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完球!我的崽居然〕〔魔尊怀了我的崽[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48章 哈利的教母
    第48章 哈利的教母

    胖夫人的话瞬间让空气凝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转过身喊着:“最近一周所有人必须在晚上九点前回公共休息室。所有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从今天开始晚上巡逻。在我们抓到小天狼星之前要随时保持警惕。还有,我会在明天给所有画像增加防护咒语。

    然后邓布利多有看向了学生:“好了,快去休息吧。

    温特斯他们回到公共休息室之后,发现赫敏的那只姜黄色大饼脸的猫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克鲁克山。。。你这个家伙你去哪了?”赫敏激动的止不住流泪。

    “我就说猫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他不会犯傻的”罗恩安慰着赫敏,然后快速跑到自己的寝室。

    “罗恩,斑斑还在吗?”温特斯已经猜到罗恩去找什么了。

    “啊。。。当然。。它还在,只是被吓坏了。。。”罗恩出来的时候一脸的轻松。克鲁克山则是死死的盯着罗恩的寝室的方向,炸着毛。

    “这猫怎么回事儿啊?”罗恩紧张的问。

    “克鲁克山,我们走”赫敏赶紧抱走了克鲁克山。

    “这个圣诞节我就把斑斑送回去。不然它迟早会被吓死的”罗恩看着炸毛的克鲁克山害怕的说。

    “送回去最好,天天担惊受怕确实可能会被吓死”温特斯在不停地打哈欠。他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也许是吃的太多了,他一直睡不安慰,他先是梦见一只大狗,然后又梦见罗恩的老鼠斑斑突然变成了一个矮胖的人,然后那条黑狗突然冲温特斯狂吠。

    “不!”温特斯猛的从床上做了起来,身上都是冷汗。

    “啊。。。。梅林的胡子。。。你怎么了?”纳威和罗恩被吓醒了。

    “没。。。没什么。。。就是噩梦。。。我梦见一只大狗。。。还是黑色的”温特斯揉着眼睛。

    “嗯。。。。据说小天狼星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就是一直大黑狗”纳威颤颤巍巍的说。

    “哈利呢?他睡的可真沉啊?居然没有被吓醒,荧光闪烁。”罗恩拿出了魔杖。然后他看见哈利不知道去哪里了。

    在罗恩去找看哈利的那张床的时候,不小心踢翻了老鼠斑斑的盒子。随后,他发现老鼠斑斑的盒子也是空的,老鼠不在里面。

    “见鬼了,他人呢?”罗骂到。

    “我们不是还还有活点地图吗?”温特斯说。

    “对,活点地图。。。。哈利一般把活点地图放在他的枕头下面了。。。活点地图也没了”罗恩脸上又惊又怒。

    “活点地图没了,隐身衣肯定也没了。。。。。他的鞋呢?”温特斯已经拿起了魔杖,开始穿外套了。

    “你在干什么?”罗恩被搞糊涂了。

    “哈利肯定是对付小天狼星了,你应该还记得,他说那些神秘人的仆人是来找他的”温特斯接着魔杖的光,把鞋从他的床底下拿了出来。

    “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这段时间我也练习了一些隐身咒”罗恩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拿起魔杖。

    “嗯。。。。能持续隐身30分钟吗?”温特斯有些怀疑。

    “不超过6分钟,但是施咒成功率100%”罗恩已经穿好了衣服。

    “那好吧。。。但我丑话说在前头。。。被。。。。。”

    “被抓住的话我是不会把你供出去的”罗恩坚定的说。

    “你们越快越好。万一教授来了我们可说不清了”纳威知道自己劝不动,只能希望他们回来的快一点。

    “到休息室门口在施展隐身咒”温特斯说。

    他以前从没有在半夜的霍格沃兹到处乱跑,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干。凌晨1点的霍格沃兹安静的吓人,而且非常黑。

    “隐身咒对魔杖的光有效果吗?”罗恩突然问。

    “荧光闪烁,你能看得见吗”温特斯问罗恩。

    “我看不见。。。。那。。荧光闪烁,你能看见我的光亮吗?”罗恩问。

    “看起来很顶用。。。我们快走”温特斯小声说。

    整个走廊,如果不是魔杖的亮光完全是手不见五指。罗恩没走一段距离就会小声给自己施展一个隐身咒。他们一路上提心吊胆,由于旁边的画像一直在打呼噜,他们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他们在二楼的拐角处听见了斯内普的声音。

    “费尔奇,你看见一只姜黄色的猫吗?”

    “没有。而且我也没看到你所说的大黑狗”

    然后斯内普就离开了。温特斯没法看到罗恩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罗恩的恐惧——因为他碰到过类似的魔力波动。

    “赫敏?”罗恩耳语的说。

    “我们要赶快了。。。。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温特斯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难道奥萝拉也跑出去了?

    “我们快走”罗恩焦急的说。

    大概10分钟时候,他们来到了操场上,温度非常低。黑湖表面已经有些地方出现冰块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走”罗恩有些绝望的看着反射着月光的冰块。

    “斯内普既然说看到一个姜黄色的猫,那大概就是克鲁克山。我们找见。。。。那是什么?”温特斯忽然看见一只猫头鹰在天上盘旋。

    “那是。。。它冲我们过来了。。。阿尼玛格斯?我们现在还是隐身状态啊”罗恩被吓坏了。

    “快躲起来”温特斯和罗恩立刻藏到了一片灌木丛当中。随后他们就在月光下看清了这个猫头鹰的模样:浑身雪白。一双锐利的大眼睛正看向他们藏身的地方。

    “海德薇?”罗恩小心的看着那只猫头鹰。

    “是。。。。海德薇。。。没错。不是阿尼玛格斯变成的,就是海德薇”温特斯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肯定看到哈利有什么麻烦了,所以在等我们”罗恩高兴的说。海德薇似乎听懂了罗恩的话,她立刻飞到了天上。然后一圈又一圈的,飞出一个圈圈套圈圈的轨迹,但方向是朝禁林方向。

    “我们跟着她,就能找到哈利”温特斯立刻跑了起来。

    温特斯的感觉没有错,海德薇确实是在给他们指路。在他们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海德薇落在了一块石头上,那块石头正面就一颗怪模怪样的树。克鲁克山在那个石头下面看着温特斯和罗恩

    “打人柳?哈利怎么可能在打人柳里”罗恩呆住了。克鲁克山跑到罗恩的脚底下,然后又跑到另外一边,来回三次之后,不在动了,而是看着罗恩和温特斯。

    “它好像在叫我们过去。。。。快躲起来。。。有人来了”温特斯紧张的喊。他看见远处有一团黑夜在逐渐接近。

    “我有些后悔跑出来”罗恩真的害怕了,温特斯猜测,罗恩的脸可能已经的脸拧成了一团。

    他们刚刚藏好,那团黑影就降落了下来。是斯内普。

    温特斯接着月光看见斯内普面无表情,但他的动作缺有些迟疑。斯内普一挥魔杖,然后就听见木头的碰撞声音,随后打人柳的枝条立刻缩了回去。然后斯内普就从地上打开一个暗道,走了下去。

    “我们怎么办?”温特斯看着那斯内普刚才站着的地方。

    “我们先找到斯内普触碰的那个机关。我可不想被打人柳揍一顿”罗恩小声说。他们跟着克鲁克山找到了一个在打人柳树干上的洞,那个洞下边是一截木头。

    “应该就是这里了”温特斯有些兴奋。他一挥魔杖那截木头“蹭”的一声撞在了那个洞上,打人柳刚伸出来的枝条立刻缩了回去。

    随后他们在克鲁克山的提示下找到了那个暗道的入口,他们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他们没走几步就听见两个声音,一个疯疯癫癫的声音,一个好像砂纸打磨锈铁。

    “我想我们要感谢纯血统的叛徒,茜莉斯·布莱克。没有她这么想保护自己的教子我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进来”

    “西佛勒斯,要不你动手?我记得你和她是仇敌啊”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带着复仇的快感。

    “我觉得西佛勒斯可能更想证明自己对主人依然有用,那么他把那个男孩杀了不事很好的证据吗?”

    “主人明确要求他要活的,那个男孩身上有一种罕见的魔法:牺牲护符。主人想要研究。至于那两个泥巴种女孩,跑了的那个就不用管了,剩下的这个,我想狼人芬里尔应该对人肉仍旧抱有极大的兴趣”

    “你们的主人为什么不亲自来。。。胆小鬼吗?他口口声声说根本不把邓布利多放在眼里。然后从上一次战争开始到结束,他什么时候和邓布利多交过手了,他就是。。。。。。”只听见砰的一声,那个女人发出一声沉闷的喊声,就再也不说什么了。

    “来吧,西佛勒斯。敌人的血是证明你忠诚的最好的证据”又是那个尖细的声音。温特斯心惊胆战的看着声音来的方向。

    他看到屋子里有至少5个人,哈利,还有一个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的女巫躺在地上,一个举止疯疯癫癫的女巫把他她魔杖给了斯内普。旁边那个男巫长满络腮胡,他用魔杖指着斯内普。

    “我认为我在这里对主人更有价值”斯内普没有拿那个女巫的魔杖。

    “西弗勒斯,我们打赢了就没人会追究你的错误了”一个尖细的声音,但温特斯不知道声音的来源。

    “虫尾巴,你闭嘴。如果不是你提供的那蹩脚的线索。主人怎么会失败”斯内普恶狠狠的说。

    “这里还轮不到你来定他的罪。斯内普,你最好快点行动”

    “就算我杀了这几个人,我们能跑出去吗?傲罗还有警察已经把这里监控了”。

    “神不知,鬼不觉。我知道现在的傲罗都是什么样,一群连铁甲咒都掌握不了的废物想要抓住我们是不可能的。至于那些麻瓜警察,他们的武器只会伤到无辜的倒霉蛋”

    “我们?30倍以上的人数差距,你们有接应吗?”斯内普依旧很平静。

    “没有接应,但我认为那群垃圾抓不到我的。你到底动不动手”又是那个砂纸般的声音。

    “罗恩,你想办法制造声音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温特斯小声说。

    “你的魔咒威力太大了,会把他们全炸飞的”罗恩一定是想起那个被打倒的山怪了。

    “我用变形咒”温特斯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喊昏昏倒地,然后你就冲过去”罗恩下定了决心,但依然很害怕。

    “快点”温特斯没看到那个躺在地上的女孩是谁,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奥萝拉躺在地上。

    “昏昏倒地”罗恩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后,高声喊了起来。

    “波特的朋友来了”

    “那就一块干掉”

    罗恩喊出昏昏倒地之后,温特斯立刻冲了过去。那个络腮胡的男巫的魔杖发出一道银光,但被温特斯变出的盾牌挡住了,随后盾牌在碎裂之中化成无数条火绳朝那个男巫冲了过去。然后轰一声闷响,那个男巫倒在地上不动了。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巫看见这种情况之后立刻挥动魔杖,一道绿光充斥着整个狭窄的走廊。但温特斯早有准备,他呼的一声出现在了那个女巫的身后,在那个女巫对着被打撒的幻影困惑的一瞬间变出一团带电的绳子,伴随着火光四射的噼啪声之后,那个女巫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他随后立刻消失了,只留下了斯内普一个人愣在原地。紧接着是一道蓝白色的闪电击中了斯内普。斯内普被这道闪电打飞了,像一个破烂的玩偶一样撞在了墙上,牙齿都撞掉了。然后温特斯再次出现在这个屋子中间。

    “你。。。我。。。。三个成年巫师。。。黑魔法防御术。。。”罗恩结结巴巴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起,整个过程不到20秒。

    “奥萝拉不在这里。。。。她肯定是去找教授们了”温特斯擦了擦汗,他的心脏咚咚咚的跳着。

    温特斯低着头看着赫敏。赫敏脸色白的可怕。哈利也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在他旁边是一个女巫,应该就是小天狼星了。穿着破烂的衣服,好像是各种布料缝合在一起的。

    “还少了一个,我记得那个男巫说了一句虫尾巴”温特斯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活点地图上也有虫尾巴。。。月亮脸,尖头叉子,大脚板,虫尾巴一起制作”罗恩回忆着说。

    “虫尾巴是叛徒。。。。他肯定跑了”哈利身边的女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哈利和赫敏仍旧不省人事。

    “一个大活人能跑那呢?”罗恩的魔杖指着小天狼星。

    “如果他是阿尼玛格斯呢?如果他的阿尼玛格斯是一只老鼠呢?”温特斯虽然仍旧用魔杖指着他眼前的女巫,但他却看着罗恩。

    “什么?不可能。。。。如果斑斑就是虫尾巴,他为什么一直不对哈利下手”罗恩立刻否定了。

    “那个混蛋是个彻头彻尾胆小鬼,懦夫,人渣,废物。他不会当着邓布利多的面害哈利的!”小天狼星又陷入了某种癫狂。

    “海德薇和克鲁克山还在外面。他要变成老鼠跑出去那可就太惨了”温特斯已经收起了魔杖。

    “我们现在怎么办,等吗?”罗恩看着周围。

    “另外一个女孩去找教授了。应该快回来了”小天狼星目不转睛的看着哈利,脸上充满了悔恨,自责,以及可能是对自己的恨意。

    “我停在过去太久了”小天狼星突然说。

    “你就是他教母?”温特斯看着眼前的女巫。

    “他是我教子”小天狼星喃喃自语。然后她抬头看了看温特斯。

    “好像就在昨天。。。我记得。。当时你父母赶走了一个被黑魔法污染的摄魂怪。。我在帮詹姆和莉莉疏散人群”小天狼星说着,漏出了惨淡的笑容。

    “就是这里,教授”是奥萝拉的声音。

    “我上学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这个地方”是麦格教授的声音。好像来了很多人。

    “一天就24小时,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邓布利多笑着说。

    “克鲁克山确实很聪明,没把那只老鼠咬死”奥萝拉说,她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没一会儿,一堆人进来了,好多人看身上的标志都是傲罗,其中一个人还拿着一个透明的小罐子,里面装着一截小拇指。克鲁克山走了过去把叼在嘴里的老鼠放了下来,另外两个傲罗去看赫敏和哈利的情况。

    “他们三个怎么样,莱特”

    “这两个学生没有不可逆的伤害,就是非常虚弱。他们需要立刻送到医院。那个教授。。。我监测到了极强的攻击性魔咒,他伤的很重,需要立刻送医。他肯定使用了极强的防护咒,不然他现在已经没命了”

    “那么劳烦你们两个了”邓布利多冲另外两个傲罗点了点头。然后邓布利多扭头看着他眼前的老鼠。第一次流露出一种厌恶的神情,仿佛在看一滩呕吐物。邓布利多示意其他人做好准备之后,拿起了魔杖。

    邓布利多轻轻的对着那只老鼠一挥魔杖。这个老鼠迅速起了变化,先是眼睛,然后又是躯干,四肢,耳朵。最后一个矮胖的,脖子几乎看不见,两个眼睛几乎挤在一起的人站在他们面前。

    随后,一个奥罗从小罐子里拿出了那个小拇指,把它按在虫尾巴的那个少了小拇指的手上。然后邓布利多又挥了一下魔杖,小拇指和手完美的缝合了。

    “看来我们猜的没错,小天狼星确实是停在过去太久了。以至于忘记了有一个需要她的教子”一个傲罗有些生气的说。

    “马尔兰,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赶紧打扫干净战场是重要的”邓布利多制止了那个傲罗。温特斯看着眼前的傲罗有些眼熟。

    “斯莱尔和我提起过你。我做梦都想不到你的魔法水平如此的高”马尔兰看着温特斯笑了笑,就转头和其他傲罗打扫战场了。

    “除了邓布利多教授以外没人能想到你会如此出色。我以为你会和他们开始对峙。没想到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把事情处理完了”麦格教授看了好几眼躺在地上的伏地魔的仆人。

    “他们都是谁”温特斯瞅了一眼被架走的阿兹卡班越狱者。

    “他们两个分别是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和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食死徒——也就是伏地魔的仆人里面最臭名昭著的,他们对任何不忠于伏地魔的人都会痛下杀手,而且一动手就是把一个家族屠戮殆尽”邓布利多的叹着气,脸上充满了悲伤。

    “我听见斯内普教授。。。。”温特斯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斯内普到底什么情况。

    “那是我和他的秘密。是一段很长的故事。如果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邓布利多少见的打断了温特斯的话。

    然后,邓布利多张了张嘴想对温特斯说什么,但他只是叹了口气。

    邓布利多突然说:“我已经决定给你放3天假,经历了这么多,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温特斯第一次从邓布利多利多的明亮的蓝眼睛中看到了一种说不清的痛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全球诡异时代〕〔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