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100分:总裁,〕〔许你浮生若梦〕〔帝国老公狠狠爱〕〔隐密杀手〕〔重生七十年代:勒〕〔绝品透视仙医〕〔最强废品回收商〕〔情深缘浅:男神老〕〔男神掀桌:女人,〕〔宠妻来袭:老婆,〕〔冷王嗜宠:我家王〕〔重启修仙纪元〕〔都市极品医仙〕〔傲娇爹地找上门〕〔绝世圣灵〕〔霍少,你老婆又逃〕〔豪门隐婚:惹上腹〕〔诸武争锋〕〔惹爱成婚:前任,〕〔至尊玄后:狂傲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147.第一百四十七章
    您的订阅比例不足,无法最新章节,请补充订阅后,谢谢!

    其实作为管事,哪怕做事做的再辛苦,这个钱也落不到自己口袋里。

    赚得多了东家多给点月钱,赚的少了就少给点,大头还是东家的。

    但在一处做事的,谁都想要抢个头彩,两个月里赚了多少钱便有多少底气!

    这几位管事的大多是跟着祁家多年的老人了,得了信任,才能做到这个位置。即使祁家三兄弟和睦,父慈子孝,但是手底下的这些人可不会真的一团和乐,寻常私底下的磕牙拌嘴、争胜掐尖是常事。

    庄子上的两个管事当然总是领先一步,人家赚的钱多,腰杆子就硬。

    现在,宋管事的酒铺子突然异军突起,不趁着这个机会得意一下还要等什么时候?

    祁昭有些惊讶,因着对账的日子都是他陪着祁父,对这些铺子的斤两,祁昭心里十分清楚,酒铺虽然进项不算少,可是也不至于这么多。

    可他在惊讶过后,便是笑着着宋管事,爽朗道:“怪不得宋管事这些日子来的勤快,这进项翻了三四倍,好!”

    听了这话,左室里面的方氏直咬牙。

    好什么好?进项是人家的,又不是你的,跟着瞎乐什么!

    祁父则是迅速的了账本,他虽然识字不多,可是上面写的数字还是认得的。

    一百二十一贯,白纸黑字,做不得假。

    伸手摁住了还想要什么的祁昭,祁父问道:“宋管事,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酒铺这么多的进项是怎么来的?”

    并不是祁父怀疑宋管事,而是单纯想要问问清楚。

    对于商场的事情,祁父不清楚,也不太上心,不然也不至于把所有的都给了祁昀。

    可想要从铺子里赚钱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能到进项,祁父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这进项怎么来的还是要问问清楚。

    钱多钱少先放到一旁,总不能惹了什么麻烦。

    宋管事往两边了一眼,就对上了一双双好奇的眼睛。

    按照他想着的,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开口的,谁问都不。

    只是祁昀大概早就知道宋管事的心思,早早就叮嘱过他:

    “若是我爹问起怎么赚的,不用得太细,挑着大面便是了。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偷学了去,都是自家人,分管的也是不同的摊子,咱们做的事情稍微打听打听就能知道,故意瞒着反倒生分。”

    宋管事心里有了章程,便对着祁父道:“二少爷月前让我去联络了镇上的几家酒馆,包下了他们的一部分酒水供应。”

    此话一出,几个管事脸上都有些讶异。

    祁家因为是附近最大的地主,粮食多,酿酒的规模也不,只是寻常都是兜售给附近百姓,以及靠着镇上的酒铺赚钱,可现在听宋管事的意思,这是低价大量兜售给了酒馆?

    这不该赔钱吗,怎么反倒赚了?

    宋管事没有解释,只是心里得意,他们哪里知道,如今的祁家酒铺那可是攒了多少就能卖掉多少,根本不像是往年那样存货卖不出!

    他们本就是传香佳酿,如今也算是扬眉吐气。

    二少爷还了,赚钱的日子在后头,现在不过是开了个头,只要尝过的人够多,广而告之,他们祁家酒铺的名声早晚是要打出去的。

    不过宋管事可不会把尾巴翘的太高,钱没到口袋里还是不张扬的好。

    努力按耐住心里想要抖起来的冲动,宋管事故作沉稳的站在那里,可是任谁都觉得他的胡子都要开心的反着长了。

    祁父想不清楚里面的道理,可也听得出这不是得罪人的事儿,于是点点头,脸上有了笑容:“不错,宋管事辛苦。”

    同样没听懂的祁昭却没有祁父那么多心思,他从着祁昀长大,哪怕别人都怕祁昀,但是作为大哥的祁昭却是处处护着弟弟,他闻言立刻向了祁父:“爹,我就知道二弟有本事。”语气里是掩饰不了的欢喜。

    祁父当然知道自家大儿子纯善,总是护着弟弟话,不过祁父还是一碗水端平:“宋管事这一个多月跑前跑后也不容易,月钱该厚一些。”

    宋管事谢过了祁父,平静的坐了下来,心里却是乐呵呵的迎接着周围人艳羡的目光。

    只是对其他管事而言,他们嘴里祝贺宋管事“财源广进”,夸着祁昀“财神转世”,但是气氛却一点都不热闹,反倒又沉重了一些。

    瞧瞧人家庄子,五十贯。

    人家酒铺,一百贯!

    这两边的老东西可真不给人活路,管事们恨得牙根痒痒。

    在这些人当中,药园的管事董大眼睛转了个圈儿,心想着自己或许也能去找找二少爷聊聊?

    二少爷是不是财神转世放一边,只要能把药铺进项提起来,董管事不介意抱着二少爷的腿喊他财神爷。

    而在左室里,叶娇抱着石头,拿着一块掰了的桃酥喂他。

    外面人的话她也听得清楚,只是有些听懂,有些没听懂,能明白的就是相公赚钱了。

    相公是个有本事的,叶娇一直这么坚信着。

    可是叶娇与方氏不同的是,换成方氏只怕要得意的哼出曲儿来,叶娇却没有太多反应,只是满心想着等会儿去告诉相公,她觉得自己懂得“发了”是什么意思了。

    柳氏则是瞧着叶娇,越越满意。

    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自家儿子身子好转,手下管着的铺子也有了进项,这可都是大好的事情。

    其实柳氏作为后宅妇人,外头的话她也不明白,可是这就越发坚定了柳氏觉得叶娇有福。

    心里舒坦,脸上也就笑得越发慈祥,柳氏专门让刘婆子晚上准备一碗杏酪,她记得叶娇喜欢吃这个。

    可是相比较于叶娇,方氏的心里就不大乐意了。

    她瞧不上经商之人,以前铺子没有起色的时候在她来理所应当,可现在铺子好起来,方氏却觉得难受。

    不上妒忌,只是人在高处呆的久了,突然被盖了过去,难免心里难受。

    只是脸上方氏不敢把心里的膈应表现的过于明显,依然捧着柳氏着话,一家人相安无事到夜幕降临。

    祁明入夜之后才到家,全家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只是郎中叮嘱过,祁昀在晚上依然不能出屋,也就没有过来吃。

    叶娇作为祁昀的娘子,自然是要列席的。

    她也拿到了柳氏给自己准备的杏酪,却不吃,而是让素找了个食盒装起来。

    而在晚饭的时候,祁父先是夸了一下自家二儿子的本事,剩下的时间就是关怀三儿子。

    祁明今年不过十二岁,按理还是调皮的年纪,可是自读,生生的带出了些少年老成的感觉。

    不过是两个月不见,因着他年少,如今到居然觉得比上次见长高了些。

    祁明的那张还带着稚气的脸上一直很冷静,只有在柳氏一句句心疼一句句想念的时候才脸颊微红。

    不过环视一周,祁明显然是在找祁昀。

    他是被祁昀带着启蒙的,对二哥的感情非同一般。

    等吃罢了饭,他板着脸对着叶娇道:“二嫂嫂,今天晚了,等到了明天我定去二哥。”

    “好。”叶娇笑着应了,待祁明离开,这才提了食盒往回走。

    提着食盒进了院子,快步走到卧房门前,推开了个缝,叶娇刚刚侧身进去就迅速合了门,生怕让外面的寒气进来。

    关门落闩,再把门帘落下,叶娇想着,赶明儿个要和素一声,也要换上正厅里面那样厚厚的门帘了。

    一回身,就瞧见了披着外衣盘腿坐在软榻上的祁昀。

    祁昀似乎没有发现叶娇进来,背对着门口,坐姿端正,格外专注。

    叶娇轻手轻脚的把食盒撂下,而后进了内室,站在祁昀身后探头去。

    软榻上头摆着一方矮桌,上面是个松木色的棋盘,祁昀手边放着两个棋篓,一黑一白,正慢慢地往上面摆着。

    叶娇还准备再,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攥住了。

    女人一偏头,就对上了男人的眼睛。

    这会儿已经入了夜,屋里点的蜡烛把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姜黄色光亮,连祁昀总是苍白的脸色现在瞧上去也柔和了许多。

    他原本是单手握着叶娇的手,感觉到女人的指尖微冷,便松开了棋子,双手握上去,用掌心的温度给她暖着,嘴里问道:“怎么手这么凉?”

    叶娇侧身坐到了他旁边,把指尖缩在男人掌心,脸上笑眯眯的:“娘让人做了杏酪,我带回来给你。”

    祁昀有些不赞同的着她:“你自己吃便好了,天这么冷,何苦要提回来让自己挨冻?”

    叶娇依然笑着他:“我答应过相公的。”

    祁昀细想了一阵才想起来,之前叶娇是过要带杏酪回来给他吃,只是过去的久,祁昀都记不清了,偏偏叶娇还记得清楚。

    心里暖烘烘的,祁昀又握住她另一只手,轻声道:“下次,让别人送过来,别总劳累自己。”

    叶娇应了一声,眼睛则是向了棋盘。

    祁昀本是打打棋谱换换脑子,见她有兴趣,便道:“想学吗?”

    可这次叶娇答应可不像是之前学认字那么痛快。

    她学认字,为的就是读的懂医经,不至于当睁眼瞎子,就算知道又难又麻烦她也乐意。

    可是这个黑子白子的一就很难,学来了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叶娇坦诚的开口道:“难不难?难我就不学了。”

    祁昀不由得弯起嘴角,依然攥着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对面,缓声道:“咱们不学难的,只玩五子棋,做个游戏罢了。”

    只要祁昀不难,那就是不难的,叶娇对自家相公一直是盲目信任,立刻兴冲冲的点头。

    祁昀收拾了棋盘上的棋子,一边收拾一边给她讲规则。

    叶娇一听,果然简单。

    拿着棋篓,叶娇觉得怪不得精怪们都相当人呢,真有意思。

    不过下着棋的时候,祁昀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她着话,叶娇也没有任何隐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细细的告诉了他。

    祁昀并不意外宋管事会得了夸赞,虽现如今酒铺刚刚走上正轨,赚的钱远没有那些大酒铺的多,可是相比较之前确实是进步很大。

    超过了庄子上的进项有些让祁昀意外,却也不算惊人。

    只是听了方氏打翻茶杯,祁昀抬了抬眼睛,轻声道:“娇娘,不用太在意。”

    方氏气了些,也不甚聪明,可是自有大哥祁昭着不会出什么大事。

    祁昀只是不想让叶娇因为方氏多想。

    叶娇正捏着棋子盯着棋盘考虑下一步怎么走呢,闻言,有些惊讶的着他:“我在意什么?大嫂打碎的又不是咱们的茶杯,娘都不用她赔了。”

    祁昀先是一愣,而后就弯起嘴角:“得对,娇娘真聪明。”

    他怎么又忘了,自家娘子的那颗心最干净不过,清的像水,有着寻常人身上已经很少能见到的善良。

    真好。

    略略玩了两把,祁昀让着她,两人各赢一盘,见时候不早便收拾了棋盘。

    祁昀吃了杏酪,叶娇拆了头发,洗漱之后便要睡了。

    不过在吹蜡烛之前,祁昀从床上坐起来,着正裹着被子躺在软榻上的叶娇,犹豫了一下,男人轻声道:“娇娘,晚上……一起睡可好?”

    叶娇是完全不懂这些习俗,祁昀则像是不心忘掉了似的,只是着叶娇,眼睛里逐渐的染上了暖意。

    一身嫁衣的女人吃的很自在,等到盘子里只剩下两块时,这才拍拍手,靠在椅背上,脸上的笑容格外心满意足。

    大概是上辈子在土里埋的时间太长了,让叶娇总是很容易满足。

    她不由得向了祁昀:“我吃饱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祁昀听了这话,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个相对温和的笑容,伸手指了指床:“你去睡吧。”

    谁知道下一秒,祁昀就到了叶娇闪亮亮的眼睛。

    人参精在心里欢呼,能在床上睡觉,真好,她早就受够了土里埋的日子了!

    成亲真好!

    祁昀却对叶娇的欢喜有些莫名,最后只能归结到她在叶家过的日子不好,连个软和床都没有。

    想来也是,能把她用两个银饼子就卖掉的人家能好到哪里去?

    这里本就是祁昀的卧房,床也是他的床,可是祁昀自知身染疾病,早早就吩咐了人在外间屋另摆了一张软榻。

    只是之前的想法是,他睡床,她睡榻,偏偏这会儿反了过来。

    祁昀吹熄了蜡烛,低低的咳了两声,褪掉了大红色的喜服,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叶娇则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兴奋得很晚才睡过去。

    这让她第二天睡到了日上三竿。

    身子本就瘦弱,常常吃不饱饭,再加上成亲的过程又格外复杂,难免疲乏了些,这一觉不仅仅是修养精神,更重要的是让人参精有机会好好休息,同时把原本的记忆和自己彻底融合。

    她有些庆幸,幸好接管了记忆,不然许多事情她是不清楚的。

    只是让叶娇意外的是,她都醒了,祁昀居然还在睡着。

    掀开被子下床,叶娇走到了祁昀睡着的榻前蹲下,双手托着下巴瞧着这个男人。

    睡着了的祁昀脸色依然苍白,有些瘦,瞧着就是先天不足的样子。

    可叶娇知道,自己和他成亲了。

    什么是成亲,昨天的叶娇不知道,可是经过了一个晚上记忆融合,现在的叶娇明白,成亲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绑在一起,从今以后,荣辱与共。

    对于嫁给祁昀,叶娇十分满意。

    她记忆里面的叶二嫂总喜欢给叶娇吃剩饭,还只给一点点,美其名曰女娃不能吃太多,其实背地里都把好吃的给她儿子吃了。

    好不容易做回人的人参精自然更愿意呆在祁昀这里,只要每天能吃两口昨天那样的点心都是好的,她才不要回去叶家跟孩争东西吃呢。

    只是,祁昀的身子不好,要怎么让这个愿意给自己喂水喝的男人活命,叶娇觉得自己还要多想些法子。

    就在这时,祁昀的睫毛微微一颤,而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瞧见外面的日头大亮,祁昀有些惊讶。

    他身子不好,夜里也做梦,睡得轻,稍微有点响动就会醒过来。

    可昨天他却难得的睡了个好觉,舒舒服服的睡到了日上三竿,这是近些年的头一遭。

    祁昀不由得想要去床上的新娘子起没起,结果一扭头,就瞧见了蹲在床边的叶娇。

    叶娇见他醒了,对他灿烂一笑,可祁昀的耳朵却猛地红起来。

    女人身上只穿了抹胸和长裤,细细的带子交于颈后,露出了白莹莹的肩膀和手臂,祁昀哪怕只是匆忙一眼,也能到女人修长的勃颈和精致的锁骨。

    对寻常夫妻来,这般打扮没有什么。

    可对祁昀而言,这刺激就有点大了。

    他立刻别开脸,脸对着墙,嘴里道:“你去把衣服穿好。”

    这声音有些硬,哪怕昨天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用平时的坏脾气对待这个可怜的姑娘,可是情急之下,这句话得硬邦邦的,刚完祁昀就后悔了。

    偏偏叶娇不甚在意,她有些好奇的伸手推了推祁昀:“你为什么对着墙话?”

    过了会儿,才听到祁昀的声音传来,比刚才软和了很多:“我是对你的,去把衣服穿好。”

    叶娇又了墙,确定那里确实是没人,这才听话的起身,去把昨天喜娘放在柜子旁边的衣服拿起来穿上,又照着记忆里已婚妇人的发型把头发盘起。

    失败了两次,第三次成功,人参精在心里默默称赞自己心灵手巧。

    只是这悉悉索索的声音,让祁昀耳朵又开始发烧。

    等到没了动静,祁昀才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尽量保持着面色如常的抬头,一眼就到坐在桌上准备继续吃昨天剩点心的叶娇。

    祁昀忙道:“别吃这个,不然等会儿午饭该吃不下了。”

    叶娇一听这话,就知道午饭比这个点心好吃,她立刻就舍弃了刚刚还宝贝的不行的点心,开开心心的催着祁昀去吃午饭。

    祁昀被她闹得没了脾气,只管迅速的穿好衣服,然后带着叶娇去漱口净面,这才双双出了房间。

    刚一出门,叶娇就到有两个人像是兔子一样的跑远了。

    她偏头问道:“那是谁啊?”

    祁昀扫了一眼:“那是铁子和素,我家佃户的孩子,平时在这里帮忙的。”

    叶娇不由得笑:“他们跑什么啊。”

    祁昀微微低垂了眼帘,声音平静:“这个家里,谁见了我都要跑的。”

    因着祁昀经常病痛缠身,脾气也有些冷漠,再加上常年面色苍白眼底阴沉,这个家里除了他娘柳氏,其他人不是怕他就是嫌他,祁昀也早就习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网游之生死劫〕〔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王者归来洛天〕〔娇宠星妻:总裁我〕〔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重生蜜宠:异能女〕〔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