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要媳妇还是要儿子〕〔战少体力好:宠妻〕〔妖帝撩人:逆天邪〕〔只对你深情战九枭〕〔Boss生猛:总裁,〕〔最强龙神进化系统〕〔纯阳武神〕〔农女巧当家〕〔腹黑娘亲爆萌宝:〕〔最强逆袭〕〔御天神皇〕〔这,就是篮球〕〔都市透视眼〕〔一晌贪欢:腹黑总〕〔卦中案:九爷,算〕〔废柴逆天召唤师〕〔超神制卡师〕〔厚婚秘爱:总裁老〕〔农门悍妇:带着包〕〔最终使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有意见吗
    ,!

    “怎么了,金波,看出什么问题来了?”陶然明知道宋金波来这里的目的,但还是明知故问的问道。

    宋金波阴沉着脸看着陶然,说道:“咱们之前可不是这么约定的吧?”

    “不是怎么约定的?”陶然继续装傻的说道。

    宋金波快要爆发,但还是伸手指着模拟战场里,说道:“之前是你跟我们说,总局那面下了批文,说要招揽一个年轻武者进伏安局。这件事既然上面已经同意,我们自然不反对,但你偏偏要强行推荐他做战队队长,我们这肯定是不会答应的,所以你就提出要跟我们赌斗这一次,让我们看看那个年轻武者的实力,我说的没错吧。”

    陶然点点头,说道:“没错啊,咱们之前就是这么说好的。”

    “好,你承认就好。”宋金波也点了点头,脸色缓和几分,说道:“当时我们的提议就是找几个中等课堂里实力不错的学员跟他打一打,先看看他跟同龄人之间的差距。原本我们是没有要刁难他的意思的,是你偏偏有提出了这样奇怪的战斗的规则,让他不穿铠甲,跟所有中等课堂里的学员在模拟战场里对抗,甚至还在不杀人的情况下让这些人都失去战斗力,这些也都是你之前跟我们说好的对吧。”

    “对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呢。”陶然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甚至脸上也微微的带着几分笑意。

    “嘭”的一声响起,宋金波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愤怒的看着陶然说道:“我想说什么?我想说的是,咱们之前约定的是这一战要让他们打起来才行,并且这个人也确实需要出手才能让我们看出他到底是强是若,可是他从开战就开始在这里做缩头乌龟是几个意思?咱们都清楚,这些小家伙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心态问题。而那个人如果现在干脆就找一个犄角旮旯躲起来,让这些人漫无目的的找,这么大的模拟战场,光是要找到他可能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难道他藏一个月,就让这场战斗延续一个月?”

    听着宋金波愤怒的“投诉”,陶然却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甚至他还不忘把要冲上亲找宋金波理论的独狼给拽到一边,最后他笑呵呵的看着宋金波说道:“你也知道他没穿铠甲是吧,你也知道这些小家伙心态不够好是吧。既然你都知道这些问题,为什么之前不让他们的心态好一点,在这里稳一点做事呢。他们有心思在开战之前就分出来十几个战斗小队,就没有想过一个不穿铠甲却还要对付他们的人,肯定是要靠东躲西藏后在暗中出击才能解决战斗吗?”

    陶然一番话说的宋金波哑口无言,事实上宋金波和陶然虽然都在中等课堂里授课,但陶然终究只是属于兼职的性质,而宋金波却算是在这里的常驻教师,陶然的这番话听起来好像是在说这些年轻武者的不足,实际上其实就是在说宋金波他们平日里的教导是不够的。陶然说的没什么错,周瑜是要在不穿铠甲的情况下同时面对一百多个实力达到铠甲武士境界的年轻武者们,他手中最大的王牌甚至都不是自己的实力,而就是这些年轻武者们浮躁的心态。

    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周瑜就是打定主意要利用这些年轻武者心浮气躁的这个巨大缺陷准备打反击。

    周围许多观战的年轻武者们始终认为周瑜就是在逃跑,他们在外围观战,自然看得清楚战场之中的所有细节,场外的年轻人现在也都对周瑜充满了鄙夷,认为这不过就是个哗众取宠的人罢了。但是陶然看得出来,宋金波其实也看得出来,在这个时候周瑜忽然看起来是在不断的后撤和逃跑,但他却绝对不是宋金波所说的只知道逃跑,甚至干脆打算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应付了事。周瑜逃跑的路线十分考究,甚至直到现在他其实都没有彻底脱离吴友他们那些年轻武者的视线。

    他就是在用自己的速度和对战局的把握,不断的拉扯空间,很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刚刚开战的时候,一百多个年轻武者全部都聚集在一起,明确的分层八个战斗小队追击周瑜。而现在他们虽然明显还是八个战斗小队,但却已经成为了分散开来的八个战斗小队,就在这个时候,冲在最前面,也就是追周瑜追的最紧的战斗小队,距离身后的那个战斗小队也已经有足足一公里的路程的。在这个模拟战场里,一公里其实就已经不算近了。

    宋金波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他隐隐的意识到了周瑜似乎就是打算把这些年轻武者吸引的分散开来,然后逐个击破,所以他才会找到陶然打算大闹一场。他当然是不希望输的,如果这一战输掉的话,他不但要丢光了脸面,并且资源也是要付出不少的,在此之前他们都根本不认为这一战会有丝毫的悬念,甚至可能开战一分钟也就会解决战斗了,却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已经看到了对方有可能取胜的希望。

    陶然自然也看出了周瑜的用意,尤其是看到周瑜在拉扯出来足够的空当,已经开始往回冲锋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但很快又很严肃的说道:“金波,这一战不管咱们胜负如何,都是咱们之间的事。但其实我让周瑜这小子过来跟这些小家伙们打,就是想让他们知道知道,这个世上是有一些人优秀到可以让他们感觉到绝望的。他们固然是天赋不错,平日里的学习和训练也都很刻苦,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眼高于顶的理由。真正有朝一日上了战场,是不会有人跟他们先比较一下相互之间的战斗力谁高谁低,然后再按照战斗力的高低之分像在课堂上一样逐一对决,上了战场,他们所面对的情况就是错综复杂的,这是我们也没办法全部教的完的。所以这一次,我只是想借周瑜之手,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战争,什么是真正的战场。”

    听着陶然的话,宋金波最开始还是有些不服气的,他自然认为陶然以为自己推荐的人必胜无疑,所以打算得便宜卖乖,但随着陶然不断往下说,他却不得不承认陶然说的真的很有道理。这些年轻人平日里真的是让他们又爱又恨的,这些人的天赋自然是好的,甚至有不少都是他们还要优秀的,并且他们在训练当中也都是十分刻苦的,并没有什么骄纵之气,说白了就是这些年轻人本质上并没有太多的缺陷。

    但他们却就是还带着年轻人肯定都带着的劲头,就是总是认为自己最强,总是会看不起任何人的那种劲头。这种心态自然是不对的,很容易导致一些意外情况出现,但宋金波他们也知道这种毛病是他们现在还无法出手帮他们改掉的,在宋金波他们看来,其实这个毛病也不算太难解决,等到他们真的开始吃亏之后自然也就能克服了。但有一个很残酷的现实就是,有的时候他们一旦吃亏的话,就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所以说,如果这一次这个名叫周瑜的家伙可以让这些年轻武者们真的收敛一下他们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气的话,这一次的赌局就算他宋金波输了也值了。

    只是想到陶然所说的情况,再看着现在战场上的变化,宋金波还是忍不住问道:“问题是你推荐的这个小子真的能行吗?不穿铠甲他要怎么跟铠甲武士打?”

    陶然听着宋金波的担忧,脸上隐隐的透出几分坏笑,说道:“你就放心吧,这小子的实力是你我都猜不透的,就在不久前我刚跟他交过手,那一次我甚至被他险胜。虽然时隔没多久,但现在我却感觉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他显然不是基础战斗力又提升了,而是他的战斗手段变得更加犀利了。”

    “他能打得过你?”当宋金波听到陶然说的这个情况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随后他马上恍然大悟,说道:“几天前你忽然人来疯的在伏安局楼下跟一个年轻人对打,那个年轻人就是他?”

    陶然点点头,说道:“是的,就是他,好好看下去吧,看看他是怎么帮我们出修理这些平日里一个个要上天的年轻人。”

    就在陶然和宋金波谈话的时候,周瑜已经不再一味的后撤,并且开始回击这些年轻武者。他现在虽然没穿铠甲,但却一样可以使用机械雷达,通过机械雷达他准确无误的判断出来了这些年轻武者所在的位置,这个十三人编制的战斗小队明显已经心浮气躁起来,周瑜相信那些人现在肯定是十分希望看到自己的。而随着他不断靠近,他手上的飞刀也都准备了出来。

    现在所使用的飞刀还是零系飞刀,毕竟控力术这个灵术周瑜还是没有掌握其中精髓,或者干脆可以承认自己连入门都没有做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用零系飞刀才是最好的选择,况且自己是没有穿铠甲的,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多磁针,只有通过多磁针的刺激才能让周瑜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勉强算是穿着一件一阶铠甲,并且还是最普通的那种。

    不过其实就只是这样的程度他就已经认为这一战没什么好担忧的,他终于相信了时空之主所说的自己的体质已经完全变得不同的说法,他现在没有穿风甲,却一样可以施展出凌空步来,当然只是在速度和灵敏程度上是大打折扣的,但能施展就是能施展,这跟纯靠身体的速度来冲击是完全不同的。正是因为现在还有多磁针,还有凌空步以及零系飞刀,周瑜才认为这一战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

    “快看,他们要遭遇了!”就在周瑜不断的朝着那个战斗小队赶去的时候,场外观战的人也都开始变得沸腾起来。在这个时候周瑜的表现还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的,至少他最后并不是像人们最初所想的那样要躲藏起来,甚至非但没有如此,他最后还是主动出击。

    场外观战的人变得沸腾,模拟战场里的那些战斗小队当中的人更是兴奋异常,当他们看到周瑜终于现身后一个个都好像是看到了宝贝一样,顿时一个个大喊大叫起来,看起来摩拳擦掌好像在挑选出战的人去制服周瑜。

    看到这,宋金波没好气的骂道:“混蛋,这是战场,不是在课堂!”

    只可惜,那些人没办法听到宋金波的话,而就在他们假惺惺的相互谦让,准备选人出来对付周瑜的时候,那十三个人里却忽然有一半的人倒在地上。看到这,所有观战的人全都一愣,甚至包括陶然都一阵愣神,他没想到周瑜在不穿铠甲的时候飞刀速度竟然也这么快。

    那些年轻武者看到同伴忽然倒地又是一阵愣神,结果在他们还愣神的功夫,剩下的几个人也都惊呼一声倒在地上,十几个人很快就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在地上呻吟,这些人平日里训练的时候虽然也受过伤,却从未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势,一把高能战刃直接贯穿他们的大腿,这样的剧痛甚至让一个年轻武者直接疼的昏厥过去。

    周瑜快速冲到这些年轻武者身前,在模拟战场外面观战的人都以为周瑜会嘲讽那些人一番,甚至场外的指挥官刻意将他们所在的位置的生意直接放大,结果观战的人却根本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他们就看到周瑜面无表情的出手把这些武者的战术背包全部抢了过来,然后轻车熟路的把里面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装进了自己的战术背包里。

    “你还抢我们东西?”看到这,一个被抢的年轻武者忍不住问道。

    周瑜冷冷看了他一眼,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忽然走上前在众人错愕之中,抬起腿狠狠一脚踢在了那个年轻武者脸上,这一脚就连在场外观战的人都觉得疼,而那个年轻武者连惨叫一声的功夫都没有就直接昏厥过去。

    做完这一切,周瑜看着剩下的这些人问道:“还有谁对我这么做有意见吗?”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