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七十一章 发疯
    ,!

    周瑜微微摇了摇头,他不是在否认什么,只是忽然感觉有些无趣,也有些失望。事实上在赶来这边的时候他心中多多少少是带着一些期待的,他是真的有些期待跟韦明辉的会面。

    一直以来周瑜都相信盛名之下无虚士的说法,而当年周瑜在南华市的时候不止一次听到韦明辉的名字,事实也证明韦明辉确实很不错,在周瑜离开南华市的时候,韦明辉也已经成功接过他哥哥的交接棒,成为了最年轻的机战局机动队队长。

    可以说,对于周瑜来讲,韦明辉虽然不至于他是曾经的偶像,但终究还是可以算得上是成名答应努力的目标的。之前他想着会一会韦明辉,也确实是想看看年轻俊杰的真实面目。但是现在一看,真的很失望,他仿佛又看到了另外一个潘家大少。

    韦明辉现在的状态虽然超出周瑜的预料,但至少这个情况还算是比较不错,他的实力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强,也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精明,说到底无非就是一个天赋不错,家世不错,运气也不错的大少爷而已,并没有太大不同。

    当然,其实周瑜现在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太武断了,他现在之所以会有一种见面不如闻名的感觉,就是因为周瑜的心态早已经不是过去的少年心态,他以两世为人的心态看待韦明辉现在的做风格,这本身就不对。

    想到这,周瑜却也失去了跟韦明辉切磋一下的想法,当然他却已经坚定了自己要杀韦明辉的心思,但这件事当然不能在明面上去做,当初是怎么杀的潘家大少,现在自然就还应该怎么做。但很显然周瑜的想法跟韦明辉是完全不同的,韦明辉见周瑜始终不回答,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吧,那你不下战书,我就下战书了,咱们在这里打生死战?”周瑜表情平静的看着韦明辉说道。

    所谓战书和生死战,其实不过就是南华市里烟市之中比较流行的一种做法而已,一些武者为了获取资源,会做一些类似于打烟拳的事情,而这种私下的决斗开始之前都要有战书才行,虽然其实并没有什么效用,至少这也算是一种证明,在南华市的烟市里,其实有的时候并非是所有都要靠法律的保护才行。

    毕竟这本就是一个漠视法律的地方。

    而就在周瑜跟韦明辉对峙的时候,忽然一伙人从街边的另一头赶了过来,周瑜和韦明辉全都顺势看了过去,韦明辉最先认出赶过来的人,嘿嘿笑道:“没想到,周家还真会派人过来救这个小贱人。”

    周瑜眼神一寒,却没有去怒视韦明辉,但他脑子里现在已经开始盘算起杀韦明辉的计划来。但当他看到赶来的周家武者当中的一个人后,整个人却忽然愣在原地,甚至他的精神力波动都出现一阵异常。

    韦明辉猛地一惊,之前周瑜始终表现的很普通,韦明辉并没有想到周瑜竟然会是铠甲武者,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周瑜身上爆发出来的精神力波动却极为惊人,韦明辉现在不过是三阶铠甲武士,已经算是同龄人中的翘楚,但刚才那一阵精神力波动却让韦明辉感觉到了一丝惊慌。

    狄水心也发现了周瑜的异样,只是当她看到周瑜现在的表情后却不禁一阵愣神,周瑜现在的表情十分复杂,他好像是一脸的意外,但眼神之中却竟然流露出渴望的眼神,并且还伴着几分温情,这样的复杂的眼神和表情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狄水心怎么都想不通。她也看到了周家赶来的那些人,要说能让周瑜出现这种状态的应该就是其中的两个妇人。

    这两个妇人看起来应该都在四十岁左右,但都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都年轻了很多。不过如果说周瑜对这两个妇人动心,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周涵却忽然喊道:“妈。”

    两个妇人里个子稍高一些的一个马上看到周涵,当即急匆匆的冲过来,看到周涵衣衫不整后马上眼圈泛红,她随后看向韦明辉怒气冲冲的说道:“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你们韦家难道真要无法无天了吗?”

    楚秀现在十分愤怒,任何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人这样羞辱都肯定不可能心平气和,但看着韦明辉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她现在又倍感无奈,一阵阵的无力感席卷她全身,这一刻她本就脆弱的心理防线差点崩溃,竟然当街哭了出来。

    楚秀并非周家里的什么重要人物,事实上周涵的身份之所以尴尬,就是因为她的母亲其实并不是周世昌的妻子,她只是周世昌的私生女而已,只不过这个私生女可以生活在周家大院里而已。说到底,还是楚秀没有一个真正的名分,这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尴尬情况。

    周涵被韦明辉如此羞辱,甚至在周家一些人看来他们都不认为是自家人受辱,自然都懒得出头,更有人认为如果他们出头的话反而就是给自己添恶心。

    “走吧,走吧。”楚秀知道自己的尴尬处境,无奈之下只能拉着自己的女儿走开,对她来讲可以保住自己的女儿都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

    只可惜楚秀明白自己没能力跟韦明辉斗,只能尴尬的带着周涵离开,韦明辉却忽然一声冷笑,扔到地上一张纸,说道:“怎么个意思,这样就想把人带走,那把这个当什么?”

    看到被扔在地上的纸,周涵脸色瞬间变得很古怪,狄水心一时好奇把纸捡了起来,才发现这是一张战书,想来应该就是之前周瑜一直在提的战书。而在战书上写的内容就是周涵和韦明辉决斗,甚至是韦明辉不穿铠甲跟周涵战斗。战败的一方会被任意对待,当然这也就包括了之前韦明辉所做的事情。

    狄水心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古怪的战书,如果是一个人不需要穿铠甲的话,那自然说明双方实力是相差巨大的,而这样的战书周涵都敢接,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勇敢还是脑子有毛病。

    就在狄水心看着战书的时候,一只手忽然把战书拿了过去。狄水心一愣,发现拿走战书的是陪着周涵母亲来的另外一个妇人。这个妇人生得也极美,虽然年岁稍长,但却给人一种更加端庄的美丽,她的眼角和嘴角都若有若无的微微上扬,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平日里是个很爱笑的人。但这个应该是很爱笑的人,现在却刻意板着一张脸,三下五除二的把战书直接撕得粉碎,之后直接说道:“走吧,不用理会他。”

    “呵,好大的胆子,连战书都敢撕,你们周家难道是把整个南华市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吗?”看到战书被撕,韦明辉也不着急,只是冷笑着说道:“臭娘们,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撕掉战书就是把南华市都踩在脚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周家的意思?”

    韦明辉并非在夸张,战书这个东西本就是烟市当中的产物,但问题是这个明明没有法律效应的东西反而被人十分看重。现在这个战书被直接撕掉,这甚至比犯法还要让人不荣。说是把整个南华市踩在脚下只是韦明辉不方便明说,实际上他是在说对方这就是不把南华市的烟市势力放在眼里,而这件事可就不是小事了。

    赵文纹有些疑惑,她看向楚秀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完了,要么你现在接受我的挑战,要么就是直接按照战书上的内容认罚,并且是三倍。”韦明辉毫不客气的说道:“贱女人就是贱女人,一点规矩都不知道也敢出来乱做事,你们都猪脑子吗。”

    韦明辉说的很难听,而陪同楚秀而来的赵文纹虽然在周家的身份不像楚秀那么尴尬,却也不算身份多显赫之人,现在被韦明辉怒斥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可就在韦明辉耀武扬威的对赵文纹施压的时候,他的手下却都忽然发出一声惊呼。韦明辉眉头紧皱,下意识刚想说话却感觉自己胸口猛地一阵剧痛,他低头看下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胸前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一道血槽。紧接着他又感觉自己的头发被狠狠抓住,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楚秀和赵文纹都有些愣神,他们之前被韦明辉这个少年挤兑的说不出话来自然十分气愤,但现在看到一个人一刀刺穿他的胸口,又抓着他的头发猛地往地面上砸,这样的情况的出现让她们一时间都不知道在办才好,周涵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当事人看得目瞪口呆,周围的人更是看得一阵傻眼。魏明辉是什么人,自身实力很强不说,家世更是惊人,现在却被人如此虐待,很难想象这个家伙的胆子到底有多大。

    周瑜丝毫没有停下来打算,他就是抓着韦明辉的头不断的往地上砸,甚至对面都几乎要被砸出来裂缝后,他才一把扔下韦明辉,指着他说道:“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试试。”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