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重生后,全京〕〔核动力剑仙〕〔我有一卷降妖谱〕〔谍云重重〕〔无良神明与不存在〕〔傲世潜龙〕〔首富从盲盒开始〕〔开局交易宇宙战舰〕〔道断修罗〕〔好莱坞的驱魔道长〕〔病毒王座〕〔黑雾之下〕〔致命捕诱〕〔离婚后,我成了霸〕〔娇妻难追:靳太太〕〔钢铁蒸汽与火焰〕〔会不会攻略反派啊〕〔随身博物馆〕〔红色莫斯科〕〔宠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格沃兹在平行世界 第93章 艰难的复苏(一)
    第93章 艰难的复苏(一)

    莉莎·克拉尔下定决心之后事情就好办的多。马萨斯医生把邓布利多教授带来的溶液分成了10份,在他把这些溶液输入克拉尔先生之前,莉莎提出想要再见一面自己的丈夫。

    “我不确定在这么干之后,他还——他会不会怪我”克拉尔夫人现在全力避免谈及死亡。

    “当然,夫人。我非常理解你的想法,毕竟这是我们从没想过的治疗方案。说这种疗法是豪赌一场是很恰当的”马萨斯医生表示非常理解克拉尔夫人的想法。

    “如果你们想——我是说如果你们不嫌糟心的话就进来看一看,好像自从我们认识之后,你们的圣诞节假期就总是被各种意外填满”克拉尔夫人惨淡的看着温特斯一家。

    “走吧温特斯,我想克拉尔先生也非常想见你,你们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你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很深刻的”玛丽轻声说。

    “当然——我是说我们去看看吧”温特斯感到有些尴尬。

    马萨斯医生把他们带到了克拉尔先生住的病房。温特斯一进门就闻见刺鼻的消毒水的气味。

    克拉尔先生正带着氧气罩,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整个人瘦的脱相。他身上插满了管子,这些管子把他的身体和一台巨大的机器联系在一起。

    那台巨大的机器在克拉尔先生的右边。在这台机器的上部有一个类似于电视的显示设备,这个设备显示着好几条曲线,好像是心跳频率,呼吸频率,还有一个是氧气的符号,温特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义。

    “那是血氧饱和度,这是生命维持系统,克拉尔先生的生命全靠这个机器来维持——孩子,旺盛的求知欲是一种难以保持的品质”马萨斯医生淡淡的笑着。

    温特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他看着眼前的克拉尔先生。

    温特斯一想到克拉尔先生此时在某种意义上不算是真正的活着就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他感到浑身不舒服。

    片刻之后,莉莎走到了洛克的病床前,她目不转睛的看了洛克一会儿说:

    “除了克雷恩,其他人先出去吧,洛克身上出了好多汗。阿不思,马萨斯医生,你们能不能给我3分钟时间,。还有,能不能留下几个护士帮我”莉莎强忍着泪水问。

    “您——”

    莉迪亚狠狠的踩了一脚温特斯然后说:

    “当然,客随主便”莉迪亚虽然非常疲惫,但仍不失敏锐。

    “好了,我们先出去吧。。。唉。。。”马萨斯医生不停的摇头。

    “你踩我干什么。。。好疼”温特斯低声抱怨着。

    “你是不是想说可以用魔杖,然后念个咒语”奥萝拉立刻问。

    “对啊,有什么问题啊”温特斯不满的问。

    “所以,为什么巫师跳舞的时候仍要看着对方的眼睛,用魔杖变出两个高水平的幻象不行吗?

    根据现有的魔法理论,巫师的魔力来源于灵魂,两个由魔力聚合成的幻象幻象在某种程度上是灵魂互动——你能不能解释清一下为什么巫师跳舞的时候仍要求看着彼此的眼睛”奥萝拉看着温特斯。

    “我。。。。我怎么知道”温特斯郁闷的说。

    “因为巫师也是人,我没听过有人一辈子和虚无缥缈的存在打交道,就算是天体物理学家,他们研究的东西也是实际存在的。

    克拉尔夫人过去一段时间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她是在守着一个名叫洛克·克拉尔的机器,而不是克拉尔先生,她希望能通过物理上的接触来驱散这种虚无感”莉迪亚闭着眼睛,低声说。

    莉莎·克拉尔虽然说着给她三分钟时间,但当她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30多分钟了。莉莎的儿子克雷恩搀扶着她,从洛克的重症监护室里走了出来。

    也许是错觉,温特斯居然看见克拉尔夫人的头发变白了。

    “阿不思,马萨斯医生。。。不管什么结果我都接受——谢谢你们”莉莎虚弱的说。

    “来吧,赫摩斯,这是一场我们必须赢的豪赌”邓布利多轻声说。

    “有您在,我不发愁胜率——莫尔兰斯,我认为您需要休息,这里有邓布利多教授呢了”马萨斯医生在安慰莫尔兰斯。

    莫尔兰斯此时一句话都没说,他只是看着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好像洛克会随时从那个房间里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来一样。

    “赫摩斯,我了解我的老伙计,当他支撑不住的时候,他是会自己休息去的”邓布利多担忧的看了一眼莫尔兰斯,就和马萨斯医生一起去重症监护室了。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他们在极度不安的氛围下回到了刚才的套房。

    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温特斯此时已经是头重脚轻,他真的很想席地而睡。

    “莉莎,我想现在最需要休息的人是你。如果你也垮了,你的孩子们该怎么办。

    “请原谅我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如果——我是说如果洛克真的出什么意外的话,你就是你的孩子们唯一的依靠了”玛丽握着莉莎的手。

    “我们长大了——”

    “闭嘴,莱斯。我只是——我不明白”莉莎神情恍惚的看着玛丽。

    “莉莎,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垮了,你看你现在都有白头发了”玛丽从克拉尔夫人的肩膀上拿起一根,长长的白头发。

    克雷恩显得非常吃惊。

    莉莎看着眼前的白发,过了好一阵她才说: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但你的孩子们仍旧需要你,尤其是这种情形之下——他们都还太小了”玛丽认真的看着莉莎。

    “你是对的,玛丽。我确实需要休息,但——”

    “但你不放心让我暂时看着你的孩们?”玛丽微笑着问。

    “不,我的意思是你不累吗?”莉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累,当然很累,但没你累”玛丽点着头说。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

    玛丽立刻打断了莉莎的话:

    “没有什么亏欠的问题,莉莎——如果硬要说谁亏欠谁的话。。。你欠你的大脑整整两天的充足的睡眠——有什么情况,我会立刻通知你的”玛丽不停的安慰着莉莎。

    莉莎注视着玛丽,然后她的神情渐渐放松。突然,莉莎迅速变得虚弱,疲惫,她的脸上呈现一种病态的灰白色。

    凯恩他们看见自己母亲变得如此虚弱都目瞪口呆。莫尔兰斯不停的揉眼睛,吸鼻子。

    “我去休息,但你们无论闯下什么祸我都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你,伊莲娜。我不想看到我一睁眼发现自己飞到了平流层”莉莎少见的看着玩笑。

    “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伊莲娜气呼呼的抱着双臂。

    “有我呢,在她把整个医院炸飞之前,我会先被她炸到平流层”温特斯立刻说。

    伊莲娜听见温特斯的话之后不甘示弱的回击着:“对,在我把你炸飞之前,你会把厨房烧了”

    “我最多烧厨房,你会炸飞整个医院”温特斯不落下风的回应着。

    “最多烧厨房?我没记错的话,你在二年级的时候差点毁了霍格沃茨的一层楼,那个黑魔法腐蚀了一大片天花板”

    “那也没你巧取豪夺过分”温特斯这句话刚说完就看见伊莲娜以一副理所当然的面孔说:

    “什么巧取豪夺,那是我应得的”

    “巧取豪夺?”克雷恩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卡莱的水晶球,你忘了吗?”莱斯摇着头说。

    “啊——我这脑子——嗯。。。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吗”克雷恩有些回避这个事情,毕竟这件事情就是伊莲娜仗着自己魔力强大故意欺负人。

    温特斯当然明白伊莲娜的哥哥们在想什么,正当他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玛丽拍了拍手说:

    “我想你们都很累了,好好休息才是眼下最重要的。纠结于过对眼前没什么帮助——莉莎,你是我们当中最需要休息的”玛丽真诚的看着克拉尔夫人。

    “辛苦你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

    “我说了,我们之间不存在什么亏欠的问题——但,你欠你的大脑很多很多”

    莉莎点了点头,之后迈着疲惫的步伐去了自己的房间。

    “你们呢?真的在这里耗时间吗?”玛丽看着伊莲娜和她的哥哥们,还有另外两个陌生的女巫问。的人问。

    “艾森女士,那你呢?自从你来了这里就没怎么休息过”林克的声音变得非常嘶哑。

    “我当然也非常疲惫,但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的过去几十个小时的时间内经历了巨大的煎熬,因此你们远比我更需要休息”玛丽说话的时候声音里透着疲惫。

    “我不会去休息的,我在这里打个盹就行”伊莲娜很固执。

    “那你能不能帮我翻译古代资料呢?——冰霜翻译官”温特斯有些蔫坏的看着伊莲娜。

    “你这个混球,你刚才说什么?”伊莲娜气的跳了起来。

    “妈,你看伊莲娜真的不用休息,她精力充沛的很——唉,没打到”温特斯敏捷的躲过了伊莲娜挥过来的拳头。

    “好了,我看到了,你看着伊莲娜不要让她以前那个病再复发了就行”玛丽疲惫的笑了笑。

    “这样耗着也没什么意义,走吧兄弟们,或许我们打个盹之后爸爸就醒来了——没有邓布利多教授做不到的事情”克雷恩疲惫的说。

    没一会儿客厅里只剩下温特斯和伊莲娜了。此时伊莲娜正在气呼呼的坐在温特斯的对面。

    在温特斯讲了一大堆笑话之后,伊莲娜还是不为所动的继续生气之后:

    “好了,我错了,你再生气的话,该有一堆人收拾我了”温特斯投降了。

    “谁能收拾你——一个把灵魂之主的外壳打裂的人”伊莲娜沉闷的说。

    “我妈——也是我养母,还能是谁”温特斯立刻说。

    “那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但你必须严肃的道歉”伊莲娜有些得意。

    “严肃的道歉?写检讨?你要多少字的”温特斯拿出了魔杖。

    “我没记错的话,要道歉最起码要鞠躬吧?那你不要站在桌子后面”伊莲娜严肃的说。

    “那我站在那?”温特斯突然感到大事不好。

    “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伊莲娜得意的说。

    温特斯心惊担颤的走了过去,他还没走到制定位置,伊莲娜猛的捏住了他的脸。

    “你要再气我,别怪我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艾森夫人”伊莲娜的脸上浮现着得意和好像是喜悦的神情。

    “有事情好商量——你这没法让我道歉了”温特斯的脸被捏的生疼。

    “道歉?不必了,反正你以后也不敢气我了”伊莲娜有些得意的笑着。

    “我——我认输,算你厉害”温特斯揉着脸说。

    伊莲娜看着温特斯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

    正当凝重的气氛逐渐减轻的时候,套房的门被敲响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全球诡异时代〕〔宇宙职业选手〕〔诸界第一因〕〔神秘之劫〕〔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