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大农民〕〔都市之最强狂兵〕〔透视村医在花都〕〔六扇门之剑指江湖〕〔狂神刑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傲世神帝〕〔萌宝甜妻,冰山总〕〔大医凌然〕〔乾坤陨帝〕〔崩坏诸天万界〕〔我可以吊打全游戏〕〔奇门小神医〕〔你从外星来〕〔我的绝美校花未婚〕〔会生孩子的大男人〕〔万妖无疆〕〔寨主,别跑〕〔惹火燃情:总裁老〕〔丹界至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不多杀人
    跟周瑜在一起的时候,刘青常常会变得无语,因为周瑜有的时候在一些事情上所展现出来的态度总是会异于常人的。而常常让刘青无语的周瑜现在却被妖刀弄的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摆在地上的这些本源碎片只是看起来好像不太耀眼,但实际上这些东西真的可以称得上是价值连城。接近两千块的本源碎片,这些资源若是忽然一下子放出去甚至可能让一个豪门都吃不小的亏,可是这些东西摆在妖刀面前却好像一堆破烂一样。

    周瑜挠了挠头,解释道:“用这些东西,就可以买到一些好的铠甲,六阶铠甲。”

    妖刀还是不为所动——毕竟周瑜总是可以感觉到他的脑袋的存在——很平静的说道:“就算是六阶铠甲又怎么样,你说过,我需要穿特制的铠甲,也就是需要针对我的身体特质而量身打造出来的铠甲,直接买怎么可能买到那种程度的铠甲?”

    周瑜微微诧异,他好奇的是妖刀竟然能把这些事情记得这么清楚。妖刀也好像瞬间读懂了周瑜笑容里的意思,冷哼一声道:“我只是不太了解你们人类的铠甲,不代表我脑子笨。”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周瑜连连苦笑,随后继续解释道:“这次去沈家的地盘,我是不打算大开杀戒的,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不过不乱杀人不代表不杀人,也不代表我在那里可以得到多好的待遇。反正等到到了地方之后,架肯定还是要打的,但做事的重点方向多少要变换一下。所以我打算在沈家只是抢一些资源走就行,顺便再雇佣一批好的机械师,带着他们一起上路。一些比较重要的机械元件需要比较高明的机械师才能处理好,多找一些机械师来,打造铠甲的速度也就可以快很多了。”

    听着周瑜的解释,妖刀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满意的点点头——当然只有周瑜可以感觉到——然后说道:“好,你告诉我什么样的机械师算是高明的机械师,我负责抓这些人。至于你跟那些沈家人之间的谈判,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好说,到时候让刘青跟着你,他自然明白什么样的机械师算是高明的机械师,他指明了对象,你就负责抓……嗯,把人带走就行了。”周瑜说道,随后将三四百块本源碎片交给了妖刀,继续说道:“抓人容易,想让他们做事就得让他们看到点好处才行了。这些东西是他们的工钱,至于到底怎么给,怎么用,就让刘青帮你拿点主意就行了,他肯定知道怎么掌握分寸。”

    “没问题,那就把这些东西给他就行了。”妖刀很随意的点点头,之后想起了刚才还守在门口的刘青,他有些不解的说道:“你真的认为刘青是个不错的帮手?”

    妖刀的问题让周瑜第二次感到意外,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很显然刘青办事很有效率,并且很难得的是他很懂得掌握分寸。”

    “骨头太软了。”妖刀直截了当的说道:“难道你们人类只要遇到了实力强大的存在就会选择服从,甚至干脆是臣服?”

    周瑜皱了皱眉头,他自然不赞同妖刀的说法,甚至多少有了几分火气,稍许之后周瑜才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呢?遇到强者难道就要拼死拼活去战斗,而不是臣服?可是人都死了,还注意这些没有用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呢?”

    “别误会,我不是要诋毁刘青的意思。”妖刀摇了摇手指,解释道:“在我看来,就算是遇到强者,也要在战斗之后才能选择臣服。”

    “如果根本就没法打呢?”周瑜继续不死心的问道。

    “那就逃,逃的越远越好,要么积攒到足够力量发起挑战,要么……被征服。”妖刀解释道,说到这里他也感觉显得别扭,又继续解释道:“被征服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哪怕是有一点主动权,都不能选择自己臣服。”

    “好吧。”周瑜原本还打算跟妖刀好好争辩一番,但听到这里他明白事情完全跟自己想的不同,这只是双方的世界观不同而已,无关其他的什么,正如周瑜现在认为妖刀说的不对一样,妖刀也肯定不可能被周瑜给说动,所以最好的选择也就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但经过这次对话也让周瑜有了一些比较怪异的想法,世间的万物乃至万族之间之所以无法融洽发展,想来除了因为生存资源的问题,更多的可能也就是价值观和世界观不同了。

    当然,这些事情不是周瑜真正需要去关心的,虽然他隐隐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在朝着神明之境冲击,但周瑜也没有雄心壮志去触碰这种让万物生灵更好生存的方向发展的想法,说的现实一些也不过就是周瑜希望借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些异族的想法,这也是周瑜提升战力的一个重要渠道。说来也许旁人真的很难相信,周瑜现在的最强杀招之一——预见未来,这个手段想要成功的前提当然就是需要大量的计算,需要周瑜在自己布置好的扭曲空间领域当中去计算出来敌人的行动,然后针对这份“预见”的结果直接出手。

    严格来讲,这也可以算得上是赌运气的一种做法,但如果是计算的过程中收集的因素足够多,考虑的方面和纬度足够宽广的话,那么哪怕是赌运气,成功的几率也是会很高的。妖刀不会想到,周瑜看起来不过就只是随意交谈的一些内容,也已经成为了他修炼的一部分。

    在休养生息的时间里周瑜也在想着一些事情,这一路走来他也已经遇到过不止一位神明,最有代表性的当然就是时空神,可以说周瑜的“后半生”变故就是从遇到时空神开始,而提到时空神就必然还要提到时空之主和银河盟领袖,也许可以将他们三个都看成是时空神,或者是直接看成三个不同的时空神,因为他们所掌握的力量都是时空之力,但显然时空神和银河盟领袖都是在时空之力上同时在发力,而时空之主则是更专注于时间的力量,虽然周瑜已经意识到时间的力量和空间的力量是不可能被真正分割的,但侧重点的不同终究也是会造就成为神明之后的力量特征的不同。

    到了现在周瑜已经感觉到时空之主反而是“三个时空神”当中最弱的一个,但可能反而也是最难缠的一个,因为他总是可以穿梭于不同的时空之中,哪怕是时空神和银河盟领袖可能都无法真正准确的找到他所在的位置,进而消灭他。正如时空之主之前在原始战场当中找到周瑜时的手段,那真的是让周瑜现在想起来也感觉无比精彩的一招,无数影分身投放到不同的时空之中,最后竟然还真的把自己给找到了,反正在周瑜看来他自己可能是在有生之年都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但周瑜还是没有妄自菲薄,他知道也许自己穷极一生也无法达到时空之主或者是时空神他们那样的程度,但至少是在个人力量的提升上,他已经开始朝着神明之境靠拢,并且可能真的是有着极大的可能迈过去那一道关卡。那么既然可以做到这一点,周瑜也需要开始考虑自己所专注的力量层面。过去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注定了要在空间规则之力上更专注的去钻研,但现在周瑜开始有些犹豫,因为他“看懂”了时空,当然也就不认为自己所掌握的空间之力真的就是纯粹的空间之力,里面已经涉及到了时间规则之力,这就导致了周瑜现在反而不认为自己的空间规则之力达到了多高深的程度,甚至反而让他有些后怕,不止一次的想着自己算不算是误入歧途了。

    周瑜不是在无的放矢的患得患失,而是既然想要冲击神明之境,当然就需要在一种规则之力上有一种更加重大的突破,过去的时候这些事情还显得不是很重要,甚至都可以说是很缥缈的事情,但到了现在这些却都已经被摆上了日程,并且显然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周瑜一时间也没了特别明确的目标,所以也就显得好像有些漫无目的起来。

    不过修炼的路途变得目标有些模糊,并不代表要做的事情也目标不明确,至少周瑜现在是无比明确自己到底要做什么的。

    当星际飞船稳稳落在青柳星上的时候,周瑜整个人的状态也再一次从之前的清淡之中转换,变成了现在的盛气凌人。其实这并非是最适合周瑜的气势,但却是最适合现在的场面的气势。周瑜首先走了出去,在青柳星上要做的事情主要还是要靠周瑜的个人战力来解决。至于机械师的事,则是妖刀和刘青需要操心的事情了。当然,他们的队伍之中还有一个梁太吉,而现在梁太吉走在刘青身边的时候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刘青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却没有给梁太吉过多的解释什么,有些事就算是相互之间是无话不说的好友,也仍旧是无法挑明了去说,如果梁太吉到最后也无法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的话,刘青也就不打算再跟他有太多的瓜葛。

    朋友固然是重要的,好友固然也是十分难得的,但是这个世界实在有着太多太多真实和残酷的地方,成长的路上最忌讳的反而就是感性,尤其像刘青他们这样一心想要探索力量巅峰的人,早已经活得很明白。无关冷血,无关理性,只是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后所理解的最简单的生存法则而已。

    银河盟的星际飞船价格昂贵,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当然他昂贵的价格也肯定是物有所值的。比如之前在金家的老巢,哪怕是面对金家的武者大军团团包围,甚至面对金家武者不断的警告和示威,最终这艘银河盟的星际飞船还是强行起飞了,并且最后金家武者也真的没有人敢出面阻拦,更别提强行动手进攻银河盟的星际飞船。而到了现在,青柳星上的沈家武者其实都已经知道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消息的传递当然比星际飞船的速度更快,可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沈家武者也仍旧没办法拦住这艘银河盟的星际飞船降落在青柳星上。

    这就是银河盟带有权限的星际飞船的最大优势,当然也就是他们昂贵价值的最直观表现。

    只是当星际飞船的舱门打开,周瑜刚刚走出去不到百米左右的位置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主动迎了上来,当然与其说是迎,不如说就是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

    周瑜对此并不意外,第一家选择金家动手是因为周瑜就要打算用金家杀鸡儆猴,但当金家的事情爆发之后,其他的豪门也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应对,再之后必然也不会存在偷袭一说,甚至可能再去其他的豪门老巢的时候都会连那些豪门的大佬都见不到,等待自己的也肯定就是强大的武装力量的围攻。这些事周瑜已经想的很明白,但他还是决定上路,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如果没有圣者之境强者出面,就算是有再多的武装力量出面阻拦也根本不可能拦得住周瑜。

    除非周瑜想自杀,否则低阶武者已经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现在挡在周瑜面前的这些沈家武者看起来好像气势汹汹,但当周瑜收回有些迷离的眼神,真正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些沈家武者时,他们却反而都变得呼吸紧促起来,最前排的一些沈家武者更是连脸色都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这些沈家武者全都是领了死命令前来阻拦,沈家高层也并没有跟他们过多解释关于周瑜的事情,但问题在于当金家的事情全面爆发之后,到现在还能有谁不知道周瑜?

    且不提最初时候周瑜在流波星上强行出手就直接斩杀了两个圣者之境强者,就说最近发生在金家的事情也足以让这些沈家武者感觉惊慌失措。原本他们还都侥幸的抱着人多势众的想法围了上来,可是当他们真正跟这个杀星面对面对峙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件事到底有多可笑,就凭他们这些人根本不行,这是现在这些沈家武者最直接的感受,包括那些带队的武灵强者也一样有着这样的真切感受,只是他们不能退,现在若是退一步,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将会是比死亡还要难以接受的结局。

    局面一时间显得僵持了许多,留在星际飞船里的妖刀和刘青他们也就没办法再离开星际飞船。妖刀已经重新穿戴起那一身只有伪装作用的旧式盔甲,他“看着”周瑜被一群低阶武者拦住后显得有些诧异,不禁问道:“这小子又打算玩什么花样?”

    周瑜不会玩花样,到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玩什么花样,只是面对这些沈家武者周瑜没办法大开杀戒,一些因素的束缚还是让他感觉很难受,只是只要一想到森的死,以及周大他们给自己描述的森生命的最后阶段的活法,周瑜也就把这些负面情绪很快封闭了起来。

    “我来这里,是想找你们家里的大人们谈一些事情。”周瑜清了清嗓子,很平静的说道,他的声音并不大,但他确认他的声音可以稳稳当当的送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沈家武者还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人想回答他的话,只是在这个时候人群的后面却出现了一些骚动,很快小小的骚动就移动到了人群的最前端,引起骚动的人也就直接出现在了周瑜的面前。一看到挤出来的这两个人,周瑜的表情马上变得很精彩,笑着说道:“怎么是你们?”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让周瑜在沈家这边做事会束手束脚的最重要的两个人——沈从和元瑶。

    “你们现在不是应该在那个新星体上开辟新战场吗?”周瑜又问道。

    沈从现在显得有些拘谨,之前他就早早见识到了周瑜的实力,这次被强行召回,一路甚至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才赶回来,沈从一开始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当他知道在周瑜离开新星体之后的不长一段时间里竟然做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后,他真的对周瑜更加敬佩,或者说是敬畏。沈从也明白周瑜对自己的好感完全来自妻子元瑶,所以他也干脆现在没有主动展现什么,只是拘谨的一笑,然后干脆看向了元瑶。

    事实上,要说元瑶现在不紧张那也是假的,她是跟周盛安和周一很熟悉,甚至跟周大也一样感情很好,但现在毕竟那些人都不在这,忽然之间让她单独面对周瑜,元瑶也有说不出的紧张。勉强应了周瑜的话之后,元瑶也总算鼓足了勇气,直接问道:“前辈来这是要干什么呢?”

    “别紧张,我这次来并不打算多杀人。”周瑜很温和的笑着说道,但遗憾的是他的回答却不像他的语气这样温和。

    元瑶继续勉强的笑着,问道:“不多杀人,又是打算杀多少呢?”

    周瑜没有生气,稍稍沉默了一会后,说道:“这就要看派你们过来的人接下来打算怎么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