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移花接木
    ,!

    听到周瑜如此直白的说出这番话,好几个人都体会到了刚刚周世昌的感受,他们的心里全都一紧。陶然如此,周世昌也是如此,周世昌瞥了一眼周瑜,心中暗道:“好小子,你可真敢说。”

    陶然一脸苦涩的看着周瑜,他知道是自己害了周瑜,只是当周瑜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之后,他知道现在就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毕竟这种说出去的话可没有挽回的余地。

    陈生显然也没想到周瑜会说的如此直白,直到徐长廷的愤怒情绪传染到他这边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周瑜的言辞似乎有些不妥。

    不对,不是有些不妥,是严重不妥。

    “中立派是什么意思呢?”陈生稳了稳心神,还是继续问道。

    “长官……”徐长廷很诧异的看着陈生,他不相信以产生的头脑会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陈生摆了摆手,周围的那些愤怒的人也都不敢继续叫嚷什么。周瑜倒是一脸坦然,说道:“中立派的意思就是我不想参与到你们的事情当中来,也不代表我们想跟其他烟市家族的武装力量为伍。我们不过是想在乱世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仅此而已。”

    “那就是跟我们为敌!”徐长廷冷冷说道,他很气愤周瑜现在的态度。

    “当然,你们是获胜者,你们当然怎么说都对。”周瑜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个时候陶然走了上来拉了一下周瑜,而徐长廷在看到陶然之后马上气不打一处来,说道:“陶然,你是怎么搞的,你也打算背叛我们?”

    陶然神色复杂的看着徐长廷,要说过去的时候在伏安局里他陶然最敬佩谁,其实当然就是他们的首长徐长廷,这是一个真正的悍将,并且在伏安局里处理大事小情也向来让人信服。只是面对这次背叛元鼎国的事情,陶然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过去的首长徐长廷。

    沉默稍许之后坦然很小声的说道:“是,我是背叛了首长,背叛了伏安局,但我真的没办法背叛元鼎国。”

    陶然的这番话说完,就连陈生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这个回答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陈生甚至主动看向陶然说道:“我们这次做的事情是要救元鼎国,我们只是希望元鼎国变得更好。”

    “让元鼎国变好的方法有很多,不一定非得用这样的方法。”陶然继续说道,只是这次他的声音倒是提高了几分。

    “你个混蛋!”徐长廷怒不可遏,甚至直接拿出高能武器,枪口直接对准了陶然。他是真的很愤怒,陶然是他很看好的手下,虽然陶然只是一个战队队长,但陶然的作风和实力都被徐长廷看在眼里,甚至当初在起事之前,徐长廷还想过等到自己高升,必然要带着陶然一起走,虽然当时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同样想着另外几个用着比较顺手的手下,陶然并非是独一无二的,但至少他会想到陶然,就证明了陶然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结果现在看到陶然竟然站在了他对立面,现在还敢跟顶撞陈生,徐长廷悲愤交加,这一刻他是真的想直接枪决了陶然。

    陈生伸手挡下了徐长廷的枪,之后看着周瑜说道:“他会这么想,是因为你劝说的?”

    周瑜摊开双手,苦笑着说道:“天地良心,我可没能力左右一个伏安局战队队长的想法,这些都是陶然队长最真实的想法,多多少少我也算是被他影响到了一些。”

    “那你最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呢?”陈生问道,不过他却不是质问,而是好像在跟一个身份对等的人交谈。

    周瑜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不好我是怎么想的,只是我的一些想法跟陶然队长很相似,元鼎国固然已经腐朽不堪,上上下下都存在着不少的问题。不可否认,也许轰轰烈烈的干一件大事真的可以帮助这个沉睡的国都苏醒过来。但凡事有利也有弊,只看利与弊的权衡之后怎么做决定罢了。”

    其实周瑜说的这些话都是废话,别说是陈生和徐长廷这样的人,就连周世昌他们这些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关心国家是的烟市家族大佬也一样明白这个道理。造反向来不是正途,想要拯救这个国家可以有很多办法,而造反无非就是从现在的既得利益者手中夺权,抢到权力之后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运用这些权力,但问题在于为了抢夺权力所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值得,这是很多人都考虑不明白的,这也很难用公式计算出来。

    但周瑜又继续说道:“按照我的想法,我认为这个国家还是有救的。出问题的未见得是决策者,也许他也有他力不从心的地方,他需要在各个利益集团当中做平衡,一个考虑不够周权,做出的决定就将变成废纸。这是决策者的难题,但也同样会成为领袖将来的难题。但是这个国家有很多人还是一心想着救国的,他们也许能力不一,但都可以为元鼎二字奋斗终生。有这些人在,元鼎国就不会亡国,就好像陶然队长这样。当然,我承认想要最终成功是会有极为艰难的阻力存在的,最后是不是可以熬过去还要看运气和时间的积淀,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坚持本心,而不是暴力破坏。”

    周瑜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说完之后让陈生他们全都陷入沉思。徐长廷一脸诧异的看着周瑜,他看得出来周瑜的年纪应该不大,就算往大了说也最多二十出头,甚至极有可能连二十岁都不到,但他却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事实上,他的这番见解,在伏安局的高层之间也曾柳流传过。

    但问题是如果这番话是从一些身居上位者的口中流传出来的话,还可以理解,现在却是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口中说出来,这让徐长廷倍感惊奇。甚至到了现在,徐长廷内心深处又重新产生了对周瑜的看好态度,这个少年说的确实没错,这个国家还有很多的人才在为了救国而努力着,显然眼前的这个少年也是一个人才。

    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又有过人的头脑,尤其是处在这个局势下竟然还有条理清晰的把自己的想法完完整整的说出来,至少在徐长廷认识的人当中,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周瑜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徐长廷多少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所谓的暴力破坏当然就是指伏安局这些起事的事情。虽然不得不承认周瑜说的是实话,领袖宋思文在决定起事之前提出的说法也是破而后立,这个腐朽的国都就是要先有大破坏,才可能再有重生的机会。

    但情况是这么个情况,被周瑜当众说出来还是让人有些不爽。

    陈生却在沉默许久之后固然鼓掌,他笑着看着周瑜,没有说话。

    “这是什么意思?”周瑜略显疑惑的看着陈生。

    “为你的胆量鼓掌。”陈生说道:“至少你说了一些人不敢说的话,也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

    说完这些,陈生又开口说道:“好吧,那我就看看到底是你的方法对,还是我的方法对。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内富安居的大门随时对你敞开,只要你来,我就给你一把战区司令的椅子。不过三年之内你不来,这个机会就没有了。”

    “战区司令……”听到陈生的这句话,徐长廷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外人不了解伏安局可能没有太大感触,他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触。想他徐长廷苦熬半辈子,为伏安局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不下数百战,从小兵到队长再到指挥官,什么场面都经历了,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战区司令而已。但这小子就是因为一番话,救了几万人就能当上战区司令,这件事终究还是让徐长廷心里出了一些心结。

    再看周瑜的时候,徐长廷心里对周瑜的那点好感就又消失不见了……

    “不过,这三年之内,你不许靠近西北四省一步。当然,如果你暗中前来不被我发现的话也就罢了,一旦被我发现,我就当你是要跟我们作对,到时候可就不是给你司令的椅子,而是电椅了。”陈生最后提醒了周瑜一番,并且显然他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听陈生说完这先甜枣后大棒的一番说辞后,在场之人才忽然惊醒,不管陈生是给周瑜开了后门也好,还是给了他警告也好,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周瑜这次在北虹区所做的事情,就这样被陈生轻描淡写的揭过去了。

    当徐长廷缓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对付智脑的事情了,看了看周围一些烟市家族大佬脸上又愤恨又不敢多说话的表情,徐长青只能暗暗感慨:“长官就是长官,明明是爱才想保住此人,但却生生把这件事说到了国家大义的层面上,个人对错就此不提,只谈大义,谁还敢多说什么?”

    “举重若轻啊。”徐长廷长长的感慨了一声:“这就是真正的上位者的智慧啊。”

    <!-- 双倍活动不在活动期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