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本善良之崛起〕〔再世:超凡之路〕〔翔凤归梦榻〕〔绝世天骄〕〔贴身兵王的总裁老〕〔盛少,情深不晚〕〔重生八零:首长,〕〔带着空间回六零〕〔坏坏王爷狠狠吻〕〔重生学霸:墨少请〕〔地产之王〕〔听说我死后超凶的〕〔总裁宠妻套路深〕〔我曾以不正当的名〕〔甜妻难追:总裁老〕〔我的超级庄园〕〔文骚〕〔湘信有鬼〕〔李教授的首尔悠闲〕〔星际淘宝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59.第五十九章
    这一拳,叶大郎打的算得上是结结实实,一点水分都没有掺。

    叶二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躲都忘了躲,也是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叶平戎的拳头可不想是平常人那般,格外有劲,尤其是现在没有想着给他留什么面子,便用了五分力。

    之所以是五分,是因为叶平戎还没想要他的命。

    叶家大郎若是使了全力,可是能一拳打死一头牛的人物。

    只是这五分力的一拳下去,也直接把叶二郎打的趴在地上,满嘴都是血。

    咳嗽两声,叶二郎红红的嘴里吐出了一颗白白的牙齿。

    这吓坏了叶二嫂,她手里还紧紧的抱着银子,可是人却朝着叶二郎扑过去,眼睛瞪着叶平戎:“你这是做什么,要打死他吗!”

    叶平戎神色淡淡的收回了拳头:“我若想打死他,他抗不过一拳。”

    叶二嫂气的眼睛发红:“好歹……好歹二郎是你一奶同胞的弟弟,是要传承你叶家香火的,你怎么能……”

    “刚才,我们已经不是兄弟了,白纸黑字红色手印,谁也别赖账。”叶平戎依然很平静,好像刚刚突然打人的不是他一般。

    如今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平头百姓,身负提辖职责,背后站着的是端王爷,哪怕是为了王爷着想,他做事情也要三思而后行,不能逞匹夫之勇。

    今天这一下,他也是早早便想好了,故而只是一拳,并没有做其他的。

    瞧着叶二郎被打的爬不起来,叶平戎站在那里,气定神闲:“打你,是因为你坑我的妹。”

    此话一出,叶二郎连咳嗽的力气都轻了,叶二嫂也是眼睛左右,比起刚刚的泼辣,如今的她显得有些安静。

    叶平戎的声音却没有停顿:“这个女人是你自己娶的,有坏心不假,但你才是真的狼心狗肺。如今我和你之间的情义断绝,有文为证,可是妹……”

    “妹还是我妹,我不会不认她的。”叶二郎满嘴是血,起来有些狼狈。

    叶二嫂刚想问他还要认那拖油瓶干什么,转而又想到叶娇如今可是祁家二少奶奶,以后有享不尽的金山银山。

    这叶大不过是个药铺护院,到底只是个手底下人,当不得什么数,分了就分了。

    但那之前在他家吃白饭的叶娇可是有个好夫君,光凭着之前祁家在过年时给他们运来的那一筐子蛋肉,叶二嫂就觉得不该绝了这门亲戚。

    与是叶二嫂闭了嘴巴,还在心里想着,相公还是见识多,叶娇要认,当然要认!

    叶平戎却没理他,隐藏住了眼睛里的一抹狠厉,依然语气平和:“妹是我的妹,不是你的了。如今你收了钱,便是绝了亲戚,我打你这一拳,也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娇娘打的。”

    叶二郎一懵:“娇娘从未怨我,为何……你要替她打我?”

    “娇娘是个人,不是菩萨,她也没有那菩萨金身,不明出来,那是娇娘心地纯善,你却变本加厉的欺负她,那是你好似豺狼。”叶平戎把文重新放进怀里,“这一拳头就当娇娘还给你的,以后你和她也没有干系了,莫要让我再瞧见你去找她麻烦,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

    这话一出,叶二郎的脸就白了。

    到底,他还是想要过好日子,可是这好日子到底从谁那里来,叶二郎在心里留了退路。

    叶大郎在他来是靠不住的,一个药铺护卫能有什么银钱?

    叶娇却不同了,叶娇从未对他恶语相加,也从没真的拒过他什么,叶二郎就想着,没了大哥,可是以往一直都没了大哥,他还是过着日子,这次也只要哭一哭就罢了,等以后没准儿时间久了,大哥就能忘了这事儿呢。

    妹就不一样了,叶娇加进了富户人家,祁家又会做人,哪怕自己不上门,祁家逢年过节也不会忘了自己家。

    偏生这次叶大郎点破了,透了,明摆着以后三家之间都不会有所牵扯!

    那……自己想要那妹当退路,可这退路眼瞅着就没了。

    叶二郎想自己不乐意,但是瞧瞧叶平戎的铁拳却又不敢。

    他嘴里还流着血,左脸颊疼得厉害,这一拳头打的他发懵,再加上叶平戎的话断了他的念想,一时间叶二郎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何反应。

    叶二嫂则是想要闹,想要吵,但怀里的银子还沉甸甸的。

    瞅瞅这个凶神恶煞的叶平戎,叶二嫂生怕自己吵闹了会把银子吵没,也就没了话。

    叶平戎越发瞧不上他们,转身要走,到院门的时候才回头,丢下了一句:“叶二,我出了这院门以后,你我二人兄弟情义断绝,从今往后,荣辱互不牵扯,死生互不相干。”

    这次,叶平戎走的毫无留恋,相反,还有些解脱的感觉。

    走出了院门,他还能听到身后叶二嫂安慰叶二郎:“不过就是个护卫,除了一膀子力气能有什么本事?这些银子可不少,想来他也掏光了家底,你就好生收着,做做生意,还怕没有前程?”

    模模糊糊的,还有叶二郎的哭声。

    以前若是叶平戎听到弟弟哭,只怕要立刻跑过去心疼的问问怎么了,可这一次,他却只想要笑。

    心里想着笑,脸上就真的笑了出来。

    叶平戎步调轻快的离开,没多久就碰到了刘荣。

    脸上笑容一顿,叶平戎微微皱眉低声道:“你怎么在此处?你这般跑出来,王爷王妃身边岂不是没有人顾着了?”

    刘荣忙道:“叶提辖,这可不是我自己要出来的,是王妃让我过来瞧瞧你,怕你闹出什么事情。”

    叶平戎微微挑眉:“怎么?你还怕我打死人不成。”

    刘荣嘿嘿笑笑,心里却想,怎么不怕?这个杀神可是个见血不眨眼的主儿,真的闹出人命来可不是事。

    叶平戎却是神色平静的着他:“我比你还清楚现在该做什么,王爷大事未成,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若是以后王妃问起,你便这么回她,王妃自然知道我的意思。”

    大事,什么大事?

    自家王爷不是天天心心念念当个闲散王爷吗?这事儿听着也不大啊……

    不过刘荣是个没什么太多心眼的人,也挺得开的。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只管记下了叶平戎的话,瞧见叶平戎走远,他赶忙追上去问道:“提辖,你直接去找王爷吗?”

    “你先回去,好好保护主子们,我要去见见我妹妹……不,还是先回去吧,王爷那边耽误不得。”

    “那令妹那里……”

    “有妹夫照顾,我是放心的。”

    这边,叶娇已经和祁昀一起返回了祁家。

    叶平戎只是带了信过去,告诉他们一切顺利,却不知道自己这一封信让祁昀觉得叶二识相,也懒得再他身上耗费时间,算是间接地免叶二郎一灾。

    出了正月后,一切都是顺顺当当的,无论是祁昀的商铺还是药铺,一切起来都格外顺利。

    祁明也开始了县考,连考五场,每场祁家都会让人去作陪,传回来的话儿祁明考得不错。

    这该是高兴的事儿,可是祁昀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这段时间来叶娇都显得格外困倦,总是不定时的就要睡一觉。

    晃晃悠悠的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叶娇的嗜睡不仅没有缓解,反倒越来越严重。

    今儿出门本来是去董氏那里花草,等回来时在马车上叶娇就睡了个结结实实,下车的时候虽然醒了一阵,自己走回去的,但是进了屋子又是踢了鞋上床睡觉,起来困倦得很。

    这般模样终于让祁昀担心,偏偏叶娇除了睡其他的都没什么异样,祁昀也不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只能叮嘱着铁子:“你记着,去请李郎中过来给娇娘瞧瞧。”

    无论出了什么事,总归是让人他才能安心。

    铁子正要应下,便听祁昀道:“别太急,若是有人问起,莫要是给娇娘请的,只给我请的就是了。”

    铁子只是一想就知道了缘由。

    请郎中上门终究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祁家这种日常出现在旁人谈资里面的富庶人家,就算只是请郎中上门问问平安,怕都会被旁人背后好一番揣摩。

    祁昀这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带,他反正平时没少被人要死了,再多两次也没什么,总好过这话落到叶娇头上。

    这时候叶娇揉揉眼睛醒了过来,铁子知趣的退出去,祁昀也笑着她:“睡得可好?”

    叶娇瞧着他,打了个哈欠:“好着呢,”刚完,叶娇就坐起来,“误了晚饭吗?”

    祁昀被她逗得直笑:“没有,娇娘安心吧,这天还亮着呢,怎么能误了晚饭?我让厨房炖了排骨,正好晚上吃。”

    叶娇跟着笑,伸手就抱他。

    祁昀也由着自家娘子抱,拍了拍她的后背,叶娇则是昂头去他的眼睛,瞧着就笑,祁昀也闹不清楚自家娘子在笑什么呢。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闹的声音。

    这祁家虽然只是富户,并非那些高门大院,可是规矩还是很好的,若非出了大事寻常事不会这般突然吵闹。

    祁昀微微皱眉,想要起身去,但是他被叶娇抱了个结结实实,没辙,只能对着素道:“出去瞧瞧。”

    素立刻跑着要出门去,结果一开门,就瞧见铁子跑了回来。

    “前面闹什么呢?”叶娇没有松开祁昀,只是探头问道。

    铁子喘着气,也顾不上是不是打扰他们了,大声道:“二少爷,二少奶奶,大喜!三少爷的县考过了!是……是头名,叫……案首,对,案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