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重生后,全京〕〔核动力剑仙〕〔我有一卷降妖谱〕〔谍云重重〕〔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23章 墙中细语
    第23章 墙中细语

    两周之后,温特斯确认了一件事情。黑魔法防御术课已经变成了洛哈特教授的个人发布会,赫敏在练习无声咒,而奥萝拉则把黑魔法防御术课当成了和哈利讨论如何赢下第一场魁地奇的地方,总之就是各干各的。至于课堂纪律,就不要想了。

    当温特斯正在和伊莲娜讨论接下来该如何学习那些古代文献的时候,“我认为你已经走错路了,现代古符咒。。。。”,就听见德尔克那满含嘲讽的声音:“畏斯莱和隆巴顿家族是巫师之中堕落者的典型,他们的存在玷污了整个巫师的血脉,但可悲的是这种废物居然还是很多,多到上次大战都没清干净。

    马尔福用他那拉长了的音调说:上次是他们侥幸赢了,我希望这次他们能有机会认错,你说呢?畏斯莱?”

    罗恩气的脸变成了红色,而纳威则是握着拳头,哈利和赫敏赶快把罗恩和纳威拉走,而奥萝拉就像没听见一样的走了过来。

    德尔克:“看看啊,畏斯莱家族变成什么样了,居然躲在泥巴种身后?也对啊,畏斯莱家族已经穷的营养不良了”。温特斯感觉他浑身的血在往他头上涌,他有一种想立刻给德尔克一个咒语的冲动。

    “温特斯,温特斯!你过来一下,我有无声咒的问题要问你”奥萝拉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地方传过来。

    温特斯大梦初醒的问“无声咒?”然后奥萝拉把仿佛正在做梦的问温特斯拉走了。

    温特斯气的脸色通红:“你怎么了,你没看见他们在。。。

    奥萝拉打断了温特斯的话:“也许是我想多了,但德尔克明知道我也是麻瓜出生,在上次我已经教训过他的情况下,他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那个词,今天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温特斯:“上次。。。”

    奥萝拉:我是说一年级那次,你当时在图书馆。但这次是德尔克,他怎么突然跑出来了,自从我的魔杖闪过紫光之后,他最起码不敢当的我的面说那么侮辱人格的词。

    这时艾尔莎和卡莱走了过来,卡莱说:“伊莲娜那次出事已经是人尽皆知。。。。我怀疑现在的情况是背后有人指使。

    “凝魂之寒”这个能冻结魔力和灵魂的咒语,理论上可以阻止伊莲娜的疾病的爆发。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达到你所施展的那个效果,没人知道,也没人敢赌。

    艾尔莎:所以,温特斯,你听我说,他们是想看见你干傻事,你最近一定要避免卷进去。哪怕是哈利,罗恩,赫敏,或者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把你当叛徒,你也不能冲动,实在不行你就请假回家。”

    温特斯本来想说伊莲娜可以转学的,但他仔细想了想之后没说出口。但奥萝拉猜到了温特斯想要怎么说。

    奥萝拉:“德尔克,马尔福,潘西那样的人哪都有,转学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伊莲娜冷笑了一声:不愧是好几代斯莱特林学院的,真精明。想要间接打击反抗神秘人的力量。看来我母亲的无杖,无声,无轨迹施法方式在他们看来是巨大的危险,而且无轨迹施法这个天赋,我也有。

    奥萝拉非常疑惑:那是什么

    伊莲娜有些高傲:简单的说,只要施咒成功,我的咒语会几乎立刻在目标身上起作用。而不是像温特斯那样,有一道咒语,从他的魔杖杖尖飞过去。

    卡莱:所以,温特斯至少这几个月,你都会很。。。。憋屈。但无论如何不要干傻事,他们应该没有耐心耗下去。。。。

    卡莱话都没说完就听见朝马尔扔了过去随后纳威,罗恩和西莫,还有马尔福,高尔,克拉布,打成一团。整个教室一片混乱,奥萝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把赫敏和哈利从人堆里拽了出来。

    赫敏着急的问:罗恩他们怎么办

    奥萝拉:别管那么多了,隔壁教室正在上课,被堵住就完蛋了。我们快出去。

    他们刚出去,就看见隔壁的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走了过来,高个,头顶有些白发,眼睛是蓝绿色。

    艾尔莎小声说:“是莫奇教授”

    “怎么回事儿,乱成这样”他严肃的问。

    温特斯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你们先来我的教室上课,我去通知麦格和斯内普”

    温特斯,卡莱,奥萝拉,艾尔莎,伊莲娜,赫敏到了隔壁教室。温特斯一到教室就看见斯莱尔正在练习无声咒,但极不稳定。

    斯莱尔:“你们那个教室真的乱啊”

    哈利:“有德尔克,马尔福和他们的跟班在的地方能不乱吗?”

    “想想挺有道理的”斯莱尔笑了笑。

    “你在练习无声咒?”赫敏好奇的问。

    斯莱尔:“是啊,笨鸟先飞嘛,难道你以为只有麻瓜出身的巫师才会在现在开始练习无声咒?”

    赫敏:“不。。。”

    斯莱尔:“哪有那么多血脉传承,光靠血脉传承也不会出现巫师家庭却生出不会魔法的人了”

    厄尼有些焦虑:“说的轻松,你好歹成功了几次,我和麦克兰就没成功过”

    斯莱尔瞪了厄尼一眼:那是荧光闪烁,是最基础的。

    麦克兰着急的说:赶紧练习吧,不然又多一个作业。

    没过多久就听见隔壁教室麦格的咆哮声和斯内普那种不带任何语气的讽刺。快下课的时候莫奇教授把他们都留下了。

    “我认为你们几个应该换到我这个教室。温特斯,你就不用说了,以你的天赋,浪费时间是非常可耻的。至于你们几个,我不敢确定能教的多好,最起码不会让你们荒废这一年”

    温特斯:但对其他学生不公平

    莫奇教授笑了笑:你的担心是多余的,2周之后会有一次突击检查,不合格的学生将会全部参加周末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我想你应该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事情上”他说完,看了看伊莲娜。

    奥萝拉:莫奇教授,我当然没问题。

    莫奇教授:“那你们呢?”

    “我们都没问题”

    温特斯:“但教授,我有个问题。。。为什么会让洛哈特来教我们”

    莫奇教授带着深深的无奈“唉。。。。因为伊莲娜的病,需要一直暗影岛才有的原料:灵魂之主触碰过的接骨木。但奥德赛那个老顽固就是不说怎么找这种东西,直到这个洛哈特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把奥德赛的笔记拿到手了,而且都是真的”

    奥萝拉:“意思是那种原料已经搞到手了?”

    莫奇教授:“是的,但代价就是我们这些教师的周末和假期彻底完蛋了”

    伊莲娜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莫奇教授似乎猜到了伊莲娜的心思,他笑着说:莫尔兰斯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战友,能帮到他是我们的荣幸。

    伊莲娜,你安心的学习,你的病不是什么大问题,虽说是难以解决,但不是没办法。

    下课之后,温特斯和奥萝拉回到礼堂就发现整个格兰芬多都是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他们。温特斯非常反感这种看怪物或者说审视的目光。

    罗恩没好气的问:“你们刚才去哪里了”他的眼睛被打肿了。纳威低着头,双手握紧了拳头。依然很愤怒

    温特斯:“我们去隔壁教室了,奥萝拉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赫敏和哈利从人堆里拽出来”

    罗恩难以置信的问:“所以你们就任凭我们挨揍?”

    温特斯:“什么叫任凭。当时乱成那样,奥萝拉又不是大力士,她中了恶咒怎么办?”他有些生气。

    罗恩喊了起来:“那你在干什么呢?你为什么不把我和纳威拽出来”

    温特斯感到他的火气在蹭蹭的往上窜:“我说了,当时太乱了。难道你想让我用魔法?然后被开除吗?”

    赫敏紧张的说:“罗恩,当时已经乱成一团了,我在隔壁教室都听得一清二楚。辛亏奥萝拉把我和哈利拽出去了,不然我们肯定也要受伤”

    罗恩咬着牙说:“很好。。。现在格兰芬多丢脸了,我和纳威还有西莫宝被德尔克,和马尔福摁在地上。。。”

    “什么时候,在教室里打架算给格兰芬多争光了。魁地奇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打赢第一次比赛。才是给格兰芬多争光”温特斯认为罗恩就是虚荣心作祟。

    然后罗恩不说话了,但温特斯还是从罗恩嘴里听到格兰叛徒之类的话,还有其他的格兰芬多学生嘀咕着什么“他怎么总和斯莱特林的学生走一块”。在那种审视的目光之下温特斯的心情越来越差。

    “你说什么?罗恩,你要是是个格兰芬多就大声的说出来,小声嘀咕算什么”温特斯很平静的问,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脸都白了。

    乔治和弗雷德架着罗恩把他往礼堂门外带。

    “我说的不明白吗?让他说出来,我想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温特斯语气没有任何波澜。

    奥萝拉:“温特斯,够了。罗恩被人。。。”

    温特斯:“我说的是让罗恩说出来,没说让你说出来。今天不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不算完”奥萝拉似乎抖了一下,脸色非常难看。

    奥萝拉:“他是你的室友。。。温特斯。。。你这么太。。。”

    温特斯:“过分?那他是什么意思?”

    “罗恩,你不说,那你就承认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温特斯步步紧逼。

    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乱哄哄的礼堂不知道为什么立刻安静了。

    “你不说?那你不愿意说我来说。我只说一次,以后少拿所谓的格兰芬多的荣誉来压我或者我姐姐。格兰芬多学院的荣誉最起码和我没关系。我有我的事情要做。如果有人听不懂——

    温特斯说着一挥魔杖,杖尖闪过一道耀眼的紫光。

    “——我会用最简单的语言解释一遍。还有,如果在让我听到关于叛徒之类的词语别怪我不客气”一时间寂静的可怕,这时伊莲娜在一片寂静之中拉走了温特斯。

    伊莲娜:“你刚才怎么了,罗恩全家刚刚被德尔克他们侮辱了”

    温特斯生气的说:“我知道。然后呢,帮他出气,然后被开除。那不正中下怀了吗”

    伊莲娜:“但你这么做真的过分了”

    温特斯:“我不把话说明白,他们只会以为我和奥萝拉就是叛徒,然后心安理得的步步紧逼”

    伊莲娜:“他们现在不会步步紧逼了,也不会有人再理你了。。。当然奥萝拉除外”伊莲娜朝温特斯身后点了点头。

    温特斯扭头看见奥萝拉,哈利,赫敏走了过来。

    “你刚才的样子太可怕了。。。我感觉一团熊熊烈火在不受控制的燃烧”奥萝拉脸色非常难看。

    温特斯有些不以为然“我只是让魔杖按照我的想法释放了魔力”

    哈利有些难受“但你把所有人都吓坏了,连乔治和弗雷德都吓坏了。罗恩已经连走路都不会走了”

    奥萝拉:“我很明白你那么做的理由,但你的方式太出格。你这是在武力威胁”

    温特斯“你不也那样干过吗?”

    奥萝拉“我是口头警告过好几次,但他们依然在骂我。我才用魔杖警告他们的”

    “看来我还先口头警告啊”温特斯苦笑着说。

    “你最起码最近几个月会很孤独,而且。。。你今天晚上住哪里。。。”哈利无奈的问,他的两个朋友几乎撕破脸了。

    温特斯:“孤独?我可不这么想,我正好利用这段独处的时间继续探索古代文献,至于住哪里。。。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家吧。。。。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站在里他们不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们。

    “你今天的动静真的大过头了”邓布利多笑着说“你们其他人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先回礼堂了,毕竟一会儿还有课呢。”

    在其他人都离开后,邓布利多问温特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温特斯叹了叹气“我想教训德尔克,但结果是我被开除。哪怕在决斗竞技场上教训也不行,都是一样的结果。

    然后我想去魁地奇赛场,但飞天扫把对我绝对服从,服从到除非我明确说到我手上之后,它才到我手上。然现在想搞明白那些古代文献,争取在治疗伊莲娜的病的事情上多少出点力。。。。。结果到现在我变成叛徒了”

    “总之是干什么都好像有一种东西在阻碍你,或者说总是霉运缠身”邓布利多笑着说。

    “是的,教授,就是感觉。。。。总是莫名其妙的不顺利”

    邓布利多:“看来一些传言是真的了,接骨木魔杖会给人带来厄运”邓布利多笑着说。

    温特斯“嗯。。。教授?”

    邓布利多笑了笑:“温特斯,那是一种迷信,但你要明白,你完全可以把现在的处境当做一次磨炼。接骨木魔杖确实是一种很神奇的魔杖,它会指引它的主人走上那段波澜壮阔的旅程”

    “。。。。您的意思是”温特斯感觉似懂非懂

    邓布利多:“它在考验你。考验你有没有足够的品质去完成那段波澜壮阔的旅程”

    “足够的品质?”温特斯问

    邓布利多缓缓的点了点头“是的,足够的品质。伏地魔早晚会回来,我相信你一定会和他硬碰硬的对抗”

    “但。。。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我还。。。”温特斯非常惊讶。

    邓布利多:“我也不能确定我当时能不能打得过格林德沃。但我还是选择和格林德沃正面对抗,不为了那些假大空的头衔,只是为了少一些无辜之人受到到伤害”

    温特斯:“那哈利。。。。。”

    邓布利多摇微微的着头:“他有他的路要走,而且。。。可能比你还要难”

    温特斯非常惊讶:“比我还难?”

    邓布利多:“是的,我有预感他会比你还难。不是魔杖,或者是魔法强弱导致的。。。。我还不能说太多”

    短暂的沉默之后。温特斯说:“那我现在给我养父母。。。”

    邓布利多“你应该说你要给你父母写信。他们把你当他们的亲儿子对待,你说“养父母”,他们会伤心的”

    温特斯有些难堪:“我只是怕那段波澜壮阔的命运会影响的他们”

    邓不利多笑着说:“很有趣的想法,但我认为不会的。你的魔杖在你出生那天就找到了你。我想它可不会干那样的事情”

    温特斯高兴的问:“真的吗?”

    邓布利多:“魔杖选择巫师,但巫师也会反过来影响魔杖。你的魔杖就算不会帮助艾森一家人,也不会害他们”

    邓布利多看了看时间说:“在你待在家里这段时间,一定要加紧练习魔力聚合体,确保万无一失。随时等我的信”

    温特斯非常惊讶:“伊莲娜的病已经看到头了?”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是的已经看到头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的家人。毕竟这种魔法历史上没有正面的例子,而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且后果非常可怕。他们有没有哪个胆量豪赌一次我不敢说。或许只有伊莲娜到了生死存亡边缘他们才能下决心”

    当温特斯写信的时候,邓布利多轻声说:温特斯,我记得你的大脑封闭术很好,为什么今天它没起作用呢?

    温特斯:“我当时完全忘了我还会大脑封闭术,我最难忍受其他人的怀疑。我有时候会想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保持一个不那么差的关系也算是叛徒了吗?而且,伊莲娜,艾尔莎,卡莱,还有好多人也对德尔克,马尔福,莱莉非常的不满。”

    邓布利多有些无奈:“因这就要从历史中寻找答案了。这两个学院的对立过程不是一瞬间就到了今天这样。

    然后邓布利多话锋一变:你今天维护奥萝拉的立场我很欣赏,但方法有非常大的问题。

    温特斯一想起那些审视的目光就没好气:“我当时真的太生气了。把我当成什么了,怪物吗?”

    邓布利多笑了笑:“以后你要在碰见这种情况直接走开就行了。。。因为你的父母,一个斯莱特林,一个格兰芬多。。。。。你要知道,当时他们两个可是死对头,在决斗竞技场上能从早晨打到晚上,而且每一个咒语都不一样。”

    温特斯一半好奇,一半惊讶的问“那他们是怎么。。。。”

    “他们第一次并肩作战之后就开始跨学院谈恋爱了。

    我记得是一个摄魂怪守卫,被黑魔法扭曲了,当时一片混乱。当时除了你父母以外,没人向那个扭曲的摄魂怪发起攻击,应该就是在6年级。。。。然后就再也没有在决斗竞技场上见过他们了。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谈恋爱太花时间了。。。至于摄魂怪是什么,等你三年级就知道了”邓布利多笑着说。

    温特斯:“那我什么时候回来”

    邓布利多:“圣诞节之后吧,毕竟很多人被你的举动吓得不轻”

    十个小时之后,温特斯破天荒的开学一个月不到就回家了,跟着他回来的还有奥萝拉,以及一大堆邓布利多推荐的厚书。

    艾森夫人给他们设计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莉迪亚一度想要让温特斯用魔法帮他写作业但被奥萝拉劝阻了。

    奥萝拉:“最多能做到你口述,然后钢笔自动写”

    “哎呀。。。那样也行”莉迪亚迫不及待了。

    “真不愧是双胞胎姐妹”温特斯暗暗地想。

    温特斯回到家之后,他和伊莲娜基本上每星期写一封信,沟通内容都是如何理解古代文献。

    大概又过了3个星期,哈利和斯莱尔来信了,哈利信中说他赢得了第一次魁地奇比赛,但科林——那个所谓的波特追随者被石化了,而且老听见有什么东西在墙里和说话,而且那东西非常残忍,似乎和马尔福有关。

    哈利说不管他怎么问多比,多比唯一说的可能有用的信息就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而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对哈利有很大的敌意。

    斯莱尔的信的内容更古怪,除了描述他们如何和马尔福斗智斗勇,以及令人头疼的无声咒之外,他还写到,有几次看见金妮慌慌张张的,问温特斯金妮是不是中了恶咒了。

    莉迪亚好奇的问:“巫师都会这样吗,听见莫名其妙的声音?”

    温特斯:“不可能的。。难道哈利是接触黑魔法太多了?”他想起关于接触黑魔法的副作用。

    奥萝拉疑惑的说“也不太可能啊,他的时间都被沾满了”

    温特斯皱了皱眉头:“那要提醒他注意点”

    莉迪亚:“金妮是谁?我没听你说过她”

    温特斯“罗恩的小妹妹。也是一头红发”

    莉迪亚:“这样啊,我想是不是她还不适应霍格沃兹的生活,找不见教室呢?”

    温特斯:“可能吧。但现在我和奥萝拉又不在霍格沃兹。除了漫无目的的猜测,什么也做不了。既然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不看书呢”

    时间一天一天过得很平静,伊莲娜会时不时的给温特斯和奥萝拉写信,她信中也提到了,金妮的慌张,而且她还说哈利有了自己的崇拜者。

    温特斯的回信大多是:古代文献的翻译,出名有出名的坏处,你的病怎么样了,你家人是不是还下不了决心之类的

    进入11月中旬之后,天气在快速的变冷。而魔力聚合体已经到了随叫随到的程度。他写信告诉了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的回信中写道:伊莲娜的父母下定了决心,但要等到魔药彻底压不住的时候才会同意我的办法。我认为这样也好,我可以更好的完善那些可能不完美的地方。你的进展是巨大的,随时等我消息。

    得益于严格的作息时间,他们的功课根本没落下。当温特斯以为时间会在这种平静之中缓缓流过的时候。一封赫敏的信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到了,这封信的内容引起了温特斯奥萝拉,还有莉迪亚的注意。

    赫敏信的内容如下:

    “你好温特斯,我想了半天该不该给你写这封信。。。我仔细想过之后觉得你应该知道霍格沃兹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首先哈利赢得了第一场魁地奇比赛。但哈利总是听到一种古怪的声音,这个声音好像是从霍格沃兹的墙体中发出的。

    哈利和我还有罗恩说过好几次了,我也问过我能问到的所有人,但他们都说没有听到。但我们在问过麦格教授之后,麦格教授则说确实有过斯莱特林的传人会在返回霍格沃兹之后驱逐所有的麻瓜出身的巫师的传闻。

    麦格教授告诉我们:斯莱特林在离开霍格沃兹之前建立了密室,密室中有一个可怕的怪物。但过了好几个世纪,这个密室都没找到。

    我们问过了伊莲娜和她的朋友们,但她们看见我们问这个问题之后很不高兴。所以我们准备问一问马尔福,我熬制的魔药进展很顺利,预计四月份就能使用了。至于什么魔药你回来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罗恩开始后悔了,他认为是自己太冲动了。我不清楚是因为他要每周补课的缘故还是这种声音让他害怕了。”

    温特斯还有奥萝拉皱着眉头不同,莉迪亚好像有了些想法。

    奥萝拉看着莉迪亚:“你有什么头绪吗?”

    莉迪亚:“我有几个猜测”

    温特斯:“反正现在只能瞎猜,那就猜测一下”

    莉迪亚:“首先这个声音居然只有哈利能听到,说明哈利可能有什么未知的天赋”

    温特斯:“这个猜测应该没问题”

    莉迪亚:“第二点这个声音一直待在霍格沃兹,而且之前没有,说明肯定有什么霍格沃兹校外的东西进来了”

    奥萝拉:“我同意,确实很反常”

    莉迪亚:“第三点,这个声音要么是某种幽灵,要么是某种生物,不然不可能整整2个月徘徊在霍格沃兹”

    奥萝拉:“有道理。莉迪亚你继续说啊”

    莉迪亚:“第四点,多比和这个生物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温特斯:“他们两个怎么会有关系啊,这。。。。多比的主人?”

    莉迪亚:“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个生物和多比的主人肯定会有什么关系。你也说了,多比给哈利传递过警告。

    但我不确定。毕竟你所说的马尔福家好几代人都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而神秘人也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然后现在又出现了所谓的斯莱特林传人。。。。我不确定这四者直接有什么联系。

    但可以大胆猜测一下。首先多比——家养小精灵不能说主人坏话,但他还是给哈利通风报信,说明这里面肯定有漏洞然后被这个小精灵利用了,这或多或少说明一点:神秘人和马尔福家族的联系并不紧密。或者说马尔福家族中的什么人自作主张的曲解了神秘人的指令,然后家养小精灵也钻了空子。

    然后就是斯莱特林的传人了,这个所谓的斯莱特林的传人一定是神秘人到马尔福家族再到那个生物这个链条中的关键的一环。

    但问题就在这里了,去年神秘人潜入了霍格沃兹,那时候那个斯莱特林的传人在哪里。为什么现在神秘人不在霍格沃兹了,斯莱特林的传人反而出现了。这是最反常的地方,如果当时斯莱特林的传人也出现了可以想一想会造成多大的混乱。”

    莉迪亚的话让温特斯和奥萝拉陷入了思考。

    温特斯:“确实,这不合逻辑啊”

    奥萝拉立刻说:“有两个可能,当时神秘人认为不需要斯莱特林的传人,或者是当时神秘人没有联系到斯莱特林的传人”

    温特斯疑惑的问:“那么那个斯莱特林传人就更不该现在去霍格沃兹了。不应该老实躲着吗”

    莉迪亚:“那只能说明有什么人给斯莱特林的传人许诺了什么东西,然后斯莱特林的传人就去霍格沃兹了”

    温特斯:“我似乎该把莉迪亚的猜测告诉哈利他们”

    莉迪亚:“你把我的原话告诉他们。一定要是告诉他们只是猜测”

    温特斯让他的金雕把信送走了之后就回到了他的阁楼里,他躺在枕头上依然在想:“什么生物才能在墙里整整生活两个月呢,而且还能到处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