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100分:总裁,〕〔成神从原始部落开〕〔顾先生,我们离婚〕〔启禀王爷:王妃,〕〔精灵之山巅之上〕〔绝世萌宝:首席爹〕〔向往的生活之悠闲〕〔婚爱不易〕〔我是大土豪〕〔嫡女荣耀〕〔霍格沃茨的黑巫师〕〔男人无法修炼的世〕〔给画仙打工的日子〕〔楚少,余生别瞎指〕〔堕落节拍〕〔久爱成疾,前夫入〕〔帝少专宠:娇妻,〕〔庭院深深空寂寥〕〔无敌神王〕〔网游之万能外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您的订阅比例不足,无法最新章节,请补充订阅后,谢谢!  赶巧素端着沙糕回来,伸手给他挑了帘子让他进去。

    祁明先是大人似的给叶娇见礼,而后就向了石头。

    他往常在院里呆的时候多,满打满算,从石头出生以后两个人相处的也没几天,这会儿终于见到个比自己年纪的。

    石头长得圆头圆脑的,特别是一双眼睛,圆圆的,格外讨喜。

    饶是祁明性格老成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伸过手去抱起了石头,祁明扫了眼他手上的毛笔,没细是不是蘸了墨,脸上有了些淡淡的笑容:“石头也知道读识字了?”

    石头不是个认生的性子,哪怕对祁明没什么印象,却还是清脆的回道:“读识字!”

    重复大人的话大概是每个奶娃娃与生俱来的本能。

    祁明则是听了高兴,想要石头的作品。

    一转头就到了桌上的一副大字。

    是大字,但这副大字比一般的字难认多了,圆滚滚的,还有点扁,祁明盯着了一阵才分辨出是个“初”字。

    祁三郎本身写字也不算好,院的先生经常他要勤学苦练,没有一手好字纵然是有满腹锦绣也会无人欣赏,可是祁三郎却莫名的从这个字上找回了自信。

    显然祁明并不觉得和一个奶娃娃比写字有什么奇怪的。

    他了怀里抱着的石头,祁明道:“这个字是有点丑,不过石头还,以后肯定可以写的好。”

    婆子脸上一抖,心想着三少爷这是年轻,还是读读傻了?他把少爷当成什么了,神童吗,不到两岁就能写字了?

    素则在一旁声提醒:“三少爷,这个字是二少奶奶写的。”

    祁明:……啊?

    脸上一僵,祁明了眼叶娇,发现她正拿着蓝布,眼睛却盯着桌上的大字。

    虽和叶娇没见过几面,可这是他正经的二嫂嫂,自己刚刚的话……祁明的脸登时就涨红了。

    石头好奇的昂头他,伸手去摸祁明红彤彤的脸,奶声奶气道:“好红,枣糕糕,石头吃糕糕!”

    祁明毕竟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少年,甚至没敢分辨叶娇此刻的神情,立刻把石头交还给了婆子,磕磕巴巴的留下了句“我……我等会儿再来找二哥”后掉头就跑。

    婆子自然不会掺和二房的事情,只管抱住了石头,拿着桌上的沙糕哄他吃。

    叶娇则是把蓝布重新铺好,而后就拿起了自己字,端详了好一阵,扭头问素:“真的不好吗?”

    素虽不识字,可是好坏还是能分个大概,平时那些牌匾总是方方的,左右自家二少奶奶这个圆圈圈字体绝对算不上好。

    可是在素来,又不是要去考举子,字好赖能过眼便是了,她反倒是怕叶娇因为祁明的事情心里不舒服。

    偏偏素对着叶娇的一双眼睛不出违心的话,姑娘思来想去,拿起了一块沙糕:“少奶奶,要不您先吃点儿?”

    叶娇:……哼。

    另一边,室里的宋管事格外兴奋,他一点都没有之前在祁父面前的淡定,反倒是满脸的欢喜:“二少爷的没错,如今我们祁家酒铺的名声已经打出去,是不是最近就能去和镇子上面的酒楼客栈谈生意了?”

    他们虽然把酒卖的便宜了一些,可是也是有利润的,不然也得不到那百贯钱财。

    可是让宋管事更高兴的是,随着酒卖得越来越多,这十里八乡的都知道祁家有美味佳酿,再加上宋管事寻了些嘴皮子好的人可了劲儿的吹,八分好也能吹成十二分。

    再加上祁家酒铺的酒被祁昀起了个“玉液酒”的美名,文雅又好听,越发供不应求。

    这些祁昀都是想到过的,不过宋管事的能力很强,一切开展起来比祁昀想象的还来的早一些。

    把账本放到一旁,祁昀拢了拢怀里拿着的手炉。

    祁二郎在外人面前并没有叶娇眼前的那种温和,他本就不是个喜与人交往的性子,也懒得装成八面玲珑。

    披着厚厚的袍衣,祁昀面容依旧略显苍白,可眼下的乌青已经不见,让他上去虽然冷漠却不再阴戾。

    若是以前,宋管事也是怕的,可现在宋管事眼里他就是尊财神老爷,供着还来不及,都想不起来怕了。

    听完宋管事的话,祁昀想了想,缓缓道:“还不急,等一等,那些酒楼客栈不缺供酒的,先屯着,等年底再。”

    宋管事没有问其中缘由,立刻应了下来。

    两个人又合计了一下接下去的事情,宋管事见时候不早,便告辞离开。

    祁昀送走了宋管事,回卧房发现没瞧见叶娇,转身朝着厢房而来。

    他进门时,婆子已经带着石头回去了,素在院子里做事,厢房里只有叶娇一人。

    此刻女人正站在桌前,专注的提笔写字。

    祁昀并没有打扰她,走到了叶娇身侧,便发现她的手边已经有了一沓子大字。

    他是知道叶娇的,自家娘子虽然喜欢识字,却不曾如此刻苦,瞧起来应该已经有一个时辰没歇着了。

    见叶娇又写完了一张,祁昀伸手揽住女人的腰,拿掉了她握着的毛笔,声音放缓:“读识字不急于一时,娇娘别太苦了自己。”

    叶娇则是下意识的反手攥住了祁昀的手,昂头他:“我字不好,要多练练。”

    祁昀闻言,不由得放缓了声音:“你刚学,能记下这么多还能写个大概已经是极好的了。”

    叶娇充满期待的抬头他:“不丑吗?”

    祁昀依然笑:“不算太丑。”

    叶娇:……

    瞧她鼓了腮,祁昀捏了捏她的掌心:“我又不嫌你,再这些满满练便是,不要着急。”

    若是刚刚祁昀不在,叶娇一个人写的好好的,可现在祁昀来了,叶娇就半点苦都不想吃:“练字好累的。”举了举自己的手,示意他自己手腕酸。

    真是个娇娘子。

    刚刚要坚持的是她,现在不乐意的还是她,偏偏祁昀就觉得自家娘子是苦到了累到了,和她坐下后便轻轻的给她揉着手腕。

    男人的手已经被手炉暖热,温温的,揉捏着她的腕子时用劲儿格外心,叶娇嘴角一点点的翘起来。

    见叶娇脸上有了些笑容,祁昀才道:“这样吧,一天练半个时辰,晚上就让你吃两块点心。”

    叶娇眼睛一亮,人参扣住了男人的手:“三块。”

    祁昀笑着点头:“行。”

    叶娇高兴了,丢了笔就拉着祁昀去吃饭了,等吃罢了饭,叶娇又抱着石芽草在院子里转了转,帮着东西吸收阳光也顺便给自己消食,待石芽草枝蔓舒展后,叶娇回卧房把它撂下,自己则是拆了头发去午睡。

    祁昀却没有午睡的习惯,他着叶娇睡着了,便去院子里叫过了素,低声问道:“刚刚,谁来过?”

    素惯是怕他的,被这么一问,就像是竹筒倒子似的把什么都了。

    祁昀听完,没什么,只是淡淡道:“好,我知道了。”

    素:……你知道什么了?

    祁昀摆了摆手:“去喊三弟来,许久不见,怪想他的。”

    素了祁昀平板的脸色,怎么都不像是想三少爷,可素不敢多问,跑着就走了。

    躺在床上的叶娇一概不知,睡得安稳。

    等她醒了,却不像是往常那样去踢毽子或者是听着祁昀给她讲医经,而是收拾好了自己,去了柳氏的院子。

    柳氏今天请了裁缝娘子到家里来,上次便要给叶娇裁衣裳,只是事情多一直耽搁着,今天正好一起做了。

    叶娇不曾量过衣服,好在也不用她做什么,全程便是让抬手抬手,让昂头昂头,等量好了再去选两个喜欢的花色料子便好。

    待送走了裁缝娘子,柳氏带着叶娇去园子转转,对着她道:“你年纪还,尚在长身体的时候,这衣裳要常换常新才合身。那裁缝娘子每隔半年来一趟,你若是等不到她来,找时间让人陪着你去裁缝铺子里也是一样的。”

    叶娇从来都是把柳氏的话记在心里的,多的不问,不管听没听懂都会乖巧回复:“谢谢娘。”

    柳氏要听的就是这声谢,温和的对着她点点头。

    这时候,几个人溜达到了祁明的院子外头。

    柳氏对着儿子是满心的关怀护,这会儿却不进去,只是站在院门口,眼睛一面往里头瞧一面笑容满面的道:“三郎之前同我起过,他今天要写字满两个时辰,我儿知道发奋了。”

    叶娇闻言,眼睛睁大了一圈儿。

    怪不得狐狸喜欢生呢,这生真不是一般人做的来的。

    自己刚刚写了不过一个时辰就要累的手腕子难受,当生居然要一天写两个时辰?

    要考状元的人就是不一样。

    叶娇也探头往里面了,院子里有几张拿出来晾晒的大字。

    她眼神好,细细了,上面的字能认个大半,不过拼起来变成文绉绉的句子叶娇就不太懂了。

    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什么其独……

    不懂,人参就不多,又陪着柳氏走了走,等天色渐沉时也叫要回去,柳氏让人把炖着的排骨汤给她带了一瓦罐。

    叶娇拎着瓦罐,也不用人送,自己快步往回走。

    不过刚进院门,就到铁子正捧着一沓子纸要往室里面送。

    叶娇喊住了他:“铁子,这是什么?”

    铁子立刻止住了步子,他正在变声期,声音听起来哑哑的:“二少奶奶,这是给二少爷的字。”

    叶娇闻言也不多问,走过去对着他道:“那你喊相公一声,就忙完了出来吃饭,娘让人送了排骨汤来,赶热喝。”

    铁子立刻点头:“我记下了。”

    叶娇笑了笑,扫了一眼铁子捧着的东西,瞧见了最上面的一张,她嘴里不自觉的顿住了脚步。

    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

    咦,这不是刚才祁明写的吗?

    他是家里的老幺,无论是祁父还是柳氏,都是疼着宠着的,大哥祁昭比他大了许多,又是个处处维护弟弟的,自然是纵容着,生怕祁明受了委屈。

    偏偏祁昀不同,自家二哥自时候就不太抱他哄他,不是催他读上进就是逼他写字作文。

    以前祁明埋怨过,可是长大了些,知道自家二哥体弱,甚至活不过三十,即使有着锦绣才华也没办法考取功名,这才处处约束着他,希望祁明可以出人头地。

    祁明早慧,了解祁昀的良苦用心后便对祁昀百依百顺,到了二哥面前就温顺的如同白兔。

    只是这会儿,祁明实在是控制不住表情,耷拉着嘴角对着祁昀道:“二哥,我知道错了,今天能不能不抄字了?我想和娘多话。”

    祁昀把纸拿起来翻,又放到一旁,这才着他,却不提抄字,而是道:“许久不见,三弟,我们来对剑可好?”

    对剑,并不是两个人持剑械斗,虽如今的院都要求学子要知晓六艺,传授剑道的也是有的,可是纵然祁明做得来,祁昀的身子骨也是撑不住的。

    祁昀的对剑,是双方各出一种剑的名字,另一方出这剑的相关古诗古词。

    明着是用剑名来做游戏,可真正用意却是想要探探祁明的学识。

    祁明是喜欢读的,甚至有些痴,听了这话立刻抬头挺胸:“你考吧。”

    祁昀嘴角有笑容一闪而逝,声音平缓:“赤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网游之生死劫〕〔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王者归来洛天〕〔娇宠星妻:总裁我〕〔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重生蜜宠:异能女〕〔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