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婚100分:总裁,〕〔成神从原始部落开〕〔顾先生,我们离婚〕〔启禀王爷:王妃,〕〔精灵之山巅之上〕〔绝世萌宝:首席爹〕〔向往的生活之悠闲〕〔婚爱不易〕〔我是大土豪〕〔嫡女荣耀〕〔霍格沃茨的黑巫师〕〔男人无法修炼的世〕〔给画仙打工的日子〕〔楚少,余生别瞎指〕〔堕落节拍〕〔久爱成疾,前夫入〕〔帝少专宠:娇妻,〕〔庭院深深空寂寥〕〔无敌神王〕〔网游之万能外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福运医娘 156.第一百五十六章
    您的订阅比例不足,无法最新章节,请补充订阅后,谢谢!

    寻常有郎中三天一趟诊脉,叶娇也每天守着他,却不敢抱着他睡了。

    这让祁昀许久不曾去主动见柳氏,叶娇倒是每天早上吃了早饭后都会去柳氏的院子转一转。

    虽然人参不太明白每天见个面聊聊天有什么用处,但是既然方氏每天去,她便觉得这是当儿媳妇的分内事,也就去了。

    可叶娇不知道的是,方氏原本也不是天天来。

    寻常时候,方氏要顾着自己院子里的那摊子事儿,大郎祁昭现在管着庄子上的事情,平时也早出晚归的,方氏照顾儿子还要照顾祁昭,也是忙得很。

    只是最近要入冬了,方氏想过来柳氏这里,能不能从婆婆手上要些好处,再加上柳氏给她的儿子石头做的衣裳已经上了身,方氏为了讨柳氏欢心这才走得勤快些。

    偏偏在她想要不用每天过来的时候,发现二郎媳妇总是往柳氏的院子走动。

    这让方氏有了点危机感。

    如今祁家虽然儿子们都大了,可是二老健在,便还是一家人,谁提分家那是要被人骂死的,这家里话最有分量的,除去男人们便是柳氏。

    寻常柳氏不怎么管事,可是涉及到家宅里头的吃穿用度,柳氏的话谁都要听的。

    按理方氏是祁家的大儿媳妇,又生了石头,柳氏与她也亲近,根本不用担心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可是方氏读多,又心眼,不甚聪明却总喜欢想些七拐八绕的事情。

    眼瞅着祁昀的身子比以前好些了,冲喜新嫁进来的娇娘显然是得了婆婆柳氏的喜欢,而这二弟妹又是个模样好的,连话的声音都比自己好听。

    以前自己可以在柳氏面前蹭些好处,那以后有叶娇对比着,柳氏会不会挑剔自己?

    若是这想法被大郎祁昭知道了,必然要自家媳妇傻。

    他家没有那么多规矩,柳氏为人宽和,普通人家也不是宫廷官宦,没有晨昏定省的规矩,寻常三个儿子各家过各家的日子,再加上每晚都要一起吃饭,平时出来进去的总能见面,柳氏从没挑剔过什么。

    她是大嫂,又有儿子,在这个家里横着走都没人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要是柳氏真的嫌弃她家子气,以前就发作了,能忍她到现在?

    可是方氏自己就是把自己绕了进去,居然也跟着叶娇一起,天天定时定点的去柳氏那里话,一时间让柳氏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柳氏也不拒绝,能天天见到孙子她当然是高兴的。

    于是两个儿媳妇居然互相督促着坚持了将近十天,柳氏总和人自己找了两个孝顺的儿媳妇。

    而她表示亲近的方式,就是在两个人过来时准备点吃的,弄得叶娇越发去,石头也每天叫着要去到奶奶那里吃甜饼,方氏想晚点去都不成。

    这天方氏抱着石头来的时候,就到叶娇已经待在屋子里了。

    因着入了冬,柳氏的腿在年轻时磕碰过,落了些毛病,一冷了便会疼,所以柳氏屋子里的炭火总是最早烧起来的。

    挑了门帘进来时只觉得热气扑面,暖烘烘的。

    叶娇手里端着碗,正要拿着勺子吃,见方氏进来便起身笑道:“大嫂,外头冷,大嫂你怎么不多穿些?”

    方氏觉得这句话怪耳熟的,突然响起这不是之前自己对她过的话吗?

    当时她不过是客气,可是叶娇却记在了心里,活学活用。

    方氏也和善的道:“弟妹有心了,下次我会记着的。”着便抱着石头给柳氏打招呼,“石头来,喊奶奶和二婶婶。”

    “奶奶,二婶婶。”石头年纪,刚会话,声音有点呜哝,长得虎头虎脑的,正是好玩的时候。

    叶娇也瞧着喜欢,拿起桌上的一个甜饼就递给他。

    石头眨巴着大眼睛着叶娇,见方氏对他点头,这才笑着露出了门牙,手抓过甜饼,嘴巴软糯糯的道:“谢谢二婶婶!”

    这句话石头的格外利落,最近他跟着方氏来柳氏的院子,给她甜饼吃的都是这个好的婶婶。

    二婶婶身上总是有桂花味,和桂花糖一样,石头很喜欢。

    柳氏见他乖巧也就跟着笑,对着方氏道:“坐吧,刚炖的杏酪,尝尝。”

    方氏依言坐下,把石头放到一旁,端起碗闻了闻。

    杏酪就是杏仁茶,是从宫廷里传到民间的吃。

    要先将杏仁捣成浆,滤掉残渣,把米粉放进去搅拌,然后加上糖慢慢熬煮成的,比起一般的茶要浓稠不少,起来是漂亮的奶白色,闻着也很香甜。

    不过这杏酪想要煮好了可不容易,方氏娘家也算不错,可是外面买的杏酪瞧上去比这碗差的远了,尝了一口,方氏更是惊讶。

    不算太甜,却很香醇,好吃得很。

    方氏嫁进祁家五年有余,却从没有吃过这个,只是现在瞧着柳氏是常吃的,不由得问道:“娘,这是哪里买的?”

    柳氏表情淡淡的,转了转手上的佛珠:“是刘妈做的,刘妈的厨艺一直都是不错。”

    刘婆子这会儿就站在柳氏身边,听了这话,笑了笑,并不多言。

    方氏不由得向了那个一直跟在柳氏身边的刘婆子,突然觉得每天来柳氏这里定时定点的转一转也挺好的,就冲这碗杏酪就不亏。

    叶娇则没想那么多,开开心心的捧着碗,吃得香甜。

    等一碗吃完了,她对着柳氏道:“娘,我能带一碗回去给相公吗?”

    这让柳氏的眉眼立刻柔和了起来,温声对着叶娇道:“今儿就熬了这三碗,等下次再给二郎带吧。”

    叶娇脸上有些可惜,总觉得这么好吃的东西相公吃不到好亏。

    方氏则是惊讶的了叶娇,似乎没想到叶娇居然对祁昀如此上心。

    柳氏则是把石头抱进了自己怀里,摸了摸家伙的脑袋,嘴里道:“这几天三郎就要从院回来了,你们回去也告诉大郎二郎,等三郎回来一起吃饭,莫要耽误了。”

    方氏自然答应着,虽然祁昀庄子上忙碌,但是这家里读进学的只有三郎祁明一人,方氏心里头,读当秀才考举人才是头等大事,哪怕庄子上的事情放一放,也要先顾着祁明的。

    叶娇却是抿了抿唇角,虽然记得祁昀过要顺着柳氏,可是对祁昀的担忧还是占了上风,她轻声道:“娘,相公现在的身子还没好全呢。”

    柳氏一想到病弱的二儿子,脸上就露出了些许心疼,又转了转佛珠道:“先顾着身子,让他好生歇着,你到时候来便是了。”

    叶娇应了一声,笑眯眯的又把手伸向了甜饼。

    柳氏也不拦着,只着她笑。

    之前柳氏去祁昀的时候,就听自己的二儿子过,他这个媳妇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贪吃,除了一日三餐外还总是给自己加点餐。

    祁昀和柳氏这个是想着最近叶娇总在柳氏面前走动,这点嗜好也瞒不住,索性先明白,让柳氏不要介意。

    娇娘喜欢吃喝,祁昀是乐意宠着惯着的,可他怕柳氏嫌弃自己这个儿媳妇馋嘴。

    殊不知柳氏不仅不嫌弃,还有些喜欢。

    方氏因为生的圆润些,平时吃的很少,哪怕是全家一起吃饭都是动几筷子就撂下了,生怕多吃一口这肉就要长在脸上。

    叶娇却不一样,吃吃喝喝从不在乎,而且每次都吃的很香,的柳氏也觉得舒坦。

    她心里不在乎儿媳妇是胖是瘦,方氏胖有胖的好,叶娇瘦有瘦的好,只要健健康康的便是了,可是娇娘吃得香总觉得格外下饭,也让柳氏觉得舒坦。

    上年纪的人总觉得辈的碗里少口菜,便是如此了。

    方氏却依然不太吃喝,一直到从柳氏院子离开时,她也只是吃了杏酪,其他的一口没动。

    叶娇则是肚子饱饱的回去,先是进屋瞧了瞧祁昀,见男人面色如常,便抱起了花盆,没有惊动在账本的祁昀,退出来,轻轻关了门,嘴里声道:“相公今天的气色可真好。”

    一旁在打扫的素不由得探过头,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从门缝里往里。

    就到一个面色苍白眼底阴沉的脸一闪而过。

    素:……哪里好了!少奶奶骗人!

    叶娇抱着花盆在院子里溜达,专门找有太阳的地方去。

    花盆里面的石芽草已经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细纤弱,长高了些,除了已经开着的三朵外并没有增加,不过花朵已经从半开不开变成了完全开放。

    当然,依然很,瞧上去不起眼的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能不能养得活这个东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没事儿出来转转,晒晒太阳,能不能养的好了。

    溜达了一阵,叶娇就把花盆撂下,拉着素教自己踢毽子。

    别她平时贪吃些,人参却是个闲不住的,得了个身体自然要好好玩,吃多少似乎都能消耗掉。

    叶娇没踢过毽子,记忆里的叶娇也不太玩过这些,现在就要从头学起。

    可让人参无奈的是,她的脑子还算好用,可是身体协调性实在是不上好,学了好几天,也只能连着踢个七八下。

    素教叶娇教的很耐心,其实对十岁出头的素来,与其是教叶娇,倒不如是和叶娇在一起玩耍。

    能有人陪着玩儿,丫头当然是高兴的。

    只是每次到毽子上的黑色羽毛,都觉得心里疼。

    她家黑真可怜……

    可比起被二少爷拿走炖鸡汤,牺牲几根毛还是值得的。

    不过素有些好奇:“二少奶奶,你为什么非要学会这个啊?”

    叶娇弯腰去捡毽子,头上已经有了薄汗,闻言笑着道:“这是相公送我的,摆着不是浪费了吗?”

    素有些不太明白这和谁送的有什么关系,不过听叶娇这么,也就似懂非懂的点头,准备接着陪她踢。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正起身去桌上换账本的祁昀,在经过窗子时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叶娇的话。

    窗子关着,起来严丝合缝,但是纸糊的窗子并不能完全拦住外面的声音。

    祁昀听着叶娇的话,低垂眼帘,抿着嘴角,最终还是化成了一个笑。

    他的,娇娘啊。

    叶娇并不是一直待在院子里的,等到了晌午时候,她便进了屋,擦了擦脸,拆了头发,去软榻上午睡。

    因着祁昀最近身子不好,叶娇就让他睡了床,自己睡榻。

    至于为什么还分床,祁昀怕自己给她过了病气,叶娇怕他又补大了病情反复,于是殊途同归,就这么分着睡,倒也相安无事。

    等到午睡醒来时,外面依然是一片大亮,距离晚饭还有不少时间。

    叶娇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扭头去祁昀,却发现祁昀不在床上,旁边的屏风也不见了。

    “哗啦。”

    水声让叶娇的眼睛忘了过去,就到屏风被挪到了外间屋。

    里外屋都烧了炭火,暖洋洋的,叶娇只披了外衣,穿了鞋,直接走到了屏风后面。

    于是,站着的叶娇,浴桶里面的祁昀,突然四目相对。

    祁昀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叶娇则是眨了眨眼睛,那双晶亮的眸子依然干净清澈,扫了祁昀一眼,才道:“相公,你身上也好白啊。”

    大郎祁昭,有妻方氏,三郎祁明年幼还在读,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亲戚。

    祁昀的解释是:“我家祖上原本在北方,后来迁居到这里,并没有太多宗亲。”

    这也就意味着祁家不太能借到宗族势力,万事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可叶娇一点都不在意。

    能少跪几次是几次,要那么多亲戚有什么用……

    偷偷地揉着膝盖,叶娇想着,当人可真不容易,从昨天到今天,她觉得自己做的最多的就是跪下起来,起来跪下。

    不过在认人的时候,叶娇抽空了一眼自己这位便宜相公。

    祁昀没她,而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眼睛直直的向前方,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这才是祁昀的常态,他不,不笑,本来就脸色苍白,这么板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的时候,要不是还在喘气儿,怕是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个活人。

    和昨天给自己喂水喝的温和模样派若两人。

    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只剩下祁昀的母亲柳氏和两口。

    叶娇着桌上摆着的菜,眼里亮晶晶的,刚刚因为跪来跪去而积攒下来的些许郁闷伴着饭菜的香气一扫而空。

    祁昀却在她想要伸手的时候轻轻拉住了女人的手,捏了捏又松开,低声道:“等娘动筷子你才能吃。”

    虽祁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规矩也不算严苛,可是该受的礼节还是要有的。

    祁昀不嫌弃叶娇规矩不好,把所有的锅都扔给了叶家。

    不给吃不给喝还不好好教规矩,要是换个人家,自家娇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

    人心都黑了。

    幸好娇娘遇到了自己,以后慢慢教就好。

    想到这里,祁昀脸色一暗,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护着她多久。

    叶娇虽然馋,可她很听话,努力学做人的人参精乖巧的坐好,也学着祁昀的模样声对他:“挺舒服的,你多捏捏。”

    祁昀原本还有些低落,这会儿听了叶娇的话微微一愣:“捏什么?”

    叶娇晃了晃手,声音软乎乎的:“刚才举着茶杯举累了,你捏捏,刚才那样就行。”完,又把手塞进了男人的掌心。

    这话半真半假。

    敬茶时候确实是有点酸,可是叶娇更想和这人多牵牵手,也好给他多补补。

    祁昀则是没多问,又拢住了手指尖,轻轻地捏着她的手,表情格外认真。

    叶娇微微眯了眯眼睛。

    确实是挺舒服的,啊,成亲真好。

    柳氏见他们悄悄话,脸上露出了些许满意。

    其实叶娇的娘家和祁家绝对算不上是门当户对,可柳氏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儿媳妇,她只是想要想办法给自家儿子冲喜续命。

    叶二嫂叶娇乐意,柳氏自然毫不怀疑。

    偏偏祁昀不乐意,总是不能耽误人家,柳氏昨天晚上辗转反侧好一阵子,生怕祁昀闹起来,或者是气坏了身子,结果却听人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睡了一整晚。

    虽然耽误了早上敬茶的时辰,可瞧瞧祁昀比平时好了不少的脸色,柳氏在眼里,喜在心上。

    就算叶家这个亲家不算是什么好依靠,可只要儿子能好好的,对柳氏而言就足够了。

    她也不准备给这个儿媳妇立什么规矩,等她动了筷子,叶娇立刻兴奋地着祁昀,见祁昀点头,这才跟着拿起筷子,自顾自的摆弄了一下,很快就顺利的夹起了一块肉。

    感谢原本的记忆,不然叶娇真的能伸手去抓。

    可下一秒,她就到祁昀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放进碗里。

    “是不是捏疼了?”祁昀觉得叶娇筷子用的生涩是因为自己刚才使劲儿使大了。

    叶娇立刻摇摇头,一双眼睛亮亮的,对着祁昀笑:“不疼。”

    换来的就是祁昀一脸“明明疼的筷子都拿不稳还要不疼”的心疼,觉得心里莫名的有点暖,又给她夹了筷子肉。

    叶娇不太明白祁昀脑补了什么,可对于祁昀这种投喂的行为,叶娇来者不拒。

    这些菜叫什么名字叶娇一无所知,可她知道,这个好吃,那个也好吃,都好吃!

    比昨天的点心好吃多了!

    成亲真好!

    大概是叶娇吃的太香,祁昀也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让柳氏满面笑容。

    而在两人走后,柳氏就站起身来,去了菩萨像前跪下,虔诚的给自家二儿子祈福。

    祁昀则是和叶娇回房,大概是刚才比寻常多吃了点,祁昀觉得有些撑,就带着叶娇到院子里多转了两圈,顺便也给她介绍了下祁家。

    “这里是爹娘的院子,那边是大哥大嫂的,后边是三弟,再往北就是佃户们住的地方。”祁昀走得很慢,声音也是缓缓的,“往常除了晚饭,我们三兄弟都是各吃各的。”

    叶娇眨眨眼睛:“为什么?”

    祁昀了她,低垂眼帘道:“爹和大哥要去庄子上,三弟要去读,各有各的事情做。”到这里,祁昀别开了眼神,“我也就能在家帮着账本,其他的什么都做不成。”

    到这里,祁昀低低的咳了几声,刚刚还有的细碎温柔,这会儿都消失无踪。

    如今朝廷并不像是前朝那样重农抑商,商人虽然地位依然比不得读士子,可是朝廷废除了对于商人的种种禁锢,商人子女照样可以考科举,甚至还有商人用钱捐官,这让不少手有闲钱的人下海经商。

    祁家就有一件酒铺一件药铺,寻常都有请人顾,祁家作为东家只是寻常查账收账。

    祁昀身子不好不能去庄子,也因为身体不成挨不住科举重重,纵然博览群,最终也就能留在家中帮忙账本。

    若是以前,祁昀并不觉得有什么,将死之人本就没什么指望,文不成武不就又如何?左右也没几年活头了。

    可如今,手里拽着一个万事指望他的娘子,祁昀就觉得自己没用。

    就在这时,祁昀听到了叶娇惊讶的声音:“相公,你不仅识文断字,还能算账?”

    祁昀抬眼她,不太明白叶娇的这个感慨哪儿来的,嘴里却是回道:“嗯。”

    叶娇眨眨眼睛,突然挽住了祁昀的胳膊,笑的眉眼弯弯:“相公真厉害。”

    这句话得祁昀有点哭笑不得:“有什么厉害的?”

    叶娇想了想:“我不会的相公都会,相公就厉害。”

    祁昀听出了这句话里面的真诚,纵然祁昀觉得这是叶娇见的人少,心思单纯,可是这份纯然的赞扬依然让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刚刚大概是在人前,祁昀一直没什么表情,这会儿突然笑起来让叶娇呆了眼。

    他真好,笑起来尤其好。

    祁昀却是没注意叶娇的视线,又缓缓的走起来,语气和缓:“人还是认些字的好,左右这几天无事,我教你认字吧。”

    叶娇立刻点头,攥紧了祁昀的指尖:“好,我学东西可快了。”

    祁昀了她一眼:“哦,知道了。”

    叶娇歪了一下头,怎么觉得这个人满脸写着不信呢?

    就在这时,他们转到了后院的一处园子里。

    祁家是周围村镇里最富庶的人家,家里的园子大多是种花种草,不过也有拿来养鸡养鸭的地方。

    寻常祁昀是不会过来的,今天着着话就走到了这里,他并不准备进去。

    可是叶娇却是眼尖的往那边指了指:“啊,是它。”

    祁昀顺着叶娇的眼睛过去,只到一群溜溜达达的鸡,微微挑眉:“什么?”

    叶娇语调清脆:“就是昨天的那只大公鸡啊,它的尾巴上的毛特别长,可漂亮了。”

    祁昀过去,果然到了一只尾羽格外好的大公鸡,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溜达来溜达去,分外威风。

    感觉到声音,它扭过头来,瞧见他们的时候只管抬了抬脑袋,而后就扭过头,用屁股对着他们,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祁昀:……呵。

    他可没忘记,昨天自己的娇娘子,差点就和这只鸡拜堂了!

    祁昀立刻就改了路线,迈步进了园子。

    本该在园子里给鸡喂食的素躲了个懒,拿着一个毽子自顾自的踢着,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们,十岁出头的姑娘吓得一抖,尤其是在到祁昀的时候,恨不得掉头就跑。

    偏偏这会儿身边没有铁子给她壮胆,素只能直愣愣的站在那里,毽子掉在地上,她只来得及拿起装着鸡食的盆子,戳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祁昀瞥了她一眼,语气淡淡:“做你的事情,不用管我们。”

    “我知道了二少爷。”素使劲儿的把脑袋往下低,尽量缩自己的存在感。

    叶娇则是走到了栅栏旁边,眼睛往里头,只觉得得意。

    以前她还是个人参的时候,为了躲开那些飞禽走兽没少费功夫,现在好了,不用躲,反倒要它们躲着她了。

    叶娇胆子大了,也就多了玩心,捏了一些素手上的鸡食心的撒了进去。

    祁昀见状,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拿了帕子给她擦手,声音低沉却温和:“别随便乱抓这些,仔细手脏。”

    叶娇笑着让他给自己擦手,眼睛却是着素:“这只大公鸡多大了?”

    素虽然怕祁昀,可是对这个总是笑眯眯的漂亮新娘子却是不怕的。

    虽然依然不敢抬头,可是话的声音已经没了颤抖:“黑是去年养的,一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巫驾到:帝尊悠〕〔女帝家的小白脸〕〔网游之生死劫〕〔我不想继承万亿家〕〔娇宠星妻:总裁我〕〔王者归来洛天〕〔剑诛江湖〕〔豪门甜宠:公主的〕〔盛宠撩人:失忆甜〕〔大唐御史饶命〕〔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傅爷,夫人又逃婚〕〔重生九零:鬼瞳女〕〔挚恋闪婚总裁欢〕〔男神,吃我一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