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完球!我的崽居然〕〔魔尊怀了我的崽[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16章 人马的预言和警告
    第16章 人马的预言和警告

    时间一天一天的平静的过去,霍格沃兹外的小动物也越来越多,而罗恩的伤还是没好,眼看就到周六了。

    “你们准备怎么办”温特斯问哈利和赫敏

    “我们今天晚上再去一趟校医室。如果罗恩还不行那就我和赫敏去了”哈利坚定的说。

    “那我只能祝你们好运了”温特斯打着哈欠

    “你这几天好疲惫啊”

    “我姐姐现在经常把她的作业扔个我写,然后一身轻松的去训练魁地奇”

    “她这样考试能行吗”

    “她都把书背下来了。她要不行我也不行”温特斯无奈的说。

    晚上温特斯祝哈利和赫敏好运就继续他的黑魔法之旅了。他在图书馆找到了一本很厚很厚的旧书《至毒魔法》,上面的内容是用古代文字写的,读起来非常别扭,但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黑魔法的效果都是非常可怕的,躯体上的伤害不算什么,最严重的是思维和灵魂上的不可逆的严重损害。

    这些内容让温特斯读起来冷汗直流,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没人敢称呼伏地魔真名了。这里面的任何一个咒语稍有不慎就会发生反噬,而后果是不可逆的,被咒语反噬的巫师将会彻底变成非人的怪物,甚至是一摊不明液体,最严重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灵魂被黑魔法腐蚀,最后巫师就会变得如同过期的罐装食品。

    书上明确警告:接触黑魔法会有副作用,最轻的就是耳鸣和幻听还有幻视,因为不论是黑魔法的使用者还是受害者,黑魔法最终作用的地方的都是灵魂。

    温特斯读完前面几页之后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他扭头看了好几下之后才确定周围没人。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往下读。

    有一个咒语引起了他的注意:炼狱降临。这个魔咒的介绍就几句话:可塑性非常强,可以处理绝大部分全部的黑暗生物,但是难以控制建议先熟练掌握对应的解咒:万咒终焉。

    “那么就是你了”温特斯自言自语的说。他来到了训练室,决定按照书上的建议来练习,他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万咒终焉可以解除相当大一部分的魔咒,与“结束终了”不同,这个咒语第一次出现的位置是七年级的黑魔法防御术,说明这个咒语需要非常强大的基础。

    温特斯在他变出来的老鼠身上做了一些试验。

    “万咒终焉”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压制“凝魂之寒”,但最后仍会失效,而且“凝魂之寒”的冻结效果似乎在“万咒终焉”的压制之下越来越强。在温特斯第三次个那只老鼠施加“万咒终焉”之后,“凝魂之寒”依然把这个倒霉的老鼠冻得异常结实。

    温特斯一开始以为这是他的问题。但他再次上面的提示之后才确认:“凝魂之寒”作为一种可以直接作用在魔力和灵魂上的强大黑魔法,没有单独的解咒,必须要依靠一种由曼德拉草制作的药剂和对应的解咒去配合才能彻底解除,而且时间有限,超过13个小时就彻底不可逆了。

    当温特斯晚上回到礼堂听奥萝拉激动描述她做出的各种假动作的时候,以为这个周六会平静的过去,直到哈利和纳威愁眉苦脸的回来。

    “你。。。。你和赫敏被抓住了?”温特斯看着哈利的样子担心的问。

    “不仅是我和赫敏还有纳威,每人被扣50分”哈利的脸色异常难看。

    “你应该庆幸,好歹没被开除”温特斯提醒道。

    哈利愣了一下,突兀的说了一句“我想学习隐身术”

    “如果你一晚上不睡觉的话,应该有可能学会”温特斯说着把他订的那本《幻术:隐身与幻境的奥秘》给了哈利,而纳威则在枕头上哭了一晚上。

    温特斯早晨起来的时候听见很多人都在说着一件事情:格兰芬多倒大霉了,一夜之间丢了150分。

    “赫敏昨天被吓坏了”奥萝拉对温特斯说,不过运气比较好的是她不是那么出名,但哈利就很倒霉了。。。

    “反正快放假了,下个学期一开始又一样了”温特斯拿了个三明治说。

    “斯莱特林已经连续6年卫冕了,其它三个院的学生都很想看斯莱特林输”

    “但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接下来考个高分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万一能把分数加回去呢”温特斯无奈的说

    “那倒也是。。。我的作业你写完了吗”奥萝拉问。

    “已经写完了,你可真的心大。就不怕考课外的?”温特斯不满的说。

    “我问过高年级的学生了,如果真有课外的内容也是很少一部分。课本上的至少占了90%”奥萝拉一脸轻松。

    今天温特斯破天荒的在读书馆看见了哈利,罗恩。罗恩没提起温特斯前几天到斯莱特林餐桌上的诡异行为。

    他们在背赫敏的笔记,而且非常刻苦,或许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们把温特斯也拉进了这个刚成立不久的学习小组。

    “温特斯,你这是把老师说的话都写下来了吗”罗恩惊讶的问。

    “我怕漏下什么东西,就这样干了”温特斯说。

    “能不能把你的笔记借给我们”赫敏目不转睛的盯着着温特斯的笔记本。

    “那没问题啊。记得让哈利给我带回去就行”温特斯说。

    晚上,正当温特斯和奥萝拉还有乔治,弗雷德在公共休息室里聊天的时候,哈利和罗恩带回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奇洛回来了,但是似乎在一个教室里哭泣,而且又是斯内普搞得鬼。

    “你们不要再管那些事了,交给邓布利多吧。非要让格兰芬多垫底才行吗?”一个一年级男生忍不住说。

    第二天早晨,哈利,纳威,赫敏都收到了一封信:今天晚上11点开始关禁闭。

    在奥萝拉确定她今天的训练时间是晚上7点开始之后。温特斯决定去一趟魁地奇球场,看看奥萝拉的训练场面。但在这之前他要先试一试那个最新的黑魔法“炼狱降临”。

    在万事具备之后,他鼓起最大的勇气,念出了那个咒语:“炼狱降临”。一道漆黑无比的东西从他的魔杖杖尖冲了出去,看样子好像是火焰,那道火焰碰到温特斯面前的钢铁的一瞬间,那块钢铁变成了一束到处飞溅的炽热的流体。随后那团火焰不断变化着形态,然后在变成一个好像披着重甲手持利剑的战士之后不在变化了。

    然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漆黑的战士,先是浑身上下发出夺目的白光,周身是黑色的闪电缠绕。紧接着它消失了。

    温特斯愣在原地盯着眼前的一切。他下意识的以为是魔咒反噬了,但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不像是反噬。

    他一页一页的翻书,最后找到了答案:很多强大的魔咒,直接反应施咒者的灵魂,掌握的越好,魔咒越能反应施咒者的灵魂是什么样的。

    他长舒一口气之后,看了看表,已经快6点了。他在礼堂往嘴里塞了几口东西之后就带上奥萝拉的晚餐去魁地奇场了。

    奥萝拉已经开始热身了,哈利说的没错,奥萝拉非常会做假动作。

    她有时候会突然长时间加速,而且完全没有规律。让作为她的对手的那个男生非常被动。

    “她和哈利完全是两个风格。没人知道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她有时候会仗着自己飞得快,干扰对面的击球手”伍德赞叹的说。

    “这不犯规吗?”

    “没说不行,也没说行。所以不算”伍德说。温特斯看见奥萝拉做了一个几乎横飞的动作之后激动的跳了起来。

    “奥萝拉,你先下来休息一下,你刚才那个动作太漂亮了”伍德大喊一声。

    “哈利还没来吗?”奥萝拉飞了下来的时候温特斯问。

    “他已经想退队了”伍德生气的说。

    “什么?”温特斯感觉哈利出毛病了。

    “我跟他说,退队也没用,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法改变。如果我们能赢接下来所有的比赛说不定不会垫底”

    “哈利有说什么吗”温特斯问

    “他没说什么就是训练的时候心不在焉的”奥萝拉说

    “然后我让他放假了”伍德瓮声瓮气的说。

    天完全黑下来之后,伍德才宣布训练结束。

    “你还是候补队员?”温特斯问。

    “伍德认为哈利的风格更稳健。但伍德认为我完全可以作为出其不意的一张牌。尤其是面临强队的时候”奥萝拉喝着冰镇橙汁说。

    温特斯回到公共休息看见罗恩在等哈利和赫敏。

    “罗恩,明天可不是周末”温特斯似乎看见罗恩的眼皮在打架。

    “我知道,我不放心。你快休息去吧”罗恩哈欠连天。

    他回寝室立刻睡着了,但做了一个诡异的梦:他骑在飞天扫把上,而奥萝拉在一直喊着让他再飞的快点。。。。。随后场景就变得相当古怪:一只浑身冒火的大鸟居然叼着金飞贼飞在他的头顶上,而他的扫把却不见了。

    似乎是这个鸟在抓着他飞。而且似乎有一个来自遥远地方的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反复再说一句话:帮帮我的儿子。然后他就被哈利的声音吵醒了。

    他晕晕乎乎醒来之后似乎看见他的魔杖被淡淡的金黄色火焰缠绕,当他拿起魔杖之后发现他的魔杖还是一如既往的乌黑。

    他顶着打架的上下眼皮走出了寝室。刚到公共休息室就听见罗恩在说:“独角兽的血?”

    “哈利,都半夜了。而且。。。独角兽的血?你去禁林了?”温特斯头昏脑涨的说。

    “我看见有人在喝独角兽的血”哈利说这话的时候在发抖。

    “你在开玩笑吧。。。。独角兽的血有很强的治疗作用,但是带有诅咒。谁疯了会喝那种东西”温特斯瞪着哈利。

    “除非那个人活不下去了,而有没有别的选择”罗恩若有所思的说。

    “但独角兽的血有很多替代品。。。。。除非。。。他不敢见人。。。。”赫敏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一种恐惧感笼罩了他们。

    “神秘人在袭击我的那天晚上之后就消失了”哈利突然说了一句。

    “这。。。太。。。。这里可是霍格沃兹,邓布利多的眼皮底下。。。。”温特斯突然希望自己没来霍格沃兹。

    哈利:“人马告诉我,神秘人在没能偷到魔法石之后就在靠独角兽的血为生。当时我就离神秘人几米远,是一个叫费伦泽的人马把我带了出来,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个信息。

    “什么信息”温特斯已经完全清醒了。

    哈利:“费伦泽告诉我,命运不可更改,但我身边的人不会让我的付出白费,而且。。。他好像提到了你”

    “我?他都说了什么”温特斯紧张的问。

    “他说虽然没说是你,但他说凡是被接骨木魔杖选择的巫师都将有一段波澜壮阔的旅程。

    而已经注定的结局是无论如何都没法改变的。他让我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坚持自己的本心。”

    温特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停顿一下说“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诡异的梦。我本来不在乎的。但我觉得我还是说了吧”

    “什么梦”罗恩来了精神。

    温特斯说:“我梦见我骑着扫把在天上飞,我姐姐在不断地催促让我快一点。但这些不是重点”

    “快说啊,别这样大喘气”赫敏催促着。

    温特斯说:“然后扫把就消失了,变成一只叼着金飞贼的浑身冒火的大鸟抓着我飞。而且我听到一个仿佛来自遥远地方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什么?”赫敏喊到。

    “那个女人说什么了”哈利问。

    “她说要我帮帮她儿子”温特斯说。

    一时间寂静的可怕,纳威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这不是一般的梦,接骨木都含有极强大的魔力,很多和灵魂本身相关的魔法都是由接骨木魔杖的持有者研究出的。。。。。温特斯,你的梦一定是在提示你最近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你的魔杖杖芯我听传言说是凤凰羽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更要小心点了。

    这种组合极度反常,接骨木本身就极度挑剔,凤凰羽毛就算是对它的主人来说都是要花很长时间才能驯服的。这个梦可能是你的魔杖和你自身的魔力共鸣导致的”纳威的脸色仿佛生病了一样。

    “纳威,你说的我多少知道点。假如按照你说的,那个女人会是谁”温特斯已经是心如乱麻。

    “我母亲”哈利轻声的说。

    在场的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尤其是温特斯,他突然感觉到发冷。

    “你没有看到。。。”哈利突然满怀期待的问。

    “不,我没有,我只听见一个女人说让我帮帮她的儿子。。。而且又没指名道姓的说是你”温特斯摇着头说。

    他们一时间发现讨论不出什么之后,只能回寝室睡觉了。

    温特斯头一次睡不着:如果那个女人的声音真的是哈利母亲的。那为什么,哈利的母亲不去找邓布利多,而要找他,一个一年级新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我家娘子,不对劲〕〔神秘之劫〕〔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