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大农民〕〔都市之最强狂兵〕〔透视村医在花都〕〔六扇门之剑指江湖〕〔狂神刑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傲世神帝〕〔萌宝甜妻,冰山总〕〔大医凌然〕〔乾坤陨帝〕〔崩坏诸天万界〕〔我可以吊打全游戏〕〔奇门小神医〕〔你从外星来〕〔我的绝美校花未婚〕〔会生孩子的大男人〕〔万妖无疆〕〔寨主,别跑〕〔惹火燃情:总裁老〕〔丹界至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九十八章 拉偏架
    周瑜慢慢转醒,起身之后先是紧张的找到了狄水心灵魂所在的金属长筒,扣在身上后才看着身边的环境问道:“谁把我放在这棺材里的?”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此时的机舱之中也只有周瑜和妖刀而已。妖刀当然听到了周瑜的声音,只是前者选择了忽视。

    稍许之后,妖刀才又问道:“你还打算继续下去吗?”

    “为什么不呢,那些豪门显然还没有都发出撤兵的命令。”周瑜显得很随意,离开医疗仓后慢慢的活动着筋骨。

    “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妖刀变得很严肃,他转过身朝着周瑜说道:“你需要休息一下。”

    “还不是时候。”周瑜摇了摇头。

    “你这次昏迷的时间更长了一些。”妖刀继续说道:“你的身体是很强,但如果一直这么用下去的话迟早会垮的。”

    “对啊,你也说了,迟早会垮的,既然或迟或早都会出现,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这样用下去也不过就是早一点垮掉而已。”周瑜摊开手,一脸的无所谓说道。

    妖刀又被周瑜怼的好长时间无话可说,但沉默许久后他才又说道:“你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尽早完成吗?”

    “为什么这么问?”周瑜感觉很奇怪。

    “总感觉你好像总是在跟时间赛跑一样,是有什么格外强大的敌人在追杀你,还是你需要急着做什么事情?”妖刀很不理解的问道,他又指了指周瑜身后的金属长筒问道:“你妻子的灵魂状态很稳定,你大可以慢慢去做到最好,更何况这种事也急不得,事关灵魂层面的事情哪有简单的情况,你再怎么心急也是没用的。”

    “不是的,我虽然很着急想让水心尽快恢复,但你说的那些我也明白,这种事急不得,一旦用力过猛反而会适得其反。”周瑜开口解释道:“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喜欢这么做事而已。”

    “我不理解。”妖刀摇了摇头——当然是那种只有周瑜能感觉到的摇头——然后显得很固执的又加重语气重复道:“我真的很不理解。”

    慢慢你就会理解的。

    周瑜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也许是周瑜自己也感觉自己的想法太可笑,所以也就懒得说出来。

    正如妖刀所说,周瑜也很明白他现在大可以放慢做事的速度,虽然地球的十三豪门里他现在才只走了四家,看起来好像还有一大半的“工作量”去完成。但实际上这种事大可不必做到如此程度,现在就算是周瑜不再继续去攻击豪门老巢里的那些圣者之境强者们,流波盟的危机也已经算是解除了。也许流波星附近仍旧滞留着大量的武装力量,但那也不过就是强弩之末而已,那些豪门也不过就是在想一个合理的撤兵借口而已。

    周瑜这种看似十分莽撞的做事方式,反而就是最贴合地球时代的游戏规则的做法。周瑜的出现和不断出手已经证明了一点,虽然流波盟的圣者之境强者的数量并不占优势,甚至跟那些豪门相比还显得很寒酸,但若论整体战力的话,或者干脆就说比较顶端战力的话,一个周瑜就顶得上任何一个家族的所有圣者之境强者。在沈家和青家的“怀柔”政策虽然并不能全面的诠释周瑜的强大,但是金鼎之战和龙门星上与秦家大佬们的一战已经足够说明一切。除非豪门家族的那些大佬们疯了,要用自己的性命配合周瑜演戏。

    当流波盟已经具备了入场,并且是直接成为“贵宾”的资格之后,诸多豪门再用过去的手段对付流波盟就已经显然出现了错误,并且是很严重的错误,而现在那些豪门家族们在看到了金家和秦家的惨状之后,再联想一下青家和沈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想来他们也就明白到底应该怎么做。

    说到底,不管是什么所谓的狗屁游戏规则,一切权谋规则建立的基础都是力量,当周瑜展示出绝对的力量之后,他不但拥有了入场的权力,甚至还直接赋予了自己入场之后开始修改游戏规则的权力。流波盟之危,事到如今已经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当然,至于流波盟想要如何发展,必然还会涉及到更多方面的事情。

    而这都是后话了。

    妖刀这个人类世界的“门外汉”都看得出来周瑜已经不用如此用力过猛的做事,所以才会开口劝阻,结果却得到了周瑜更加固执的回应,这已经不仅仅该说是固执,而应该说是顽固了。但很显然,周瑜并没有想要改变计划的想法。

    周瑜做这一切并没有妖刀所想的那么伟大,诚然,周瑜想快点去众神战场,想用秘灵境让狄水心的灵魂重塑过程加快,并且得到更好的结果,但这并非是周瑜这样坚持去做事的全部理由。最重要的原因其实就在周瑜自己,为了不让自己迷失。

    这件事就算是周瑜跟狄水心或者是周大他们去说,对方也未见得真的可以理解,但这就是周瑜现在最大的困境。

    周瑜时常会感觉很茫然,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这是很可怕的一个念头,遗憾的是这个可怕的念头无法被彻底摒除,只能暂时被遮掩。

    当初在周瑜还很弱小的时候,被扔进了混沌世界,在完全的混沌之中,周瑜第一次认识到在规则建立的混沌世界里,一切都是混乱的。但当他终于适应了混沌世界的混乱规则后,却又被扔进了错乱时空。错乱时空,这是一个让周瑜现在想起来都感觉阵阵后怕的地方。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时间是如何流淌的,空间的排列是与时间相符的吗?当周瑜发现自己对时间和空间的了解越来越深之后,这种奇怪的想法就会变得越来越浓烈。

    一个最可怕的念头,周瑜甚至怀疑自己现在还是在错乱时空里,他真的很担心忽然有一天又有一个强大的存在直接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当着他的面打碎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再告诉他其实他所面对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接下来要发生的才是真实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周瑜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如何评判。

    周瑜知道如果始终想这些问题的话,他就只会陷入到一个根本解不开死循环当中。现在仅有的几个可以解开谜题的存在,无非就是时空神、时空之主或者银河盟领袖,但在见到青峰之后,周瑜基本上也就断了见到银河盟领袖的想法,至于时空神,周瑜更是没胆量去招惹那个可怕的存在,仅剩的也就是时空之主,但那个满口大黄牙的老家伙却也同样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问题就摆在这里,周瑜能做的是暂时不触碰,却无法做到彻底的忽视。所以周瑜只能通过不断的战斗让自己保持清醒,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唯有死亡的威胁是最真实的,当死亡的阴影降临,当威胁到生命的一切外在因素出现后,整个人的身体也就会随之变得兴奋起来,这样的状态才是最充实的状态。

    同时面对诸多圣者之境强者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哪怕强如周瑜这样的强大存在也会紧张,也会因为危机的存在而变得异常兴奋。肆意的撕裂空间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潇洒,极短事件里的精神力消耗以及规则之力的调动,对施展者的身体也有极大的破坏,甚至是撕裂般的痛楚持续不断的出现。而主动冲入虚空,在极端的混沌之力和时空风暴气息双重冲击的情况下,也一样是要随时面临着被撕裂身体的危险。

    但就是这些危险的情况,这些死亡的威胁,反而让周瑜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自己所面临的敌人是真实的,死亡的气息是真实的,那么也许至少在这一刻自己所面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这真的是一个很难解释得明白的情况,所以周瑜也就干脆选择了沉默。在当年身体被废的那一战中,周瑜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对死亡的恐怖。死亡本身不可怕,但临死之前的心中不甘才是最恐怖的存在。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之后,周瑜感觉最可怕的反而就是无法认清这个世界。

    感受死亡的威胁,让自己保持清醒只是手段,用这些手段想要达成的目的就是想要真正的看清楚这个世界。站在力量之巅,去探索更高更远的世界,去尝试着看清楚这个世界,这就是周瑜心中的最大梦想。是的,这也只能是梦想了,毕竟就算是周瑜也不认为这件事有多大的成功的可能性。

    机舱之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也许大家都在各自思索着自己的心事,周瑜也明白妖刀必然有着他自己的烦恼,但这种事周瑜知道自己并不擅长解决,索性也就懒得发问。

    刘青慢慢走进机舱,说道:“大人,银河盟的一位大人想跟您谈一谈。”

    “好啊。”周瑜点点头,随后笑着迎入了银河盟的一位圣者之境强者。

    胡岩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后,也开门见山的说道:“周瑜大人,有件事需要跟您好好谈一下。”

    “可以啊,说吧。”周瑜说道。

    “那……”胡岩有些欲言又止。

    周瑜当然明白胡岩的意思,但却还是摆摆手说道:“说吧,没事。”

    胡岩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不自然,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让他又瞬间恢复正常,但也还是很生硬的笑着说道:“周瑜大人,我们领袖大人有一个命令让我传达一下。”

    听到领袖大人四个字,周瑜这才终于来了几分兴致,他马上问道:“银河盟领袖?他直接给你们传令了?问你个事,我现在想见他的话,你们有什么方法能让我见到吗?”

    胡岩之前是预料到了周瑜听到领袖大人的消息的时候会兴奋起来,毕竟当今的地球之中,有谁在提到银河盟领袖的时候会不认真,但他却没想到周瑜的兴奋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尤其是对方现在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尊敬的姿态,这让他心中很不爽。银河盟领袖在他们这些银河盟武者心中就是最强大的神明,哪怕是在众神战场里也是最强大的存在,周瑜是谁,不过是身体强壮了一些,也未见得真的是个人类武者,怎么能以这样的态度说起领袖大人?

    当然,一切的不满想法,在胡岩的脑子里虽然都准确无误的流过了,他的脸上和眼睛里却都没有丝毫的表现,他还是一如之前那般沉稳的说道:“领袖大人希望你可以到银河盟。”

    “完了?”周瑜有些诧异。

    “嗯,完了。”胡岩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周瑜忽然笑了,笑得好像有些无奈,甚至还透着几分不屑,他没有去接胡岩递过来的东西。可以想到,那里面应该是包含着会给自己的好处的,但这些都不是周瑜所关心的事情,他挑眉看向胡岩,重新问道:“我只想知道我想见你们领袖大人,你们有没有办法让我见到他?”

    “大人是不可能随意见外人的。”胡岩很生硬的回道,随后又稍稍缓和了几分语气补充道:“当然,如果周瑜大人肯加入银河盟,相信以周瑜大人的实力,想要见到大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胡岩就好像是在说绕口令一样,一会一个大人,真是难为他没有把这些关系给搞错。

    而听到胡岩这样的回复,周瑜也明白所谓的银河盟领袖大人的命令,最多也就是现在在银河盟内部主持大局的一个主事人而已,也许是银河盟领袖最忠实的神使,但仅仅是神使是不够的,如果可以马上见到银河盟领袖当然可以让周瑜的疑惑被解开许多,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那就算了吧,我对加入银河盟没什么兴趣。”周瑜直接拒绝了胡岩递过来的邀请。

    胡岩的脸色终于开始变得有些难看,其实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作为银河盟里的老人,他们在银河盟当中的地位自然是无比崇高的,而他们在银河盟里的地位都是自己一点一点拼搏来的,现在就因为周瑜实力强大,上面下令要将他招入银河盟,到时候就要给周瑜更高的权力,甚至是直接给予更多的特权,这样的事情当然会让胡岩心里不舒服。可是心里是这么想着的,但当周瑜直接毫不客气的拒绝他递出去的邀请时,他却又被周瑜的态度刺痛。在现在的地球,银河盟只是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但真正明白大局的人又有谁敢真的招惹银河盟?若非如此,银河盟的权限飞船不是没有人有意见,但偏偏他们就能横行无忌。

    银河盟还是现在地球之中的最强存在,其实反而就是因为他们太过强大,所以反而脱离了地球的“体系”。在胡岩看来,周瑜不过就是个“很强”的存在而已,也许在地球之中已经横行,可一旦到了众神战场也不过就是“中坚力量”的行列而已。可以说,周瑜的无礼已经让胡岩愈发恼火起来。

    稍作休整后,胡岩也劝说自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转而提起另外一件事,他说道:“关于对诸多地球豪门出手的事……”

    “需要我收手?”周瑜主动问道。

    胡岩闻言,终于笑了出来,他想着周瑜终究不算是太愣头青,还明白做事把握尺度。

    可是还没等胡岩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周瑜却已经再度说道:“我还没有收手的打算。”

    “那周瑜大人打算什么时候收手呢?”胡岩问道,问话的时候他已经不自觉的开始咬牙。

    “这种事不能问我吧,难道不该问问那些豪门什么时候打算把兵团从流波星附近撤走吗?”周瑜似笑非笑的说道。

    胡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的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变得值得玩味起来,他笑着看着周瑜问道:“周瑜大人,你是当真以为在如今的地球没有人能对你做点什么是吗?”

    “我知道我不是最强的,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能对我做点什么的人,对吗?”周瑜愈发不客气的说道:“至于谁能对我做点什么,或者已经想做点什么,那就不妨让他过来做一下试试,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难道做什么事情之前还要打嘴炮吗?”

    “至于对豪门出手的事,如果想让我收手,就你们自己去找那些豪门谈,流波盟也懂得分寸,只要他们退兵,过往的一切都可以不追究。”周瑜直接打断了胡岩还要说的话,继续说道:“既然你也给了我忠告,那我也顺便劝劝你们,既然银河盟还想主持地球的大局,你们这些掌控者们就应该擦亮一下眼睛,问题的预防肯定好过问题补救。”

    “什么意思?”胡岩压着火气问道。

    “刚打起来的时候,你们不想着平息,现在打起来了,看我打的凶了,就想着过来拉架,还不是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拉架,而是要拉偏架,你认为我会配合你们?”说到最后,周瑜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他最后说道:“要么,拿出让我满意的结果。要么,我自己做到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