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俏媳:将军〕〔与你寄余生[娱乐圈〕〔一夜惊喜:禁爱总〕〔药农娘子〕〔神级黑店〕〔逃跑娇妻:首席买〕〔[综]今天玲子不打〕〔官道巅峰〕〔女总裁的极品狂兵〕〔生死聚焦〕〔万界红包群〕〔龙凤双宝:老婆,〕〔重生之资本巨鳄〕〔绝世盛宠:废材三〕〔冰氏龙魔传〕〔逆天九小姐:帝尊〕〔超级护花天王〕〔三国之蜀汉中兴〕〔一夜危情:一夜危〕〔最强狂兵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九百五十九章 命令
    跟人们所想的并不一样,流波盟并没有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吃亏,甚至还得到了不大不小的好处。参加本次星辰战榜争斗的地榜强者中,隶属于流波盟的地榜强者竟然全部获胜。是的,他们在与各自对手的争斗当中全部获胜,甚至当抽签结束后,对自己取胜希望感觉不算太大的流波盟武者,最终也获得了胜利。

    原因很简单,当诸多豪门退走之后,还在流波星上的那些武灵强者们,他们的背后是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做支撑的,地榜之中固然是有相当一部分的武者在豪门之中做事,但是他们就算是碰到了流波盟武者也不敢取胜,就是因为没有人敢取胜。最大的那个决战台是不可能让所有人上去争斗,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够记得有谁死在了上面。

    天榜第五的强者,圣者之境强者,豪门大佬,这些名头每一个拿出来都是让人心里打颤的因素,但就是这样的强者却死在了决战台上,死在了流波盟武者的手上,问题在于最终那些豪门大佬竟然全都选择了退走,而就算是怒火丛生的金家和宋家武者也都没有任何的后续动作,全部干净利落的退走。

    当然,与其说是走的干净利落,不如说就是灰溜溜的败走了。他们最大的依仗固然是他们背后的家族,但谁都不是傻子,都能够认得清现实,他们那强大的家族必然可以在之后短时间里对流波盟展开疯狂的报复,但绝对不是现在,就连金容这样的超级强者都死在了流波星上,可以想到他们这些人想要在流波星给自家的大佬报仇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但地榜强者的争斗获得了全面的胜利,对于流波盟来讲原本应该算得上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毕竟当他们得知这些的佣兵联盟的来意之后,最担心的也就是隶属于流波盟的地榜强者会因为被这些佣兵联盟和豪门的人暗算而损失惨重,甚至可能会被刻意安排的战死在决战台上。

    这些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这也是之前周一感觉压力巨大的一件事。而现在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并且在周瑜最开始发疯的时候下达的要全面开战的命令,最终也随着诸多豪门大佬带着自家武者黯然退走而宣告结束。这样看起来,流波盟似乎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大获全胜,流波盟在未来的发展当中也许会继续朝着一个更高更强的方向上前行。

    只可惜,这一切是不存在的。

    当星辰战榜结束之后的第一时间,原本声势浩大赶来的佣兵联盟的众人便急匆匆的收拾行装马上离开了流波星,他们之前是没有像那些豪门那样跟流波盟爆发正面冲突,不过在这一战当中,他们也都已经落得了颜面无存的境地,至少从这次事件的进程当中来看,其他的佣兵组织真的是完败给了流波盟。可是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这样认为,也许有人会认可佣兵联盟当中的其他佣兵组织最终是落败了,但没有人认为流波盟获胜了。

    仔细看来,这一战似乎根本就没有胜利者,当然,这样的想法也是没有错的。

    这一次星辰战榜结束之后,虽然流波盟没有按照之前的作战命令那样开始对流波星上的“外人”进行清除,但实际上这些“外人”其实也都早早的就离开了流波星,甚至有的人在星辰战榜的争斗还没有结束之前就已经离开。因为他们不敢再在这里停留片刻,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豪门的报复随时都可能来袭,甚至可能当那些豪门大佬离开的瞬间,他们的报复就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看起来不温不火的战争结束之后,留下的“战果”却是无比惊人的。可以说,如果抛开一切后事不谈,流波盟在这一次的争锋当中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大获全胜,他们瓦解了由圣星盟和诸多豪门联手发起的阴谋,甚至酣畅淋漓的获得了胜利,金容和宋哲这样的大佬竟然都死在了流波星上,而反观流波盟,在这一战当中非但没有损伤一人,就连那些原本应该被暗算的地榜强者也都全部获得了胜利。可是现在的流波星上,所有的流波盟武者的脸上却都带着浓浓的忧虑表情。

    周一一直都是如此,他脸上的忧虑已经浓到几乎化不开的程度,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眉头已经皱在一起多久没有舒展开过了,甚至可能连睡觉的时候都是眉头紧皱的样子。

    就连周一都已经如此,可想而知流波盟当中的其他武者都保持着怎样的状态。多亏了在流波星上的流波盟武者都是周大和周一他们这些年来不断发展和挖掘之后培养起来的嫡系力量,他们虽然也是佣兵,但毕竟已经是真正的认可了流波盟,现在留在流波星上的流波盟武者之中,固然也有一部分武者已经萌生退意,但至少现在的大环境还能够保持相对稳定,只是所有人都不认为流波盟可以在之后的冲突当中获胜,甚至别说是获胜,就算是想要输得不是那么凄惨都似乎是一个天大的奢望。

    可以说,现在的流波星上真的是愁云惨淡,所有的流波盟武者,不管是高层的大佬还是底层的低阶武者,全都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感觉无比的忐忑,或者更准确的说就是无比的迷茫。

    原本他们也是有精神支柱的,周瑜的存在确实是可以让他们信心大增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周瑜是在决战台上靠着自己真正的实力击杀了金容,之后又是几乎毫不停歇的就将宋哲也斩杀。诚然,那两个豪门大佬都没有料想到周瑜敢杀他们,但前提是如果他们不败的话,就算是周瑜有这样的胆量,他又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在个人实力上,周瑜绝对已经算得上是人类世界当中最顶尖的存在之一。甚至这个之一的后缀还是否需要,都是尚待商榷的事情。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超级强者坐镇,就算是那些豪门大佬们回去之后暴跳如雷的想要报仇,也终究是需要考虑考虑坐镇流波星上的周瑜才行。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是有了一些不能去看个人战力的迹象,而是要看整体的发展,但如果个体的战力强大到极致,也确实足以让许多事情无法按照人们所预想的轨迹运行。

    不可否认,现在周瑜所具备的实力确实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周瑜在星辰战榜还没有解释之前,甚至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离开了流波星,他的这个举动让流波盟的所有武者彻底失去了信心。因为周瑜离开并非是秘密,他甚至是大摇大摆的当着众人的面坐上了一艘星际飞船离开,至于他之后的行踪自然是无从跟踪的。

    “周前辈……唉。”坐在作战室里,周一的眉头仍旧紧锁着,本想说点什么,可是最后却还是将所有要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周大看着周一,眼神里多多少少透出了几分失望的意味,尽管他也能理解自己的孩子并非是经历过跟周瑜一起拼杀的时代的人,所以不可能做到对周瑜真正盲目的信从,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周一却始终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也还是让周大有些失望。说真的,他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如此不堪,连这样的压力都承担不住。

    “唉……”周大也忽然叹了一口气,周一闻声马上看向自己的父亲,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天,在这段时间里周大虽然始终沉默,却从未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但周一这次看向父亲的时候却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这层意思,不禁然周一一愣。

    “你歇一歇吧,剩下的事交给我吧。”周大很平静的起身,看着周一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失望,甚至好像还透着几分神采飞扬。

    这让周一看得更加疑惑,他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周大的失望情绪是因他而起,事实上周一现在还是一心想着如何破解流波盟所面临的危局,毕竟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流波盟的危机已经大到不可能再大的程度,可以说几乎就是在面临着解散的命运。

    “从现在开始,就都交给我吧。”周大很认真的说道。

    周一这次不仅仅是愣神,而是干脆彻底傻在原地。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忽然之间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周大原本就是流波盟领袖,这些年来就一直都是流波盟的精神支柱,可是虽为领袖,周大却已经很久都没有亲自出面做事,流波盟真正的统帅就是周一,当然这也不是说周一在夺权,而是在去新星体之前周大的身体状况始终糟糕到极点,而周大也确实是在用心的培养周一。只不过现在周大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很含蓄,却已经无比明显的表现出了他的态度。

    他对周一很失望。

    周一不敢反驳什么,他对自己父亲始终佩服到极点,其中也带着几分敬畏之情。看着父亲平静的表情,周一却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热,但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给自己辩解道:“确实是周前辈这件事做到有些不妥,哪怕他在事情结束后悄悄离开,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现在……”

    “嗯,我都知道。”周大直接打断了周一的话,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只需要看我做就行,有问题可以问,有意见的话……就先保留吧。”

    如果这话不是周大亲口说出,周一必然不会相信,只是眼前的一切全都无比真实,周一也再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他呆呆的还有些愣神的时候,周大已经下达了第一个命令下去。

    遣散。

    对于任何一个佣兵组织来讲,当高层做出遣散决定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到了开始崩溃的时候。周一之前固然是想到了现在流波盟所面临的问题很严峻,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刚刚接手流波盟就做出这样的决定来。饶是刚刚才被父亲提醒过,他还是忍不住说道:“父亲,这样做怕是不妥吧。”

    周大只是看了周一一眼,却没有再给自己的孩子多解释一句。

    对于这个突发情况,不仅仅是周一无法接受,此时留在流波星上的其他流波盟强者也全都被眼前所发生的情况给惊呆了。流波星上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外人,作为一个空港城市,现在甚至都已经变得有些冷清,往日里那些需要过来中转的商船再也不见了踪影,那些想要来流波星淘金的人也都早在几天前就逃走了,因为谁都不想成为豪门报复的炮火下的冤魂。

    事实上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流波盟里的低阶武者趁着大乱的时候离开了流波星,而还留在流波星上的诸多武者其实现在也都是人心惶惶,结果就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之下接到了遣散的命令,这让他们怎能不变得更加吃惊。

    周大没有故弄玄虚,直接将命令下达的更加清晰起来,从此刻起,所有想要脱离流波盟的武者全部都可以选择离开,并且根据在流波盟当中的职位以及所做的贡献,可以领取一部分的遣散资金离开。并且流波盟承诺绝对不会对现在离开的武者进行任何打击报复,等到此次事件了结之后,还欢迎离开的武者重新加入到流波盟当中。只不过再度进来的时候,一切就都只能从头开始了。

    看着这样的一个遣散命令,或者说是一道遣散的通知,赶过来的流波盟武者全都看得更加发呆。不是因为条件太苛刻,反而是因为条件太优越了。此时此刻,其实还留在流波星上的流波盟武者原本是真的打算跟流波盟共存亡了,其中相当一部分原因自然是因为这些人这些年来也感觉流波盟待他们不薄,现在就这样一走了之未免太可耻了一些,当然也存在一部分武者是因为“脸皮薄”才没有选择离开,最有代表名的一批人其实就是因为不敢走才没有走,毕竟金容才死在这里没多久,这些人可不认为流波盟的高层现在会有多仁慈的心肠。

    可是看着现在这样的命令都已经传达下来,不得不承认,有不少人真的开始心动了。相比于有情有义,很显然能够好好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随着第一个武者走出来开始去指定的地点领取遣散金,陆陆续续的开始有不少的武者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选择留下来的武者开始骂那些离开的武者背信弃义,但很快就被周大安排的人给拦了下来。周大的做法很彻底,就是要让这些想要选择离开的人走的更彻底,同时也需要确保留下来的人是真的打算血战到底。

    当第一道遣散命令传达下去并且还在执行的时候,周大也做出了第二个决定,随之第二个命令也传达了出去。

    从即日起,流波盟暂停所有行动,各个星体上的流波盟分部中的武者也可以选择离开流波盟,具体遣散金由各分部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发配。

    当第二道命令传达下去之后,所有人都认为周大这就是要认输了,也就是在流波盟被豪门灭掉之前想留下一个好名声,但这样的好名声在一些人眼里看来是很可笑的。输了就是输了,若干年后人们再想起流波盟绝对不会再提起他们最后时刻“放生”了很多流波盟武者,而只会说起流波盟最后惨败的下场。

    周一的嘴角一阵阵抽搐,他很想阻止父亲所做的一切。虽然流波盟是在父亲的带领下建立起来的,但之后发展壮大却都是在他的手上实现的,现在他就是在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轻易的推倒了自己所建立的一切,周一的心在滴血,渐渐的眼神变得有些茫然。他不敢反驳父亲什么,所以只剩下心死。

    可是周大做了这些安排之后还没有停止,他竟然又下达了第三道命令。

    从即日起的七天之内,所有的流波盟武者都可以赶到流波星上支援流波盟,七天为限,超过七天便无需再来。

    这个命令甚至不是在流波盟内部发布,而就是直接在地球之中的所有星站之中传播,星站就是各个星体之间快速传递消息的设施,具备超大的功率,这一道消息传播出去之后,仅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让整个地球内所有拥有星站的星体得到这个消息。

    当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人便开始了对流波盟无尽的嘲笑。他们并不知道流波盟已经在内部开始进行遣散工作,而针对这个消息,他们都认为流波盟到现在还在做垂死挣扎,只是这个挣扎的举动似乎显得可笑了一些。

    第三道命令看起来很可笑,周一也不认为会有人敢来到流波星上进行支援,谁都知道豪门的报复必然会以流波星做为最需要重点照顾的对象,这个时候赶过来就是送死。

    但这还不是周大的全部,但一个一个或让人不解、或让人发笑的命令传递出去之后,周大还是平静如初,并且发出了第四道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