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学霸娇〕〔大佬一直爽〕〔从漫威开始的无限〕〔凰帝招夫〕〔重生八零:首长,〕〔都市最强仙帝〕〔奇迹的召唤师〕〔万古邪帝〕〔时先生,来日可期〕〔问武〕〔叶浩天姚贝雪〕〔大咖传奇〕〔震痛随笔〕〔我老爸是世界首富〕〔无限之憧憬〕〔美女总裁的贴身保〕〔盛世宠妻:帝少,〕〔月窟传说〕〔英鸾〕〔一世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64.第六十四章
    叶娇怀胎,这是府上的大事,除了庆贺,柳氏还专门叮嘱了李郎中常来给叶娇瞧瞧,以免有了差错。

    加上叶娇这是头一遭,柳氏吩咐府上的人都要谨慎一些,不能冲撞了,还叮嘱厨房,注意平时做的吃食,不要有所忌讳让叶娇伤了身子。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叶娇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除了贪睡些,其他的一点异样都没有。

    旁人都会害口干呕的症状她是半分没有,明明腹中多了个生命,可是叶娇还是该吃吃该睡睡,日子过得舒坦得很。

    李郎中也觉得惊奇,偏偏脉象显示,叶娇身子康健远胜旁人,而且气血很足,完全不需要吃补品,就像是她自己能给自己补似的。

    柳氏便私底下常常跟着祁父念叨:“咱们娶来的这个二儿媳妇就是有福气的很,有孩子还能这么舒坦的我可就瞧见过这么一个。”

    而方氏也是瞧在眼里,晚上睡觉前跟枕边的祁昭道:“弟妹如今这样,可比我当初怀着石头的时候强多了。”

    是羡慕,其实也有些吃味。

    祁昭听得出方氏的意思,他也知道方氏的脾气。

    在外人面前,自家娘子最是维护自家人,可是关了门,却又喜欢和别人比。

    方氏如今和二弟妹亲近了些不假,可是想着自己之前的辛苦,如今叶娇却是事事顺利,她心里就有了别扭。

    不过这次祁昭却没有反驳她,反倒是多了疼惜。

    祁家大郎并不是那种完全不体贴娘子的男人,相反,在方氏害喜最厉害的时候,他几乎是天天守着,自然知道方氏的不容易。

    这会儿听了这话,祁昭转了个身,在被窝里抱了抱方氏:“你那时候正好赶上盛夏,本就燥,吃喝都带着暑气,确实是不易的很。”

    方氏轻哼了一声:“你知道就成。”

    祁昭则是把她搂得更紧了些:“其实二弟以前的日子太苦,弟妹的日子也不算好过,现在他们这也是苦过了,终于甜起来。”

    一句话,就戳破了方氏之前淡淡的吃味,她想到叶娇刚来她家时那瘦瘦巴巴的模样,心就软了下来:“唉,弟妹的那个娘家确实不是个东西,不过娘的对,弟妹是有福的,有福的人不管怎么磋磨,总是能过好日子。”

    祁昭认同的点头,又把方氏抱得紧了些:“弟妹福气好,二弟现在也好,咱家这么和和乐乐的我真是高兴,有时候瞧着他们两口子我也是高兴的。”

    方氏奇道:“你高兴什么?”

    “弟妹人善,二弟能遇上我自然为了二弟高兴。”

    方氏一听,立刻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把:“就知道夸人家,那我呢?”

    不过方氏力气,而且她也疼自家相公,不曾真的想掐他,祁昭也只觉得麻麻痒痒的,并不觉得疼。

    只是方氏的话让祁昭觉得哭笑不得:“刚刚你还夸她们呢,是你自己……”

    方氏瞪着他:“我得,你不得。”

    祁昭在大道理前面还能和方氏争辩两句,但是在这些事上,他从来都是个娘子什么就是什么的人。

    这次也是一样,祁昭立刻道:“娘子也是善心的,心眼好,也该是有福的,”声音顿了顿,“你要是瞧着弟妹眼热,倒不如……”着,他凑近了女人耳边,轻声了几句。

    方氏臊的脸上发红,呸了他一声,却没推开他,由着祁昭折腾了。

    大郎这边红被暖帐,二郎那边则是安安静静。

    叶娇依然睡得沉,醒的也晚,不过精神倒是格外好。

    眼瞅着到了四月间,桃花盛放,牡丹开遍,正是春色满园的时候,叶娇也乐意去瞧瞧这些鲜亮颜色。

    因着前几个月是要紧的时候,叶娇便很少走出祁家,只在家里走动走动。

    董氏也不上门,她的月份比叶娇还浅一些,再加上这一次是她求了许久才有的宝宝,董氏不想重蹈覆辙,自然是格外珍惜,只在家里安心养着,半分不敢挪动。

    没了董氏过来话,叶娇就去柳氏的院子里勤快了些。

    柳氏倒也不拦着她,如今天气和暖,阳光正好,柳氏生养了三个孩子,知道这种好日子出来转转对身子好,便每每都准备好点心,等着叶娇来便是。

    这天叶娇早早的就到了柳氏的院子里,一进门就到柳氏正在绣架前面绣花。

    刘婆子给叶娇见了礼,柳氏也抬起头,并没放下手上的针线,只笑着道:“坐吧,刘妈,把茶水撤了。”

    “是,夫人。”

    叶娇也不觉得奇怪,现在只要她来,柳氏都会把茶水换掉,有时候是白水,有时候是甜羹,叶娇本就嗜甜,倒是觉得比茶水好喝。

    今天柳氏给她专门准备了牛奶炖蛋,热乎乎的一碗,里面的瞧着是奶白色的,吃上去甜香滑润,叶娇脸上露出了个笑容,问着柳氏:“娘,这个好吃,怎么做的?”

    若是这话问了祁昀,祁昀必然会细细的告诉她。

    不过柳氏却不想让她劳神,只道:“若是想吃了,告诉厨房一声便是,实在不行告诉刘妈,自然会做给你吃的。”

    刘婆子也跟着点头。

    其实寻常妇人家怀了孩子,阖家都会哄着供着的伺候着,要什么给什么,不过自家二少奶奶不太一样,她本就嘴甜心善,柳氏又知道她吃,得了什么好吃食都先想着她,现在这般吩咐倒是显得平常了。

    叶娇把一碗牛奶炖蛋吃了个干净,端起一旁的温热白水喝了两口,一双眼睛便去瞧柳氏面前的绣架:“娘你绣的是什么?”

    柳氏正专注着下针,并没瞧她,闻言声音温和的回道:“绣个老虎,再绣个花样,等你的孩子生了,不管男孩女孩都能拿去做肚兜或者是做襁褓。”

    寻常这家里的衣裳都是请绣娘做的,柳氏虽然刺绣功夫了得,但是却极少动针线。

    现在亲手做了,是一份对孩子的心意。

    “谢谢娘。”叶娇声音甜甜的糯糯的,完就起身过去瞧,瞧着精致的图样就微微惊讶,“娘你绣的可真细致,又细致又好。”

    人参不会刺绣,能把字写成球儿的一双手,她也不指望自己做这么精细的活儿。

    不过她的衣裳不少,上面也少不了绣娘的功夫,得多了自然就能分辨出好坏,柳氏这一手绣工是极好的。

    柳氏也乐意听她夸,笑容温和:“给孩子的头一样东西自然是要上心些,娇娘你莫要站着,去那边坐下。”

    叶娇乖乖的回去坐下,眼睛却是朝着一旁:“大嫂今天没来?”

    “她要带着石头,那孩子正是活泼的时候,又总乐意粘着你,孩子没轻重,若是磕了碰了怕闹出事情来,她这阵子就迟些来。”柳氏也正巧收了线,让刘婆子把绣架收好,她则是端起茶盏,笑着道,“左右石头也是有事做的,听现在已经能背上几句三字经,是个聪明的。”

    叶娇听了柳氏的话就跟着点头,石头确实聪明,还很好学:“上次相公还和我过,石头可喜欢念了,若是不让念,哭着喊着都要读。”

    柳氏一愣,这话怎么和自己听到的不一样?

    明明上次方氏过来,石头一提到背就撒泼耍赖不乐意呢……

    起读,柳氏又道:“刚三郎来和我辞行,就要去考府试了,我明天去庙里烧香祈福,娇娘你就在家里不用跟我一道,明天也不用过来,好好歇着便是。”

    叶娇点头应了一声。

    等吃完了第二碗牛奶炖蛋,叶娇瞧着柳氏有了些倦意,便适时地起身告辞。

    柳氏则是让刘婆子把虾饼给叶娇装上,这虾饼做起来简单,不过就是把虾捣碎后煎制而成,就是原料难得,吃个新鲜,上次柳氏就记着叶娇喜欢,咬了一口不撒手,这会儿得了鲜虾也就给她留着。

    叶娇还记着祁昀:“娘,可有相公的?”

    柳氏瞧着她笑,温声道:“放心,他们三个我都有送,你嫂子那里也有,你且吃你的,不用给二郎留。”

    叶娇应了声,这才离开。

    素手里拎着装着虾饼的食盒,跟在叶娇身后走出了柳氏的院子,这才问道:“二少奶奶,可要直接回去?”

    叶娇瞧着左右无人,便伸了个懒腰,笑盈盈的道:“先去院子里转转。”

    素应了一声,心想着自家二少奶奶应该是还不饿呢,要不然早就回去把这碟子虾饼吃干净了。

    而后,就听叶娇道:“正好去亭子里吃些东西,这个要是放软了就不好吃了。”

    素:……哦。

    等叶娇进了园子,就瞧见亭中已经有人在了,她顿住了步子,瞧着那略矮些的是祁明,便道:“三郎,你不是要去考府试了么?”而眼睛一扫,叶娇就瞧见了另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叶平戎,另一个叶娇觉得眼熟,可一时间没记起哪里见过。

    等走近了才认出来,这不是之前在关扑摊子上摸了一堆黑球的那个么?

    这是叶娇头一次遇到那么倒霉的人,这才记住了。

    楚承允也认出了叶娇,相比较于叶娇对他的印象模糊,楚承允对叶娇印象倒是尤为深刻,到现在,那把从叶娇手上分来的机会而摸到的扇子还被他挂在腰间的金丝扇袋里呢。

    只不过楚承允并没有上前,而是和叶平戎一起站在远处。

    他对着叶娇远远拱了下手,叶娇则是温婉回礼。

    仪态大方,笑容柔顺,瞧上去一点毛病都挑剔不出。

    这让叶平戎有些意外,毕竟他最近几次到叶娇不是在吃吃喝喝就是在和祁昀你侬我侬,哪怕在自己面前,叶娇也是软软的一个,可现在着却是端庄得很,很有富庶人家的娘子风范,分毫瞧不出往日里的软糯。

    叶大郎却不知这已经成了叶娇的习惯。

    柳氏虽然疼惜她怀孕身重,但是该的该教的从来没落下,管家的事情在教,平时的仪态也在教。

    她并不像是那些教养婆子似的,动不动就是冷脸打骂的去管束,相反,柳氏舍不得亏待了叶娇,就算是教规矩也是温声细语的一条条的清楚讲明白,连句冷语都不曾有过。

    人心本就偏,柳氏明面上要一碗水端平不假,毕竟只有公平方正才能管束后宅,但是叶娇年纪,又听话乖巧,任谁瞧着都喜欢,柳氏心里总是会偏疼一些叶娇的。

    明面上自然是不出,甚至柳氏对待方氏还要更大度些,不过单独对着叶娇的时候,柳氏总是格外和缓。

    虽然是教着仪态,可多是温声细语的教导,既没有逼迫也没有严厉。

    好在叶娇对于学做人这件事情格外有热情,每次都往心里记,从不出差错,便都细细的记下了。

    一个教得细致,一个学得用心,几个月的潜移默化让叶娇能迅速切换出人前人后两个样。

    现在的端正模样,是叶娇在瞧见楚承允这个外人后,几乎是顷刻间就转变过来的。

    叶平戎则是对着叶娇露出笑容,虽没有打招呼,可是这个笑却让楚承允瞧见了。

    “你们认识?”楚承允瞧了瞧叶娇,又了叶平戎。

    叶平戎是在端王府就跟着他的,相处下来,叶平戎的忠诚毋庸置疑,可是这人生了长平板的脸,不不笑,站在那里就跟个带了铁面具的人似的。

    现在却轻而易举的就有了笑,多半是认识。

    一听这话,叶平戎就知道之前自己找妹妹的事情八成是孟氏帮的忙,并没有告诉楚承允,自家王爷也不知道叶娇和自己的关系。

    可这事儿没什么好瞒着的,叶平戎立刻低声回道:“王爷,那是我妹妹。”

    楚承允有些意外:“你妹妹?那上次怎么不。”

    “上次是在街上,人多眼杂,而且王爷身边需要人手,我怕惊动了旁人这才没开口。”

    楚承允点点头,而后又向了叶娇,轻声道:“你这妹妹一就是好女子,运气也是顶尖的好。”

    叶平戎一听这话,眼角一抖,立刻道:“她现在嫁到祁家,是祁家二郎的娘子。”

    楚承允并不知道这人在心里嘀咕自己,笑容依旧:“哦?原来还是三郎的嫂嫂,这倒不错,我这位贤弟起来也能沾沾运气。”

    早早出了凉亭的祁明却没听到楚承允和叶平戎的对话,到了叶娇面前道:“二嫂嫂,可要进去坐坐?”

    叶娇笑着他,道:“不了,你在会友,我就不去打扰。”眼睛瞧了瞧,“你和他很相熟吗?”

    其实叶娇问的是叶平戎,可是祁昀却会错了意,直接道:“嫂嫂,那里面的是我和你过的三公子,还有救了我的叶壮士。”

    叶娇一愣:“谁?”

    “就是上次我掉落山坡的时候,救了我的那位叶壮士啊,他是三公子身边的随从,为人也是极好的。”

    叶娇眨眨眼睛,心下惊讶。

    她是知道叶平戎的身份的,大也是朝廷官员,以前只觉得他和孟氏夫妇有关系,却不知道自家大哥是跟在他们身后做事的。

    一个当官的,总不能给平头百姓跑前跑后吧?

    那,这个三公子,还有慧娘,到底是何人?

    叶娇有些想不通透,只记在心里,想着回去问祁昀,自己想不明白的相公总能想明白才对。

    她笑着着祁明,转而问道:“我刚听娘,你今天就要去赶考,现在天色不早,该启程了。”

    祁明道:“三公子之前有事也要去城里,我便等他一起,现在他来了我也该去了。”

    叶娇笑了笑,左右瞧了瞧,就让素把食盒拿过来,递给了祁明:“这是娘给我的虾饼,左右我在家想吃就有,这个给你带上,算是我借花献佛,祝你府试顺利。”

    祁明接了,对着叶娇道了谢。

    叶娇也没有多留,带着素离开了。

    等回了自家院子,进了门,一眼就到了坐在屋里的祁昀,还有他面前的虾饼。

    这是柳氏送来的,是也给叶娇准备了一份,可祁昀知道叶娇喜欢吃,便没有动,给叶娇留着了。

    现在见叶娇进来,祁昀便放下了手上的账册,站起身来道:“娘那里一切可好?”

    “嗯,娘给宝宝做衣裳呢,可好了。”着,叶娇就坐到了桌前,眼巴巴的盯着虾饼。

    祁昀便拿了筷子,夹了一块递到她嘴边。

    从新婚之夜男人给她喂的那口水开始,叶娇就习惯了被这人投喂,这会儿自然而然的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虾肉弹牙,带着淡淡的辛香味道,外面酥脆里面鲜香,叶娇笑的眯起了眼睛。

    而祁昀瞧她似乎是饿了的样子,喂完了这块又夹起一块,嘴里问道:“娘不是专门给了你一碟,没吃吗?”

    叶娇摇摇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才道:“我遇到三郎,他要出门去,怕他吃不惯,就给他带上了。”到这里,叶娇才想起来自己的疑惑,就把刚刚园子里祁明的话给祁昀重复了一遍。

    祁昀听完,果然也微挑眉尖。

    叶平戎就是救了祁明的事情,算的加深了两边的情谊,这是好事,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是叶平戎居然是三公子的随从,才是真的让祁昀沉默了下去,他想的也比叶娇多了一步。

    平头百姓一旦成了官身就不再是普通人,能让他们当随从护卫的,只有,皇亲国戚。

    那个三公子多半是个姓楚的,偏偏,自己弟拜了人家当义兄……

    祁昀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只道:“三郎这运道……只是不知是福是祸。”

    叶娇眨眨眼:“什么意思?”

    祁昀想,可是很快他就想到,叶平戎既然一直沉默不言,想必其中必有深意,不然凭着他对叶娇的疼宠不可能只字不提。

    叶平戎也不准备出来让叶娇担心,笑着攥了攥她的手:“我也是猜的。”

    叶娇眨眨眼睛:“可相公出来,就像真的似的。”

    祁昀眉眼柔和的着她,又夹了块虾饼递到她嘴边:“我什么娇娘都信?”

    叶娇一边吃一边点头,可不是信么,相公的都很对。

    祁昀却想着自己之前的那些话,他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地嫌弃自己。

    可在两人吃罢了虾饼,走出房门前,祁昀下定了决心,回头想对叶娇老实话:“其实,我之前离开前要亲一下,其实是……”

    可不等他完,就感觉到脸颊柔软的触感。

    带着奶香的味道,还有淡淡的桂花味。

    叶娇垫着脚尖亲他,等亲完了才问:“你想什么?”

    祁昀着她,弯起嘴角:“没什么。”

    这事儿,还是回头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