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女狂后〕〔重生八零甜蜜军婚〕〔Hello,小甜心〕〔大唐好相公〕〔年年安康〕〔婚婚欲睡:总裁宠〕〔回到八零当女兵〕〔位面之狩猎万界〕〔重生八零:弃妇带〕〔念那时依默,予拾〕〔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神秘军长,高调爱〕〔官程〕〔霸尊狂帝〕〔我的一纸婚约〕〔闪婚独宠:神秘总〕〔超级仙王混都市〕〔怒指苍穹〕〔重生魔神在都市〕〔最后一个契约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小收获
    周瑜去过众神战场,虽然比较短暂,却对众神战场里的气息记得十分清楚,他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现在确实是来到了众神战场,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众神战场里忽然看到这样的一个巨大的血色星体还是让周瑜感觉格外吃惊。

    那个血色星体距离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还很遥远,但星体终究是星体,虽然相隔甚远,但那迎面扑来的巨大的压迫感还是让周瑜他们都感觉格外难受。周瑜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血色星体,在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时空裂缝始终在不断的膨胀着,看着就好像是这个时空裂缝有自己的生命一样,如果联系起在紫荆星上所出现的状况,大概可以想到现在这边的这个时空裂缝的膨胀程度,差不多也就是紫荆星上时空裂缝要扩张的程度。

    不过周瑜始终在死死的盯着那个血色星体的主要原因是周瑜感觉时空裂缝的出现就跟那个血色星体有关,也许这样的想法显得有些可笑,现在但凡是稍微愿意多想一些的人处在周瑜他们的处境上的话,也会不由得想到时空裂缝的出现和存在就是跟这个血色星体有关。但周瑜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现在多多少少可以捕捉到血色星体跟他身后这个时空裂缝之间的联系。

    下意识的,周瑜又扭头看向了身边的银河盟最高统帅,以及始终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人,随后周瑜问道:“你们感觉到了什么?”

    “好像……有星兽的味道。”银河盟最高统帅没说话,他身边的战友却忽然开口。

    “星兽?”周瑜一愣,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东西,不过从对方的语气里周瑜却可以感觉到对方对星兽的重视程度。

    “星兽很强大吗?”周瑜追问道。

    没有回答,银河盟最高统帅没有回答周瑜的问题,他身边的伙伴也没有继续刚才的话说下去。周瑜有些气愤,转念一想却又释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在外人看来好像是他们一起进入时空裂缝,仿佛是生死与共一样,实际上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周瑜还算看得比较明了,至少周瑜还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认为堂堂银河盟最高统帅非得要主动结交自己。

    血色星体应该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进发,很显然这个时空裂缝应该就是那个血色星体的最终目的,周瑜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血色星体和这个时空裂缝之间的联系,那是十分古怪的一种关系,无比磅礴的空间之力连接在那个血色星体跟这个时空裂缝之间,这种情况让周瑜有些看不懂,而这种看不懂的情况甚至开始让他感觉害怕,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星体和一个时空裂缝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牢固的空间之力的联系,俨然就好似已经建立起了一个透明的空间走廊了一样。

    问题在于如此磅礴的空间之间是如何出现的,又是如何保持在如此稳固的状态的,至少在周瑜的认知当中,这样的情况是不该出现的,空间之力并非是稳定的规则之力,一旦空间之力的波动过于强烈的话,必然会出现巨大动荡,比如说时空裂缝,或者再不济也该出现空间扭曲的情况才对,但现在的状况却是只有一个时空裂缝,除此之外,那个无形的“空间走廊”却保持着很稳定的状态,这才让周瑜感觉不可思议,这种情况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甚至可以说是颠覆了他对空间之力的认知。

    “怎么可能。”周瑜皱着眉头说道,在空间之力方面他向来自信,却没想到在这里受到如此打击。

    周瑜还沉浸在自己的疑惑状态时,却忽然感觉到身边的两个人忽然摆出了一副战斗的姿态,强烈的气息让周瑜瞬间惊醒,马上警觉的看向身边两人。

    “怎么了?”周瑜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敌人应该就快出现了。”银河盟最高统帅说道,他终于开始回答周瑜的问题。

    “敌人?”周瑜四下张望起来,他还没发现这里有半点会出现敌人的迹象,但周瑜却还是很认真的准备起来,想着现在的奇怪状况,周瑜可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和之前的所谓经验之谈还能起什么作用。

    “会是什么样的敌人?”周瑜又问道,他想了想之后补充道:“星兽是一种很大型的魔兽吗?”

    “星兽是一个种族的统称,星兽的样子会是各种各样,甚至会跟人类一模一样。”银河盟最高统帅又很难得的解释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先将布置好领域,至少可以发现是否有敌人靠近。”

    “我已经释放了。”周瑜点点头说道。

    “嗯?”银河盟最高统帅有些意外,最后好像为了消解尴尬的哈了一声,说道:“那就好。”

    “你是真的没有铠甲,还是不想穿铠甲?”银河盟最高统帅身边的伙伴也在此时开口问道。

    “没有铠甲。”周瑜说道,随后又反问道:“你们对星兽了解有多少?只是听过传闻,还是真的遇到并且跟他们战斗过?”

    身边两人先是又经历了一阵沉默,随后最高统帅的战友才解释了一句:“打过的,经常打。”

    “那就好。”周瑜点了点头,之后似乎想明白了些什么,他又解释道:“我只是暂时不想费事,才没有弄六阶铠甲穿,我的一个朋友建议我直接打造七阶铠甲。”

    “好志气!”

    “小心。”银河盟最高统帅忽然说道,随后他的手上忽然闪起一团绿光,直接朝着周瑜身边甩去。

    周瑜皱了皱眉,连忙躲闪开来,只是心中忽然杀意大起,他明明已经提前释放了空间领域,甚至为了加强警惕性,他并没有将范围扩大,只是将空间领域保持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这样的做法可以确保哪怕是有一个细菌忽然进入到他的空间领域里的话,也会被第一时间发现,而越是强大的敌人自然越会被提前发现,周瑜很气愤银河盟最高统帅的忽然出手,就算对方不是有意针对自己出手,这样做也极有可能……

    气愤的情绪还在蔓延的时候,周瑜却愕然发现就在他刚在所在位置的不远处,竟然有一个绿影很诡异的出现,这个绿影的形状也很诡异,就好像是一张自己飘浮起来的床单一样,不过显然这不可能是忽然之间飘过来的床单,当周瑜看到这个绿影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很危险的气息,仿佛对方只要贴上自己,就会将自己的身体吞噬掉一样。

    “什么鬼东西?”周瑜问道。

    他问话的时候,银河盟最高统帅已经再次出手,一团紫红色火焰直接朝着那个绿影飞去,周瑜感觉到那团紫红色火焰是很精纯的火焰规则之力凝聚出的火球,当火球触碰到绿影的瞬间,绿影便直接燃烧起来,几乎眨便彻底成为虚空,仿佛这个绿影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就是星兽。”银河盟最高统帅解释道,周瑜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一丝绿烟在他的指尖缠绕了一下随后消失不见。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周瑜愈发不解的问道,对于无法掌控的东西他也同样会感觉到危机感,甚至是巨大的危机感,危机感让他变得紧张,紧张也让他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我需要发现敌人的手段。”周瑜指了指银河盟最高统帅,说道:“比如说你手上的那个东西。”

    “什么东西?”银河盟最高统帅笑了笑,说道:“你不需要乱猜什么,这种情况不会时常出现,我说过,你需要控制好你的领域,只需要做到这一点,你也一样可以发现这些敌人。”

    “好的。”周瑜没有再多说废话,面对这种情况再怎么多问也都好像会显得很多余,最好的办法就是自行参悟,还有一点则是周瑜还是愿意选择相信对方的话,或者说至少是在这个时候,周瑜选择了相信对方的话,这是一个需要做决定的时刻,做出一个决定肯定好过没有决定,哪怕就在前一刻周瑜还认为对方有心偷袭自己。

    既然做出了决定,周瑜索性直接来到了银河盟最高统帅他和伙伴的中间,信任向来是很难培养的,但在此时却不是计较信任源于何处的最好时机,相比于银河盟最高统帅的神秘莫测,周瑜还是更畏惧那些看不到甚至连领域都感触不到的神秘存在。

    星兽,这也是一个让周瑜感觉很陌生的东西,但刚才的那一幕却让周瑜记忆犹新,如果星兽总是可以如此轻易的就靠近自己的话,很难想象自己将来到底要如何在众神战场里生存。也许周瑜总是会多想很多不相干的事情,但这也不应该算是什么缺陷,恰恰正是因为周瑜总是可以想的更加长远一些,才能让自己避免很多看似是死局的危机。

    让周瑜感觉很意外的是,他自己忽然之间来到了银河盟最高统帅他们连个人之间,这是一个看起来很莽撞甚至是显得很粗鲁的举动,但周瑜却并未从对方两人身上察觉到半点敌意,甚至在他站在这两人之间的瞬间,他就莫名的多了几分安全感。周瑜知道这份安全感绝对不会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人确实是在保护自己。

    “我们之前见过?”周瑜忍不住又一次开口问道,这个问题在不久之前他才刚刚问过。当然,这一次的询问仍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星兽并不是很强大的种族,当然也许这样说也不够严谨,严格来讲星兽只不过是我们对他们的统称而已,实际上星兽之中是有他们的不同种族的区分的,就跟我们的世界一样。”银河盟最高统帅一反常态,开始很仔细的跟周瑜解释起来:“星兽的最大特点就是对规则之力的领悟能力特别强,可以这么说,他们对规则之力的领悟可能是我们这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那岂不是说如果来了星兽一族里的超级强者,我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周瑜有些担忧的说道,他还是在用将来会进入众神战场战斗的思维在思考问题,在他看来既然星兽是他将来在众神战场里会时常遇到的敌人,当然要更多的考虑他们的威胁,不过显然对方传递出来的信息让周瑜倍感意外。

    银河盟最高统帅笑了笑——他是直接笑出声音——解释道:“领悟规则之力和掌握规则之力是两码事。”

    “怎么可能,领悟了自然就该能掌握才对。”周瑜有些不甘示弱的说道。

    周瑜正说话的时候,银河盟最高统帅的那个战友忽然出手,一道电光闪烁之后,又一个好像床单一样的东西被打了出来,但很快就消失不见。这次周瑜没有任何意外,只是在全神贯注的观望之后还是无法得到任何有效的消息捕捉,这让他很沮丧。

    “领悟了规则之力不代表就能掌握,当然,我是指更高层的规则,而不是基础规则。”银河盟最高统帅继续笑着说道。

    “基础规则?”周瑜愈发不解,不自觉的念叨起来。

    还没等周瑜继续追问下去,他就猛地感觉周围的空间之力的波动一下子变得很异常,这下不用银河盟最高统帅提醒他也已经马上变得更加警惕起来。反倒是银河盟最高统帅又神经似的笑了起来,说道:“现在明白了么?”

    “明白什么?”周瑜有些气恼,对方的装神弄鬼一直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星兽对规则的领悟能力很强,尤其他们领悟的还是更高层的规则,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在基础规则世界当中,很难做到完美契合,最典型的表现就是他们所过之处会引起一些异样的空间波动。”银河盟最高统帅解释道。

    “不可能!”周瑜马上否定了银河盟最高统帅的说法,在银河盟最高统帅最开始说起“基础规则”和“更高层的规则”的时候,秉承着并不是很了解就不多说话的原则,周瑜并没有刻意去辩驳什么,但到了现在周瑜却很难再完全认同银河盟最高统帅的说法。在其他规则之力上周瑜不敢说自己有多深造诣,但在空间之力上周瑜却有着绝对的自信。

    银河盟最高统帅输也已经在来时的路上对周瑜做过了相应了解,他还是很平静的笑了笑,说道:“你用心去感悟,空间之力的变化绝对是存在的,只不过这种波动以另外一种形式展现出来了而已。”

    周瑜没有再继续争辩什么,在他看来这种事原本也不应该争辩,事实胜于雄辩,周瑜固然刚才直接反驳了对方的说法,但之前发生的事实却也是真真切切的摆在面前,银河盟最高统帅和他身边的人确实可以提前发现星兽的出现,并且也有相应的的应对手段,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远处的血色星体开始愈发的靠近,看着好像是那个巨大的血色星体只是缓缓移动,但在场三人都明白,那偌大的星体能够在他们的面前以这样的幅度移动,足以证明那个血色星体的速度是极快的。相比于血色星体的不断靠近,银河盟最高统帅和他身边的战友也彻底进入到战斗状态当中。银河盟最高统帅也收起了之前的漫不经心的状态,全神贯注的关注周围的情况。周瑜现在有些困惑,甚至多少还带着几分愤怒,事实上他虽然自己也在不断说服自己相信银河盟最高统帅的话,但这一战的所有状况还是让周瑜感觉很奇怪,摸不到头脑的感觉也同样代表着危险重重。

    周瑜不断的在试图着让自己感受到那些所谓的星兽的存在,他也很快开始接受银河盟最高统帅的建议,开始尝试着换另外一种感受规则之力的方式去感悟星兽的动态,只是不得不承认,周瑜自己本身也是不太相信自己可以成功的,规则之力是什么,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力量组成元素,圣者之境强者之所以强大,也就是因为可以掌握更深层次的规则之力,可以在战斗的时候调动更多的规则之力去战斗。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周瑜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他猛地意识到一个关键所在。银河盟最高统帅已经说了不止一次,星兽是领悟更高层的规则之力,而他们所掌握的是基础世界的规则实力,虽然对于银河盟最高挺帅所说的这个状况还没有十分的了解,但是一个关键点却似乎已经隐隐的付出了水面。不管更高层规则之力是什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更高层的规则之力必然更暴力。空间一旦被破坏,就肯定会露出痕迹。

    如果不是纯粹的用规则之力的波动去判断,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判断的方法。

    感觉。

    周瑜忽然的觉悟让他隐隐想到一点,似乎就是因为固化的思维让他进入了一个怪圈,释放领域未见得是要精准的捕捉到规则之力变化,也同样可以“看”到一些实际变化。

    比如说在周瑜转变了思维之后不到三十秒的时候,周瑜就已经有了收获。机械狂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真武狂龙〕〔逆天炼丹师:妖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