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学霸娇〕〔大佬一直爽〕〔从漫威开始的无限〕〔凰帝招夫〕〔重生八零:首长,〕〔都市最强仙帝〕〔奇迹的召唤师〕〔万古邪帝〕〔时先生,来日可期〕〔问武〕〔叶浩天姚贝雪〕〔大咖传奇〕〔震痛随笔〕〔我老爸是世界首富〕〔无限之憧憬〕〔美女总裁的贴身保〕〔盛世宠妻:帝少,〕〔月窟传说〕〔英鸾〕〔一世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103.第一百零三章
    商队是在第二天的下午归来的,为了避人耳目,祁昀并没有让他们回到祁家,也没有前往祁家的任何一家店铺,而是直接到了祁家位于山上的院子里。

    祁昀带着叶娇一起去了院子,还抱着旭宝去了。

    在马车上,叶娇撩开帘子往外了,而后迅速的把帘子落下,重新坐到了祁昀身边道:“这次比上次来时要晚了些,都没有红叶了。”

    祁昀这会儿正抱着自家旭宝,伸手让胖儿子抓着啃,闻言,对着叶娇道:“上次的经历过于深刻,还是不提为好。”

    人参这才记起也正是因为上次到院子里来,祁昀被还是端王的当今皇上叫走,结果遇到刺客,差点丢了命去,想来祁昀对于这片山的印象算不上好。

    叶娇便凑过去,先从旭宝的牙齿下拯救了自家相公的手,而后一面搂着旭宝,一面拿出帕子给祁昀擦着手指,笑盈盈的问道:“怎么,相公怕了?那我们以后不来就是了。”

    “可你喜欢这里,对吗?”

    叶娇点了点头,靠在祁昀的肩膀上,轻声道:“我喜欢有花有草有山有树的地方,着舒心。”

    其实人参之前一直觉得自己的目标就是变成人,哪怕现在只是精魄进了人身,算不得修成人形,可是有相公有孩子,还有有吃有喝的生活,人参就觉得这是神仙都不换的日子,比自己预想的目标还要好。

    但是习惯终究是很难改变的,偶尔叶娇出去踏青,瞧见了满目青葱时,她还是会记起在山林间的那千年时光。

    可千年确实是太长了,有很无聊,想了想,叶娇便嘟囔着:“可我也不想天天见,偶尔回味一下就好,时间长了可是会憋得慌的。”

    祁昀没有询问缘由,只当是自家娘子喜欢在山林间散心,便温和道:“你喜欢,那以后我们常来就是了,再我胆子没那么,对这里,不上怕,反倒有些庆幸。”

    叶娇抬眼他:“庆幸什么?”

    祁二郎反手攥住了叶娇的手,神色平和,声音淡然:“庆幸那次的死而复生,还庆幸……若不是那次刺杀让皇上下定了心思,回去争位,只怕现在的情形就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祁昀没,是怕吓到叶娇,但是他的心里其实一直是清楚分明。

    假如最终荣登大宝的不是楚承允,那么按照其他几位的心狠手辣,无论谁上位,楚承允必死无疑,连带着和楚承允有关系的人只怕也都难逃一死。

    哪怕楚承允在那之前给他们想好了如何摆脱干系,可是祁昀依然会带着叶平戎给的印章,全家一起出关。

    虽然不至于身首异处,可是关外蛮荒哪里比得上如今的自在逍遥?

    但是没发生的事情祁昀从来不会出来,他只是当玩笑似的了句:“幸好三公子上位了,不然,大哥只怕要孤身一人好一段时候。”

    叶娇也想起了叶平戎和华宁的事情,跟着弯起嘴角:“也对,大哥能娶到媳妇,也是不容易的。”

    一直安安静静的旭宝拍着手跟着念叨了句:“媳妇!”

    叶娇忙拿着奶做的糕饼哄他,省的旭宝又学了去到处乱。

    祁昀则是盯着旭宝,伸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家儿子的脸,动作格外疼,声音也很温和:“旭宝如今也大了,懂得学话,就是这天天什么都学也不合适。”

    叶娇不由地他:“你想怎么……诶。”

    不等叶娇完,旭宝就找准时间张嘴咬掉了叶娇手上拿着的奶糕,鼓着腮帮子吃着,开心的扭来扭去。

    而后不等叶娇反应,旭宝就往前一钻,趴进了她怀里,咯咯地笑出了声。

    人参也被他逗得没了脾气,轻轻地捏了捏他的屁股,也忘了刚刚问祁昀的话。

    祁二郎则是瞧着旭宝,暗自想着,虽旭宝很乖巧,不过他确实是少有的聪明伶俐,而且学什么都很快。

    偏偏这样聪明的孩子若是不早早教起来反倒容易长歪,或许真的该叫他读明理了。

    好在旭宝乖巧,不需要像是三郎或者是石头那样总是盯着摁着,背抄倒是不急,先教教做人道理也就是了。

    而且对着那双和自家娘子一样的眼睛,祁二郎自问是狠不下心的。

    正想着时,马车渐渐停了。

    祁昀先下了车,而后站在车边盯着人摆好了脚凳,先把旭宝抱下来递给铁子接着,这才伸手扶着叶娇下来。

    叶娇左手放在素手上,右手扶着祁昀,等走下来时一抬头到的就是数十辆大车。

    人参一时间有些愣。

    之前商队走之前,她是跟着一起见过的,当时虽也有不少驾马车,可是远比现在的要少,车架也没有这么大。

    这倒是让叶娇有些奇怪了,而她碰到不明白的事情,必然会向祁昀问一问:“相公,这怎么还多了?不是是带着东西出去卖么,这越卖越多是什么道理?”

    祁昀拉着她的手,笑着和她一起往前走,声音轻缓耐心:“这商队可不仅仅是要出去卖货物的,而是做交易。这交易,有卖出,就有买进。番邦蛮夷喜欢我们的物件,我也喜欢他们的,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这才是商队赚钱的根本。”

    叶娇把这些话记下来,而后过了几遍,这才点点头。

    祁二郎则是见她点头才接着道:“我们派出去的商队最主要的倒不是货物交换,而是三公子的嘱托,”声音顿了顿,祁昀紧了紧叶娇的手,“只是他的嘱托还做不做数,又要两着。”

    若不作数,自然相安无事。

    若是作数,按照之前的约定分利钱是事,甚至祁昀愿意把所有的钱都给了他,因为那样会给自己换来一个靠山,而且是全天下最硬的靠山。

    但祁昀觉得,楚承允不一定会要,自己这个靠山也不算十分牢靠。

    叶娇倒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一个个的数着大车,似乎想要数出个结果来才罢休。

    前面两夫妻聊得开心,后面被铁子抱着的旭宝却有些不乐意了。

    显然自家娘亲被自家亲爹一拉手,就把他忘了,往常都是香喷喷的娘亲抱着他的,结果现在换成了个硬邦邦还特别瘦的哥哥……

    “娘!”

    这一声,格外响亮,叶娇回头就瞧见自家旭宝对着她伸手。

    叶娇直接撒开了祁昀的手,快步过去把旭宝抱进怀里。

    不过叶娇还是先和铁子道了声谢,这才着旭宝,低头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家伙的鼻尖:“怎么了?你刚才那一嗓子,可把旁人都吓坏了知不知道?”

    旭宝有些听不懂这么长的句子,可他一被叶娇抱住,就立刻贴上去,笑呵呵的趴在叶娇肩头,不吵不闹,格外乖巧。

    祁昀则是瞧着他们,微微挑眉。

    这么起来自家儿子到底乖不乖,还要再才行。

    等宋管事来了,祁昀带着宋管事去整理这次的账目和货品,叶娇并没有跟着,而是带着人去了院子中的厢房内休息。

    旭宝只要跟着叶娇就是开开心心的,时隔一年,旭宝也早就忘了在这里的事情了,见到什么都新鲜,平时在家里总是半天不一个字的家伙一进门就开始问。

    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旭宝像是要把从房梁到地板的所有东西都问一遍。

    叶娇倒也耐心,一个个的给他解释,还带这些得意。

    素奉茶的时候笑着道:“少奶奶真是疼少爷呢。”

    叶娇则是笑着回道:“我这是教他做人,以前都是相公教我,现在终于轮到我教别人了。”

    见素一脸茫然,叶娇也不准备解释。

    毕竟,人参传授做人心得时候的快乐是一般人感受不到的。

    等祁昀回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旭宝累得睡下,睡相四仰八叉,肚皮在被子下起起伏伏的,祁昀没忍住,伸手戳了一下。

    不过在叶娇过来的时候,祁二郎就收回了手,温和的对着叶娇道:“娇娘,辛苦你了。”

    叶娇走过来给他褪了披风和腰带,一边挂去架子上一边道:“陪旭宝玩儿不辛苦,很有意思的,倒是你,刚刚在外面走了那么久,累不累?”

    换个人,祁昀定然要不累。

    可是叶娇问,祁昀便老老实实点头:“累。”

    叶娇便拉着他去洗漱,又好好地泡了脚,等两人收拾停当了叶娇便拍了拍他:“上去趴着。”

    祁昀依言在床上趴好,而后就感觉到大腿一沉,扭头就到叶娇已经坐到了他腿上。

    人参挽起袖子,用柔软白皙的手指一下下的摁在他的背上,一边摁一边道:“你如今身子好了,可也不能太劳累,今晚可不能再出去,好好休息才是。”

    祁昀闻言不由得点点头,而后却又回头她,笑着道:“有娇娘这句话,我再劳累也是值得的。”

    叶娇却是出他身上不酸不疼,刚刚捏了几个穴位祁昀都没反应,便知道这人是真的不累。

    索性往前一趴,整个人趴在了祁昀的背上,伸手撑着他的肩膀道:“那也不行,你累了,最后还要我捏,我的手还会酸呢。”

    祁昀便一个翻身,把叶娇捞在了怀里,轻轻地捏着她的手:“那我也给你揉揉?”

    叶娇应了一声,笑着由着他。

    不过闹了一阵,祁昀便拍了拍叶娇的后背:“时间还早,我把这次的进项给你拿来。”

    叶娇却不为所动:“你知道就是了,不用告诉我的。”

    “这不成,娘子是我的大管家,管着钱的,我得了什么自然都要交到你手上才心安。”祁昀着,便松开了叶娇起身,去把自己带来的盒子拿来,伸手拉了榻几过来把盒子放了上去。

    叶娇则是也起身,着他问道:“寻常这些不都要先从家里过一遍吗?”

    “那是铺子的账目,铺子本是家里的产业,也就要从利钱里拿出定数给家里,可这商队是上头那位出的钱,我出的力,得了钱是我们两个分账,和家里没干系的。”着,祁昀将盒子往叶娇那里推了推,“这里头都是这次的进项,你瞧瞧。”

    叶娇伸手打开了盒子,掀开之后,就觉得眼前有些晃。

    眯起眼睛,又挪远了蜡烛,这才清里面是什么。

    而后,叶娇不由得捂住了嘴:“这是金子?”

    祁昀笑了笑:“除了金子,还有宝石,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着,他拿出了一颗圆圆的黑色宝石,“这个,就能值万贯。”

    叶娇对于银钱素来没什么概念,但是这么多亮闪闪的物件放在一起,实在是很难不让人注目。

    不过从给祁昀管钱的那一刻开始,叶娇哪怕并不曾使劲儿的花,却知道这些东西不能随随便便露出来,是要心收好的。

    她赶忙将祁昀手上的宝石拿过来,扔回到了盒子里,而后把盒子扣上,对着祁昀道:“这个要收好了,加把锁?”

    祁昀瞧她心,被逗笑了。

    不过祁昀并没有加锁,而是将盒子放到了一旁,又把榻几挪开,伸手抱住了叶娇,缓声道:“这些不过是个开始,银钱可以傍身,却不能护己,若想要保护自己,未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叶娇倒没有问他未来做什么,而是想到了之前见的那些大车,不由得道:“那些车上装的是什么?”

    祁昀从不瞒她,这次也一样:“那上头都是蛮夷之地很便宜的东西,兽皮,土草药,还有不少那里种来吃的粮食植物。左右人活一世,脱不开的就是衣食住行,做这些生意永远不会赔本。”

    还有句话,祁昀没。

    不管楚承允认不认,总归这次的商队出行,是在楚承允那里挂了号的。

    既然当今圣上知道此事,祁昀就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狠,哪怕是买卖也要有所收敛。

    这些宝石金银是日常兑换,不曾可以收购,可是那些皮毛和粮食,都是能对百姓有所脾益的,哪怕事后楚承允追问起来,也只会知道祁家二郎为国为民,不愿争利,自然是好的。

    而叶娇则是捧着脸他,神情专注。

    祁昀不由得停下了声音,笑着问她:“娘子我作甚?”

    人参眨眨眼睛:“总觉得,相公你这些的时候,总是格外好。”

    被自家娘子这么直白的夸赞,饶是祁昀都有些耳朵发红。

    他轻咳一声,强行换了话题:“如今有了闲钱,总不能在手里留着,银钱留在手里早晚留出祸端,倒不如早早的花出去才是。”

    可这个问题听在叶娇耳朵里,却有些茫然。

    假如只是五十贯,或者是一张银票,叶娇自然知道怎么花。

    可现在是一盒子金子和宝石,人参觉得自己做人时间太短,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问祁昀:“怎么花?”

    祁昀伸手捏了捏叶娇的耳垂,只觉得自家娘子就是和旁人不同。

    其他人想的从来都是为了赚钱发愁,只有自家娘子,得了钱却不懂的花,勤俭持家的很,最是贤惠不过。

    祁昀便想了想,问道:“那,娘子你喜欢什么?”

    叶娇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喜欢你。”

    祁二郎耳朵更红,脸上却做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娇娘,我们现在商量的是花钱,你莫要总这种话。”

    可心里,祁二郎却希望叶娇再,哪怕多一个字,他就有理由把持不住了。

    但人参却很乖巧的不了,只管又想了想,想到了在马车上的话,叶娇道:“那我还挺喜欢花草的。”

    祁昀心里可惜,但是面上却带着笑道:“那好,我们就买花草。”

    叶娇不由得拽了拽他的袖口:“家里院子的花圃都种满了的,买来没地方放。”

    祁昀则是低头亲了亲叶娇光洁的额头,轻声道:“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很喜欢这山上的花草吗?那我就把这个山买下来,到时候,我们想什么都可以。”

    买山?

    还能买山吗?

    叶娇愣愣的着他,祁昀趁机亲了亲她的嘴角,轻声道:“喜欢吗?”

    “喜欢的。”

    “喜欢就买。”

    而回应他的,是叶娇柔软的臂膀,以及带着桂花香气的嘴唇。

    想来自家娇娘今晚又偷偷吃桂花糕了。祁昀一边想着,一边加深了这个亲吻。

    没多久,蜡烛被吹熄,屋子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便是女人带了些喘息的柔软声音:“骗人,你刚还累了的。”

    回应她的,是个带笑的声音:“累也分事情,和娇娘有关系的,我就不累。”

    “……那还让我给你捏后背,我累了。”

    “放心,娘子就躺着,累的事情为夫去做,可好?”

    等到第二日下山时,叶娇坐在马车上,给祁昀一边摁腰一边道:“回去后我就要陪娘去上香,午饭你陪着旭宝吃吧。”

    祁昀“嗯”了一声。

    叶娇又给他捏着腰,不由得道:“要不,下次相公你躺好了,累的事情我来?”

    祁昀想要拒绝,毕竟这涉及自尊心,他可不想承认。

    可是突然想到了那副画面,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咽了回去。

    祁二郎瞧着人参,应了下来。

    叶娇则是瞧着祁昀红了的脸颊,有些茫然,着实是想不到自家相公想到了什么。

    等回了祁家,稍微休息,叶娇就换了衣裳出门,随柳氏和方氏一起前往了寺庙。

    不过在下车后,柳氏就微蹙眉尖。

    方氏顺着过去,不由得道:“这么巧吗?”

    叶娇也跟着过去,便到不远处有一驾马车,有一对母女打扮的人也正好下车,只是瞧着陌生,叶娇是不认识的。

    方氏则是低声道:“那是鲁家的主母吴氏,另一个,大约就是鲁家姑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传奇之超级法师〕〔浓情酒店〕〔转世袁世凯之大总〕〔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西游之白莲妖圣〕〔重征娱乐圈:季先〕〔嗜血霸爱:爵少你〕〔天才萌宝,妈咪要〕〔跨越24区的留学生〕〔快穿:拯救尸体行〕〔兵王隐花都秦风〕〔南溪醉〕〔恋上美女上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