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妙手小乡医〕〔红袖倾天虞美人〕〔绝世神通〕〔杀毒猎人〕〔都市之妖孽大少〕〔无限之次元幻想〕〔我的仙女未婚妻〕〔我的绝色美女房东〕〔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军婚吧,厉先生!〕〔最佳娱乐时代〕〔富二代修仙日常〕〔哑姑玉经〕〔司礼监〕〔大明臣子〕〔神女宠夫:师尊你〕〔HELLO,我的甜心小〕〔豢养人类〕〔盖世帅才〕〔极品全能狂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三百零三章 强势阻击
    ,!

    “不要急,这个时候不能急,需要慢慢观望一下局势。”山莫也多少来了一些火气,等着山辽说道:“到底谁是指挥官?”

    山辽被山莫的眼神看得后背阵阵发毛,最后却还是很硬气的说道:“你当然是指挥官,但你的指挥有了问题难道还不能我们提出异议?今晚我们要做的事根本不是对付这些小丑,而是要对付蔡文卓,我们要控制整个流波市,只有一夜的时间,如果不能在今夜颠覆一切,我们就彻底没有机会了,难道要在这里耗几个小时的时间?”

    “混蛋,谁说要耗几个小时了,连敌人的情况还没有摸清就贸然进攻?一旦出了意外就不是几个小时的问题,而是损失多少的问题!”山莫狠狠的瞪着山辽说道:“记住,这里不是你们表演的地方,今晚谁敢违反命令格杀勿论。”

    到了这一刻山莫也已经彻底发狠,而当他的威势彻底展现出来后,山辽这时也不敢再乱说什么。山莫的那句话已经带了提醒的意味,这里毕竟不是天照国,更不是常规的出征,出发之前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要全部听命于山莫。而一旦山莫现在真的发起疯来的话,直接下令击杀他们,以山莫对手下的掌控能力,山辽他们马上就会没命。

    事实上,天照国的所谓的下级军官敢反上的这个传统,看起来好像是他们骁勇善战,但实际上真的就是刚才山莫一语道破的情况,这些下级军官就是想要靠用这样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勇武”,并且这样做的代价真的是很小很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要是表现的足够好,选择的时机足够好,哪怕是最后他们因为违反上级命令而失败,回国之后也一样有可能得到嘉奖。

    正是因为最初的时候就有这样的例子出现,并且之后不断有人模仿,现在才会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发展到甚至有些畸形的地步。若是论身份的话,山辽的真正品阶是比山莫矮两个等阶的,若不是这次为了出任务,他们两个之间是不可能成为上下级直系从属关系的,而就是因为天照国的那个传统,山辽之前才敢那样的去挑战山莫的威严,结果现在却还是被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就在山莫用自己在兵团里的威严震慑住山辽的时候,忽然侦察兵来报:“第一兵团遭遇猛攻,损失惨重。”

    “什么!?”山莫听到这个消息只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他马上扭头看向山辽说道:“你都做了什么?”

    山辽只能苦笑,说道:“长官,这次我虽然也想着主动出兵,但其实说到底还是那些手下们想这么做啊。我之前也在压制他们的想法,就像你压制我这样,问题是现在他们根本不听话的。”

    听着山辽的话山莫现在整个人都处在疯癫的状态,他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这件事,他就感觉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带着一群疯子出来打仗,但想着山辽说的情况他也只能无奈的叹息,随后狠狠的瞪了山辽一眼后马上往前方赶去。

    战况的严重程度比他们预料的还要严重,强行冲击出去的第一兵团并非是他们从模拟战场里强行威迫出来的武者,说白了第一兵团里的人可都是他们辛辛苦苦从天照国那边带过来的武者,可以说是他们在这里做事的绝对中坚力量,结果刚刚开战没多久竟然就被敌人重创,千人规模的兵团不过是尝试了第一次的冲锋就被打掉了过半的武者,若不是在机械堡垒当中的武者并没有追击,这次能逃出来的武者甚至可能都会少于三百,但现在只逃回来的四百多人也还是让人感觉无比震惊。

    山辽也没了刚刚的狂傲,他看着即使逃回来也都一个个都可怜巴巴的手下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啊,难道战报有错?”山辽他们之前针对周瑜这些人确实也做了不少的侦查,若不是确定周瑜他们不过就只有一百多人,他们也不会如此轻松的就选定周瑜这些人作为他们首先要冲击的目标。只是他们现在却怎么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一战最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简直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难道仅仅只有一百多人的武装力量就可以爆发出这样的战力?

    “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山莫走向一个武者问道,这个人就是第一兵团的兵团长。

    兵团长抬头看着山莫,看着已经怒火丛生的长官,兵团长现在全身都一颤,等到山莫有问了一遍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什么,但他组织了好久的语言后却有些怯懦的摇摇头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山莫眼睛好像要喷火一样盯着兵团长,问道:“别告诉我你们被敌人痛打了一顿之后连敌人的样子都没看到?”

    很显然兵团长现在是很想点头的,但在看到山莫要杀人的表情后他的脑袋僵硬的微微晃动一下,声音颤抖的说道:“是,是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敌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的机械堡垒所用的技术很高明,不但防御力极强,更可以在战斗的过程中让里面的防守力量进行变阵,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说到这,兵团长不禁放慢了说话的速度。

    “最重要的是什么?”山莫马上问道,随后他又大声喊道:“告诉所有人都不许再动,再擅自行动的兵团不管胜负,回来之后全部当场枪决。”给了警告之后他马上又看向兵团长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马上说!”

    “最重要的是我感觉对面好像有人对我们十分了解,他们好像了解我们的每一次走位,我们的人在战场上的走位选择和战术变化对面的人都好像了如指掌,好多次我们的变阵都是被对方一个手雷便轻松化解,跟他们打完全就好像是在被牵着鼻子走一样,实在太难受了。”兵团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这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给自己狡辩一样,也难怪他之前说这个原因的时候吞吞吐吐。

    山莫却没有责怪兵团长,而是真的很认真的思索起这个问题。倒不是山莫有多信任这个兵团长的话,而是这件事似乎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得通。从兵团长透出来的意思当中可以理解到,工厂里的守军应该不多,而在守军不多的情况下仅凭两个机械堡垒的防守就打退了一个兵团的进攻,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们肯定掌握着更重要的手段,要么是所用的武器威力惊人,要么就是他们掌握着更大的战场优势。现在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是更大的。

    只是一想到兵团长说的这个情况,山莫多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有人了解我们的战法?不太可能吧,现在我们所用的战术推进战法可是刚刚创设出来没多久,就算在西北战场上都没有使用过,这里怎么会有人知道?难道,难道我们天照国也出现内鬼了?”说到这的时候,就连山莫也变得有些难以继续说下去。

    并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话,现在这个时候山辽更多的还是想着要去报仇,这一战打成这么窝囊也是他始料未及的,而在他看来失败的最主要原因甚至根本不是这个兵团长所说的有人了解他们的战法,而就是第一兵团的人出击的时候太仓促,没有充足的准备又被对方打了措手不及,再者说他们是在没有重型武器的情况下猛攻两个堡垒,这本身就是一个愚蠢到极点的做法,取得这样的失败似乎反而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但问题是事情可以这么发展,这件事却不能就这么算了,两个小小的堡垒都打不下来的话,还谈什么控制整个流波市。说到底山辽就只是个战将而已,他更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战斗天赋在战场上尽情施展出来,看着山莫还在犹豫的时候他马上说道:“长官,让我带人冲锋吧,不过就是两个堡垒,难道就让他们这么猖狂下去?”

    正在烦恼的山莫猛地抬起头,他的眼神现在变得异常冷漠的盯着山辽,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最后一遍,从现在开始不许再有人去进攻那两个堡垒,就在这里守着,实在闲着无聊可以在这里修建防御工事,但是睡再敢去冲击那两个堡垒,不用回来,只要敢出去的时候我就会直接把人枪决。”说完,山莫也懒得在这里监视,直接转身走开。

    山辽也变得异常愤怒,他怎么都看不懂为什么两个小小的机械堡垒就能让山莫如此担忧,如果真的只是怕死人的话,大不了就是直接把模拟战场里的武者兵团调过来送死就是了,在山辽看来攻击两个机械堡垒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并且他认为攻击这两个堡垒也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正是他们刚刚出征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在元鼎国隐忍多年,正是要靠着今夜一战彻底爆发出来的时候,结果现在仅仅是两个堡垒就挡住了他们爆发的道路,这当然是山辽无法忍受的。

    不过想到山莫最后走的时候撂下的狠话,他也只能无奈的听从了山莫的安排。他很了解山莫的脾气,知道山莫肯定是能说到做到的,只是再扭头看向那个老工厂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很愤怒,山辽想着等到他们结局了蔡文卓的部队后肯定会过来剿灭这里。

    ---

    被山辽狠狠的等着的工厂里,周瑜又回到了他最开始藏身的地方,他手下的那些武者们也都躲在各自躲避的地方,但是看得出来现在的他们显得极为兴奋,刚刚跟随周瑜一起冲锋的感觉真的很好,这样的刺激的大战他们还是第一次经历,虽然在天兰星体联盟里他们也经历过很危险的战斗,但跟巨魔族战士的战斗和跟人类武者的战斗完全不同,两种不同的战法他们还是更喜欢人类武者之间的这种对拼的感觉。

    在周瑜的身边现在正站着一个人,周瑜斜眼看着他,皱眉说道:“你可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熊睿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我最擅长的就是跟踪和暗杀,你想甩掉我可不容易。”

    “那你随意。”周瑜也好像破罐子破摔了一样摆摆手,又开始仔细的观望起对面的情况,看了一会后拿起传讯器问道:“红军,外面什么情况?”

    “他们停止进攻了,看样子好像打算就是包围我们。”红军的声音在传讯器里响起。

    “看来他们里面还是有沉得住气的家伙啊。”周瑜忽然感慨的说了一句,但说完后并没有对红军做什么后续指示,他明白在侦查这件事上红军不但有自己的一套,并且肯定也比自己更有经验,在这种情况下周瑜反而什么都不去指示,而就是听他的汇报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熊睿不再沉默,开口问道:“你好像对对面的那些武者很了解?”

    “不了解,第一次见他们。”周瑜直接摇头说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了解他们的打法,我看你刚才的战斗,你知道我最直接的一个感受是什么吗?”熊睿说道。

    “是什么?”周瑜看向熊睿。

    “痛快,酣畅淋漓。”熊睿说道:“我这不是奉承,而是对那一战战况的总结。我就是感觉你好像对对面武者的所有冲锋的时机把握的丝毫不差,然后就是在对方最想冲的时候出面阻击,用最奇妙的手段破掉对方最佳的冲锋时机,就是几次阻碍之后让他们彻底断了冲锋的节奏,这个时候再加上堡垒里面爆发出来的强大战力,对面这些人可是真的被打惨了。”

    说完这些,熊睿补充道:“如果不是特别了解,肯定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哦,那就你当是我对他们很了解吧。”周瑜听着熊睿的分析之后也不辩解,很随意的应付了一句。

    熊睿依旧不依不饶,他眉头紧皱,看着周瑜问道:“那你为什么能这么了解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一品道门〕〔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灭剑主〕〔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