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三百三十四章 手段
    ,!

    “要我说啊,模拟战场里的那种战斗是最没劲的。”流波市驻军驻地里,一个人扯着大嗓门对周围的人说道。

    “模拟战场里的战斗还没意思?那里的战斗多精彩,大家都把实力压制在同一个境界,比拼的就是战斗技巧,那里的战斗才最能体现水平。”有人不服气,在一旁争辩道。

    “呵,最能体现水平?水平是什么东西?真正的战斗需要这些所谓的狗屁水平吗?战场就是战场,战场上最重要的就是胜利,哪怕是不择手段的胜利,像模拟战场里那样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有什么意思?”

    他们还在争辩,整个过程倒是也很热闹,并没有看出多少火药味,但大家却都在各执一词的解释着自己心中的想法,场面看起来好像还很热闹。但事实上,就在这番对话之前,这里的很多人都还在抱怨着一些他们不该抱怨的事情。比如他们看不惯他们的长官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的行为,比如他们是真的不喜欢这样毫无意义的厮混。

    但是着一些对话,都很快的被人转移了话题,转移话题的人正是独狼。

    现在真人在热烈争辩模拟战场的战斗到底是精彩还是不精彩的人正是独狼,看他现在的表情好像真的对这个话题充满了兴趣,并且大有一副要把所有不同意见都给打压下去的气势,他现在的状态十分活跃。不过独狼的其他手下却多多少少有些看不懂他的想法,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最需要做的就是煽动这里的这些驻军武者的情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意义的跟他们交流。

    但是看着独狼跟这些人打的火热的样子,这些武者或多或少的都感觉有些担忧,倒不是担忧独狼变节,只是担心独狼是不是真的因为一时兴奋而忘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就在众人相谈甚欢,或者说是开始激烈争辩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声喊道:“够了,有完没完,现在讨论这些有什么意义?”

    这个人的声音很大,甚至比独狼的大嗓门还要大,完全盖过了之前这里争论的人的所有声音,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众人听到他的声音后也都马上陷入了沉默。独狼扭头看了过去,看到一个看起来大概只有二十几岁年纪的年轻人此时正阴沉着脸看着他们这边,虽然这人看起来年轻,但却颇有威严,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他喊出那一声之后好像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在场这些人的中心,尽管他战的位置并不是中心。

    “邢队长,别生气,我们这不就是聊聊天嘛。”众人沉默稍许之后,那个之前跟独狼争辩的最激烈的人首先开口,笑呵呵的对那个年轻人说道。

    邢队长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看了看说话的人,又看了看独狼,似乎稍稍衡量了一番,最后却还是说道想:“现在都已经到了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清楚吗,流波市里有秘密基地,我们的同胞被天照国的人拿来做活体实验,而现在做这了这些恶贯满盈的事情的畜生们还能在流波市里活着,你们觉得这样的情况很正常吗?”

    邢队长这次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加大嗓音,但是周围的这些武者听到之后却马上都低下了头。事实上在此之前这里的武者正是在讨论这些事,只是他们也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话题就发生了便宜,结果说着说着就没了之前讨论的那些话题。现在这件事又被邢队长重新提起,这些人的心情也都紧跟着变得低沉起来。

    可就在此时,同样沉默了一会的独狼却又忽然说道:“不过就是一些天照国武者而已,反正有人在打他们,咱们就老老实实的看着他们狗咬狗就是了,何苦非得要自己去跟那些天照国武者战斗呢,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吃力不讨好?”听到独狼的话,邢队长的两条眉毛好像竖起来了一样,就连之前跟独狼在热烈讨论的武者此时此刻也都对独狼怒目相视,下意识的也都跟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没听错吧,什么时候跟天照国武者战斗变成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邢队长冷笑着看着独狼说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什么叫讨好?是看着天照国人在我们元鼎国大开杀戒,然后咱们看到了就跟没看到一样,最后还要美其名曰保存实力是吗,只要我们这边不死人,就算是得到了所有好处对吗?”

    独狼显得很怯懦,他不再跟邢队长对视,不过却还是低着头喃喃说道:“问题是现在不是已经有人在跟他们战斗吗,有那些傻子跟天照国的武者死磕,咱们为什么非得要去做傻事呢。要我说啊,还是咱们蔡大人最聪明,人家能看出来现在流波市里的局势很紧张,谁能保存实力到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赢家。反正现在咱们的实力是保存住了,天照国的武者就再让他们猖狂几天又能怎么样。再说了,就算最后让他们逃走了又能怎么样,只要咱们能保存实力到最后,控制住流波市不就可以成为大赢家……”

    独狼的声音戛然而止,在这个时候邢队长已经冲到他身前,这个身材看起来比独狼还要单薄的年轻人竟然用一只手就把独狼架了起来,邢队长冷冷的说道:“你自己自己犯蠢,但最好不要再在我们面前说这些蠢话,你难道不明白什么叫国仇家恨吗?天照国人这些年对我们元鼎国犯下多少罪行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难道看到他们出现,甚至是在明知道他们又犯下罪行之后还要放他们走?你告诉我,什么叫大赢家,保存实力偏安一隅的做一个土皇帝就是大赢家了?”

    现在独狼的脸色显得很难看,他被邢队长死死的掐着脖子,被邢队长问话后看得出来他似乎是很想回答几句,但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到最后只能开始用力的敲打邢队长的手臂,邢队长似乎也没有在这里杀人的打算,这才把独狼放了下去。

    落地之后独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现在他的表情既愤怒又哀怨,看起来十分复杂。不过稍稍缓了几口气之后,刚刚看起来还十分软弱的独狼却忽然暴起,竟然也同样一只手狠狠卡住了邢队长的脖子,但他却没有把邢队长举起来。尽管这样,他的举动还是惊动了周围所有人。看得出来邢队长在这里的威望极高,现在这些人义愤填膺的凑上来都想伸手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邢队长现在也有些愣神,他之前光想着训斥这个人,并且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个纯粹的软骨头,自然不需要怎么样提防,结果就是这么一阵大意的功夫,竟然被对方直接控制住。

    现在的独狼跟之前的他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他捏着邢队长的力量并不大,但他的眼神却很吓人,现在他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全部都是愤怒。

    “娘的,小伙子年纪不小,说起来大道理真是一套一套的嘛。”独狼同样冷冷的看着邢队长说道:“你以为就你明白这些?那我就好奇了,既然你这么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现在还留在这里?老子难道不知道天照国人有多可恨?老子要是不知道的话昨天晚上会去参战?”

    “你昨晚参战了?”邢队长很惊讶的问道。

    “当然,我不但参战了,我还是第一批加入战斗的,最后撤出战场的。你们就知道在这里耍嘴皮子,你们知道昨晚的战斗有多激烈?可恨啊可恨,我们这些嘴笨的人去拼死拼活的跟天照国人战斗,结果你们这些会说漂亮话的人反而可以在这里侃侃而谈,结果到最后好像还是你们最伟大。”独狼阴阳怪气的说道,丝毫没有给他们留情面。

    邢队长的脸色变化很复杂,一会青一会红,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来这了?”

    “你当我喜欢来这?我就想来看看这里的人到底都是怎么想的。”独狼义愤填膺的说道:“昨晚我们都跟着水心学堂的人去冲击模拟战场,甚至就连三山佣兵团都全部出动,结果还是强攻不下,战斗也只能暂时停止。而大战之后,听说三善佣兵团和水心学堂的大佬之所以不想继续强攻就是因为流波市驻军,他们都不傻,都能看出来流波市驻军想要保存实力,而如果他们继续打下去的话,只会让他们的实力进一步削弱,到时候就算他们打赢了天照国人,却还是要被流波市驻军打败,甚至失败的下场都是被全部击杀,至少他们的老大肯定是活不成的,面对这样的局面,换成是你,你还会继续进攻吗?”

    听着独狼的话,邢队长下意识摇了摇头,随后才说道:“不会,现在还要继续跟天照国人死磕的话,注定了是要更多的消耗实力的,到时候防守力量一旦变得太弱,肯定抵御不了其他的武装力量的冲击的。”

    不得不说,邢队长倒是很理智的人,哪怕他正被独狼挟持着,却还是可以赞同独狼的观点。

    独狼没有沉默,继续说道:“大家都不是傻子,我们昨天玩上一腔热血的冲过去跟天照国武者战斗,到了最后却落得一个傻子的称号,况且昨晚一战也等于把水心学堂和三善佣兵团都给害了。我看流波市里现在就是这局面了,与其傻乎乎的跟着水心学堂和三山佣兵团继续跟天照国武者战斗,不如直接投靠流波市驻军了,至少你们始终明哲保身,有着如今流波市里最强的战力,跟着你们能得到最后的胜利,我们这些人投靠过来至少能跟着到最后喝一口汤了。”

    这番话独狼说的很坦然,但却好像是一记记的而光一样打在这里这些流波市驻军的武者脸上,尤其是邢队长,他现在的表情变化已经更加复杂。昨夜的一战是什么情况他们自然很清楚,强攻模拟战场里的天照国武者的主力竟然是原本他们不是很看得起的流波市里的寻常武者,结果就在跟他们有着国仇家恨的死敌出现在流波市后,他们这些所谓的驻军武者反而在隔岸观火,出去战斗的正是这些平日里看起来毫无斗志可言的寻常武者。

    打脸,这才是赤裸裸的打脸。

    许久之后邢队长才意识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松开,但他却没有下令让人抓住独狼,反而态度缓和了几分说道:“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水心学堂和三善佣兵团的人都不敢再继续打下去,我们原本都以为能得到驻军的帮忙,至少一鼓作气也就获胜了,谁能想到不但没有等来援军,反而看出来驻军武者就是打算做黄雀,现在除了偃旗息鼓还能做什么呢。我也就是心灰意冷了,也懒得再去理会那些天照国武者了,反正只要可以活得好一点就行了,非得要讲什么信义呢,这个时代谈论信义还是显得太可笑了。”独狼情绪很低沉的说道。

    “不,不可笑。”邢队长很认真的摇头说道:“还是有很多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

    “该做什么?”到了现在独狼反而在用一种很不屑的眼神看着邢队长,说道:“难道你们还指望水心学堂和三山佣兵团的人再冲击一次模拟战场,好让你们彻底获得最后的胜利?”

    邢队长没脱紧皱,但现在却没有办法反驳什么,毕竟之前他们这些流波市驻军真的做的不是很好,严格来讲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不过邢队长最后却很肯定的说道:“你放心,虽然我不敢保证我肯定可以控制流波市驻军,但至少我能联系到十几个跟我差不多的人,我们大概能带出来一千多点的武者,至少我可以保证这些战力。”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战力是什么意思?”独狼明知故问道。

    “我可以带着这些武者走,我们脱离驻军队伍,我们也要加入围剿天照国武者的武装力量。”邢队长斩钉截铁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