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色生香:侯爷,〕〔傅先生,偏偏喜欢〕〔如果你也记得我〕〔手术直播间〕〔契约暖婚:军少,〕〔快穿小能手:神秘〕〔娇养小兽妃:七皇〕〔倾城娇女:将军,〕〔吕布有扇穿越门〕〔无敌战斗力系统〕〔一夫当官〕〔末世神魔录〕〔九龙狂帝〕〔惹火枭妻:老公,〕〔龙牙特种兵王〕〔极品狂妃:诡医至〕〔萌夫当道:这个杀〕〔逆锋〕〔影帝甜妻:长官,〕〔西游之金乌大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桃运农民 第948章 难得糊涂?
    卢依兰直接用手将珍珠项链拿了起来,等反应过来之后才发现这样做很失礼。 ..

    正要将项链往回放,金山已经笑着赞叹道:“卢姨肤白貌美,这串珍珠项链都没有卢姨更有光彩,早知道是这样,我该选个更加闪亮的钻石项链。”

    卢依兰想象着金家珠宝店里那些价值千万的钻石项链,不自觉地咽了声口水,却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欲望,羞涩一笑:“多谢金三少夸奖,但我现在已经人老珠黄了,这条项链这么漂亮,不如给静……”

    “我给静静带了别的礼物,”金山说着,朝着金明斜了一眼。

    金明会意,立即将一个密封好的盒子递给金山。

    卢依兰看出这是一套首饰的套装盒,心里又羡慕又嫉妒,更多的还是好。

    可送记的人是金山,她不敢表露分毫,只得干笑道:“是我多管闲事,金三少,你别和我计较。”

    “在你们眼里,我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金山似笑非笑的说道:“算真是这样,现在我有求于人,也只能背这个黑锅。”

    卢依兰瞬间觉得自己脑子出了问题。

    不然为什么金山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懂,可组合在一起,却越听越糊涂呢?

    “金三少,”卢依兰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这些话里的含义,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刚才说要和我一起去钱宅拜访钱多多?”

    “对,”金山赞赏地看了眼卢依兰,笑着问道:“方便吗?”

    “这个……你为什么要去拜访他?”卢依兰语气里带着抱怨的怒火,一脸轻蔑的说道:“这个钱多多不过是泥腿子出身,撞了大运才会借着谢张两家一步登天。为了他,我现在要在医院躺着装病……”

    “我知道卢姨不想去,如果你不想去,我自己去行。”金山脸笑容加深,半眯着眼掩饰住眼底的鄙夷轻狂,笑眯眯的说道:“我只是向卢姨你打声招呼,等到钱宅方面向你问起的时候,你能够知道这件事。”

    听到金山的语气越来越和善,卢依兰心里虽然依旧迷团重重,但却轻松了不少。

    见金山只是商量的语气,并没有像卢正生那样命令她,卢依兰对金山好感更甚,说起话来也越来越熟稔,越来越不客气。

    所以,她在听到金山的第二次请求时,直接拒绝道:“我明天会出席拜师礼,但今天我绝对不会去拜访那个土包子。金三少,我劝你……”

    “既然卢姨不想去,那我自己去。”金山说着站起来,拂了拂衣摆,对着卢依兰淡漠的笑道:“叨扰了,告辞。”

    卢依兰愣愣的问道:“这……这要走了?”

    胡静还没回来呢!

    金山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见胡静吗?

    “事情已经办完了,也该走了。”金山说着,转身走。

    卢依兰瞠目结舌的看着金山一行三人走出门去,想要将人留下来,可因为她对金山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说到什么程度合适。

    在犹豫彷徨时,门外传来高升的叫声。

    “姐夫,你怎么这么快要走了?”

    “我和胡家那位姑娘还没订婚,高少这声姐夫喊得太早了。”金山的声音慢悠悠的飘进来,“静静,我给你带了见面礼,在你婆婆床头。虽说难得糊涂,可你也不能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摊一个糊涂至极的婆家,算你有个再强势的娘家,也挽回不了你这场婚姻的失败。”

    高升急叫道:“姐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依兰竖起耳朵听,也没听到金山的回复。

    她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金山先前同她讲的话她不理解不清楚,但是金山在门外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知道金山这是当着胡静的面在扒她的皮。

    她怎么糊涂了?

    她犯什么糊涂了?

    卢依兰想不明白。

    不等她想明白,阻拦金山未果的高升已经了进来,三步并两步跑到卢依兰病床前,毫无预兆的大声喝道:“妈!你到底哪里得罪了金三少,他刚才明明还主动和我套近乎,现在竟然对我不理不睬,还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卢依兰何时被高升这样大声呵斥过,下意识的反驳道:“老娘根本没做错什么,算有错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妈,升哥不是教训您,只是想问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这样也好解决。”一旁静清丽的胡静轻声细语的劝道:“妈,您先消消火,好好同我们说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卢依兰突然将怒火转到胡静身,一把抄起床头的首饰盒往胡静头砸去。

    高升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的功夫,那件看去分量颇重的全套金饰劈头盖脸的砸在了胡静头。

    盒子一角正敲在胡静脑门,胡静顿时痛呼一声,眼里积了晶莹的泪珠。

    她看了一眼旁边想前查看,但面对着卢依兰的怒火不敢动弹的高升,突然不顾维持平时端庄典雅的形象,冷冷邪笑:“难得糊涂,难得糊涂……以前对我有闲言碎语,背地里编排我还我家人我也因为你是长辈忍下了。可现在我好心好意为了你们高家的未来出谋划策,只不过是问了一句话,居然对我大打出手!我不想忍了!”

    高升哪里见过胡静发飙的模样。

    卢依兰也被胡静眼决绝冷酷的神色吓得一个哆嗦,颤声喝道:“你想干什么!你别以为有金山撑腰,你能和我对着干。”

    “鬼才稀罕和你对着干,你愿意和儿媳妇打擂台,去和别人打去,我不伺候你们了!”胡静说着,指着高升骂道:“你个窝囊废,典型的妈宝,你既然什么事都让你妈来做决定,什么事都离不开你妈,那你下半辈子和你妈一起过!”

    胡静甩下一连串的狠话,捡起地的首饰盒,用手捂着额角转身朝门外冲去。

    然而不等冲出房门,迎面而来的卢家等人拦住了胡静的去路。

    看到胡静额头的肿块,再看躺在病床依旧对着胡静骂骂咧咧的卢依兰,卢正生暴喝一声:“卢依兰,你给我闭嘴!”

    ://..///40/400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