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24章 圣诞节的袭击和蛇佬腔
    第24章 圣诞节的袭击和蛇佬腔

    在温特斯让他的金雕把那封信寄出去之后,两天后就收到了赫敏的来信。

    “你好温特斯,莉迪亚的推断非常有道理,但那个外来的生物到底是什么我们到现在都没头绪。对了,洛哈特教授将要在圣诞节后举办决斗俱乐部,我问过麦格教授,麦格教授的意见是,你不要参加,因为你的魔杖太古怪了。

    伊莲娜的哥哥们每天心惊胆战的,就希望你赶快回来,但邓布利多教授认为你现在需要的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提高你的魔法技艺,毕竟伊莲娜的情况,谁也说不准。

    科林的石化到现在都没解除,我和哈利还有罗恩准备圣诞节之后问问海格。对了,伊莲娜让我问你,你能不能不要问她关于古代文献翻译的问题了。伊莲娜说你让她变成了一个活字典,现在艾尔莎给伊莲娜起了个外号“冰霜翻译者”。。。。我不确定伊莲娜是否喜欢。

    温特斯:“我想莉迪亚把搜索范围压缩了一半”

    奥萝拉:“我认为搜索范围已经很小了,外来的生物。。。海格肯定知道”。

    温特斯:“不愧是在数学海洋里遨游人,根据碎片化的信息就能总结出这么多”

    莉迪亚自豪的说:“那是当然,连魔法的研究都是有逻辑的”

    奥萝拉“现在等消息就。。。。那是什么?渡鸦?”

    他们扭头发现一只渡鸦站在客厅的窗户上,脚上挂着一封信。

    莉迪亚:“谁用渡鸦送信啊?”

    温特斯:“我不知道。。。。我先看看有没有问题,毕竟霍格沃兹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温特斯小心翼翼的靠近之后,发现就是一只渡鸦,它抓着一封画着树的信,没有什么魔法的痕迹。

    温特斯小心翼翼的拿过来之后发现是伊莲娜的信:

    “你好,温特斯。你能不能问我一点别的。我不是你的字典,艾尔莎给我起的那个外号传遍了整个霍格沃兹。现在我不是伊莲娜.克拉尔了,我现在是克拉尔家族的冰霜翻译者,至于为什么是冰霜,你比我清楚。

    下次写信的时候你要还是问我古代文献翻译的问题别怪我不客气,我是不能频繁的施展法术,但一天念一两个魔咒还是可以的”

    莉迪亚:“克拉尔家族,就是那个莫尔兰斯·克拉尔?”

    温特斯:“我们见过面的,对角巷,就是那个脸色惨白的女孩”

    莉迪亚恍然大悟:“我记起来了,伊莲娜。。。对啊,我怎么能忘了呢,脸色惨白的那个女孩。

    温特斯:“就是她。但我也不是总问她古代文献啊,我不是还问她的病怎么样了吗”

    奥萝拉:“显然,你没问到点子上”

    温特斯疑惑地问:“没问到点子上。。。。那该怎么问”

    “你自己想”奥萝拉故作神秘的说。

    莉迪亚半开玩笑的说:“你可以问伊莲娜,你就问她找见男朋友了吗?也可以问她的朋友最近在干什么”

    温特斯“你在开玩笑吧?她会揍我的”

    莉迪亚:“我可没开玩笑,你知道的,伊莲娜现在的态度就是不想和你讨论知识,那就剩下她的朋友和她自己的问题了,至于所谓的人生目标,你觉得她有心情去讨论吗?”

    温特斯:“不行,那是她的隐私,我不能问。这样吧,我写信告诉她,我最近一段时间不会给她写信了。我先写信说我很抱歉打扰到她”

    “那就可以猜猜了。是伊莲娜立刻回信说你脑子被魔法占满了,还是直接说你是个木头脑袋,或者信都不回,等你到了学校之后直接给你一个恶咒”奥萝拉的语气有些滑稽。

    莉迪亚则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伊莲娜可能会直接给你一个恶咒。”

    温特斯:“我就先这么写了。情感问题还有她的朋友都是她的个人隐私范围。我不能问”

    奥萝拉看了莉迪亚一眼,摇了摇头。温特斯把那封信寄走之后,就看书了去了。第二天早晨,太阳都没出来,温特斯就看见一只渡鸦在他阁楼的窗户前,大声叫着,好像很不满。

    “你辛苦了”温特斯拿了一些饼干和水喂那只渡鸦,渡鸦看到食物和水之高兴轻啄着温特斯的手。

    温特斯打开信之后,发现伊莲娜只写了一句话“我们学校见,你这木头脑袋。”

    早上吃饭的时候,温特斯把内容告诉了奥萝拉和莉迪亚,她们两个都表示不意外。

    “你看的办喽,到时候别躲我身后就行”奥萝拉伸了个懒腰。温特斯一脸茫然的想:“我找谁惹谁了?”

    远离了霍格沃兹这个神秘事件频发的地方,温特斯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他的几个朋友,迈特,吉姆,艾莎每周末都会过来找他和莉迪亚还有奥萝拉出去玩儿。一转眼就到了12月,每天都是狂风不断。在一个周日的上午,他们决定再去看看去年的那个岩洞。温特斯问起了那只雷鸟。

    吉姆:“后来查出来就是确实是一次冲突,就是和毒焰巨龙的冲突。而且那条龙好像就是格兰芬多的朋友”

    奥萝拉吃惊的问:“格兰芬多的“巨龙朋友?”

    “应该是这样。。。而且”吉姆犹豫了一下说:“而且。。。当时不知道谁把你弟弟的名字说了,然后。。。”

    “然后怎么了。。。这。。。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温特斯感觉随时会有什么东西冲过来,他紧紧地攥着他的魔杖。

    艾莎不满的看了吉姆一眼:“然后那条龙说你和他会再见面的。大概你们回学校2周之后就查清楚了”

    “我必须赶紧跑。。。你们别跟着我。。。”温特斯撒腿就跑。

    “温特斯,你的运气不会。。。。。。”奥萝拉话都没说完。他们就听见了翅膀拍打的声音,一开始似有似无,然后越来越大。所有人都被吓得和冻住了一样。

    “快跑,我来拖住它”温特斯喊着,他立刻举起了魔杖。他全力以赴的调动了自己的魔力,他在不断思索着那个咒语能击退一头长度30米以上的巨龙。由于过于紧张他感到自己的五腹六脏全拧到一起了。

    没过多久,一条巨龙出现在了视野当中。然后,轰的一声,那条巨龙落了下来,仿佛地震一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这个威严的生物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一个由雾气变成的人影出现了,随着那人影越来越清晰。温特斯看见那个人影穿着金红相间的古代的衣服,手里带着一把剑。他总觉得这个人他哪里见过。。。。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我不是格兰芬多,我现在以格兰芬多的形象与你对话,你就是温特斯瑞诺?不要对我撒谎”巨龙的声音异常的威严。温特斯惊讶的是巨龙居然直接看到了他大脑的想法。

    “是我,你想要干什么”温特斯的声音在发抖。他已经顾不上大脑封闭术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这条巨龙伤害到他的朋友和家人们。

    “啊。。。。接骨木的气息,我能感觉到你手里的魔杖散发着极强大的力量。我记住你了,当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别带有这么强的敌意”说完他起飞了。

    他离开之前又说了一句话:“温特斯·瑞诺,你要记住,接骨木一定会指引你走上那段波澜壮阔的命运,而那段命运即将开始”。

    在确定那条巨龙离开之后,温特斯立刻虚脱了,他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冷风灌进领子的一瞬间他的卫衣直接粘在了他身上,不知道是太冷的原因,还是大难不死之后的轻松感,他身体一软,直接趴在了被冻得像块石头的地上。

    温特斯几乎是被迈特和吉姆一路扶回去的,他们一路上都在夸赞他的勇敢,但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第二天早上醒来只记得一条龙和他说话,其他的一概都只剩下模糊的记忆了。

    艾森夫妇非常担心,他们去了当地的神奇动物管理,在详细说明情况之后,尼斯特教授居然笑了起来,“我想你们多虑了,如果那条龙想要攻击温特斯和奥萝拉还有他们朋友的话,他们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当然了,温特斯可能带着他旁边的人侥幸逃脱。他就是想要看看,让雷鸟避免悲惨命运的巫师是谁。至于说什么下次见面之类的,应该是它认为温特斯的命运里它会扮演某些角色。不用担心那条龙,你们应该担心的是霍格沃兹学校里的东西。”

    杰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尼斯特教授:“我们确定确实有东西在学校里游荡,怎么游荡的不清楚,现在调查卡住了。所以,你们两个的学习不能停。最高议会正在讨论要不要把霍格沃兹拆了重建,但被否决了。万一找不到那个怪物,就麻烦了”

    温特斯一度想要离开霍格沃兹,但玛丽劝阻了他:“你这是在逃避,如果下一个学校里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你该怎么办。你该做的是做好准备,既然你的魔杖很古怪,那就应该发挥它的特点”

    玛丽看着温特斯继续说:“而且从现在到圣诞节结束假期还有差不多40天,万一这40天当中,这个怪物被找到了呢?”

    杰克:“所以,你先别想那么多。邓布利多不是给你推荐了一堆大部头的书吗?抓紧时间看它们,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我会的。那个斯莱特林的传人想要清洗霍格沃兹。其他人我管不着,但别想伤到奥萝拉一根头发”温特斯说着攥紧了他的魔杖。而他的魔杖在他说话的同时,突然出现了黑色的电流和金黄色的火焰,仿佛在回应他的话。

    而尼斯特教授的目光停在温特斯脸上喃喃自语,温特斯好像听见他在说什么,好听话的接骨木魔杖。

    邓布利多推荐的书毫无例外都是各种高级魔咒和解咒,还有大量的魔法知识,以及各种黑魔法。但所幸的是,上面都有邓布利多亲自标的注释。这些注释至少让温特斯不是那么的头大了,他首次有种畅游的感觉。

    在温特斯读那些大部头的书的时候,他一直没放下练习重现他的魔力聚合体。有一本书介绍了如何进行高级别的咒语融合,而且范例就是炼狱再临和暴风雷霆这两个魔咒。

    书中这样写:巫师没必要为新融合的魔咒命名咒语,也没必要为新融合的魔咒设计动作去如何挥动魔杖,因为新融合的咒语来源于巫师自身的意志。一旦融合成功,就可以做到百分百的无声施法,而且亦不需要挥动魔杖。但融合强大的咒语需要极高的魔力为基础。

    旁边是邓布利多的注释:因此这些强大的咒语一旦被融合完成,就变成了强大的武器,融合产生的新咒语完全随着创造它的巫师的意志而改变。

    “但我必须等到回霍格沃兹才能尝试”温特斯心想,他继续翻着那些书页,看着邓布利多的注解。

    邓布利多提到了魔力聚合体:当某个巫师巫师召唤出自己的魔力聚合体的时候,至少意味着这个巫师能感受到自己的魔力。也意味着这个巫师能在魔法的道路上走的至少比不能召唤出魔力聚合体的巫师更加顺利。

    时间一天天平静的过去,长时间的狂风终于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下了整整3天的大雪,当温特斯以为这场雪会下一周的时候,这场大雪停在了平安夜。温特斯,奥萝拉,莉迪亚,吉姆,迈特,艾莎同一时间跑了出去,整个镇子上的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打雪仗。

    他们还看见五头驯鹿拉着雪橇车从人群中间穿过,车上的人大喊:“圣诞节快乐!”。这种平静欢快的日子没持续几天,就被一封来信打断了,是哈利的信件。

    信中说:又发生了袭击事件,是费尔奇的猫和一个幽灵,而且海格这几天发现好多公鸡的尸体,哈利说他经常看到一长溜蜘蛛朝校外爬去。

    “幽灵。。。。。”温特斯看着信件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立刻给哈利回信:“哈利,如果真的是幽灵也被袭击的话,那说明这个生物一定带有很强大的黑魔法,而且可能是致命的。你一定要小心,如果非要在晚上出去的话,建议带上你的隐身衣,以备不测”

    “幽灵都被袭击了”温特斯看着奥萝拉充满疑惑的脸“我建议你这个学期先别去霍格沃兹,那个生物一定带有很强的黑魔法,而且很可能会致命”。

    奥萝拉担心的问:“那你怎么办。

    温特斯:“我先看看情况,连幽灵都能攻击的黑魔法生物,而且到现在都没被抓到,说明非常难对付。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如果越来越严重我会回来的”

    莉迪亚:“那你也不能去啊,你真出什么意外,爸爸妈妈绝对会心碎的。

    温特斯:“我只是去看看情况,真要越来越严重我第一个跑路,反正我又不是麻瓜出身的。

    奥萝拉:“那我该怎么和爸爸妈妈说”

    温特斯“我来和爸爸妈妈说。你现在就给邓布利多教授写信。把你的担心如实告诉他。他会理解的”

    奥萝拉写信的时候,温特斯的金雕终于回来了,还叼着一只灰色的大松鼠。“玩儿够了啊”温特斯没好气的问,金雕扔下松鼠让后飞到了温特斯头上不满意的鸣叫着。

    奥萝拉的信寄出去之后,他们只能等待了。温特斯利用这段等待的时间尝试说服艾森夫妇。艾森夫妇的态度是理解温特斯的好意,但需要等邓布利多的消息。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当温特斯在啃着烤面包的时候,客厅里闪过一道火光,留下一根金灿灿的羽毛和一封信,邓布利多回信了。

    奥萝拉打开信封读了起来:“你弟弟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我已经建议所有麻瓜出身的学生先待在家里。请注意我的通知。

    温特斯听到内容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他的家人则非常的担心。这种担心也影响了温特斯,但他始终有种感觉,自己应该回去一趟,如果他不回去,他会后悔的。

    温特斯在圣诞节结束前一天回到了霍格沃兹,奥萝拉全家一直陪他上了火车也不肯离去,在温特斯再三保证他绝不逞强之后,他们才没跟他来到霍格沃兹。

    他大感意外的是,罗恩居然跑过来主动道歉了。伊莲娜则拿着魔杖恨恨的指着温特斯,虽然没有所谓的恶咒,但显然是被气坏了。

    温特斯迷惑的问:“她怎么了。。。我已经说了我不会打扰她了”

    赫敏摇了摇头:“她的父母同意邓布利多进行那个魔法仪式了。伊莲娜又惊又怕又高兴,但她找不见一个人去说”

    温特斯:“她的室友呢?”

    赫敏:“她的室友时时刻刻陪着她,她不想在对着她们倒苦水了”

    “你说的那个魔药。。。”

    哈利立刻捂住了温特斯的嘴:小声点,那是秘密。预计4月份就能用了。我直接告诉你吧,是复方汤剂,一种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的魔药。

    “你们真要这么干吗”温特斯小声的问。

    “没办法,伊莲娜和她的朋友见我们问斯莱特林的怪物就很不高兴”罗恩无奈的说。

    第二天早晨,礼堂里都在讨论洛哈特教授举办的决斗俱乐部,预计开始时间在今天下午开始。很多人已经摩拳擦掌了。

    德尔克态度异常嚣张:我能把格兰芬多打的满地找牙。马尔福则直接对哈利下了战书:我会让波特哭哭啼啼的进医院。

    莱莉和潘西则是阴恻恻的看着赫敏和拉文德。艾尔莎和卡莱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不是决斗竞技场,但毕竟是魔法技艺的比拼。

    面对这种剑拔弩张的场景温特斯只能先跑为上了。他决定直接逃课去训练室,试试看能不能把炼狱再临和暴风雷霆这两个强大的魔咒融合。他在去训练室的路上看到了伊莲娜。

    伊莲娜没好气的说“还挺聪明,没卷进去。”

    温特斯:吃一堑长一智嘛。”

    伊莲娜:“奥萝拉呢?我没看到她。

    温特斯:“她是麻瓜出身,所以先避一避。。。毕竟不管那怪物是什么,都有危险性。邓布利多已经建议所有麻瓜出身的学生都先避一避”

    伊莲娜:这样啊。。。我说怎么突然少了很多人。

    温特斯一个下午都在练习那两个魔咒,傍晚的时候,炼狱再临已经非常熟练了,那团不定形的魔法火焰,已经很稳定的变成了一个淡金色火焰的战士。就是暴风雷霆还差点。但也距离彻底成功不远了。

    “你不饿吗,奥萝拉可。。。。。蓝莓馅饼?”温特斯刚想问伊莲娜是不是该去吃饭了,他就闻见了蓝莓馅饼的味道。

    伊莲娜淡淡的笑了笑:“你刚才太投入了。我喊了你几声,你完全没反应”

    温特斯感到很不好意思“你应该直接过来把我掐醒的。你出意外怎么办”

    伊莲娜拿出那瓶暗银色的液体晃了晃:“我有魔药的,邓布利多教授做了很大的改进”

    温特斯摇着头:“下次我把我的金雕带过来,我要太入迷了,你就让它飞我头上”

    伊莲娜挑着眉毛:“它会听我的命令?

    温特斯愣了一下:“你带上你的渡鸦也行”

    伊莲娜挥了挥手:“行了,你还要送我回斯莱特林休息室呢。抓紧时间练习吧”

    晚上9点多的时候,温特斯不敢相信他一个晚上就把这两个强大的咒语掌握了。伊莲娜则认为,可能与温特斯平常练习重现魔力聚合体有极大地关系。

    温特斯一路狂奔的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之后,看见很多学生都在窃窃私语,温特斯确认他听到了“斯莱特林的传人这个词”。

    他找到了哈利才知道,马尔福用魔法变出了两条蛇,然后当那两条蛇使徒停止攻击赫奇帕奇的贾斯汀的时候,被哈利的命令阻止了。

    “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斯莱特林的传人才能和蛇说话,因此斯莱特林学院的标识是蛇”罗恩总结到。

    温特斯猜测的说:“这说明两点,要么哈利不是斯莱特林的传人。要么哈利是斯莱特林的传人,但是比另外一个斯莱特林的传人要弱。所以那个生物不听哈利的”

    罗恩:“假如第一种情况成立那哈利就不该说蛇佬腔的,但温特斯你会说吗?我记得你母亲会”

    温特斯:“我?我只知道我母亲会,我不确定蛇语能不能后天习得。。。。我变出一条蛇试试看看看。”

    赫敏:“你不需要变形术,只要念咒语:乌龙出洞就行”

    “乌龙出洞”温特斯轻声说,他的魔杖杖尖发出一声爆响,一条3米长的大蛇“啪”的一声直接摔在了桌子上。

    哈利看着这条足有3米长的大蛇心惊胆战的说:“你和那条蛇说“过来”

    温特斯:“过来”

    哈利摇着头:“不是,用蛇老腔说”

    温特斯感到很困惑:“哈利。。。你能不能演示一遍,我不知道什么是蛇老腔”

    哈利走过去之后,专注的盯了那条蛇一会儿,然后发出一阵难听的丝丝声:“过来”但那条蛇只是把头转到了哈利那边,然后就没动作了。

    “过来”温特斯仿照哈利那样做之后,声音还是没变化。“但。。。。“哈利,不对啊,我怎么能听懂你说什么”温特斯很快察觉到了问题所在。

    “什么?”赫敏被惊呆了。

    “哈利是让这条蛇过去,你们没听懂吗”温特斯彻底被搞糊涂了

    “你能听懂,但说不出来?”这时他们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弗雷德非常惊讶的问。

    “我能听懂。。。。”温特斯再次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条蛇之后,摇了摇头:“是的,但我说不出来”。

    “这可能说明温特斯母亲的祖先或多或少和萨拉查·斯莱特林有关系。温特斯的母亲很可能就是和斯莱特林撕破脸的那个人的后裔”纳威的圆脸上满是焦虑和不解。

    温特斯疑惑的问:“但这完全说不通的,如果就算我母亲是和斯莱特林撕破脸的那个人的后裔,我怎么可能只能听得懂但说不出来呢”

    罗恩若有所思的说:“我想那个人的意思应该是听懂就行,但和斯莱特林,包括斯莱特林的后裔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毕竟已经撕破脸了,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温特斯犹豫的说:“蛇佬腔。。。哈利你说你能听见那个幽灵一般的声音”

    哈利:“是啊,我能。。。。”,哈利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个幽灵一般的声音是蛇或者说是蛇的近亲”

    “但什么种类的蛇或蛇的近亲能有连幽灵都袭击的能力”赫敏问到了关键。

    一阵沉默之后,他们发现再也无法推进了,只能打着哈欠回到各自的寝室休息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