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七十二章 又是谈条件
    元瑶下意识皱了皱眉,结果她这皱眉的举动让沈从忽然心头一颤,连忙硬着头皮上前说道:“周前辈,家父……家父正在等您,想跟您一叙。”尽管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出身流波盟,而显然周瑜跟流波盟之间有着极为深厚的关系,但见妻子跟周瑜这种杀神一样的强者皱眉还是让沈从十分畏惧。

    看着护妻心切的沈从,周瑜似笑非笑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沈从说道:“行,那就走吧,我这次来就是想好好谈一谈的。”

    沈从长舒一口气,他对周瑜了解的很少,仅有的一些了解也全部都是战场上的周瑜,在他心里这就是一个十足的杀星,并且真的是那种走到哪都能让人死到哪的狠角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不敢让元瑶对周瑜太不敬,甚至如果可以,沈从都希望元瑶远离这个危险人物。当然,这也仅仅就只是他的想法而已,他都不敢让自己的情绪有丝毫外露,这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在之前的新星体上的时候是没有的。

    毕竟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周瑜是这么狠的人……

    “在那边怎么样?”周瑜开口问道,尽管沈从十分不希望元瑶靠近周瑜,但在上路之后周瑜却始终让元瑶跟在自己身边,结果自然就是他只能提心吊胆的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最重要的还是担心元瑶说什么过头的话。事实上相比于元瑶,沈从虽然也确实很有男人的担当,但却总是带着几分谨小慎微的特质。

    这也不能怪沈从,沈从的出身就注定了他有很大的概率会培养出这样的性格来。出生在豪门,虽然是家主的直系血脉,却又因为母族的原因导致身份比较尴尬,再加上并非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天赋卓绝之人,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做事的时候过于谨慎,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处的环境就是处处危机,一步不慎就会让自己坠入深渊之中,沈从不得不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去做事。

    而反过来看,元瑶却跟沈从完全就是不同的处境。虽然元瑶的出身伴随着一个悲伤故事的开始——森身死——再加上元瑶的父亲本身也就是森找来的一个“工具”,所以元瑶自小就没有父母的关爱,但缺少了父母关爱的元瑶反而丝毫不缺爱,甚至比寻常的孩子还要幸福,因为流波盟里的高层都几乎将她视为己出,再加上周大的过分溺爱,导致了元瑶在流波盟里几乎就是一个“小公主”一样的存在,这自然也就造就了元瑶的骄纵本色。当然,还好是骄纵而并非是跋扈,周瑜也很喜欢元瑶这种十分洒脱的性格。说真的,元瑶的性格看起来好像跟森并不是很像,但实际上却就是完全继承了她的母亲。森就是一个敢爱敢恨之人,生出来的孩子也就是一个潇洒的人。

    元瑶在听说了周瑜离开新星体之后所做的事情时也很震惊,要说现在走在周瑜身边不紧张那是说谎,但紧张的情绪却仅仅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她更多的还是兴奋。毕竟元瑶是知道周瑜真正身份的,他是属于自己母亲那个时代的大人物,跟流波盟领袖周大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甚至是周大曾经的统帅,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当然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听着周瑜的询问,元瑶又下意识皱眉想了想,这一下还是把沈从吓了一跳,而还没等沈从再采取什么行动,他却感觉双肩一沉,沈从马上回头看去,没看到有谁站在自己身后,再回想起刚才肩膀上的感觉应该也不是谁的双手放在自己肩上,想通了这些,沈从瞬间惊出一身冷汗,这才终于想到身边的周瑜。他马上看向周瑜,发现周瑜并没有看着自己,但这一刻沈从却仿佛感觉周瑜就是在盯着自己,沈从终于明白,周瑜是不希望自己的谨慎打扰他的兴致的。

    虽然明白了,但沈从却又有了几分怅然若失。看着自己妻子走在周瑜身边,一会义愤填膺,一会又得意洋洋的讲述着在新星体上的战况的样子,沈从竟然有了几分嫉妒。他并非是因为所谓的感情嫉妒,他再不济也不至于将自己的妻子想到如此不堪的地步。说来很有趣,沈从现在竟然是嫉妒元瑶,他嫉妒自己妻子竟然可以在面对周瑜的时候都如此从容不迫。沈从其实也明白,哪怕没有妻子在,就凭在原始战场和新星体上的战斗的情谊,他也可以跟周瑜好好说笑一番,但明白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从略显无奈的摇摇头,没有人知道他在感慨什么,只有沈从自己清楚这次摇头的无力感源于哪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么说,你们在新星体上的开展还是不太顺利啊。”周瑜静静的听完元瑶夸张的讲述,直接不客气的说道。

    元瑶气哄哄的看着周瑜,略显抱怨,最后却只能无奈的说道:“是啊,那个新星体上的土著都很强,尤其是有一些土著生命,他们的生命形态很奇怪,战斗力说不上有多强,但就是很诡异,让人捉摸不透。”

    周瑜知道元瑶说这个情况为什么会出现,毕竟当初在遇到妖刀的时候,周瑜其实就已经开始了跟灵神之间的战斗,而与灵神的战斗也让他知道了在那个新星体上的神明并非一个,还有一个静默神,而知道周瑜离开那个新星体也没有机会跟静默神开战。当然,周瑜之所以在离开之后也没有告诉沈从他们这些事情,一来是因为周瑜知道这种事就算是他说出来也未见得有人会听,甚至可能是就算相信了也仍旧会执迷不悟的要在新星体上战斗,毕竟一个新星体已经开发出来,并且是对沈家最有利的开发,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让他们轻易收手。而二来就是因为周瑜也感觉到自己在新星体上跟灵神之间的战斗,静默神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但是静默神却没有在关键时刻出来凑热闹,这就意味着静默神也已经算是表了态,那就是只要不会做的太过分,他应该不会直接出面。

    因为那个静默神应该也仅仅就是个神明分身而已,很显然神明分身是不具备跟周瑜抗衡的实力的。

    正因如此,周瑜其实也早想到了沈家在新星体上的征战不会特别顺利,但也不可能一无所获,而当时周瑜给元瑶的建议是带着沈从更多的从掠夺资源的方向入手,最大程度在新星体上将可用资源带走,而不要试图在那里生根发芽甚至将新星体改造成一个适合人类生活的星体。但现在看来,当初的这个建议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当然至于是元瑶并没有告诉沈从,还是沈从就想一意孤行,这就不是周瑜现在能想明白的了。

    一路跟元瑶说说笑笑,时间倒也过的很快,当然这也是因为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整体偏快,所有跟在周瑜身边的人都希望尽快把他送到地方,毕竟不仅仅是沈从认为周瑜个危险人物,甚至沈从的想法都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更多的人现在都认为周瑜就是个纯粹的疯子,天知道疯子会在什么时候忽然发疯。当周瑜告别了众人,只在沈从和元瑶的引领下走进一个……巨大的堡垒之后,这些沈家的武者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有点意思。”周瑜看着走进的这个堡垒,笑着说道。

    沈从微微有些脸红,他也知道自家的那些长辈们这次做事的手段确实显得小气,但这种话他又如何说得出口,并且从实际角度出发,沈从其实也认为这种做法是最为妥善的……

    要知道他们这些沈家人虽然没有机会真正的深入到金家的金鼎之中去一探究竟,但金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他们也都是很清楚的,周瑜可以在金鼎之中将金家的大佬全部革杀,几乎那一战就将金家彻底击沉,这件事现在在整个地球之中都传扬开来,沈家人当然不得不防周瑜的这一手。当然,就算是他们将会面的地点定在这个巨型堡垒里,一旦是真的发生什么危险的话也未见得真的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但至少在这个占据地利的环境中沈家人可以更从容的应对周瑜的暴起。

    当然,说到底还是没有人希望跟这个疯子开战的……

    看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在前面一段距离的周瑜,沈从微微有些愣神,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沈从反正是怎么都说不清的。但是周瑜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他是明白的,现在流波盟已经陷入到了无尽的危局当中,几乎没有人相信流波盟的人可以破开这个局,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局,但就是现在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他正在做着一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并且依旧是用着自己让人完全看不懂的方式。

    只是这一次,沈从却忽然开始相信周瑜真的可以做成。不算是无来由,当然也实在说不清楚具体是因为什么。周瑜的个人实力是很强,沈从在两个不同的战场上都已经见识过,但一个人的力量再强横又能强到什么程度呢,也许就只能坚持一段时间而已,豪门之所以是豪门,就是因为盘根错节几乎无法消灭,周瑜一个人再能杀又如何?沈从很奇怪,自己心里明明是带着这样的坚定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认知,却还是认为周瑜能成功,这让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恍惚。

    恍惚之间,沈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当然更准确的说是他在感觉到有人轻轻推了自己一把之后才缓过神来意识到有人叫自己。沈从略显惊慌的看了过去,正看到一个中年男人面色微微不耐的看着自己,这个男人本应该是沈从最亲近的人,因为那就是他的父亲沈星月。但沈从知道跟父亲之间是不可能有亲近的,但却可以有看重,而沈从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也就是让父亲真正的看重自己。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获得这份卑微的关爱,而是要真正的证明自己的价值。但遗憾的是,沈从已经很努力,却还是追不上家族里那些耀眼的明星,这也是沈星月总是不太待见自己这个孩子的原因。

    “路上已经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吗?”沈星月又问道,显然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问出口,他的语气和态度都显得很恶劣。

    “需要说什么,还是我们之间直接谈吧,不要为难一个小辈。”周瑜没有让沈从继续被刁难,直接拦住了沈星月的话。

    沈星月再次看向周瑜,事实上现在整个巨型堡垒里至少有几十双眼睛在盯着周瑜,这其中就包含着沈家的诸多大佬,只不过其中一部分沈家大佬其实并非是在堡垒之中,他们很有“远见”的吸取了金家的教训,选择了让家族里的超级强者们分成两部分,在他们看来这样的做法就可以让周瑜开始忌惮。

    可惜如果周瑜真的知道沈家人的想法的话只怕真的会笑掉大牙,或者会认为沈家人这是在瞧不起自己。他们所有的圣者之境强者聚在一起也许都很难确保一战定乾坤,现在还想着分散“兵力”,真的未见得是什么聪明的做法。

    不过这些细节问题都已经不是这次商谈的最重要环节,至少在周瑜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要的只是跟沈家人好好谈一下的机会,至于到底是谁来谈,来多少人谈,都无所谓,反正在周瑜看来沈家人就算是再怎么蠢也肯定不可能派一个做不了主的人来应对自己。眼前的这个沈星月其实严格来讲也不够格,虽然他在沈家地位崇高,但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被推出来摆在台面上的角色而已。但是既然他已经被摆在这里,事情就自然可以继续往下谈。

    周瑜不打算拖延,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的条件其实很简单,第一,你们沈家把派去流波盟的武装力量撤回来。第二,给我……嗯,给我一千块本源碎片,我就可以马上离开,甚至等到流波盟那边的战斗结束,我专门给你们发一个道歉声明之类的东西也是可以的。”

    在此之前沈星月已经想到了很多种可能,其中包括周瑜会直接一开始就威逼他们屈从,或者是直接摆出大量的好处,让沈家跟他们合作,甚至是有可能他要选择带着整个流波盟投靠到沈家的阵营之中,这些猜想都是有的,就连周瑜会趁着人少的时候求饶的这种可能性他都已经设想过了,但就是没有想到周瑜会一开始就直接开出这样的“条件”来。如果是不了解情况的人现在站在这里听着周瑜的话的话,那么一定会认为流波盟已经是在这一次的大战当中战局了绝对的上风,而周瑜现在能够代表流波盟出来谈判,都已经是给足了沈家人面子了。

    可笑,这真的是一件可笑之极的事情,可是沈星月在这个时候却笑不出来,周瑜的这番举动在他看来完全就是疯子行径,可是这似乎也正印证了人们对他的猜测,但问题是虽然人们都认为周瑜是一个疯子,但大家也都很清楚周瑜只是做事发疯,他的脑子是绝对不疯的。这就意味着周瑜说出的这些话,自然也会为自己的这些话负责。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沈星月现在的心理压力比较大,这次沈家交给他的跟周瑜谈判的重任,说好听的是给他一个迎接挑战的机会,说不好听的其实就是想让他来做替死鬼,反正现在谁都明白,周瑜这个疯子想要杀人的话,只要第一时间没拦住,之后基本上再想找他报仇是没什么好机会的,但无奈的是沈星月现在不站出来的话,也没有人会替他站出来,可是没想到周瑜竟然如此不识时务,一开始就要来这么凶悍的手段。

    沈星月很想一口否决,但最后还是犹豫了片刻之后转过身去。既然事情在一开始就陷入了最难以解决的境地,沈星月也不打算自己抗住这部分压力。

    周瑜并不急,他既然敢来这,就自然不打算安安稳稳的离开,至于这些沈家人是商量出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条件打发自己走,还是最终要跟自己兵戎相见,这就是沈家人的事情,而不是周瑜需要考虑的问题。他唯一需要做的,也不过就是等待他们做出选择之后再应对罢了。

    沈从现在真的是变得有些无所适从了,现在在在这个巨型堡垒里的人每一个都比他在家族里的地位要高,并且是高很多,这一次若不是因为跟周瑜之间的特殊关系,沈从是根本没有资格走进来的,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堡垒里面的某处,他知道在那里站着一个比较特殊的人,沈连明。当初在新星体上沈连明跟周瑜是近距离相处过的,其实现在沈家的诸位大佬想要做出最终决定来,沈连明的一些建议绝对是最有说服力的。

    果然,在沈从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沈连明也似乎正在用精神力跟沈家人交流着。

    但是忽然之间,沈从看到沈连明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

    沈从的心一下子狠狠抽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