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龙断世录〕〔绝世天尊〕〔九天御龙诀〕〔无敌天帝〕〔修仙之谁与争吃〕〔影后,你又上头条〕〔青云战神〕〔重生美洲巨头〕〔谍影〕〔快穿:男神又苏又〕〔我在昆仑学生物〕〔我从坟中来〕〔我要当天帝〕〔味香〕〔修改超凡〕〔这里有宝箱〕〔灵魂速递〕〔这个末世有点槽〕〔末世之黑暗兽潮〕〔特种兵痞在都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机械狂兵 第三百四十八章 谁的意思
    ,!

    “全军突击,阻拦的人全部击杀。”当周瑜面对被阻拦的情况之后,他直接下令说道。

    听到周瑜的命令,这次就连周大都感觉这个决定实在是太疯狂,毕竟现在他们的兵力可以说是三方势力当中最弱的,如果是强行开战的话,他们不说是没有半点胜算,但终究还是很难保全自身的,更何况现在如果要同时这两外两伙势力对抗的话肯定也是有巨大的风险的。

    “真的要这么做?”周大有些担忧的问道,毕竟之前的时间里都是他来指挥战斗,而现在周瑜忽然开始在这方面直接下令,让他多少还是有些摸不到头脑,并且现在最重要但就是周大很担心这样强行开战会让他们陷入绝境。

    周瑜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没事,我们就只是想突围的话,这些人是不敢真的阻拦我们的。”

    周瑜说的很自信,但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山辽却依旧保持着他的那种挑衅的状态,冷笑着说道:“看来下等民族就是下等民族啊,都到这一步了还不知道联合起来,却还是要这样内斗,你们这些人呐,算是彻底没希望了。”看着山辽现在的样子,好像是他为元鼎国的人操碎了心,但实际上他现在是真的看不起元鼎国人。只是遗憾的是现在周瑜他们固然是很想反驳,却又没有什么好的机会反驳回去,因为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就是这样,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强撑下去,只当山辽现在就是在放屁。但不得不承认,现在不管是周瑜还是周大他们都憋的很难受,如果不是为了交换人质,现在山辽都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事情的发展倒是跟周瑜之前所说的差不多,蔡文卓和邬鸦虽然都派人前来,但却都没有想要跟周瑜他们正面开战的想法。但是周瑜也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根本就不是他妈有多顾全大局,而是因为他们都在畏惧另外一方的实力,一旦开战,先跟水心学堂开战的势力必然会吃亏,是以周瑜他们反而是有惊无险的冲了出来。

    冲出那个所谓的包围圈后周瑜他们便飞快的带着队伍朝着城南的方向赶去,而在离开模拟战场不远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他们最不愿看到的情况——混乱的流波市。

    到了现在周瑜他们才明白为什么明明天照国武者都已经杀到了流波市当中,并且是已经将流波市城南的空港控制住,就连普通市民都被杀了很多,但是周瑜他们之前却始终都没有得到消息。最主要的原因竟然就是因为他们最近一段时间总是不断的在模拟战场附近开战,以至于就算是遇到了战乱的流波市市民,他们也都没有往模拟战场方向逃窜,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就算是逃到模拟战场附近也得不到半点的保护,甚至还有可能被卷入到流波市最近一段时间总是纠缠不断的战斗当中去,这样的情况并不是不会出现,这才是现在更多的流波市市民都在流波市其他区域游荡的原因。

    现在周瑜他们离开了模拟战场附近,看到外面的情况之后周瑜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而这个时候邬鸦也终于意识到之前周瑜去找他的时候说的事情竟然全部都是真的,周瑜当时并没有危言耸听,而是真的他已经提前知道了流波市里的情况已经变得十分糟糕了,而现在看来他们已经不仅仅是糟糕那么简单,现在已经安全可以说是这里已经变得无法控制了。

    周瑜在路上并没有尝试着去救援那些流波市市民,现在这些人既然已经逃了出来,自然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是可以活命了,而现在周瑜最担心的还是那些仍旧被天照国武者控制的流波市市民。现在那些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连这种最基本的人质都救不出来的话,也就不用谈什么所谓的征战了。

    邢哲现在仍旧留在蔡文卓的阵营里,不过不管他们是在哪个阵营,当他们跟着水心学堂的队伍朝着城南方向逃窜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现在的流波市市民的慌张和现在流波市里的真正的混乱的一面。

    邢哲从未想到过流波市会变成现在这样,这样的情况在他看来简直就好像是世界末日一样。虽然是也他知道在此之前流波市始终处在内乱的状态,甚至他们这些流波市驻军武者都已经加入到了这一次的混战当中,但是他却从未想到过问题的严重性会达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并且在意识到现在流波市的情况已经变得如此混乱之后,邢哲心中的愧疚之情也变得无以复加,他们现在这些驻军武者的心情是比水心学堂里的武者要复杂的多的。

    水心学堂里的武者们虽然更多的也都是流波市本土的武者,但是这些武者都不是驻军武者,他们对流波市的感情关深厚,但却跟流波市驻军武者们的心态完全不同。在邢哲他们看来,流波市就是他们要守护的地方,这里的市民也是他们守护的对象,或者说这里的这些市民才是他们留在这里的唯一的任务,结果现在看着他们本应该守护着的人变成了这样,自然让邢哲心中愧疚之情攀升到了极点。

    一路上邢哲尝试着帮了几个人,但是所谓的帮忙也不过就是在这个时候给他们一点顾虑,或者是给他们一些食物,但是现在邢哲也知道他所做的这个程度的帮助是绝对不够看的,甚至可以说这都是无法弥补他们的罪行的。他们身为驻军武者,最需要做的就是要守护这里的市民的安全,结果现在他们意识到流波市的市民陷入这样的状态的时候,他们还甚至连敌人的情况都不曾了解。

    邢哲知道,自己是该到了要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但是就在邢哲刚刚做出这个打算的时候,却忽然接到一个命令,蔡文卓又派人让他率领手下去阻拦水心学堂的人。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始终跟在水心学堂的队伍后面,如果真的是要阻拦的话当然也不是不能做到。

    只是面对这个命令,邢哲却眉头紧皱,脸色也阴沉到极点,他看着传令兵说道:“大帅就没有再说点别的什么吗?”

    传令兵摇摇头,说道:“没有别的什么了,他就是命令你们带人赶紧上去拦住水心学堂的人,到现在为止还都没有少帅的消息,大帅想知道知道少帅现在的情况,同时看看水心学堂的人到底现在是要去做什么。”传令兵说话的声音很冷,但其实他却并非是针对邢哲的询问,而是很显然他对现在他们大帅的这个决定也已经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在邢哲沉默的时候,这个传令兵却忽然说道:“到现在还不想着去救人吗?”

    邢哲摇了摇头,他倒是不意外这个传令兵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们之前都是已经做好准备要离开蔡文卓的,但是就在这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们却看到了比他们之前看到的还要丑陋的情况。面对包围了天照国武者的水心学堂,现在蔡文卓和三善佣兵团的邬鸦为了在流波市内的制霸,竟然甚至都打算在这个时候对水心学堂强行出手,这样的情况出现之后邢哲他们甚至恨不得现在直接倒戈对蔡文卓动手,但想到蔡文卓手下毕竟还是有死忠队伍,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痛恨的是流波市里有内战,自然不可能选择用更多的内战的方式来应对这个局面。

    “告诉大帅,咱们现在还是不要去尝试着招惹水心学堂了,之前水心学堂可能也是有他们的苦衷所以才会把少帅带走,现在咱们先把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邢哲直接对传令兵说道。

    只是传令兵听完邢哲的话之后却没有马上去传令,而是站在原地看着邢哲,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里却已经慢慢的都是疑惑了。看着传令兵的疑惑表情,邢哲倒是主动笑了起来:“既然已经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了,咱们也就没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你去把这个回复告诉蔡文卓吧,我这边开始联系我们的人离开,如果……”话刚说到一半,邢哲却忽然摇摇头说道:“没事了,你去传令吧,这边的事我来处理。”

    邢哲之前没说完的话其实是他还原本还想看看蔡文卓之后的应对到底会是什么样。如果是蔡文卓现在还能够稳得住的话,可以真正的为了大局考虑不要去跟水心学堂作对甚至是开战的话,他可能还是会继续留在蔡文卓的手下。但是当时转念一想,邢哲就放弃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在他看来,其实蔡文卓现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野心,最主要的甚至都根本不是因为他自己的能力,而就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着的这些力量。

    现在蔡文卓始终想着想要在流波市当中制霸,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他手上的这些流波市驻军的力量在经历了最初那一战之后就再没有投入到战场上,现在是最为兵强马壮的时候,一旦开战的话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因为他们的整体实力最强。所以在邢哲看来,蔡文卓现在就是被自己的野心彻底的蒙蔽了双眼,就算是再怎么跟他谈论所谓的正义和邪异都是空谈,不如就直接让他认清楚一个现实是最好的。

    那就是蔡文卓自以为自己手中最强大的本钱其实并非是坚不可摧的,甚至可以说他自认为的本钱本身就不是他的本钱。到了现在邢哲也都已经想了明白,他们这些流波市驻军本就是元鼎国放在流波市里保护流波市安全的,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流波市的安全负责,而不是为了某个人负责。他们之前之所以听从蔡文卓的命令也不过就是因为蔡文卓碰巧是他们的统帅而已,但如果是他们的统帅要做的事情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流波市的安全,甚至他本身就已经是在破坏这里的安全的话,那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再继续听从他的安排了。

    邢哲很快把自己的想法传了出去,也同样很快,很多的战队队长也就都聚到了这边,这些人都是早已经决定要离开的战队队长,事实上当时最开始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想着直接走,只是因为一些跟邢哲差不多想法的人为了求稳,他们才决定等待第二晚再走,结果这第二晚还没来,事情却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当那些战队队长赶到邢哲身边,还都没等到邢哲跟他们交代点什么时候,就见不远处一个兵团长已经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这些战队队长下意识的都认为这个兵团长肯定是要兴师问罪的,一时间他们都凑在了邢哲的身边,似乎是打算随时给邢哲撑腰一样。

    “都站开一点。”邢哲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非但没有退走,反而主动往前迎了上去。

    这个兵团长过来后确实脸上带着怒气,但是他却没有在邢哲面前发作,而是直接对邢哲说道:“把人都召集起来,跟我出去做事。”

    “做什么事?”邢哲一脸冷漠的问道。

    兵团长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现在都能夹断什么东西一样,之后他怒火极大的看着邢哲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最近一段时间脑子出问题了,你是听不懂我们说的命令是什么,还是你的脑子消化不了这些消息?”

    邢哲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兵团长说道:“我能听懂你的话,在你们不懂我的意思而已。”

    “你的意思?”兵团长一脸诧异的看着邢哲,好像刚刚认识邢哲一样,许久之后才终于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意思?还有,你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小小的战队队长,你认为真的会有人在乎你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吗?”

    这个兵团长说的倒也算是实话,毕竟以他的身份来看,邢哲当然是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价值的。

    但就在这个兵团长刚说完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邢哲猛地掏出枪来,正对着他没有带面罩的脸说道:“如果这是我的意思呢,你听是不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她的乖软撩起波澜〕〔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
  sitemap