞之后,兴冲冲的冲了出去。

    金山盯着高升的背影笑了笑,转而对着一直打量他的卢依兰问道:“卢姨的病怎么样了?”

    卢依兰假咳两声,故作虚弱的说道:“只是水土不服感冒了,没有什么大事,影响不了明天的拜师礼正常举行。”

    “那可真是不幸的大幸,”金山笑眯眯的聊着家常,问道:“静静最近怎么样?”

    “她很好,”卢依兰满意的笑道:“起以前那个只爱攀又爱花钱的媳妇,静静实在是个贤惠难得的好姑娘。”

    “静静在家里时很静,也很乖巧,能够讨得卢姨你的喜欢,是她的福气。”金山笑着附和道,绝口不提他让保镖在病房外偷听了很长时间墙角的事。

    卢依兰见金山对胡静果然印象十分深刻,心虚得额头直冒冷汗,脸色也越来越白。

    明明刚刚和高升抱怨时还气十足精神奕奕的卢依兰,此时却真有了一番病态。

    金山对此视若无睹。

    他来这里根本不关心装病的卢依兰,对于胡静,他其实也只是存在着利用的心理罢了。

    可刚才他听到金明转述卢依兰对胡静的不满,这其还有埋怨金家的意思,觉得金家当时给胡家撑腰,如今结婚后金家却没对高升施以援手觉得不平。

    这个无情无义的黑锅,他可不想让金家背在身。

    所以,他来攀亲戚的同时,顺便帮胡静巩固了一下家庭地位,看这个作死的老妖婆以后还敢不敢乱编排金家。

    卢依兰现在后悔不迭。

    早知道胡静有金山这个大靠家,说什么她也不会明里暗里讽刺胡静是个破落户。

    如今可好。

    仗着金山撑腰,要是胡静当面和她撕破脸皮,她该怎么办?

    卢依兰心里慌慌张张的想着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听清楚金山突然说的一句话。

    其实,她依稀听懂了金山的意思,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

    于是,她硬着头皮问道:“三少,你刚才说要……”

    “这个请求确实是我唐突了,但我想凭着我们两家姻亲的关系,卢姨以亲友的身份带我去钱宅拜访,一定不是问题。”金山笑吟吟的说道:“卢姨你可是卢阿阿院长唯一的姑奶奶,听说卢院长小时候跟你也很亲近。卢姨的病既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不如今天同我一起去钱宅拜访钱老板,增进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

    金山说着,忽然朝着身后的金明招了招手。

    金明赶紧递一个饰品包装盒。

    “这次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件珍珠项链送给卢姨,希望卢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越来越美丽动人。”

    金山说着,打开盒子。

    卢依兰看着盒子里由均匀的指甲大小的粉珍珠串成的珍珠项链,呼吸一窒。

    天啊!

    她是在做梦吗?

    ://..///40/400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天骄战纪〕〔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