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三百四十章 勾心斗角
    ,!

    流波市作为一个空港城市,它的富饶不仅在宁西星省排在前列,甚至放眼整个元鼎国也绝对是一流的水准。因为富饶,吸引了很多人来到流波市淘金,虽然淘金的人群里九成九的人都挣扎在最底层,但人们还是乐此不疲,他们总是认为在更富饶的地反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却忽略了自身能力的重要性。

    不过不管这些人之前在这里的命运如何,至少他们没有过太忐忑的心情。但这段时间里,生活在流波市的人却都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甚至不管是本地土著还是外来的淘金者,他们都已经要被逼疯或者是吓得半死。

    流波市的战乱,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

    模拟战场的周围原本是一片很高级的富人区,但现在这里早已经被夷为平地,现在这边已经没有一个普通住户,还敢留在这里的全部都是随时等待开战的武者。

    此时此刻,动荡的模拟战场附近再一次汇聚了大量的武者,三方势力再一次碰头。准确的说现在仍旧是流波市里始终明争暗斗的四方势力的交锋,只不过之前无比强大的模拟战场里的武装力量,现在已经被打成了丧家之犬,被水心学堂死死的包围在了战场中央。

    邬鸦带领手下赶来的时候心中感慨不已,看着被彻底包围起来的模拟战场,他多少还是有些恍惚。之前的时间里,他是经常出没模拟战场之间的,对这里的情况不说了如指掌,至少也算掌握了一个大概,他很清楚模拟战场的战力是不容小觑的,之前若不是因为被周瑜胁迫,他是说什么都不可能来进攻模拟战场的。

    只是一直以来在邬鸦心中很强大的一个武装力量,竟然就在他眼皮低下被一点一点瓦解掉,甚至在知道他们有天照国武者介入的情况下,现在都已经被打的好像丧家之犬一样,很显然如今的模拟战场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言,非要说有什么作用的话,也不过就是会让水心学堂的人在战场上多少受到一点牵制,毕竟他们需要时刻提防着包围圈里的天照国武者,以防他们做困兽之斗。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一个人再敢小瞧水心学堂,事实上现在不管是邬鸦还是蔡文卓已经或多或少的看出来水心学堂的底细,可以想到他们最初来流波市的时候真的就只是他们那百十来人,之后的发展过程中也始终就只是靠着那点兵力壮大起来的。至于人们所猜测的他们背后还有更强的力量支撑的想法,看来都是他们杞人忧天了。

    但问题是现在想明白这些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不管水心学堂之前是多大的一个空架子,至少他们现在已经发展起来。虽然水心学堂现在的兵力看起来仍旧是三方势力当中最少的,并且其中绝大多数的武者还都是他们刚刚征召过来的,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稳定可言。可是现在水心学堂的战斗力却好像稳居第一位,至少现在没有人敢说绝对能战胜水心学堂。  邬鸦是过来寻仇的,他原本打算趁着水心学堂立足未稳之际将他们击溃。但当他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事情的发展跟他之前所想的完全不同,尽管看起来水心学堂的武者们好像很疲惫,但他们的眼神里却都迸发着惊人的斗志,一致对外的时候不管是面对三善佣兵团的人还是面对流波市驻军,他们都保持着不弱的气势,甚至给另外两方很大的震慑力。

    “团长,咱们是进攻还是怎么样?”邬鸦的副团长走过来问道。

    邬鸦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说道:“先看看吧。”话是这么说,但在这个时候其实他心里或多或少已经想到了今天这件事的结局。

    刚刚邬鸦的话并没有说完,其实他还想时候的是,今天这一战,估计是打不起来了。

    相同的想法差不多也在蔡文卓的心头升起,他带着人赶来这里的时候是想着围攻水心学堂的。在他看来三善佣兵团现在的兵力虽然还有不少,但毕竟之前也刚刚经历过一场苦战,现在他们的整体状态肯定是不容乐观的,他们绝对不会强行在这里动手。他现在把水心学堂打散甚至彻底击垮,整个流波市里剩下的唯一的敌人也就是三善佣兵团了。并且他顺势抢下攻占模拟战场的荣光,按照这个计划去做,他想要彻底掌控流波市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只是事到如今,他却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时间,三方势力汇聚于此,却又因为都在剑拔弩张而导致这一战几乎没有什么开战的可能。

    终于还是周瑜最先做出应对,他刻意的派人前往流波市驻军的阵营去询问情况。所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周瑜现在派人过去当然也不可能被杀掉。

    周大独自朝着流波市驻军的阵营那边走去,在现在的这个局面下,周大的出现可以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邬鸦始终关注着战场上的情况,他的副团长看到周大走过去之后马上问道:“团长,他们不会是打算现在联手对付我们吧?”

    邬鸦下意识的想要摇头,但转念一想却又感觉不对。如果这件事是别人在做的话他可能还不会这么紧张,但这件事放在周瑜身上,他却不敢说只能判断出周瑜的下一步安排是什么。周瑜这个年轻人是邬鸦这些年见到过的最难以捉摸的家伙,他做的事情看起来好像天马行空,但实际上每一件事都能切中要害,从而让他们的势力可以不断的壮大起来。

    邬鸦本身也不是出身豪门,跟大家族也无缘,他是典型的草根武者,从这个世界是最底层开始做起,然后一点一点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三善佣兵团带到了今天的这个高度。正是因为他的发展之路走的无比坚实,所以他更清楚在发展之路上可能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他很清楚一个势力想要发展壮大会有多艰辛,可是想着水心学堂的做大,他却不得不感慨这个世上真的是有天才的存在。

    尽管天才这两个字可能还不够准确,这并非是天赋能决定的事情,但水心学堂的崛起真的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如果事情真的是他们所看到的这样,那就意味着周瑜他们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从百十来人来到流波市的时候立足之地都没有,到现在却已经发展出来了一个足以左右整个流波市局势的势力。能力,胆识和智慧,这三者缺一不可,并且还需要让人羡慕的运气。可是运气这个东西,终究是要建立在有能力的基础之上,若非水心学堂里的那些人足够优秀,就算给他们好的运气也是空谈。

    邬鸦会想这么多,就是因为他现在正在努力的猜测着周瑜是不是真的要跟流波市驻军联手。一旦他们两者两手的话,三善佣兵团的处境就真的危险了。

    “派人往前凑一凑,看看那边是什么情况。”想到这,邬鸦忽然下了这样一道指令。

    副团长一愣,好像不认识邬鸦一样,因为这个命令实在太愚蠢了。现在三方势力对峙,他们相互之间壁垒分明,根本没有让人隐藏身形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周大忽然走向流波市驻军阵营的时候会直接引起其他人的关注。如果现在邬鸦他们想要派人过去探查,要么是被人当成傻子看,要么甚至可能会被直接射杀。

    现在这个时候可能射杀的几率会小一些,但想打探消息纯属吃人说梦。但无奈这是团长下达的命令,三善佣兵团的侦察兵最后也只能带着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也朝着流波市驻军阵营走去。

    周大一脸坦然的走进了驻军阵营,而迎面走过来接待的人正是邢哲,这并不是巧合,到了现在整个流波市驻军的阵营里的指挥官虽然还是蔡文卓,但真实的情况却是蔡文卓就算下达命令,下面这些人也未见得会严格去执行,事实上现在的整个驻军阵营里的指挥体系已经完全发生改变,就连那几个兵团长都不知道,他们手下的这几十个战队队长已经暗中联合到了一起,而所有的命令都是由他们这个团体组成。

    周大原本多少还有些忐忑,毕竟这是在战场上,不是个人的决斗,如果流波市驻军的指挥官忽然下令射杀自己,他绝对不可能有逃脱的可能。不过当他看到跟着一批流波市驻军一起走出来的独狼后,他紧张的心情便彻底消失不见。独狼嬉皮笑脸的走出来,就已经想周大透露了一个消息,大势已定。

    邢哲虽然对水心学堂的人很佩服,但走近之后还是板着脸问道:“阁下有什么事?”

    周大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四下张望了一番,他观察到现在的流波市驻军阵营里的武者还都保持着不错的斗志,看起来这些人还是不太好对付的。周大之所以如此仔细的观察,还是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最后跟这些人到底会是什么关系。

    直到邢哲又问了一遍之后,周大才一本正经的说道:“哦,抱歉,走神了。我们老大的意思是,想问问你们能不能暂时撤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