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开局账号被盗,反〕〔我的黑科技图书馆〕〔南太太马甲A爆了〕〔创世血瞳〕〔带崽离婚后,冷冰〕〔完球!我的崽居然〕〔魔尊怀了我的崽[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69章 姗姗来迟的救援
    第69章 姗姗来迟的救援

    哈利看到伊莲娜冲过去没多久就听见一声仿佛来自地狱一样的嚎叫,随后是可怕的寂静。

    但他根本顾不上看窗外。哈利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按照赫敏的要求对奥萝拉的伤口进行按压止血。

    奥萝拉小腿肚上的巨大伤口在哈利和赫敏共同的努力之下终于不再流血了。她脸色惨白,身体极度虚弱的躺在三楼的病床上。

    斯莱尔则灰头土脸的靠在二楼的折叠床上,艾尔莎也在二楼,她在观察着斯莱尔的状况。

    大概10分钟之后,伊莲娜背着昏迷不醒的温特斯回来了。她上气不接下气。

    哈利一看到温特斯的脸色,就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是温特斯还有微弱的脉搏和轻微的呼吸很难相信这么白的脸是一个活人该有的。

    “他。。。他会度过难关的”哈利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根本不相信温特斯能再次醒过来。那种腐蚀灵魂的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

    “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伊莲娜突然惨笑了一声。

    “罗恩。。。我没来得及想他”哈利一说起罗恩好像整个人都塌下去了。自从来到这个岛屿,先是冷的不正常的海风,又是巨型狼人,然后又是发疯的独角兽和长着獠牙的野兔。。。他已经没精力再去想罗恩了而且他也不敢去想。

    “奥萝拉的伤口很明显是外伤。她怎么搞成那样的”伊莲娜的眼睛一直盯着温特斯,她一动不动,像个雕塑一样。

    “一个发狂的独角兽,它的蹄子上有一片刃骨一样的东西。。。我们当时正在对付一个长着獠牙的野兔,那个野兔想山羊一样巨大。。。奥萝拉把我推开了,然后那个发疯的野兽重重的伤到了她”哈利根本不敢去想如果当时奥萝拉反应慢一点他会怎么样。

    “为什么不制作一个黑暗魔力的容容器,这样我们就没必要来这个见鬼一样的岛屿了。我们完全可以同那种容器里的黑暗魔力来保证那些教学工具的状态”哈利咒骂了起来。

    “如果泄露怎么办——奥萝拉的状态已经稳定了,如果不是你全力按压止血奥萝拉就很危险了。斯莱尔的骨折比我想象的要轻不少——我去地下室拿吃的东西”赫敏从楼上下来,一脸的疲惫,然后她又马不停蹄的去地下室了。

    “我认为完全能处理的”哈利不以为然。

    “那如果泄露在海上呢?整个南部的海港还要不要了”伊莲娜一直盯着温特斯。

    “好吧,你们说的对”哈利放弃了。

    “都饿了吧,吃点东西吧”赫从地下室抱上来个装满黑巧克力长条的锡纸盒。

    “而且,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罗恩在哪,我记得壁炉之间可以联系”赫敏非常担心罗恩的处境,如果邓布利多教授没能及时赶到的话。。。。

    “不能,我们现在绝对不能使用壁炉去联系外面。这么大的阵势,又是军舰护卫,又是魔法生物探路,结果出了这么严重的意外。我绝不相信这是偶然”哈利坚决的说。远方传来的狼嚎声让他毛骨悚然。

    “要联系外界可以,等我们出去了再说。。。。至于罗恩。。。他的运气一直非常不错”哈利说到罗恩这个名字的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等这几个病号恢复了就能去找罗恩了”伊莲娜表情很平静,但哪怕瞎子都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强烈的恨意。伊莲娜这种引而不发,但是处于暴怒之中的状态把哈利和赫敏吓到了。

    “伊莲娜,现在不是大发雷霆的时候。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哈利看着伊莲娜说,但他一想起罗恩就感到他的内脏在不停的抽搐。

    “我知道,我不会干出傻事的,尤其是敌人希望我干的傻事”伊莲娜恶狠狠的说。如果不是温特斯还有虽然微弱但很平稳的生命体征,她真的不相信躺在沙发上的是个活人。

    “饥饿会影响正常的思考”哈利说着把一长条黑巧克力给了伊莲娜。

    “谢谢”伊莲娜语气平板的说。

    “哈利,有伊莲娜看着温特斯就足够了。你对黑魔法的了解可远比不上你对霍格沃茨的了解。我需要帮手”赫敏异常迅速的吃完了2根黑巧克力,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有什么事情立刻叫我们”哈利说完就和赫敏看另外两个病号去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人为的话,我觉得那个人最好期望温特斯没什么问题”赫敏小声说。

    “我对伊莲娜了解不多,但从她刚才的神情来看,相比于把那个人扔到阿兹卡班,她可能更想把那个人喂了蛇怪”哈利从伊莲娜的眼睛中读出了强烈的恨意。

    “也许是摄魂怪”赫敏笑着说。哈利也跟着赫敏笑了起来。

    由于奥萝拉失血过多,所以他们决定先去看看奥萝拉。哈利跟着赫敏到了奥萝拉的病床边,奥萝拉已经恢复了一些。

    “我弟弟呢”奥萝拉第一句话就是是问温特斯怎么样了。

    “他只是有些虚弱——”哈利本想撒谎,但奥萝拉一眼就看穿了。哈利只能实话实说。

    “他会没事的,对吗?”奥萝拉带着哭腔说。

    “伊莲娜对黑魔法的了非常深刻。。。温特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赫敏安慰着奥萝拉。

    “现在是伊莲娜在看着他?”奥萝拉平复了一下心情不安的问。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伊莲娜在眨眼,我以为她被石化了”哈利希望奥萝拉能开心点。赫敏告诉他,对奥萝拉这种重伤员来说,剧烈的情绪波动可不是什么好事。

    “伊莲娜和艾尔莎把我们几个送到安全屋之后,她就头也不回的去找温特斯了。大概10分钟之后——我也说不准,但确实没过多久,她就背着温特斯回来了,从这个安全屋到我们遭遇灵魂之主的地方差不多5千米远”哈利说的非常详细

    “我想去看看我弟弟”奥萝拉虚弱的说。

    “伊莲娜对——”赫敏狠狠的踩了一下哈利的脚。

    “那来吧,小心点。你的伤口可能会崩开的”哈利疼得咬了一下嘴唇说。

    他们扶着奥萝拉往楼下走,走到快到一楼的时候奥萝拉突然停住了。她一眼不发的从楼梯上看着温特斯。

    “怎么,你没事吧”哈利担心的问。

    “我没事。。。你们两个能不能带我回刚才的地方”奥萝拉看见温特斯躺在沙发上昏迷不醒,脸色极差。而伊莲娜像个雕像一样坐在温特斯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温特斯。

    “放心了吧?”哈利说着和赫敏一起把奥萝拉扶回病床。

    “有什么事情立刻叫我们”赫敏看奥萝拉不在那么激动之后,就拉着哈利去看斯莱尔了。他们来到斯莱尔所在的房间之后,他们都被斯莱尔惊人的好胃口惊呆了。他一个人吃掉了15根黑巧克力。艾尔莎居然在斯莱尔的带动之下,一次吃了10根黑巧克力长条。

    “这个黑巧克力是什么牌子的,味道真的不错”斯莱尔百无聊赖的问。

    “嗯。。。现在确实不是减肥的时候——唯一的问题我们的储备是还多吗”哈利的肚子叫个不停。

    “500罐海虾罐头,至少200袋脱水牛肉干,还有数不清的面包,鸡蛋,罐装牛奶,火腿肠,这种黑巧克力我没仔细数因为太多了”赫敏立刻说。

    “不行了。。。我必须去一趟地下室。。我太饿了”哈利狂奔了出去。

    “所有东西都拿点”艾尔莎大声说。

    “只要我能拿的动”哈利急忙喊到。

    哈利到了地下室,他用开锁咒把门打开了。果然和赫敏说的一样,食物,药品,把这里铺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他都拿了些。然后就返回二层了,艾尔莎把一些吃的东西送给了奥萝拉。

    “她没什么胃口,显然她在担心温特斯。但我告诉她如果她就这样垮了的话,万一温特斯有出现什么意外,我们就彻底手忙脚乱了,然后她就开始吃东西了”过了好一阵,艾尔莎才回来。

    “奥萝拉哪里需要两个人盯着”哈利被噎住了,脱水牛肉干非常的硬。

    “我和你看着她,因为当时是你给她按压止血的”赫敏看着哈利说。

    “那没问题——我忘拿水了。。。这牛肉干真的一点水分都没有”哈利被噎的非常难受。

    “我这里有牛奶”斯莱尔把一个罐装牛奶扔给了哈利。

    “太谢谢了”哈利仿佛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看着那罐牛奶。

    迅速补充完能量之后,哈利和赫敏去看奥萝拉了。她比原来的状态好了不少,但神情非常沉闷。哈利本来想问,但赫敏立刻阻止了他。

    第二天早晨哈利昏昏沉沉的醒来,他一睁眼就看见奥萝拉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柜胖的木板上看着8年前的杂志。

    “你能不能去看看温特斯怎么样了”奥萝拉依旧红着眼睛,恳切的问。

    “当然”哈利立刻从铺在地板上的毯子上爬了起来。

    他到了一楼之后发现温特斯已经醒了,但非常虚弱。不管怎么说脸色确实比昨天好了太多。他头上全是水。赫敏已经烧了一壶开水。

    “你怎么样,奥萝拉非常关心你”哈利赶忙问。

    “感觉像得了一场严重的肺炎,我现在浑身酸疼的要命,我姐姐呢?”温特斯脸上出现了少见的黑眼圈。看来他昨天一直没休息好。

    “她比我醒的都早——你头上的水怎么来的。。。昨天没下雨啊”哈利疑惑的问。

    “我猜伊莲娜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我晚上11点醒来的时候伊莲娜在沙发旁边放了一大桶冰凉的水”

    “温特斯零点的时候突然发起高烧了。我给他服用了一些退烧药之后,发现他的体温总是在不停的反复,虽然没有温度计,但是我能感觉的出来。

    然后我发现每次温特斯温度升高的时候,他的魔杖都会发出一阵非常奇怪的鸣叫,非常空灵。实际上从他第2次体温上升的时候,伊莲娜就在盯着他的魔杖了”

    “哈利肯定知道”伊莲娜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

    “凤凰的鸣叫?”哈利立刻说。

    “回答正确”温特斯疲惫的说。

    “然后伊莲娜就认为这不是什么疾病,而是短时间内接触大量黑暗魔力导致的。

    然后她就一整个晚上不知疲倦的用凉水给温特斯物理降温,最后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回奥萝拉的病房休息去了”赫敏眼中虽然也有血丝但没伊莲娜那么严重。

    “然后这个病号——大名鼎鼎的温特斯·瑞诺。凌晨5点突然醒了,说饿的不行,想找东西吃,不然我能勉强打个盹”伊莲娜没好气的说。

    “我已经足够小心了,你的呼噜声非常的大,我以为你睡得很沉”温特斯辩解着,他当时蹑手蹑脚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他刚走两步就听见伊莲娜说给她带一罐牛奶,把他吓坏了。温特斯没见过呼噜声那么大但是睡得这么浅的人。

    “你应该试试悄无声息这个咒语”赫敏笑着说。

    “我怎么知道她睡眠那么浅”温特斯抱歉的说。

    “温特斯,我怎么说呢。。。你当时的状况谁敢安心的一觉睡到天亮。。。如果不是你还有微弱但平稳的生命体征我真的以为你已经没命了”哈利严肃的说。

    “这么严重吗”温特斯惊呆了。

    “如果没这么严重,我何苦整整一个晚上看着你呢?我当时每15分钟就醒来一次看看你的状况”伊莲娜疲惫的笑着说。

    “但我没有那种。。灵魂离体的感觉。。我就是在不停的做噩梦。。。很可怕的噩梦”温特斯实在不愿意回忆起那些可怕且离奇的梦境。

    “梦见你的家人都出事了”伊莲娜委婉的说。

    “好吧。。。。你猜对了。。。我梦见我回家了,然后看到他们。。他们毫无生气的躺在地板上。。。然后我看见窗外闪过了一个模糊的黑影,然后我就拿着魔杖冲了出去,我想要报仇。。。但我刚到门口就感到他们又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他们就开始和我说话”温特斯突然发现他好像不在太过惧怕看到那种景象了。

    “梦里的我都说了什么”奥萝拉一瘸一拐的从楼上走了下来,温特斯本来想过去搀扶,但他刚起来就感觉头晕目眩。

    “你快躺下,你从零点一直烧到凌晨4:18。你最好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足足瘦了一圈”伊莲娜立刻扶住温特斯让他靠在沙发上。最后是哈利赶忙跑过去,防止奥萝拉摔倒。

    “你说你的灵魂会在不远的地方陪着我”温特斯只记得这一句话,其他的都记不清了。

    “我确实是在不远的地方陪着你——你在一层,我在三层”奥萝拉感到自己基本上恢复了,但小腿肚还是时不时的隐隐作痛。奥萝拉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罗恩呢,我没看到他”温特斯费劲的把干柴一样的牛肉干咽了下去。

    “我觉得还是等你,奥萝拉,斯莱尔这几个伤员彻底恢复了之后再谈其他的。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军舰护卫,魔法生物探路的情况下,能出这么严重的意外。。。我相信罗恩总是被好运眷顾”谈到罗恩的时候,哈利的神情立刻变得非常痛苦。赫敏神色黯淡的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这种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斯莱尔在艾尔莎的搀扶之下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一层。

    “等温特斯他们彻底恢复了,我们就立刻恢复对外界的联系”艾尔莎非常赞同哈利的意见。

    2天之后,在温特斯,奥萝拉,斯莱尔彻底恢复之后。哈利鼓足勇气使用壁炉对外部发出了信息。这也是他们滞留在这个诡异的岛屿上4天后,第一次对外界联系。第一个回应他们的是罗恩。

    “罗恩?你在哪里”哈利大声喊着。

    “我也不知道我在哪,碰到那个。。对,梅兹漩涡之后。。我就被传送到这里了,我醒来之后就看见离我20米的地方是安全屋。。还有,拉文德·布朗,纳威,西莫都在这里。。。不得不说,这里的食物都很好吃”罗恩的话让哈利放心了一点。

    “你们没和傲罗应急处理办公室联系吗”罗恩通过壁炉惊讶的问。

    “没有,我根本不相信军舰护送,魔法生物探路的情况下会出这种意外”哈利低沉着说。

    “你或许是对的,那么我给那些救援的傲罗带路。这里显示你们的安全屋在赛特河的西南面20km的地方。。嗯。。。是第42——”罗恩的话被什么声音打断了,然后——

    “邓布利多教授”罗恩兴奋的声音从火焰中传来。

    “看来我打断了你们的远程会议了”邓布利多的声音好像具有魔力一样,彻底驱散了他们心中所有的疑虑和恐惧。

    “你们快走吧,长期待在一个地方对你们这个年龄的身心发展没什么好处。对了,你们几个——”邓布利多教授的脸从火焰中显现。

    “你们几个安心等我过去。我非常欣赏哈利的决定,这是一个非常理智且充满智慧的决定”

    5分钟之后,温特斯他们看到了期待许久的救援队。

    由邓布利多教授带着的傲罗应急小队。斯莱尔的父亲,伊莲娜的父母,艾森夫妇,格兰杰夫妇,畏斯莱夫妇,艾尔莎的父母,哈利的教母都在里面。

    他们有惊无险的结束了这场旅程。分别前他们说的最多的是:常联系,9月份再见面。

    哈利的教母在知道温特斯为了掩护哈利,赫敏,罗恩,奥萝拉撤退,孤身一人直面灵魂之主的时候,她先是愣了半天之后,然后用力握着温特斯的手说:

    “我看到了你的父母,他们就活在你的心里”

    随着时钟的指针逐渐靠近11点,他们在怎么再依依不舍,也要分别了。艾森夫妇在车上不停的感谢伊莲娜对温特斯的照顾,伊莲娜非常不好意思说,温特斯是她的好朋友。而伊莲娜的父母这严肃的表示,如果是人为的话,这个人是跑不掉的。

    “好吧,真够凶险的”莉迪亚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感叹的说。

    “是啊,但也就这么挨过来了。现在想一想好像也没那么可怕”温特斯看着远处的风景,他对未来已经不再恐惧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  ?明天修改一部分。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诸界第一因〕〔宇宙职业选手〕〔全球诡异时代〕〔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