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有变化
    ,精彩小说免费!

    星兽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至少周瑜现在是这样认为的。第一次遇到星兽也是在众神战场,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是以“偷渡”的方式强行进入众神战场,并且当时遇到的凶兽也仅仅是处在“初级形态”阶段的星兽,也就是说那些星兽虽然已经意识到降低自己所掌握的规则层次,就可有进入到基础规则世界里,并且他们也已经做到了一定程度,但终究还是因为没有彻底成功,所以先得格外诡异。

    还没有完全适应基础规则世界里的规则之力的星兽对于也没有掌握更高层次规则的修炼者来讲,基本上可以说是透明的,当然因为双方所掌握的规则层次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基础规则世界里的修炼者和星兽们也是无法相遇更不可能战斗的,像上一次在众神战场里的那种战斗,就必须建立在双方都有能够“交流”的基础才行。

    很显然,虽然周瑜还没有能够掌握更高层次的规则,但至少已经触碰了边缘,周瑜是可以看到星兽的,甚至也算是跟星兽正面交锋过。

    现在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周瑜的思绪开始往关于星兽的消息上飘,在赶往银河盟的路上,宋思文始终显得很高冷,甚至绝大多数的时候是不跟周瑜见面的,但陈生对周瑜的态度还算不错,毕竟当年在周瑜还很弱小的时候,陈生就代表秦国出面帮助周瑜,在当时的情况下双方虽然多少带着一些互利互助的原则做事,但毕竟有一定“旧情”,赶往银河盟的路上虽然陈生并未跟周瑜说起过太多关于始灵怪成神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在这方面守口如瓶,但至少还是说了一些关于星兽的事情。

    当时陈生那么做其实或多或少的也算是偷换概念在帮助周瑜,一如曾经在元鼎国是那样。毕竟陈生可以看得出来周瑜对更高层次的规则之力很感兴趣,并且陈生也明白其实研究更高层次的规则之力可能算不上是他们这些超级强者未来的发展方向,但也算得上是一个很不错的研究方向,陈生被宋思文警告了不要多说这些事情,而陈生也不算违规,至少他都只是跟周瑜去说关于星兽的事情,至于更多的东西,周瑜自己也未见得无法领悟。

    事实证明陈生的想法是很正确的,虽然陈生当时并未更多的去解释更高层次的规则之力的事情,但周瑜通过对星兽的很多特点甚至是习性的判断,也还是有了一定的见解。当然,其实也正是因为周瑜对星兽不算完全陌生,在之前最初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会显得更加的疑惑,毕竟在周瑜看来,对面的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可是看不出半点星兽的状态的。但是随着周瑜两次使用时空之刃试探,周瑜却渐渐的品出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看起来好像是这个中年男人在面对时空之刃冲击的时候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隐藏了起来,甚至好像是很干脆的直接隐藏到了虚空之中,但实际上周瑜在这一点上还是可以做出很准确的判断的,中年男人的身体在消失的时候并非是真的隐匿于虚空之中,也不像自己那样隐藏在空间壁垒里。周瑜之前之所以以为他是藏在了虚空之中,是因为那种虚无的感觉跟虚空极为相似,但丝毫感觉不到时空风暴的气息让周瑜很清醒的认识到实际情况绝对并非如此。

    周瑜在很努力的让自己去分辨其中不同,渐渐的也就察觉出这个重点男人的一个很隐秘的特征来,他的身体状况似乎并不是很稳定,起初周瑜也不是很确定是不是真的是这样,毕竟不得不承认周瑜现在很难对这个中年男人有极为准确的判断,关于这一点周瑜也颇为无奈,只是在感知过程当中周瑜有所察觉,这个中年男人并没有像周瑜所看起来那么强大。当然这也不算是什么极为特殊的意外发现,毕竟在最初遇到这个中年人出现的时候,周瑜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判断,如果这个中年男人真的强大到了无所不能的程度,甚至是可以做到随心所欲的隐身的话,他也不用一直追击周瑜巫妖却又抓不到巫妖了。巫妖固然在空间移动上的能力很出众,但再怎么出众又怎么可能出众得过隐身呢。

    周瑜现在所感觉到的状况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存在状态显得很奇怪,当周瑜开始以探查星兽的方式去探查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周瑜发现了异样,用了特殊的方法探查之后周瑜发现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就好像时时刻刻都躲藏在虚空中异样。说的邪异一些,就好像是如果周瑜是用肉眼去看这个中年男人的话,他的身体就有一部分始终是消失的。

    如果说之前周瑜还多多少少带着几分疑惑和怀疑的话,到了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中年男人的特殊状况的解释原因了,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星兽。虽然周瑜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就只是单纯的依靠一个特殊的探查手段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但至少在周瑜看来他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没有什么错的,其实也可以时候是现在也就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够说得通眼前的这个情况。

    时空之刃砍出去的逆刃斩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哪怕周瑜他们现在的实力境界已经达到了直逼神明的程度,甚至周瑜现在的身体强韧程度已经称得上堪比神明,但时空之刃的攻击还是充满着威力,尤其是辉耀刀法中的重击,每一刀都可以带着惊人的威力出击。可是当逆刃斩出击之后,却接连两次攻击落空,这样的情况其实直到现在也还是显得很诡异,可是如果将他跟星兽联系到一起,或者说是跟更高层的规则联系到一起,周瑜感觉这件事也就是可以按照这样的方式去解释。

    如果现在换成旁人,可能遇到这个中年男人是真的会束手无策,毕竟不管这个中年男人到底是躲进了虚空之中还是躲进了其他的什么奇怪的地方,至少有一点是会让人感觉很无奈甚至说是绝望的,面对一个怎么样都打不到的敌人还能怎么去打呢,甚至可能越是疯狂的去进攻,越是会让自己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之中,毕竟不断的战斗消耗也会让身体变得更虚弱。

    还好周瑜不是普通武者,至少在面对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周瑜还不至于束手无的。按照陈生的说法,星兽固然是处在更高层次的规则世界当中,单纯从规则之力的层次角度上来讲,他们应该称得上是更高层次世界里的人,按照常理来讲,他们之间是不应该出现在基础规则世界里的,但是当他们开始接触基础世界规则,换言之就是降低所掌握的规则之力的层次开始,基础规则世界的修炼者和星兽之间也就有相遇的可能了,但是当星兽开始这样做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们是要自我暴露破绽和缺陷出来了。

    说到底,还是星兽并不应该出现在基础规则世界当中,而当他们开始主动降低所掌握的规则之力的时候,也就相当于是他们自己“犯贱”,说到底不管是基础规则世界的修炼者想要掌握更高层次的规则之力,还是更高层次的规则世界里的修炼者想要掌握基础规则之力,其实都是有着很大的壁垒的,这种修炼壁垒的坚固程度是比空间壁垒还要坚固的。这样的说法并不夸张,毕竟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周瑜想要打破空间壁垒已经很容易,随时随地都可以撕裂空间,甚至哪怕是在众神战场里周瑜都可以做到这一点,只不过周瑜知道在这里撕裂出来的空间裂缝是无法通过的,狂暴的时空风暴就算是周瑜要不敢闯入其中。

    当然,如果换一个角度思考,也可以理解为是周瑜所掌握的空间撕裂的手段到了众神战场之后反而威力增强了。现在周瑜对破开空间壁垒并不感觉有什么难度,但对破开跟更高层规则世界之间的壁垒还是有着相当大的距离感的,至少现在周瑜自己也都不认为这件事有可能会成功。

    只是周瑜原本并未真的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似乎这件事是不是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也不是周瑜自己能够左右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周瑜越看越感觉对方就是星兽。星兽是陈生他们对更高层规则世界的生命的一个统称,甚至其实所谓的更高层世界到底是不是一个世界也尚未可知,周瑜本身并没有去过,当然也就没有相应的发言权。而看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周瑜现在已经渐渐的将自己心中的仇恨情绪收敛起来,这一战的敌人是十分与众不同的,之前跟星兽战斗的那一次是因为有陈生和宋思文在才可以最终取胜,周瑜甚至其实都可以说是从头到尾就是在看戏,但是很显然这一战不可能如此轻易的进行,也不可能像上一次那样莫名其妙的就获胜。

    周瑜现在的状态其实就跟不久前忽然暴起对巫妖动手时的状态十分相似,那个时候周瑜也并不能确认藏在狄水心身体里的到底是不是巫妖,他所依仗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大胆的猜测而已。但是对于周瑜来讲,在战场上虽然需要稳扎稳打,但他有的时候反而也就是需要横冲直撞一下才行,想要破局,有的时候真的需要破而后立的决心。

    现在的这个情况并不妨碍周瑜这样做,大胆猜测并不一定就意味着肯定会陷入到危险境地当中,更何况其实就算是小心翼翼的做事也未见得可以得到什么好结果。不过想到要拼命之后,周瑜反而变得更加镇定起来,这也算是周瑜的一大特点,每临大事之时周瑜反而越发镇定。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之前的战斗确实让周瑜消耗了很多很多,不仅仅是灵魂之力上的消耗,为了击溃巫妖,周瑜在精神力上的消耗也同样惊人,精神力消耗不像灵魂之力消耗,虽然精神力消耗可以恢复,但当精神力消耗过大的时候,就算是周瑜拥有现在这样的身体素质,也一样会陷入到很危险的境地当中。

    周瑜死死的盯着这个中年男人,现在除了猜测这个中年男人是星兽之外,周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猜测,就是他认为这个疑似星兽的中年男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不是很好,或者就是刚才他悄然现身,随后强行抢夺巫妖的那个举动只是看起来很随意,但实际上对他的消耗很大,否则的话这个中年男人不会始终站在原地跟周瑜不断说着废话。看着好像是他对眼前的这个情况很享受,又或者是想要气一气周瑜,但在周瑜看来这些情况都不太可能,最有可能的一点反而就是他受伤了,或者就是之前就已经有伤在身,并且这一次现身之后的消耗极大,所以他才会好像木桩子一样站在原地,不时的跟周瑜斗咳嗽。

    “你叫什么?”周瑜忽然变得很放松,甚至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呵呵的看着对面的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要说气势,这个中年男人的气势倒是一直都没输过,但他的城府终究还是没有深沉到可以遮掩住所有情绪的程度,反正周瑜已经不止一次捕捉到他的一些下意识反应,当然周瑜也一再告诫自己对方可能是故意表现出的这些情绪变化让自己捕捉到,不过有些事情经过权衡之后还是可以得出相应答案来。综合这个中年男人出现之后的种种表现,周瑜判断对方的状况是不好的,其实这样的判断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有,到了现在周瑜也干脆打算继续好好试探一番,周瑜不希望自己始终被一个故弄玄虚的家伙吓的失了分寸。

    “叫我大牛。”沉默许久之后,中年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叫什么?”周瑜不免有些意外,说真的他刚才问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指望对方会回答自己的问题,当然,像这种没有影响的问题对于周瑜来讲,对方答与不答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结果没想到对方还真的回答了自己的这个无聊的问题,只不过从对方的答案当中周瑜却听到了满满的敷衍。

    罢了,大牛就大牛吧,反正名字也就是个代号而已。周瑜在心中暗暗的想着,随后继续问道:“你那么站着不累吗?”

    这次大牛没有再说话,他还是很平静的看着周瑜,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变化,巫妖被他抓在手里现在看着甚至连一只小鸡都不像,更像是一只死鸡。但是正如周瑜问的话一样,现在周瑜心中是真的有很多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大牛会一直这样站着,就算是受伤的话也应该可以原地休整,他这样站着的时候周瑜也没有感觉到对方在调整状态恢复身体。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也有跟多的急切想法,但周瑜越是这样越是选择镇定,他盘腿坐在地上,笑呵呵的看着大牛,不再提问,也没有闲谈,就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看着他,好像在欣赏一个很有趣的东西一样。

    大牛被周瑜看得开始有些发毛,他的表情开始变得阴沉起来,但眼神却有点躲闪周瑜,看着好像是在担心自己的什么事情露馅一样。

    周瑜好整以暇的恢复自己的状态,大牛到底是不是星兽,这件事还有待考察,不过周瑜现在至少可以确定一点,对方很那轻易摆脱自己。当周瑜选择了要开始休整之后,他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也许大牛可以悄无声息的出现,甚至直接进入到自己的扭曲空间领域里,但现在带着巫妖,他却绝对不可能轻易离开,在这一点上周瑜想的很明白。他们两个单独分开的话,可能谁都有悄无声息靠近自己或者是离开自己身边的能力,但现在的问题就是巫妖因为之前的经历已经消耗很严重,况且又被大牛禁锢住,所以也就意味着大牛现在自己给自己找了一把枷锁扣在了脖颈上。

    周瑜不可能放过巫妖,当然他对大牛原本是没有什么仇恨的,甚至到现在为止他也并不是很想杀大牛,但如果大牛打定主意要跟自己作对,周瑜也不可能轻易绕过大牛。坐在地上没多久周瑜的状态就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毕竟周瑜之前的消耗更多就是灵魂之力的消耗,他刚才只是很痛苦,只要稍稍缓缓神就可以有所好转。至于精神力消耗,对于周瑜来讲只是一个很轻松的消耗而已,有双子核心在,精神力消耗并不会对周瑜造成多大负担。

    稍稍恢复过来之后周瑜就马上开始动手,时空之刃好像操控起来一点都不费力气一样,不断的朝着大牛飞去,有时是逆刃斩,有时是辉耀斩,有的时候甚至干脆就是十一组时空之刃全部飞出来去穿刺大牛的身体。一开始大牛并没有太大反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似乎就开始有变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